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蕭世明的家族,乃是華夏一個赫赫有名的商賈之家,在國際上都算是很有幾分影響力的。只是,這蕭世明人品卻是差到了幾點,和楚晴結婚之後,桃色緋聞就沒有一時斷過,身邊的女人更是走馬燈一樣的換來換去。可是,卻變︶態地不放楚晴離去,楚晴稍加反抗,就會遭到他的一頓毒打。

也是徹底沒有辦法了,楚晴才當地政府的幫助下,強行結束了這場痛苦的婚姻。

以至於後來,楚晴一直不敢再敞開心扉接受其他男人的心意,若不是那次暗殺事件,楚晴恐怕連艾德也是難以接受呢,著實是被這前夫蕭世明傷害得太深了。

若說這輩子楚晴最不想見的人,無疑就是這個蕭世明了。

楚雲飛自然是知道楚晴的這段往事的,如今,看著這個蕭世明竟然在這個時候,強勢出現在了這裡,楚雲飛自然要勃然大怒了。

可是,蕭世明面對著楚雲飛的呵斥,卻是一點也不以為意,撇著一抹冷笑,哈哈笑道:「哎,岳父,來者是客,你這態度,未免太不紳士了吧?這火爆的脾氣也該收斂點了,小心爆血管哦。」

「混蛋!」楚雲飛怎麼說也是楚家的家主,什麼時候受過這個啊,立時就要暴走。

一旁的楚晴,急忙上前一步,來到了父親身前,扶住了楚雲飛的胳膊,低聲勸道:「爸爸,何必與他那種人一般見識?您的身體要緊。」

蕭世明眼見著楚晴今天如此美艷動人,嘴角狠狠抽動了一下,眼角斜睨了楚晴一陣,卻是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怎麼著?我是哪種人?」

說著,又斜睨著眼睛,打量了一眼艾德,卻是連連撇嘴:「我說楚晴,雖說你和我離婚了,可是,你要找,也找個有點層次的吧?這算是個什麼東西?」

楚晴聽了蕭世明的話,卻是被氣得滿臉通紅,恨聲說道:「蕭世明,我的事兒,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給我出去。」

「哎,話不能這麼說,以前或許沒關係,現在可就有關係了。」蕭世明手裡墊著自己的帽子,鼻孔朝天,得意地說道:「楚晴,知道我現在是什麼身份嗎?你前夫我,現在可是大英帝國的子爵!子爵,聽說過嗎?貴族,高高在上的貴族,以後,要是被人知道,我的前妻,隨隨便便地又嫁給了一個小醫生的,這有損我堂堂大英子爵的顏面啊!」

蕭世明這番話,說的是極為不要臉,擺明了就是來胡攪蠻纏的。

雖然和楚晴在一起時,根本不拿楚晴當回事兒,可是,一旦楚晴真的就要成為別人的老婆了,心裡卻當真不是滋味,仗著家世顯赫,這是故意來攪場子,給楚家添堵來了。

「你!」楚晴被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又是在這種場合,說這種混話,立時被氣得氣結。

楚晴身邊的艾德,哪能容蕭世明如此羞辱楚晴,上前一步,站在了楚晴身側,直面蕭世明,指著他慍怒地說道:「先生,不管你是什麼人,如果你是來祝福我和晴的,我歡迎你,若你不是,請你馬上出去。」

「切~~」蕭世明連正眼都沒瞧上艾德一眼,從鼻孔里一聲冷嗤:「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對我吆五喝六?不過是娶了個我不要了的女人而已,還當撿到了寶呢。還有,把你的手拿開,誰給你的膽量,敢這麼指著一位大英帝國的子爵?」

艾德在這個場合,當著這麼多賓朋的面,遭到蕭世明如此譏諷,就算是脾氣再好,也是怒髮衝冠,一挽袖子,就沖蕭世明撲了過去。

蕭世明眼見著艾德沖了過來,卻是邪邪地一笑,他此來的目的就是大鬧婚禮現場的。激怒艾德,本就在他計劃之中。其身後跟著的兩個彪形大漢,更不是一般人,兩人都是出了名的武者,俱是修為跨入了練體期天級的強者。

帶著兩個天級強者做保鏢,也就難怪蕭世明敢如此囂張,目中無人了。

一見艾德過來,蕭世明冷笑了一聲,沖著身後的兩個天級武者一招手,自己則是退到了一旁。

那兩個黑衣天級強者,得了蕭世明的授意,齊齊地向前跨出了一步,臉上帶著一抹殘忍的笑意,就迎向了艾德。艾德這種普通人,在他們眼裡那還不是土雞瓦狗一般?

