這話讓謝瑤忍不住想了想自己,開口道,「我也沒花錢買。」所以告訴她什麼意思?事後要錢?

「你不用花錢買。」他微微移開目光不去看她。 看著他微紅的耳根,謝瑤冷不防的再次想到之前扯個沒完的關於負責的那件事。

若真的是一個文弱書生,謝瑤還會覺得對方動不動臉紅耳朵紅是很純情的表現。但從沈莞兒那裡知道白無的真實實力,手中染過血。就知道這傢伙絕對是個白切黑。

這樣的人會純情害羞?

謝瑤覺得有些不太可信,但仔細的想了又想,她也實在沒有什麼好值得對方惦記的東西。所以故意在她面前純情害羞為了什麼?

難不成是惡趣味?還是真的純情害羞?

若是前面一種,謝瑤很想打爆他的狗頭,想要耍她玩嗎?雖然根本耍不了。

如果是後面一種,謝瑤覺得自己要離這人遠一點了。

知道這次是個陷阱還不提醒眾人,事後若是這些武林人士知道了,怕是扭頭就要來找白無算賬。她可不想跟他扯上什麼關係。

忽然,她眼睛轉了一下,問道,「那你知道舒明月在哪嗎?」既然連這次是陷阱都知道,那關於舒明月的下落,應該也是知道的很清楚才對。

怕他不肯說,也知道天機閣的規矩,她道,「多少銀子?」她手中銀子雖然不多,但666空間那裡可還有她儲藏的一些奇珍異寶呢。雖然不多,但個個都是好東西。

「山莊後山瀑布的山洞裡。」他開口,「不要銀子。」

他要銀子謝瑤會有些心疼,但他不要銀子謝瑤則是會有些心慌。

直接將自己的大半財產拿出放在他的手裡,隨後道,「我先走了,你自己回去啊。」

正準備走,卻被白無給拉住了,「你要去救舒明月?」

在她問舒明月下落的時候,就知道白無肯定會猜到她去救舒明月。雖然會被白無懷疑,但考慮到舒明月現在不知生死的情況,她還是得去看看。

如今劇情有些許的出入,她怕舒明月也會提前被段中珏給弄死。

輕輕點了點頭,她覺得自己否認也沒什麼用的。而且救出舒明月後她大概就會離開這裡,和白無分道揚鑣,也不在乎他知道什麼。

白無也沒問她一個武功低微甚至沒有什麼武功的人如何去救人,只是看著她離開,忽然道,「那裡沒有人守著。」

也就是說她可以放心的去救人。

看著她毫不猶豫的離開,白無心情很複雜。其中既有她這樣信任自己的高興。還有就是那個舒明月似乎對她很重要的不爽。

白無這次沒有跟過來,謝瑤也不怕他懷疑自己武功什麼的。畢竟馬上就要分開了,而且他知道了又能怎麼樣?

趕到後山瀑布時,她還是仔細的感覺了一下周圍有沒有人。在確定真的沒有人看守后,快速的找到了那個山洞。

看著躺在地上,身形消瘦的舒明月。確定了她還活著后,就直接將人給抗走。

期間也曾有過懷疑與那麼一絲的疑惑,總覺得事情太過順利了。

哪怕舒明月現在再弱,還已經昏迷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但這樣連綁都不綁,也實在是太放心了吧?再怎麼樣也得派個人盯著才對啊。 如果說這樣是因為血已經取夠了,準備放棄舒明月。但剛剛用陷阱時,為什麼還要用個假的舒明月?

雖然知道事情有些不對,但謝瑤還是帶著舒明月快速離開。

反正眼前這個舒明月是真的,不是人假扮的。

同時也對魔教的能力有了新的認識,能夠在那麼多人的關注中將舒明月給弄到後山這裡來,其中的能力毋庸置疑。


而且這盟主府里可能還有魔教的內應,否則不可能將地點摸的如此清楚。

偌大的盟主府,有魔教的人,肯定也有天機閣的人,說不定還有各大門派的人。這麼想想,這盟主府還真的是沒什麼隱私,估計真正屬於盟主府的人沒有幾個。

因為此時眾人都去尋了魔教的幾個人,整個盟主府除了一些下人外,很難再遇到幾個有武功的。

就算遇到,也是武功不怎麼高的。根本發現不了謝瑤,哪怕謝瑤還帶著一個人。

盟主府附近沒有什麼可以落腳的地方,考慮到上次救了舒明月後不到一晚,她就又被抓回去的情況,謝瑤直接帶著她去了距離最近的一個城鎮。

雖然被抓回去的可能性還是很大,但總比繼續待在盟主府要好的多。而且就剛剛針對眾人的陷阱,以及劇情中段中珏血洗了盟主府這一點來看,此時的盟主府並不安全。

雖然有個武功高強的沈莞兒以及白無,不過沈莞兒是肯定不會出手的,畢竟她還要維持自己的人設,而且按照她自己的計劃,剛好借段中珏的手離開這個世界。

至於白無,謝瑤不覺得他會出手阻止段中珏。很可能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實實力,以及不影響天機閣,會立即離開盟主府。

