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感覺很奇妙,說不清道不明。

「果然是這第三層,迷之界的界玉!」將這枚銀白色玉牌放下,韓辰輕吐了一口氣,笑著說道。

雖然沒有任何的標識憑證,但就那股奇妙的感覺,卻已經足以讓他肯定,這枚玉牌就是通往下一層大殿的界玉。

「呵呵,這運氣倒是不錯,才不過一個時辰,便獲得一枚!」楊楓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

「這個捲軸既然能和界玉一起放在這石盒中,想來也不是什麼普通的貨色吧!」說著,墨塵伸手將石盒中那個黑色捲軸拿了出來。

解開綢布。捲軸鋪展開來,三個銀色的大字,出現在了韓辰等人的眼中。

參合指!

三個大字之下,是密密麻麻的數百個銀色小字。

「這是一門指法武學!」目光在那數百個小子上掃過,墨塵眉頭微微一皺,搖搖頭道:「我修的劍道,若是再兼修一門指法武學,不但不會讓我實力提升,反而還會累贅!」

說著,便將目光移了開來。沒有繼續再看。

「我修的《四季秋楓劍法》雖然只是個殘卷。不過品階可不低,如果能將另外三部殘卷找到,還能夠將之融合,使之完整。」楊楓也笑著說道:「未免得不償失。我看我還是好好參悟的劍法吧!」

隨後。便將捲軸遞給了韓辰。

聽到這兩人的話。韓辰不由心中苦笑,他哪裡會不明白這兩人的意思。

所謂專精一道,不修旁門。那是對於初入武道的武者而言。對於修為高深的武者。尤其是似他們這樣的天才武者,根本就不實用。

畢竟以他們的悟性,習會一門武學又用得了多久呢?

技多不壓身,能夠多掌握一兩種威力強大的武學,對於自身的實力,多少也是一種提升。

更何況,這門《參合指》,可不是什麼普通的指法武學,而是地階四品級別的指法武學,威力極強。

指法類武學本就是近身戰中的強力武學,講求短距離內的完美爆發,不但威猛無鑄,更變化萬千,極為令人忌憚。

這門《參合指》雖品階只為地階四品,但若論價值,卻絲毫不必地階五品的武學來的低,至於威力,想來也不會遜色多少!

「既然如此,那這門指法武學我便收下吧!」

對於兩人的意思,韓辰沒有拒絕,反正還要繼續尋找界玉,接下來要是再有什麼收穫,再回報兩人吧!

將捲軸合起,重新以綢布繫上,然後收入空戒之中,儘管對於這門指法,韓辰有幾分好奇,但現在可不是時候,待得有機會,再將之取出來,好好修習一番。

隨後三人又在石室中查看了一番,確定再沒有什麼遺漏之後,才走了出去。

嗤嗤嗤…

韓辰三人才離開石室,刺耳的摩擦聲響起,石室上的石門自行閉合了起來,不過數息,與石壁完全重合,只留下一條微小的縫隙,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三人順著石壁通道,繼續前行了起來,不過有了剛剛石室的發現,三人目光變得銳利,觀察的越發仔細了起來。

畢竟誰也不敢肯定,其他的石壁通道中,會不會也隱藏著石室。而且那通往下一層大殿的界玉,是不是也都藏在這些石室之中。

當然,這種可能性不會很大,但卻也不能因此而忽視。

韓辰甚至於將靈魂感知也釋放了出來,沿途而過,靈魂感知如水流般,在四周完全掃過,不放過一個角落。

半個多時辰后,三人終於又發現了一個石室。

只是令人失望的是,這個石室已經有人來過了,其內所藏被人一取而空。

而在臨近石門的地面上,則倒著兩名武者,脖子上有深深的劍痕,鮮血沒有乾涸,還在不停的往外流淌,只是兩人卻已經生息全無。

「一劍封喉!」墨塵道。

「嗯,而且還是從正面出手,看這兩人沒有反抗的痕迹,應該是熟悉之人,而且還是突然出手,讓人反應不及!」楊楓點了點頭。

「想來是因為分贓不均,才動了殺念吧!」目光在那兩名武者身上掃過,韓辰說道。

這兩名武者身著勁裝,卻不是宗門弟子的服飾,想來是散修武者。

散修武者組成的小隊,凝聚力不夠,只要稍稍出現一點利益分歧,便很容易分崩離析。

石室中所藏的東西,盡數價值連城,甚至還有可能像韓辰三人那樣走運,藏著一塊界玉。如此大的利益,想不讓人動邪念都難!

