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天魔士兵都發現每次戰鬥結束後,這個古怪的獸人士兵都會出現在戰場上,等找這個古怪士兵的時候,他卻消失得無影無蹤。 拿下幽蘭城,城主府內,國師泰異梓和五大大元帥聚在一起點算損失和收穫,商討安撫幽蘭城的事。

蒙太奇想起了一件事,對泰異梓說道:“國師大人,最近幾天我們發現一名行爲古怪的獸人,不斷的出現在士兵的屍體羣中好像在吸收着什麼,等差人去找的時候,卻找不那個獸人。”

“對,我們都發現了他,他的行爲着實古怪,”其他四名元帥也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

泰異梓微微一笑,摸了摸長鬍須呵呵一笑道:“他可能有什麼事纔會躲躲藏藏的,沒什麼好奇怪的。”

幾位元帥同時望着泰異梓,泣思呔疑惑的問道:“難道國師您知道他是誰?”

“呵呵,你們覺得在我天魔帝國誰會有這種奇異的手段?”泰異梓神祕的一笑,盯着五大元帥反問道。

泣封腦海裏出現了一個人影,泣封突然明白過來問道:“難道是…。”

“泣封元帥,知道就好,何必多問,”泰異梓打斷了泣封的話。

五大元帥心領神會的看了一眼泰異梓,不再提這件事,泰異梓則瞟了一眼城主府的暗處一眼,微笑的搖搖頭。

暗處一道身影迅速的消失,微弱的聲音傳來:“居然被這個傢伙發現了,靠,太不小心了,我先去城主的寶庫轉轉,嘿嘿。”

“額,”這段聲音被五大元帥和國師泰異梓聽到,額頭上滿是黑線。

泰異梓轉移了話題道:“我們下一個目標是木葉城和風華城,根據我們得到的情報顯示,木葉城裏有八萬風鷹騎士軍隊,聖級法師八名,劍聖三名,沒有神級,而風化城則強一點,有一名土系初期的法神,十四名聖級魔法師,有五萬法師軍隊,兩萬風系魔狐騎兵和四萬步兵,那位兩位元帥元帥去攻下這兩座城?”

泣思呔反揹着巨大的弓箭,向前走了幾步說道:“國師,我們弓箭軍團是空軍的天敵,這木葉城就交給我們弓箭軍團。”

泣封也擠上前去,問道:“國師,風華城裏有沒有光明系魔法師?”

泰異梓想了一下道:“好像只有幾十個低級的光明法師。”

“哈哈,既然如此,這風華城就交給我,我保證屠了風華,”泣封張狂的笑着說道,他的殭屍軍團懼怕光明法師,幾十名低級的光明法師對殭屍軍團造不成傷害,泣封明白沒有太多的光明法師,他們就是打不死的小強,就算是法神,泣封也有信心將他羣毆致死。

“好,既然如此,這兩座城池就交給二位元帥,”泰異梓一甩衣袖,滿面紅光的說道。

泣封和泣思呔接了軍令走出去以後,泰異梓道:“泣戰影,泣升弒,蒙太奇你們三位元帥領兵去落鷹峽去埋伏起來,明天好戲就開始了。”

“得令,”三位元帥走出城主府大廳,背影消散在大門外。

“來人,”泰異梓一聲高喝,門外跑進來一名身穿黑甲的男子,進入大廳後,泰異梓道:“你立刻回帝都稟告大帝,叫他派人來接手幽蘭城。”

“是,國師大人,屬下這就去辦,”黑甲男子急忙轉身,跑出了大廳。

忙得差不多的時候,泰異梓望着身邊的隨軍文官問道:“收穫的財物點算出來了嗎?”

文官急忙回道:“啓稟國師大人,點算出來了,總共財物摺合紫金幣十五億左右,”文官看了一眼泰異梓,吞吞吐吐的說道:“只是…,只是…。”


泰異梓不悅的道:“別隻是隻是的,有話就說。”

文官被嚇了一個冷顫,連忙道:“國師大人,我們剛進入寶庫時候,裏面有許多珍貴的煉器材料,可是等我們點算的時候,所有的材料全部消失了。”

泰異梓哈哈一笑:“我還以爲什麼事,好了別大驚小怪的,你下去吧。”

“是,大人,”文官急忙收好賬本,吸了一口涼氣,快速的離開了大廳。

泰異梓對着空曠的大廳說道:“您怎麼全部拿走了,也留點給我啊,我好找矮人王給我打造一把好的法杖啊。”


大廳裏一陣空間波動,便沒了反應,泰異梓撇了撇嘴自言自語的道:“這也太小氣了吧,別人都有神器,我什麼也沒有…,不公平。”

炎鷹帝國的王宮裏,炎鷹大帝和兩個身穿白袍的中年魔法師在密室中談着一些祕密的事情。

蒼老的炎鷹大帝眉頭皺着問道:“主教大人,這是教皇陛下的意思?”