將舒明月安置好,給她服了葯確定人沒事後,謝瑤這才返回盟主府。

不管現在什麼情況,她總要趕在沈莞兒離開前送她一份禮物的。而且段中珏那邊什麼情況,她也得看看。


本以為回來會看到一地的血腥,卻不想一切十分平靜。

直到聽了幾個人的談話,才知道是段中珏來了。 總裁夫人要離婚

畢竟那些關於段中珏的傳聞,實在是讓人恐懼。

雖然沒人見過段中珏出手,但那些見過他出手的人,的確都死了。

因此魔教的幾人就這麼住進了盟主府,沒有一個人敢過去挑戰的。

心裡再氣憤,但到底自己的命大過一切。

明知不是對手還跑過去送死,沒人會覺得自己的命不值錢。

謝瑤回到院子時天色已經很晚了,距離自己離開也已經過了將近四個時辰。

剛一進院子,就看到坐在院子里的白無。

聽到動靜,他慢慢扭頭看了過來,忽然笑了起來,「飯菜在鍋里。」

謝瑤沉默,覺得白無現在有些怪怪的。

不過腳步還是朝著小廚房走去,剛從白無身邊走過,就聽他低聲道,「我以為你不會回來了。」

謝瑤莫名的有些心虛,如果不是因為沈莞兒和段中珏,她是真的不打算回來的。 說到底她和白無也沒什麼關係,就算真的招呼都不打一聲就離開,那也是沒什麼的。謝瑤也不明白自己的這絲心虛是從何而來。

關鍵是她沒理由心虛啊!

大概是因為剛剛白無的眼神,讓她下意識的有些恍惚覺得他是自己的什麼人,再想想自己那不打一聲招呼就想開溜的行為,所以下意識的生出了心虛?

此時反應過來,謝瑤也覺得自己有些沒出息。但很快就覺得不是她的問題,而是白無的原因!

兩人又沒有什麼關係,他為什麼要用那種目光看著自己?讓她下意識的心虛起來,還以為自己是提起褲子就不認人的渣男。

想到之前兩人扯的負責的事情,謝瑤覺得還是不跟他說話的好。

反正她很快就要走了。

在鍋里還熱著的飯菜是一條清蒸魚和一碗雞肉,還有滿滿的一大碗米飯。

「你吃了嗎?」看著他給自己準備了飯菜的份上,謝瑤開口問了這麼一句。

其實她心裡已經有了準備,白無這樣挑食,這些飯菜他肯定是吃不下去的,估計又沒吃。

白無沉默了片刻,看著正吃著的她,忽的開口道,「吃了。」

謝瑤有些訝異的看了他一眼,隨後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白無能夠不挑食,吃下別人做的飯菜也挺好的。雖然白無這個人不簡單,但至少自己跟他之間沒有發生過什麼不愉快,自己對他的印象也還算可以。所以他能夠吃下別人做的飯菜,不再挑食,謝瑤覺得還是挺高興的。

飯菜分量太多,謝瑤吃不了多少,將剩下的都給端了起來。

走出小廚房,就看到白無依舊坐在院子里,還保持著自己進去時候的姿勢,不曾有絲毫變動。

「飯菜還合胃口嗎?」他開口,沒有提任何關於舒明月的事情。也沒有問她為什麼要去救舒明月,跟舒明月有什麼關係,如今人救到了沒有。

謝瑤其實對飯菜不是很挑的,只要不是做的非常難吃,她都是能夠吃下的。

見她點頭,白無沒再說話。

雖然人還是這個人,但謝瑤總覺得現在的白無跟之前的有些不一樣了。

似乎沉默了許多。

回了自己的房間,謝瑤開始收拾東西,其實她也沒什麼東西可收拾的,只有一點銀子和幾件衣裳。


收拾完東西,她準備去找沈莞兒。

算算時間,明晚應該就是段中珏動手的時候,雖然現在一切都有了變化,明晚段中珏不一定會出手,但為了以防萬一,謝瑤還是要去送沈莞兒一程,跟她告個別的。

畢竟時空管理局裡,大家可能幾百年都碰不到一次面。

因為知道白無的實力在自己之上,自己的一些動作絕對瞞不過他,所以謝瑤也沒有太多遮掩,就這麼直接出了門。

她察覺不到白無有沒有跟著自己,但卻可以讓666檢測。但凡自己周身一定範圍內的地方,出現了什麼人作為系統都是能夠檢測到的。


其實以系統的能力,檢測整個世界都不在話下。但關鍵時空管理局有規定,不能給她們任務者太多幫助,所有這個檢測範圍就大大縮水了。 謝瑤剛離開,白無就察覺到了。

不過他並沒有跟過去的意思,他知道謝瑤有武功,高低他不清楚,但是她既然這樣毫不掩飾的直接離開,說明她要麼對自己毫無防備,不相信自己會跟蹤她。要麼就是不介意自己跟著她。