「走吧,已經過去快兩個時辰了,我們能找到兩個石室,其他的武者說不定也能找到石室,名額只有一萬個,若是再不快點,後面可就有些麻煩了!」說著,韓辰提步走出了石室。

聞言,墨塵和楊楓也沒有耽擱,也出了石室,隨後三人繼續開始在這迷宮般的石壁通道中,前行了起來。

那通過峽谷深淵,進入這第三層大殿的武者並不少,再加上那魔獸大軍,足有兩三萬之數。

而這第三層中,通往下一層的名額,卻只有一萬個。

也就是說,起碼有近兩萬的人要被淘汰下去。

而如果不想被淘汰,失去繼續下去的資格,就只有得到界玉。

無論是自己尋找到,還是從別人手中得到!(未完待續。。)

… 唰唰唰

劍光閃爍,可怕的劍氣撕裂空氣,直接從一名武者的喉嚨間一劃而過,鮮血噴洒,瞬間倒了下去。

戰鬥來的快,結束的也快,中間不過十數息的功夫而已。

寬闊的石壁通道之中,橫七豎八的倒著二十多名武者,鮮血流淌,將地面染得血紅,殘刀斷劍,遺落四處。

韓辰目光在四周掃過,確定再無漏網之魚,輕輕鬆了口氣,手腕一抖,將長劍歸入劍鞘之中。

「這是第幾波了?」望向一旁的兩人,問道。

「三十幾波了吧!」楊楓彎身,將一名九星劍王手指上的空戒取下,想了想,皺著眉頭說道。

墨塵提步輕緩,卻速度極快的在屍體群中走過,手中長劍連連刺出,一枚枚空戒,迅速飛起,然後被他抓住。

+.唰!

將最後一個武者的空戒取下,墨塵手臂一抖,將劍上的血液震落,收入劍鞘之中,搖了搖頭道。

「記不清了!」

聽到兩人的話,韓辰也無奈的搖了搖頭。

沒辦法,不得不無奈,距離進入這第三層,今天是第三天了。

三天里,韓辰三人找到了十四個石室,只是其中有九個早已被人捷足先登,裡面所藏那自然也是被席捲一空。

剩下的五個石室,除了第一天一開始找到的兩個石室,也就只有三個石室收穫。

只是結果和韓辰所預料的那樣,界玉不可能全部都藏在石室之中。或者說這些石室中。不可能每一個都藏有界玉。

三個石室,只有一個藏有界玉,剩下的兩個都只是一些其他的收穫,如功法武學、兵器、丹藥等等。

如此一來,三人就等於得到了兩塊界玉。不過韓辰因為取了那門,所以便將兩塊界玉,給了墨塵和楊楓二人。

畢竟三人只需要三塊界玉,已經找到兩塊,還有不少時間,那第三塊怎麼也跑不了才是。

但誰曾想到。接下來找到的石室。竟然幾乎全部都是空的,實在是不禁讓人懷疑,這第三層中的石室,是不是都已經被人找到了?

而且除此之外。韓辰三人還遇到了不少的武者。

雖說在這天尊秘藏中。所有的武者們都是對手。都是敵人,但在之前的時候,大家也都有所克制。若非重大的利益出現,很少有人動手生死廝殺。

但三人遇到的武者,卻並非如此。

一個個滿臉的騰騰殺意,在見到三人後,根本不問青紅皂白,直接盡數拔刀出劍,向著韓辰三人衝來。

這種無緣無故的戰鬥,最是讓人鬱悶。不過鬱悶歸鬱悶,韓辰三人也不是什麼老好人,還非要問清楚是怎麼回事。


既然對方出手,那就是敵人,對待敵人,三人的準則都是一致!

殺!


論人數,韓辰這邊雖然只有三個人,但論實力,卻是絲毫不遜色,不說墨塵和楊楓,都有不遜色於九星劍王的實力,單單一個可以輕易斬殺半步劍皇的韓辰,就已經不是這些人可以抵擋的了。

接連三天下來,韓辰三人遇到了不少的武者,同時也斬殺了不少的武者,收穫那自然也是不小,畢竟這些武者,最弱都是劍王,空戒中的收藏可是不斐,三天下來,光是這些個空戒,就已經讓三人收穫頗豐了。

只是這種無緣無故的戰鬥,實在是讓人心中不快。

「走吧,這裡的血腥味太濃,說不定一會兒還會引來其他的武者,到時候又免不了一番戰鬥!」韓辰招呼兩人一聲,提步繼續前行。

而聽到韓辰的話,楊楓和墨塵兩人也不多言,緊跟了上去。

其實,如果是換了別的時候,別的地方的話,這樣的戰鬥,三人那是來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好。

