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說完,別說全場的人了,就是趙孝建和張大鬍子都不知道該咋接。

見過拽的,可像劉浩哲這麼拽的人……還真真是第一次見!

「好!我就給你一周的時間,到時候我看你能不能給我舞出花來!」

張大鬍子滿口答應,可趙孝建卻對另一件事感了興趣「吊威亞你也可以?」

「是的,我之前干過一段時間的特技!」

劉浩哲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和大家說一下自己會的東西,免得很多人不知道總是來問自己,果然不出劉浩哲所料,張大鬍子和趙孝建都被他這話給驚著了。

「你以前還是個特技演員?」

這他娘的為什麼沒人知道?

張大鬍子一直就以為劉浩哲帶着《殺破狼》這部電影打破了內地影史的記錄而已,哦,對了還打破了一個世界記錄。

「是的,我打破的那個世界記錄不也是一項特技嗎?」

張大鬍子立馬反應過來,一旁武替組的一個老師傅也連忙說道:「對啊,那個原地飛身踢,可是提到了七米的高度呢!」

「什麼?他原地飛身踢?七米高度?」

趙孝建緊緊瞪着說話的那個武替,手還指向了劉浩哲,他覺得自己幻聽了,七米的高度,光靠想就覺得不可能啊!

「沒錯,就是他,那個吉尼斯世界原地飛踢的最高紀錄七米,就是他創造的!」

張大鬍子很堅定的說道,現在對於劉浩哲的實力,他沒有任何的懷疑了,至於趙孝建,他眼下根本就什麼都想不到好嗎?人都傻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這他娘的太嚇人了吧!

他本原來以為劉浩哲就是個演技很不錯的年輕人,直到現在才發現,這傢伙的身手和特技看起來比他演技還誇張啊!

「趙制,原地飛踢七米的高度確實是非常難的,圈內很多特技演員和那些個國術高手,現在都熱衷於挑戰這個高度呢。」

「不過五米就已經是他們的最大極限了……哪怕是那些個動作達人和專門練腿功的大家,撐死了也就六米的高度!」

「哲哥這個七米的高度再加上那個三連踢,就說明他腰腹上的力量,已經是練到家了的!」

一個武替滿是崇拜的看着劉浩哲,趙孝建也開始激動了。

「小劉……不!哲哥,您現在休息好了嗎?咱們……」

對於劉浩哲在威亞上的表現,趙孝建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了,這傢伙在地上都能玩的這麼溜,那要是上了天,還不得更誇張?

「可以了,那上威亞用單手還是雙手?」

後期的神鵰大俠,可就只有一隻手,不過遠景的話還是問一下比較好。

「用單手,現在就開始,道具師,威亞師,快點給哲哥準備上,我們先拍一段看看!」

「好的!」

一得到劉浩哲要拍威亞的消息,那一大幫子武替和特技演員都激動的開始到處宣傳,說句奔走相告都不為過。

趙孝建則快速的指揮着攝像師調試設備,各個機組都急忙運作了起來,場務也急忙趕到了場地快速的佈置著,這第一場戲拍的就是楊過十六年後第一次出現的場景。

對於畫面的呈現,導演們的有要求真是高的不得了,力求完美的出場格調。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十六年後的楊過第一次出現的場景。

整體上對於劉浩哲的體型是沒有任何要求的,畢竟這只是一個遠景鏡頭,唯一的要求就是把楊過炫酷拽淋漓精緻表達出來。

咔嚓!