只是,暴怒的艾德,卻是不知道危險的臨近,愛人的受辱,已然激起了艾德骨子裡的凶性,不要命般地撲了上去。

不過,艾德看不到眼前的危險,不代表慕容凡看不到啊。

眼見著艾德沖著那兩個天級強者去了,慕容凡哪還會坐視不理?

身子輕輕一動,慕容凡就已經到了艾德面前,單手一拂,一股柔和的力道,就已經把艾德托到了一側,而後,一轉身慕容凡就對上了那兩個天級武者,冷冷說道:「楚家何時輪到你們在這裡撒野!」

那兩個天級壯漢,失了艾德的蹤影,看見更為瘦削的慕容凡站到了面前,臉上齊齊地浮上了一抹鄙夷之色。

在場的眾人,一見這竟然要動手了,無不驚詫欲絕。

「來人,快過來!」楚雲飛眼見那兩個壯漢不是好惹的主,生怕慕容凡吃虧,一招手,大聲向著會場周圍的眾保安叫道。

其他人也都為慕容凡捏了一把汗。

司徒曼、雷芳等人,更是豁然站起,司徒曼更是手中馬上捏上了手機,就要撥出電話。

市長秦峰,也沒想到堂堂楚家的婚禮之上,竟會有這樣的事兒,也不禁站了起來,向著秘書小聲吩咐著,一旦局面不好控制,就去調附近的警察過來。

現場突然間變得一片劍拔弩張。

那倆黑衣大漢中,左側的那個,斜睨著慕容凡,獰笑著說道:「不知死活的臭小子,你知道我們是誰嗎?我們可是……」

只是,還沒容他把話說完,就見慕容凡已然輕描淡寫地抬起了一腳,正撩在他同伴的小肚子上,這正在聒噪的黑衣大漢,只覺得眼角黑影一閃,隨即,自己身邊就變得空空如也了。


足足過了十幾秒鐘,才從人群的最後方,傳來了轟然一聲重物墜地的聲音,緊接著就是一聲短促的慘嚎。

「啊!」黑衣大漢差點沒驚死,自己的同伴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天級強者,不說別的,那下盤的功夫,可不是蓋得,普通人莫說一人,就是上來三五十人,也別想撼動他分毫啊。怎麼就這樣被眼前這小子輕描淡寫的一腳給踹飛了?

黑衣大漢腦子一陣眩暈,只覺得眼前的一幕,根本不像是真的。

周圍的眾人更是幾乎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直到看著那五十米開外的黑衣大漢,掙了幾掙都沒爬起來,才意識到,剛才慕容凡出腳了,一下子就把那足有二百多斤的大漢,給踢飛了。

「哄」現場一片嘩然。

「看不出來,慕容醫生還是個有功夫的人啊?」

「老天爺,一抬腳就把人給踢飛了,這也太可怕了吧。」

「我的娘哎!比看功夫電影還過癮。」

人嘛,總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不期然見了慕容凡露了這一手,眾人簡直要瘋狂了。

現場的記者們更是相機都差點驚得掉到地上,直到緩過神來的時候,才悔之晚矣:「啊呀,剛才那一腳,竟然沒有拍下來!」

… 不過,也有那一直開著攝像機的,原原本本地錄下了那一幕,喜得差點沒暈過去,本想著來拍一場盛大的婚禮的,哪知道,還有動作場面啊。這可真是意外收穫啊。

那蕭世明,更是沒想到,情況竟然出現了這種驚天逆轉,一雙眼睛登時瞪得老大,見鬼了一般地看著慕容凡,片刻之後,蕭世明嘴角一通抽搐,卻是沖著身邊呆若木雞的那一個黑衣壯漢叫道:「混蛋,快給我上,給我狠狠地扁他,老子花錢雇你們來,不是為了讓你們來丟人現眼的。快給我上。」

哪知道,原本對蕭世明唯命是從的那個壯漢,此刻卻是看著慕容凡,雙腿不住地打哆嗦,在場其他人看熱鬧,這身為天級強者的大漢,可是看門道的。就慕容凡剛才那輕描淡寫的一腳,就是再給他二十年,他也練不出來。