白無覺得,應該是前者,她在相信自己。

這樣想著,心情似乎好了許多,他忍不住彎了彎唇,也跟著出了院子。

他的確不會跟著她,他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謝瑤到的時候,沈莞兒正在睡覺,旁邊躺著的是武林盟主江朝。

她剛靠近,躺在床上的沈莞兒就醒了過來。無聲的披了件衣裳,身影很快出現在謝瑤面前。

「來跟我告別的?」沈莞兒想了想,覺得謝瑤這個時候過來,大概也就只有這一個原因了。總不能是趁著最後的時間來跟自己吵架的吧?

謝瑤點頭,遞給她一份包好的糕點。

知道她做的東西好吃,沈莞兒一點也不客氣的接了過去。

就在謝瑤組織語言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沈莞兒神色突然一凝,低聲道,「有高手。」

能被沈莞兒稱為高手的,整個盟主府里大概也就只有一個白無,現在可能還加上段中珏。

「我去看看。」沈莞兒身影快速消失。

本來還在想著該用什麼方法支開她的,現在看來那些方法都用不上了。

沈莞兒很快回來,神色複雜,「是段中珏。」她這個身體的兒子,也是最後送她上西天的人。

謝瑤點了點頭,「我先走了,回見。」


看著她快速離去的身影,沈莞兒有些愣,這時間待的是不是太短了些?

沒有想太多,沈莞兒很快回了房間。

雖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剛回了房間,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眸色沉沉的望著自己的江朝。沈莞兒心中驚了下,沒想到江朝會醒過來,剛剛一時大意也沒發現。

「你會武功?」江朝開口。

——

回了院子的謝瑤看著白無的房間還亮著燭火,略微有些疑惑,但想著對方說不定是在起夜,也就沒再想那麼多。

第二天一早,謝瑤是被一陣喧鬧聲吵醒的。

梳洗了一番出了院子,很快就得到了讓人震驚的消息:武林盟主江朝死了!

謝瑤第一反應:是不是因為自己昨晚的設計,利用江朝擺了沈莞兒一道,沈莞兒惱羞成怒之下把江朝給宰了?

畢竟沈莞兒一向都有戰無不勝的稱號,第一次任務出了差錯,動手的可能性還是有那麼一丟丟的。

不過這個猜測她很快就給否定了。

又聽了會兒,才知道昨晚是段中珏出手,把江朝給殺了。而盟主夫人被段中珏給了一劍,雖然不是致命的傷口,但因為一時沒人發現,流血過多,如今也只是吊著一口氣。

謝瑤沉默,覺得沈莞兒的敬業精神還是很值得學習的。

流血過多而死,一般人還真的不怎麼願意。

如果換做是她,估計在段中珏出手的時候,就忍不住下意識的還手了。

「吃點東西再去看看吧。」白無的聲音在身邊響起。 剛剛根本沒有察覺到白無走到自己身邊,謝瑤也不意外,畢竟白無的實力在自己之上。

她也能夠猜到此時沈莞兒那邊一定有很多的人,而且昨晚已經告過別了,沒必要再去一次。

原本她是要回院子做飯的,卻不想已經有飯菜擺在了桌子上。看上面冒著的熱氣,應該是剛剛送來的。

「快點吃吧。」白無開口,聲音如以往那般溫和。

見飯菜只是一個人的分量,謝瑤看著他,「你吃過了?」

他微微點頭,謝瑤卻是不信的。

她之前雖然睡著了,但如果有人進來院子的話,她還是會第一時間察覺到並且醒過來的。

她在房間里時沒人進來,飯菜自然也不會有人送過來。而剛剛自己出了院子,面前的這份飯菜應該就是剛剛送來的,他怎麼可能會吃過?而且時間也不夠啊。

瞬間明白過來他這是挑食還沒好,所以昨晚他說吃過了,應該是隨口說出來騙自己的。

想到之前他一晚上沒吃,肚子就不停的叫,如今一晚上加一個早上沒吃,還不知道得餓成什麼樣呢。

飯只是簡單的吃了幾口,謝瑤就開始煮粥。這是最簡單也是速度最快的。




Related Articles

而且,血虎雷昊就算是擁有初級煉聖巔峰之境的修為,恐怕也拿那魔十沒有絲毫辦法,

說不定,血虎雷昊還落得個損兵折將的下場,...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