穿好威亞的劉浩哲,扣上了最後一道鎖鏈,威亞師檢查過確定沒有任何問題后,朝着攝像機後面的趙孝建點了點頭。

「其他人都準備好沒?」

「沒事的人都給我離遠一點,《神鵰俠侶》九寨溝第三天第一場,三、二、一……Action!」

趙孝建對着喇叭大吼了一聲。

威亞師們急忙把劉浩哲拉上了半空,攝影師機組的眾人也開始對準了劉浩哲所在的位置,在波瀾壯闊的美景中,劉浩哲雙腳騰空卻沒有一絲的緊張與生澀。

整個人就像是真的會飛似的,在雲端漫步,在清風吹拂的加持下,整個人衣袂飄飄,當真是說不出的瀟灑飄逸。

「這架勢果真是練過啊!」

「看看那動作,當真是恣肆超脫……楊過骨子裏那種狂妄不羈的性格,全都被展現了出來。」

張大鬍子不住的點着頭,一副笑眯眯的樣子,機組的師傅則快速的捕捉著劉浩哲的身影,伴隨着威亞師的拉扯,劉浩哲在半空中不斷地旋轉飄移騰挪著。

嘩——

衣衫隨着疾風在空中飄舞,身子如同滑翔的飛鳥一般瀟灑自如,接連踏出的腳步不見絲毫慌亂,單手始終立在胸前,一副從容淡定的大家風采。

這正是十六年後身為神鵰大俠的楊過本來的樣子,一出場就威懾四方。

「放!」

趙孝建大吼一聲,威亞師們急忙鬆了勁,劉浩哲的身子立馬飛速降落了下來。

可劉浩哲卻沒有絲毫的緊張,人還在半空中做出了凌空翻身的姿勢,腳步也在虛空中穩步踏出,不過一個眨眼的瞬間,他就來到了一棵樹梢上。

只見他不慌不忙的一個閃身,腳尖輕點。

砰!

身體瞬間彈起,本來打算讓威亞師放下劉浩哲的趙孝建,又立馬大喊道:「快拉,拉上去!」

唰——

劉浩哲猛地又飛向了半空中,單手卻呈現出按壓虛空的姿勢,那勝券在握的模樣還露出了一抹微笑。

哪怕他現在距離地面有二十多米的高度,哪怕他在鏡頭裏只有小小的一點,都沒有顯露出絲毫的慌張。

。 這次,林天成在離開體育館后,和凌墨晴兩人離開,宋莎莎沒有阻止,她不敢。

林天成本來想請凌墨晴吃飯的。

以他和凌墨晴現在的關係,要突破最後一步不難,他只有4個電了,已經在期待,和凌墨晴真正突破的時候,會充到多少電。

只是,在吃飯之前,林天成卻接到了文國華的電話。

聽到文國華來了雲城,而且要請自己吃飯,林天成不好拒絕,就攜凌墨晴一起前往。

在一家環境幽靜的小飯館裏面,林天成見到了文國華。

現在,文國華比以前更加有氣勢了,白襯衫,黑西褲,好像還剪了個頭,紅光滿面,看起來很有精神。

除了文國華,凌遠山和胡飛兩人也在。

看見林天成來了,胡飛就道:「天成……」

「天成老弟,快過來坐。」不等胡飛說完,文國華就對林天成招手,滿臉笑容。

胡飛偷偷看了文國華一眼,心裏想這就是政治智慧啊,自己當着凌遠山的面,不好顯的和林天成太熱絡,他文國華就可以不在乎。

難怪文國華陞官可以和坐火箭一樣,自己以後也要注意這點。

「文市長。」林天成迎上前去,笑着招呼。

「現在要叫文書記了。」凌遠山提醒了一句。

林天成有些意外,文國華本來是雲城分管文教衛的副市長,後來去別的地方當市長,這才多久,就成書記了?

胡飛終於找到機會,他果斷起身,熱情地拍了拍林天成的肩膀,笑道,「天成,你還不知道吧?文書記回雲城了,來接秦經綸書記的班。今天晚上這頓飯,一是給文書記道喜,二是給文書記接風。」