畢竟能夠如此快的收穫,機會可是不多見的。

但現在三人卻根本沒這個心思。且不說那五天期限只剩下兩天。絕無神、紫雲等人,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甚至,就連屍無涯,到現在也是毫無消息,實在是讓人無法生出這個心思。

一路兜兜轉轉,轉眼又一天過去。

「我們現在應該已經差不多深入這迷之界中了!」目光在四周掃過,望著那仍舊是一成不變,依然寬闊幽深的石壁通道,韓辰輕吐了口氣道。

一路走來,韓辰的靈魂感知一直都不曾間斷的釋放於體外,除了探查四周,搜尋石室之外,同時也將所過之處的地形方位等等,暗自記了下來。

雖然說石壁通道每一條都一模一樣,但一些細微的差別,還是有的,至不濟,韓辰在石壁上劃上一道劍痕,也可以做為標記了。

憑藉著這些標記,三人一路上倒是少走了不少彎路、死路,直至現在。

這迷之界的面積到底有多大,韓辰並不清楚,所以現在,他也只能說是深入,無法說究竟深入了多少,距離中心還有多少等等!

或許因為深入的原因,那石室的數量也變得多了起來。

僅僅一天的時間,三人便發現了十六個石室,只是十四個石室為空,僅有兩個石室沒有被人踏足。

但可惜的是,兩個石室中,並無-界玉,只收穫了一門功法、一門身法和一門刀法武學。

刀法武學名為,為地階三品,算是品質上乘的刀法武學了,只是三人都非刀修,對之沒有絲毫興趣,直接收了起來。

而那身法武學,倒是不錯,名為,為地階二品,品質極為不錯, 神帝爭霸

只是這身法。似乎是為女子所創的,無論是身法名字,還是其內的一些身法圖鑑,都是如此,讓得三人一頭黑線。

這種情況可是很少見,畢竟武者創造武學,都會以其實用性為主,很少會有這種在乎美觀,進而被區分出性別的武學。

不過也並非沒有例外,但顯然。這就是這個例外。

對於這門身法武學。三人都沒什麼興趣,但最終還是落入了韓辰手裡,因為楊楓和墨塵兩人,都不願意要。

至於那最後的一門功法。倒是不錯。是一門煉體功法。名為,為地階二階。

煉體功法本就稀少,而能夠達到地階級別的那更是少見。何況還是地階二品。

韓辰有了自然沒什麼興趣,便將之讓墨塵二人收下,兩人也不分什麼彼此,這兩個人完全可以一同修鍊。

「還有一天的時間,實在不行,我們也出手從別人手中搶奪吧!」楊楓眉頭微皺,說道。

「我同意!」墨塵點點頭,眼中一片淡漠。

這一路上,三人又斬殺了不少的武者,但同時也在韓辰的靈魂感知下,避讓了不少的武者。

如果當真要出手搶奪的話,根本不用擔心找不到別的武者。

「到時候再看吧!」韓辰微微沉吟,說道。

他不是嗜殺之人,如果對方沒有招惹到他的話,他一般不會主動出手。當然,他也不是迂腐之人,如果到時候真的還沒有得到一枚界玉的話,那也沒有辦法了。

當然,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如果不是到最後時候,韓辰也不會動用。

聽到韓辰的話,墨塵二人也沒有多言,他們知道韓辰能夠分得清輕重。

三人繼續前行。

石壁通道很寬闊,三個人直接施展身法趕路,速度不可謂不快。

一路上,三人遭遇了七波武者。這一次沒有退讓,戰鬥直接爆發,當然,那戰鬥的結果自是不必說。

戰鬥結束之後的戰場打掃,三人也進行的頗為仔細。


只是可惜,並沒有發現一塊界玉。

這麼倒霉的運氣,可能連老天也看不下去了。

在又前行了一個多時辰后,三人終於從一個還沒有被人踏足的石室中,找到了第三塊界玉。

「還好,總算天不絕我!」伸手從石盒中,將銀白色的界玉拿出,韓辰如釋重負的吐了口氣,道。

石室不大,裡面所藏也不多,除了一枚界玉之外,便再無其他。

三人從石室中退了出來。

「現在距離五天期至還有三個時辰,我們現在怎麼辦?」楊楓問道。

原本三人打算,一邊尋找界玉,一邊追尋屍無涯等人。

此時三人的界玉雖然都已經找到,但時間卻已經不夠了。三個時辰太短,想要在這錯綜複雜的迷之界,找到屍無涯,根本不可能。

韓辰的眉頭也緊皺了起來。



Related Articles

冰血抬起頭看向樹林的西面,微微一笑,輕聲說道:「獸海,海妖之魂。」

------題外話------最高興的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