其中一名白袍主教咧開嘴道:“炎鷹大帝,話我已經帶到了,並且你已經祕密派出大軍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你太讓我們失望了。”

另一名白袍法師道:“炎鷹大帝,早就叫你出兵滅了天魔帝國,你偏偏不聽,現在釀成禍患了吧,你考慮一下教皇的意見吧,如果你不答應,教會就會撤出在炎鷹帝國的勢力。”

炎鷹大帝眼裏明顯的充斥着怒火,咬牙切齒的道:“要我炎鷹帝國歸附光明教會是不可能的,二位主教大人,請吧,”炎鷹大帝閉上眼睛,下達了逐客令。


一聲冷哼,兩名白袍主教站了起來,一甩衣袖,冷冷的道:“你以爲沒有教會幫你,你擋得住天魔帝國的進攻嗎?”

“不勞你們操心,滾吧!”炎鷹大帝憤怒的看着兩名主教。

炎鷹大帝嘆了口氣,當年滅掉紅葉帝國根本不是自己的主意,但是後來滅掉幻碟谷的事情確實是光明教會下達的命令,自己只是想着那只是一個小國家,滅了就滅了,沒想到會惹來今日之災。

現在天魔帝國來襲,光明教會便以此來要挾炎鷹大帝,要求炎鷹帝國併入光明教會,只要炎鷹帝國歸順了光明教會,那麼光明教會就會出兵對付天魔帝國。

炎鷹帝國萬年的基業,炎鷹大帝再愚蠢也不會將江山拱手送人。

“桀桀,看到了吧,光明教會可不是什麼好東西,本座幫你一把,”密室裏響起了刺耳的笑聲,一整黑光閃過,光明教會的兩名主教倒在了地上,胸前一個拇指大小的洞,洞裏流下了猩紅的鮮血。

“你殺了他們,光明教會不會罷休的,”炎鷹大帝對密室裏的黑袍人怒聲說道。

怪異的聲音在黑袍下響起:“炎鷹大帝,你太優柔寡斷了,我已經命人清理炎鷹帝國內的光明教會餘孽,你可以放心,有我們黑暗教會爲你撐腰,你怕什麼…。”

炎鷹大帝無力的靠在椅子上,看着黑袍人,心裏升起了無奈,先迎來了光明教會,現在送走光明教會,黑暗教會又來橫插一腳,炎鷹大帝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倒黴的事情都讓自己給攤上了。 炎鷹帝國的落葉城,城主抵死不降,泣思呔一聲令下,萬箭齊發,輕鬆的拿下了落葉城,留下了滿地的士兵和魔獸的屍體。

剛剛進城,一道滿身黑霧的身影出現在了戰場上,吸收着地上流動的血液。

泣思呔看了一眼這個身影,是一個拿着弓箭的弓箭軍團的士兵,和之前的獸人士兵行爲一樣,泣思呔看了一眼,微微一笑,便向着落葉城走去,不去管那個古怪的士兵。

滿身黑霧的士兵吸收滿地的血液後,開始收取死者的靈魂,一道道的黑霧從死去的士兵或者魔獸體內升起,源源不斷的涌向黑霧繚繞的士兵周圍,被士兵吸收。

這個古怪的士兵不斷的移動着位置,在戰場上忙完後,那些死去的士兵和魔獸的屍體化爲灰色的灰燼,散落一地,除了滿地的鎧甲武器和箭矢,還有風鷹魔獸的利爪和羽毛,其他的什麼也沒有。

望了一眼戰場,古怪的士兵原地消失不見,弓箭軍團打掃戰場的士兵們開始收集戰場上的戰利品。

“這人到底是誰啊,每次都幫我們大忙,不但幫我們處理掉屍體,還留下滿地的戰利品給我們,真是好人啊。”

“就你廢話多,快撿吧,要是元帥怪罪下來,你吃罪不起。”

那名古怪的士兵離開了落葉城,站在遠處的山頂上看着落葉城,“唉~,太累了,落葉城跑完又要去風華城,去了風華城還要去落鷹峽。”

這名古怪的士兵說着,身體開始變化,士兵的身影消失,一個手持血紅色摺扇,身穿白衣的青年出現在山頂上。

原來這段時間神神祕祕出現在戰場上的古怪士兵是泣無淚,天魔發兵的那天,泣無淚就悄悄的變了模樣,混入軍中。

只要戰鬥結束,泣無淚就跑到戰場上去收取血液和靈魂,吸取士兵死亡後的煞氣和怨氣。

只因爲戰場上死去的士兵中有一些是天魔帝國的士兵,如果泣無淚明目張膽去收取靈魂,士兵們就會反感,所以泣無淚纔想出了這個辦法。

這段時間裏戰鬥不斷,泣無淚收取的靈魂體多不勝數,在領域空間裏堆積了一座血珠小山,這些都是泣無淚的收穫。

“看來要抽個時間煉製血魂丹了,不過這血魂丹是三級丹藥,我一直荒廢丹道,現在只是一個二級煉丹師,還真丟人啊!”泣無淚苦笑的瑤瑤頭,張開了血紅的四翼,剛準備立開的時候。

身後蒼老的聲音傳來:“大人請等等。”

泣無淚轉過身來,看着白髮白鬚,身穿黑袍的老者,泣無淚驚訝的道:“我說國師,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啊?”