文國華笑道:「我只是被上面抓了壯丁,暫時過來代理幾天,主持一下工作,具體的還要等人大會後再說。」

「恭喜文書記。」林天成連忙給文國華道賀。

他已經聽出來文國華話里的意思,文國華現在是代理書記,只要在人大走個形式,『代』字就可以去掉。

酒菜上齊,大家就開始把酒言歡。

包廂裏面的氛圍特別熱烈。

由於是私密聚會,凌遠山是文國華的同學,胡飛是文國華的下屬,林天成又是文國華的貴人,所以文國華都不再矜持,很是放的開。

一開始,胡飛在文國華面前,稍微還有點拘謹,不過幾杯酒下去后,也放開起來。

大家推杯換盞,酒到杯乾。

主要是,每個人的心情,都實打實的愉悅。

文國華陞官發財。

凌遠山把歐陽鵬程徹底壓了下去。

至於胡飛,現在雖然還沒有陞官,但現在他在省廳裏面都是紅人,而且還進入了高義松的視野,日後陞官自然少不了他。

就連林天成,如今都成為了雲城第一少。

林天成想着晚上的好事,並不打算多喝,但今晚的飯局,當然不會以他的意志而轉移。

這頓飯,足足吃了兩個小時,文國華這才覺得差不多了。

臨走的時候,文國華叫住了林天成。

凌遠山和胡飛就先行告辭。

看見凌墨晴沒有跟自己一起回家的意思,凌遠山就道:「墨晴,送我回家,我喝多了。」

一想到凌墨晴留下來,晚上很可能要出事,凌遠山心裏就不舒服。

倒不是凌遠山不接受林天成,他也知道事情無法避免,但就是不願意眼睜睜看事情發生。

「凌叔叔,你打車吧,我等下有話和墨晴說。」林天成連忙道。

「凌老闆,我送你。」胡飛道。

凌遠山就不好再說什麼,滿臉不高興的離開了。

「天成,讓我回雲城,是高省長的意思。」文國華對林天成道。

「這是好事啊。」林天成不知道文國華什麼意思,含糊了一句。

文國華意味深長地看着林天成,道:「雲城發生的事情,高省長是知道的,有些方面的事情,高省長也不好插手。」

「替我謝謝高省長,當我欠他一個人情。」林天成心中微暖。

高義松讓文國華主政雲城,杜絕了喬家想走白道對付林天成的可能。至於高義松不好插手的事情,應該是指江湖事江湖了。

林天成也暗暗拿定主意,如樂海樂洋那種人,以後還是少惹為妙。

以後老老實實充電,強大自己,享福。

文國華看見林天成領悟了自己的意思,就拍了拍林天成的肩膀,轉身離開。

和文國華告別後,林天成就上了凌墨晴的車。

「你去哪兒?我送你。」凌墨晴道。

林天成道:「今天就不回去了吧,不幫我壓壓驚嗎?」

凌墨晴俏臉一紅,似是有所顧慮。

林天成道:「你放心,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心滿意足,我不會勉強你的。」

「我不是那個意思。」凌墨晴紅著臉道。

林天成當然不會堅持,立即掏出手機訂了一家酒店。

一進入酒店房間,林天成就一把抱住凌墨晴,嘴巴也朝凌墨晴的嘴巴湊了過去。

林天成已經很有經驗,三兩下就讓凌墨晴的身子軟癱了下去。

很快,林天成就把凌墨晴壓倒在床上,做了一整套的小動作。

只是,充電效果微乎其微。

起碼十來分鐘的動作下來,林天成的電,只從4上升到了6。

今天,林天成想要獲得最終的突破。

沒多久,他的手就開始朝凌墨晴從未攻略過的地方游移。

「不行。不可以。」凌墨晴連忙抓住林天成的手。

「之前我說我不會勉強你,你說你不是那個意思。」

「我、我不方便……」

林天成聞言心裏涼了一大截,不過,他此刻全身火熱,面對嬌羞動人的凌墨晴,實在是停不下來。

如果沒有喝酒,林天成尚且能夠維持冷靜,但現在,酒壯英雄膽。

Related Articles

小雨偷偷把紙條遞給了盧大夫,然後四處張望著,生怕那佟良玉會過來。

盧大夫拿過那紙條,滿臉的狐疑。「這是什麼...
Read more

不知道?

活了一百多年,竟然不知道冥山的所在? 「...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