這就是實力的絕對差距,在這種絕對差距面前,黑衣大漢無力反抗,只覺得渾身顫慄,不敢稍動。

慕容凡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一聲冷笑,隨即轉向了蕭世明,冷聲說道:「馬上離開這裡,否則,我讓你生不如死!」

「你你!」蕭世明眼見著自己的戰無不勝的倆保鏢,一個瞬間被踢飛,一個被嚇破了膽,蕭世明腦門也不禁見了汗了。

只是,要他就這般灰溜溜地被趕出去,他卻是死活也不能甘心的,強自站在慕容凡面前,哆嗦著說道:「你,你不可以這麼對我,我可是貨真價實的英國子爵,國際友人,就算你們華夏政府,也得對我禮遇三分。」

蕭世明最近,花了足有一千萬英鎊的超高價錢,通過一個中介公司,購得了一個蘇格蘭子爵的稱號,便到處以大英子爵自居了。直到此刻,還以子爵的身份來壓制慕容凡呢。

慕容凡一聲冷笑,哪會把他這個什麼不知所謂的子爵放在眼裡?雙手看似隨意地一抓,便一手抓起了蕭世明,一手抓起了那黑衣大漢保鏢,如同扔出了兩袋垃圾一般,把那兩人輕飄飄地扔到了人群之外,正落在那之前的黑衣大漢身側。

砰然兩聲巨響,伴隨著兩聲慘嚎,兩人只覺得五臟六腑都像是被摔碎了一般。

若不是慕容凡念及是在小姨媽楚晴的婚禮之上,手下留了情的,否則二人焉有命在?

蕭世明直到此刻,才算是終於知道,自己踢到了鐵板,一主二仆,相互攙扶著爬將起來。

蕭世明一身筆挺的名貴西裝,此刻早已經一片狼藉,一直被他托在手上的毛呢禮帽,也早已經不知所蹤了。卻依舊扶著老腰,強自叫囂著:「你,你們給我等著,我這就去英國大使館,我要要求我的祖國的庇護,你們,你們就等著吃不了兜著走吧!」

不過,就在這時,婚禮入場處,卻是傳來了一聲低沉的問詢之聲:「發生了什麼事兒?」

隨著那一聲問詢,一行十幾人,走進了楚家大宅。

市長秦峰,一看了這其中為首的三人,狠狠吃了一驚,慌忙從席上起身,一路小跑到一行人前,驚詫地招呼道:「韓大使,鄭處長,黃省長,您幾位怎麼來了?」

原來,眼前的幾位,竟然赫然是英國駐華大使韓智、外交部歐洲司處長鄭凱,還有天東省的省長黃波。

幾位高官,竟然同時悄然駕臨楚家,這讓在場眾人無不驚詫欲絕。

「老天爺,不就是楚晴的一個婚禮嗎?怎麼一下子來了這麼多高官?」

「楚家這面子真是大到天上去了。」

三位高官與秦市長一番寒暄過後,滿臉微笑,沖著楚晴、艾德齊聲道賀。

而後無不轉向了慕容凡,笑著說道:「慕容醫生,你不要見怪,我們幾位都是陪同一位神秘客人來參加楚晴小姐的婚禮的,是這位神秘客人,一定要求我們要保密行蹤,要給你一個驚喜!」

「哦?」慕容凡雙眉一挑:「是誰要給我這麼大的驚喜啊?」

說話間,從入口處,便施施然又走過來了兩人,兩個男人。

其中一人,正是那一直待在濟世堂里,要拜慕容凡為師的威爾遜醫生;而另一人,在終於摘下帽子,露了真容的那一刻,卻是令全場響起了一片抽氣聲。

「嘶」

「天啊,是他嗎?」

「是嗎?」

「好像是的啊!」

「老天爺,英國王子查理來了!」

「查理王子來了!」

「查理王子,竟然來到了楚家?」

現場在一片靜寂之後,瞬間一片沸騰。幾乎所有人都興奮地站了起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堂堂的查理王子,竟然出現在了楚家的婚禮上,而且是不請自來,悄然出現的,天啊,這楚家是要逆天了嗎?媒體記者們的閃光燈,瞬間閃成了一片。這得是多大的猛料啊?