泰異梓得意的笑着,摸了魔長鬍須道:“魔君大人,你忘了我的預言之術嗎?從你第一次出現在戰場上的時候我就知道是您了,並且我也知道您的用意,所以才一直裝作不知道。”

泣無淚不好意思的說道:“靠,我怎麼沒有想到預言術的問題,失策啊。”

泣無淚想到泰異梓出現在這裏肯定有什麼事情,於是泣無淚問道:“國師,你來此找我有何事?”

“魔君大人,落鷹峽的伏擊戰有很大威脅存在,我無法預言出來,我猜測這威脅不是來自光明教會就是來自黑暗教會,只有這兩個教會的人使用了神術將天機矇蔽,所以我無法準確的預言出來,我來找大人是希望大人出手暗殺還在路上的炎鷹軍隊高級將領,如果大人發現炎鷹軍隊中有行爲古怪的人,還希望大人能將他殺掉,”泰異梓皺起了眉頭說道。

泣無淚問道:“你不是說炎鷹軍隊明天就會到落鷹峽麼?我現在去是不是太晚了?”

泰異梓連忙說道:“不是的,魔君大人我昨天預言炎鷹軍隊會在明天中午到達落鷹峽,所以我讓三位元帥去落鷹峽埋伏起來,可是今天三大元帥走後我又進行了預言,預言顯示炎鷹變故,炎鷹軍隊五天後纔會到達落鷹峽,而且炎鷹軍隊裏有很大的威脅存在,因爲您這段時間神祕的出現在戰場上,並且換一個戰場您便換一個身份的這種能力正好用在暗殺之上。”

“好吧,那他們現在到哪裏了?”泣無淚想了一下問道,如果自己連炎鷹帝國的軍隊在哪裏都不知道,就不用說啥暗殺的事情了。

泰異梓道:“魔君大人,炎鷹軍隊全部停留在血淵的,沒有走出來,這次來的炎鷹軍隊超過七百萬人,法神就有十幾個,聖級就有兩千多,炎鷹帝國可是下了血本了,大人可要小心行事啊!”

“血淵?難道是排行第二的凶地,號稱有血入,無血出的血淵?”泣無淚疑惑的問道。

泰異梓回道:“正是哪處凶地,屬下預言大人會在那裏得到一個好的機緣呢!血淵內讓人恐懼的是那些吸血魔獸,說起吸血,誰又能比得過大人呢!”

“好吧,我去,”泣無淚身後的四翼輕輕一扇,便化作一道血光消失在了山頂上,向着風華城飛去。

“居然忘了讓大人幫我鑄造神器,這記性啊,”泰異梓望着遠去的血光,一拍額頭,苦惱的道。

風華城的戰鬥已經開始,殭屍戰士們嘶吼着,在泣封的帶領下攻擊着風華城。

泣封和影子等高級的殭屍早已飛上了城牆,在城牆上殺戮着。

讓風華城的士兵們恐懼的是,被他們斬爲兩半倒在地上的怪物士兵在一息時間裏,身體合在一起,再次站了起來,嘶吼着又衝了上來,風華城的士兵們徹底的麻木了。

此時的風華城已經被屍毒籠罩,慘綠的屍毒飄散在各處,不斷的侵蝕着風華城裏所有的人。

泣封這傢伙早就忘了投降不殺的事情,他只是想着這一戰自己的士兵有多少人會晉級,又會增加多少士兵。

泣無淚來到風華城上空,苦笑的看着城裏的情況,暗道:“這些傢伙一來就玩屠城,看來留下的只會是一座沒人的死城了。”

泣無淚摺扇一揮,血光灑下,收取着戰場上游離飄蕩的靈魂,被血光籠罩的靈魂全部被拉進摺扇屠戮之中。

同時泣無淚取出一滴半紫色的殭屍精血,並且在這滴精血中加入了大量的負面能量,泣無淚將死者之咒和葬血之咒倆術同發。

半紫色的血液被泣無淚打入風華城中爆開化爲血霧,城中響起了爆體的聲音,恐懼的哀嚎慘叫之聲,那些沾染上血霧的殭屍卻興奮吼叫着,境界開始提升。

所有的殭屍們擡起頭,望着空着漂浮着的四翼泣無淚,殭屍們賣力的嘶吼一聲,跪了下去,朝拜着他們的殭屍王者。 離開了風華城,泣無淚一路急趕,以瞬息萬里的遁速向血淵趕去。

