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她的良心一輩子都安不了!

「菲菲,我們可以在一起的,我和安琪,已經……」

「行了,你不要再說了!」

寧菲菲連忙捂住嚴經緯的嘴巴,痛苦的搖頭:「你不要再說了,我求你,不要再說了,好么?」

「好!」

看到寧菲菲如此痛苦的模樣,嚴經緯心中一顫。

「菲菲,我先走了!」

嚴經緯站起身子,穿衣服,穿好衣服之後,他說道:「我剛剛說的事,你考慮一下,我給你時間!」

接下來。

嚴經緯就離開了。

而寧菲菲,雙手緊緊的抱住膝蓋,坐在床上。

在一起?

他們……可能在一起么?

外面樓下。

嚴經緯坐上車后,點燃一顆煙吸了起來,其實對於寧菲菲的反應,他理解。

因為寧菲菲和歐陽安琪的關係太好了,好得不能再好,在知道安琪喜歡自己的情況下,菲菲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同意和自己在一起。

等找個機會,告訴菲菲自己和安琪之間的事情吧!

嚴經緯內心微微嘆息。

接下來,他就開車返回四合院。

回到四合院的時候。

沈艾菲剛好從超市買了一堆菜回來。

「姨!」

嚴經緯一邊打招呼,一邊上前幫忙拎菜。

「你站住!」

沈艾菲忽然叫住嚴經緯。

「幹嘛?」嚴經緯一臉古怪。

而沈艾菲,湊上鼻子,在嚴經緯身上嗅了嗅。

「昨晚去哪鬼混了?應該不是殷小星那裡,味道不是殷小星的!」

「姨,你的狗鼻子還真靈!」嚴經緯嘴角一抽:「你咋知道殷小星什麼味道?」

「接觸過,自然就知道!」

沈艾菲白了嚴經緯一眼,輕輕嘆息道:「唉,真是有了媳婦忘了娘,剛剛征戰歸來,第一時間不是回家,而是去找女人鬼混!」

嚴經緯哭笑不得:「姨,我昨晚和朋友喝酒太晚,這不是回來吵了你們休息么!」

「好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

沈艾菲輕哼一聲:「乖侄兒,男人說謊的時候,臉都不會紅么?」

嚴經緯不敢再說什麼!

他知道,無論怎麼說,沈艾菲也不會相信……而且,他也有些心虛!

「小經緯,你知道古今多少英雄好漢,都毀在女人手中么?」沈艾菲意味深長的說道。

「我不會的!」

嚴經緯苦笑。

「男人啊,其實你們那點心思,我懂,雄性嘛,這是本能。不過,我之前也勸過你,你要享受沒問題,不過,你要找一個能夠鎮得後宮的女人,都說偉大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強大的女人替他處理好一切,你需要的就是這樣的女人!」

「我去哪找啊?」

嚴經緯嘀咕道,一邊嘀咕他的眼睛就看向面容絕美的沈艾菲,腦子裡冒出一個想法,不過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他就差點沒被嚇死,連忙掐滅了念頭。

「你去哪找,問你自己,別問我!」

沈艾菲瞪了嚴經緯一眼,開始做飯,而嚴經緯,也屁顛屁顛跟著幫忙。

此時。

曾經的嚴氏集團總部大樓。

姜思瑤坐在辦公室里,眉頭緊鎖。

「思瑤小姐!」

不一會,一名年輕的女子走進姜思瑤的辦公室,這名年輕女子是姜思瑤新招聘的助理,姓汪。 羊城,柳家莊園後院,花園涼亭。

柳芊芊在做化學題,感覺自己的小腦瓜子在膨脹。

早知道也跟著楚塵學習雙仙入神的畫技了。

柳芊芊暗默地嘀咕著,可姑姑給她布置的任務,她絲毫不敢懈怠。

終於將任務完成之後,柳芊芊伸了一個懶腰,走出了涼亭,院子里擺放著一個畫架,姑姑正在作畫。

一身寬鬆白袍如雪般奪目,柔順的長發簡單束起,普普通通的居家形象,姣好的容顏,雙眸如水,瓜子臉的面容流露出水鄉的溫柔氣質,白皙如玉的手拿著筆,畫出了一幅恢弘畫作。

「咦,姑姑是在畫天機玄圖?」柳芊芊好奇開口。

「難得你還能認出天機玄圖。」柳如雁淡淡地說道,「天機玄圖的真跡曝光之後,臨摹它的人不在少數,一來感受一下這幅華夏十大古畫之一的魅力,二來,傳言天機玄圖暗藏寶藏,要是可以參透天機玄圖,說不定還能為百花宮帶來一筆寶藏。」