查理王子微笑著,在威爾遜醫生的指引下,徑直走向了慕容凡。一伸手,緊緊握上了慕容凡的手,誠懇地說道:「慕容醫生,很高興見到您!謝謝您!」

此言一出,卻是再度掀起了現場一片沸騰,查理王子,竟然是感激慕容凡來的。

老天,我沒有聽錯吧?慕容醫生到底做了什麼?要查理王子親自登門來感激?

可是再看慕容凡,卻只是淡然地點了點頭,慕容凡當然知道,查理王子此言,定然是為了小明蒂的事兒,只是,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查理王子卻是不便提及明蒂罷了!倒也更加顯得慕容梵谷深莫測起來。

那查理王子與慕容凡打過了招呼,卻是轉向了那位駐華大使韓智,指了指入口處正吆喝著要求大英帝國庇護的蕭世明,問道:「他是怎麼回事兒?」

韓智剛剛短短的時間內,已經弄明白了來龍去脈,便把蕭世明大鬧婚禮現場,並以英國子爵身份相要挾的事兒,原原本本地向查理王子說了一遍。

查理王子聽了韓智的話,卻是眉頭微皺,說道:「把他叫過來!」

韓智沒有耽擱,急忙命人把那被摔得鼻青臉腫的蕭世明叫了過來。

蕭世明剛才當然也已經看見查理王子了,只是,萬萬沒想到在這種場合竟然能見到查理王子,而且,查理王子竟然還在向自己招手。

蕭世明只覺得一陣受寵若驚,突然生出了一種他鄉遇同胞的喜悅,顧不得儀錶不正,三步並作兩步地就來到了查理王子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以手扶胸,大聲說道:「大英帝國子爵蕭世明,參見王子殿下!鄙人身為一國之子爵,卻在這華夏國內,被這慕容凡大打出手,摔成了重傷,簡直有損我大英帝國的國威,還請王子殿下為我做主啊!」

蕭世明說的聲淚俱下,哪知道,弓著身子半天,卻是聽得查理王子冷冷地說道:「據我所知,帝國近年所冊封的爵位名單中,並沒有您的名字,你這子爵的來歷,有點蹊蹺吧?」

蕭世明一聽這話,心裡就是一驚,難以置信地豁然抬頭,卻也立時從貼身的口袋裡,珍而重之地拿出了一份證書,恭恭敬敬地遞到了查理王子面前,小心翼翼地說道:「王子殿下,您看,這是我的子爵證書!絕對假不了的!」

哪知道,查理王子卻是連看都沒看那證書,冷冷一笑,說道:「對不起,先生。我想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們大英帝國的爵士,是沒有任何證書的。你這個子爵的身份,顯然不是我們英國的。」

「什麼?」蕭世明聞言驚得一個趔趄險些摔倒,這子爵的身份,可是最近一直賴以顯擺的一個仰仗,怎麼就不認可了呢?蕭世明急忙又翻了一通口袋,翻出了一張合同一樣的紙張,哆里哆嗦地抖開了,叫道,「王子殿下,您看,這是我當初買得這子爵爵位的合同啊,上面蓋著大英帝國的官方印證的公章呢!假不了!」

「哼!怎麼,蕭先生認為,大英帝國皇室的爵位是可以通過任何買賣關係得到的嗎?」查理王子厭惡地說道。

「可是.可是,這真的是我花了大價錢買到的啊!他們口口聲聲說,這是受法律保護,並且可以世襲的啊!」蕭世明失聲叫道。

「那我只能遺憾地通知你,你上當了!」查理王子說完,便再也沒有再看蕭世明一眼,而是轉向了楚晴夫婦,學著中國人的禮節,一抱拳,笑著說道:「恭喜二位,艾德醫生,我對您可是久仰大名啊,世界上最年輕的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您對世界醫學的突出貢獻,就如同慕容醫生一樣,讓人驚嘆」

蕭世明捧著手裡那偽造的子爵證書,聽著查理王子,對於艾德毫不吝惜的讚譽之詞,簡直心裡一片冰涼,再看看慕容凡不怒自威的一張臉,蕭世明知道,今兒,自己是徹底栽了,而且是栽大了,只得惶惶如喪家之犬一般,一瘸一拐地向外走去。

只是,沒走幾步,卻是被查理王子身後的工作人員留住了:「對不起,請跟我們走一趟,你涉嫌冒充子爵,有損皇室體面,你被逮捕了!」

「什麼?」蕭世明萬萬沒想到,這一趟攪局之行,到最後竟換來了自己的鋃鐺入獄,看著那向自己逼過來的人,蕭世明面紅耳赤大聲叫道:「我,我是無辜的,我是受害者啊!」


可是,那查理王子身邊的工作人員,卻是根本不理會他的大呼小叫,直接揪著他的膀子,把他一路拎出了楚宅!