血淵常年飄散着血紅色的霧氣,血淵之內的魔獸都嗜血成性,一般人進入血淵之中基本上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體內的血液蒸發,變成人幹,最後成爲魔獸的口中之餐。

自從有元素大陸以來,這處天險之地就存在了,沒人知道它從何而來,爲何存在,因何形成,這些問題一直是一個迷。

無盡森林有着無窮無盡的魔獸羣,火獄沙漠炙熱無比,生存的魔獸詭異無比,被人稱爲有去無回的險地,但是和血淵比起來,這兩出算不上什麼,唯有血淵和波瀾迷海稱得上是凶地。

一天時間的趕路,泣無淚終於來到了血淵的邊緣,聞着那飄散在空氣中的血腥氣息,泣無淚臉上露出了享受的神情,殭屍嗜血,在這裏簡直就是殭屍的天堂,那裏還是凶地啊。

泣無淚將須彌之界的殭屍蝙蝠放了出來,殭屍蝙蝠興奮的吸着空氣中的血腥之氣,泣無淚說着殭屍之語,下達了命令,讓殭屍蝙蝠飛入血霧之中,前去探路。

“老大父親,你在那裏呀,我感覺到了濃郁的血腥之氣,我要出來,”領域之內傳來了拜血的聲音。

泣無淚將拜血放出來後,拜血興奮的看着血淵的血霧,撲騰着翅膀道:“老大父親,我感覺這裏對我有很大的幫助。”

泣無淚深處手指,戳了一下拜血的身體道:“那你去吧,自己小心點,殭屍蝙蝠們剛剛進入血淵之內,你去和它們會合在一起,如果遇到人類,你們就偷襲他們,去吧。”

“唧唧,老大父親,拜血去了哦,”拜血迫不及待飛入了血霧之中,泣無淚在想,拜血到底是黑暗血蝠王,還是虛空蝠皇,爲什麼會對血淵感興趣。

泣無淚緩緩的朝血淵走去,進入血淵的範圍,血霧越來越濃,放眼望去,到處是血紅一片,花草樹木,山石流水全部都是血紅色,泣無淚猜測到,這應該是血霧的常年侵蝕才讓這裏變成了紅色世界。

血霧侵入泣無淚的肌膚,順着毛孔和呼吸道進入體內,體內屍火騰起,將血霧煉化城一滴滴的殭屍精血,差點讓泣無淚高興得跳起來,要不是還要尋找炎鷹帝國的軍隊,泣無淚早就坐下來修煉了。

泣無淚蹲下來看着腳下雜亂的腳步印,心裏暗想:“這些傢伙怎麼進入血淵的,如此大的部隊,居然全部進入了血淵。”


泣無淚無意的瞟了一眼雜亂的草叢中,一顆三葉的小草出現在泣無淚的眼裏,泣無淚皺着眉頭,伸手將三葉小草拔了起來,看了好一會兒,泣無淚眉頭皺得更深,泣無淚私下了一張葉子放入口中,葉子入口即化,化爲一股精純的靈魂之力流入了靈魂之內。

泣無淚站起來,哈哈大笑道:“哈哈,居然是魂草,沒想到血淵之中居然有如此靈草,如今有了這些魂草,只要我成爲三品煉藥師,煉製出血魂丹,雲翼就能修復靈魂醒來了,哈哈~。”

泣無淚四下看了一下,又發現了幾株魂草,泣無淚忙把魂草拔出來放入領域之中,在那些雜草之中,除了魂草,還有一些血毒藤和血人蔘,泣無淚將看見的靈草全部搬入領域之中。

在一個小山丘處,泣無淚發現了七八顆上等的魂草長在上面,泣無淚急忙奔跑過去,將魂草收入領域之內,剛剛將魂草收起來打算離開,一陣危險的氣息在泣無淚的心底升起。

泣無淚急忙離開小山丘,那個小山丘螞蟻堡壘巢穴,巢穴上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血紅色螞蟻,這些螞蟻只有拇指般大小,背上長着兩對薄薄的翅膀,血紅色的螞蟻震動着翅膀向着泣無淚飛來。

看來是泣無淚拔掉蟻穴上的靈草驚動了蟻羣,螞蟻將泣無淚當成了入侵者。

突然泣無淚後面傳來了一聲驚呼:“快逃,那是蝕骨血蟻。”



Related Articles

哧哧!

從葉飛手臂上的雷力鋼爪中暴射而出的幾道雷...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