「想要參悟天機玄圖,找楚塵不就行了。」柳芊芊脫口而出。

柳如雁的神情波瀾不驚,一邊作畫,一邊開口,「天機玄圖雖然是楚塵找出來的,但是,他未必能參透天機玄圖,據我所知,哪怕是天機派自身,也未曾參透天機玄圖上的奧秘。」

柳芊芊看了眼柳如雁,還是如實開口,「楚塵已經將天機玄圖殘缺的那部分修補好了。」

柳如雁手中的動作一頓,筆墨也停留了起來,染透了宣紙,這幅畫也毀了。

「你從哪聽來的消息?」柳如雁擰眉,這太過荒謬。

「我親眼看見的。」柳芊芊說道,「姑姑要是不信我,可以去問姐姐。」

「讓蔓蔓來見我。」柳如雁毫不猶豫地開口。

柳芊芊:???

這分明就是不相信她。

一點面子也不給啊。

柳芊芊張嘴,想為自己辯解一下,可最終還是轉身走開了,很快就將柳蔓蔓帶了過來,理直氣壯,「姑姑,你聽姐姐說吧。」

柳如雁的眼眸望向了柳蔓蔓,鵝蛋臉龐,美眸彷彿隨時能夠滲透出水跡,給人一種水靈靈的感覺。

這樣的女子給人的感覺,似乎是一陣風都能將她吹倒。

可柳蔓蔓清楚姑姑的實力,深不可測,尋常的武道宗師都不是她的對手。

「姑姑,楚塵確實成功修補了天機玄圖。」柳蔓蔓說道,「我在宋家老爺子的書房親眼所見。」

「還有我,我也在現場。」柳芊芊補充強調。

柳如雁撥弄了一下眼前的花瓣,半會,聲音輕柔,「約個時間,讓楚塵來見我。」

話語一落,柳家姐妹同時大吃了一驚。

「姑姑要見男人?」柳芊芊心直口快,直接就脫口而出了。

柳蔓蔓也以為自己聽錯了,雖然柳芊芊的話聽起來有點怪異的感覺,可她說的是事實,姑姑從來不近男人。

柳家的這處後院,也是嚴禁男子進入。

連公貓也不行。

在所有認識這位百花宮聖女的人看來,聖女有種近乎偏執的潔癖,任何男人接近她,都會被她嫌棄。

可現在,姑姑居然點名要見楚塵?

「姑姑……」柳蔓蔓也忍不住帶著疑問地喊了一聲。

在她的記憶中,姑姑連自己的親哥哥,她們的父親,也沒見過幾面。

「按我說的去做吧。」柳如雁頓了一下,隨即說道,「就以百花宮聖女的身份,跟九玄門少主見一面。」

柳芊芊和柳蔓蔓目光相對了一眼。

「我馬上去找楚塵。」柳芊芊立即開口。

「你不用,還有任務。」柳如雁說道,「蔓蔓一個人去就行了。」

柳芊芊再度哀嚎了一聲,「姑姑,我不想再做化學題了。」

「接下來的任務是調配化屍粉。」柳如雁道。

柳芊芊的眼睛頓時發光,「哇,太好了。」

……

楚塵前腳剛回到家,柳蔓蔓就到了。

在大廳接待了柳蔓蔓。

一開始蘇月嫻也陪著一起喝茶,她也看的出來柳蔓蔓找楚塵有事,就找個借口走開了。

「我姑姑想見你。」柳蔓蔓開口。

楚塵一怔,疑惑地看著柳蔓蔓。

柳蔓蔓說道,「我姑姑是百花宮聖女,她說了,九玄門的少主來到羊城,她身為百花宮聖女理應見上一面,但是,姑姑極少出門,所以想請你過去。」柳蔓蔓有些忐忑地看著楚塵。

她擔心楚塵會拒絕。

「姑姑也是書畫愛好者,應該是想跟你交流一下關於書畫方面的事情。」柳蔓蔓又補充了一句。

「沒問題,約個時間吧。」楚塵想了想,「不如現在?」

反正現在也是閑著。

Related Articles

人一吃飽了就犯懶,當然動物也不例外。

陸靈、戚雲、賀元、林子洛、大咪,各種姿勢...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