在場眾人看著這戲劇性的一幕,無不發出了一聲「多行不義必自斃」的感概。

而楚晴的婚禮上,竟然來了英國王子道賀的消息,也瞬間從婚禮現場傳了出去,引得華夏一片沸騰。

萬眾矚目的查理王子,竟然現身於楚家,而且是專程為了慕容凡而現身楚家,這讓華夏震撼,也讓世界震撼!

… 楚晴和艾德的這一場婚禮,也因為查理的到來,而以這一種特殊的方式,被載入了史冊。

楚家在江市的商界地位,瞬間水漲船高。

蕭勁風更沒想到,慕容凡的影響力已然到了如此驚人的地步,激動地渾身發抖之餘,也不禁連連慨嘆,祖宗庇佑,讓楚家終於出了慕容凡這麼個驚才絕艷的子孫後輩。

而在婚禮之後,查理王子終於找到了和慕容凡單獨談話的機會。

「慕容醫生,我代表明蒂,代表我的妻子珍妮王妃,也代表我們所有英皇室成員,謝謝您,謝謝您讓明蒂的病有了起色!」一向以冷靜著稱於世的查理王子,此刻卻是難掩心中的激動,緊緊握住了慕容凡的雙手,連聲道謝。

當然,查理王子的話,都是威爾遜醫生一句句忠實地翻譯給慕容凡的。

慕容凡重生以來,雖然智力過人,卻是沒有多費心思,去學那些外國語言,因為,在慕容凡看來,世界上最充滿智慧的語言,無疑就是漢語了。甚至一些漢字之中,更是蘊含了豐富的哲理。坐擁如此至寶,實在是沒有必要再多耗心神,去學習其他的語言。

威爾遜醫生,也就成了二人的翻譯。

而慕容凡聽了查理王子的道謝,卻只是淡然一笑,說道:「醫者父母心,舉手之勞,查理先生不必如此多禮。」

查理王子雖然聽慕容凡這麼說,卻還是極盡禮數,命隨從拿出了一大長串的禮單,交到了慕容凡的手上,恭敬地說道:「慕容醫生,您醫治明蒂,並為我們保守秘密,這是此番皇室準備的一份薄禮,聊表心意,請你收下!」


慕容凡掃了一眼,無非是些古董珠寶之類,便也沒有過多地推脫,擺了擺手,淡然收下了。

查理王子見慕容凡沒有拒絕,悄然出了一口氣,心下大安,卻是繼續說道:「慕容醫生,不瞞您說,我此次來華,還有一事相求!」

「哦?查理先生但說無妨!」慕容凡微微一笑說道。

「是這樣的,我的母親身體不適,遍尋各國名醫也不見任何起色。」查理王子說到這裡,眉宇間浮上了重重的憂慮:「適逢此刻,明蒂的病情,竟然在您的治療之下,取得了可觀的療效,而且,明蒂回國之後,對於您的醫術和醫德大加稱讚,極力地向我建議,請您去為我母親女王陛下醫治。所以,我才即刻來華,親自來請慕容醫生。只是不知道慕容醫生是否能夠施以援手,為我母親治病呢?」

查理王子這番話說的誠摯至極,說完之後,臉上也不禁浮上了一抹小心翼翼,生怕慕容凡拒絕的神色來,可見,也是個孝子。而且,貴為一國王子,竟然二話不說,親自來華請慕容凡治病,這份誠意,也早就不言自明了。

隨行的一眾官員也紛紛表示,華夏總理等人也都知曉了這個消息,只是,為了讓慕容凡自主決定,不給慕容凡施加壓力,總理等人才沒有直接聯繫慕容凡。

但是,從國際關係的角度來看,總理等人還是極其希望慕容凡能夠去一趟英國,為女王看看的。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