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那個陰陽怪氣的老頭看著奔來的賀老三,眼裡卻是發出了一種瘋狂的神色。

「你這不男不女的陰陽人,你喜歡叫,老子今天就讓你大叫!」說罷賀老三手中的劍土黃-色的光芒便是又漲了一番。

一道土黃-色的劍芒帶著狂風向這個老頭快速逼去,這時老頭也沒有閃避,只是帶著詭異的瘮笑看著逼來的劍氣。

賀老三心有疑問,但是這一劍還是一如既往的刺了出去。

劍氣徑直穿過了這個老頭的身體,然後賀老三的手中的劍也是穿透了過去。

這時賀老三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對方還在看著自己發出瘮人的詭笑。這看得賀老三的頭皮一陣發麻,這樣的人還算是人嗎?

劍還在對方身體中,這時這個散發著詭異微笑的老頭手中的那把像斧頭的兵器卻是向著賀老三的面門快速劈來。

這柄兵器的利刃已經是離自己越來越近了,眼看著這把兵器便是要分開賀老三的腦袋。

這時青光和藍光同時忽閃,這兩道光束疾馳而來與揮舞向賀老三的那件兵器撞擊到了一起。

老頭見此只是微微一笑,當下手合暗指便是向著賀老三胸膛下三寸的位置發力點去。

「噗……」

這時賀老三被這老頭突然襲來的一擊,弄的頓時血氣翻湧,一口鮮血便是噴了出來。

賀老三拔劍便是勉強支持住自己的身體後退了數步,剛一停下來嘴角便是又有鮮血溢出。

「老三!」這時一旁的勒八見賀老三受傷不輕,便是一聲驚呼向這邊趕來。

「你的對手在這呢,想去哪呢?」這時那個老婦人卻是攔在了勒八的跟前,手中的如斧頭一般的兵器便是向勒八劈去。

就在這時,婦人身後的藍光一閃,一柄冒著藍光的劍卻是穿透了這個婦人的胸膛。

「哼……」老婦人冷笑一聲,手上也是暗合一指點向了身後的候九……

… 這時候九並沒有注意到老婦人的臉上的神情,但當他看到這對方的臉時,候九也和賀老三發出了一樣的表情。

兩指同樣是向著候九胸膛向下三寸位置擊去,候九沒有一絲防備,受到對方猛然一擊當下也是噴出了一口鮮血。


候九倒下,賀老三也是倒下,這時就剩下了勒八一個人。

「喲,你們剛剛不是嚷嚷著要殺掉我們嗎,怎麼這一下就廢了兩個了。還有一個,你得加油了喔。」這時那個老頭依舊陰陽怪氣的指著勒八說道。

「老八,你要小心,這兩個人和在薩薩巴村遇到的那個神秘人一樣,用劍是傷不了的!」一旁的賀老三見候九也敗下陣來,當即對著勒八喊道。

「什麼!」這時勒八的臉上也是出現了明顯得詫異之色,當初只是一個不死人就讓大夥對付這麼久了,如果不是灶灰的毒霧大家恐怕都不是那人的對手。

「那邊的那位,你不要廢話,今天我們會送你們一起去跟你們的大哥團聚的。」這時那個婦人說著便是和老頭一起沖向了勒八……

就在這時,另一邊氣氛沉寂了估約有一刻鐘左右。客爾等人都神色有些緊張,小雅這樣子的狀態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

夕陽已經開始慢慢西墜,僅剩的幾抹餘暉散在了小雅此刻殺氣騰騰的身上。

慢慢的,小雅終於抬起了頭。剛和眾人一對面,所有人便是大驚失色。

這時小雅慢慢抬起頭,她的雙瞳卻是發出異樣的神色。雖然白和客爾早就猜到了小雅的變化,但他們卻是沒有想到此刻小雅的一半眼睛已經是化作了血紅色的蝌蚪符文。

這一邊紅色的蝌蚪符文開始繞著小雅的瞳孔緩慢旋轉,另一隻眼睛則是黑色的蝌蚪符文環繞瞳孔旋轉。

「這是……六道屍獸的……」這時客爾看著慢慢在小雅眼中轉動的符文,竟是驚訝得有些啞然了。

一旁的比拉看罷也是神色謹慎起來,「紅色符文,外道魔像的徵兆……」

此刻小雅的神智已經是被這出現的一黑一紅的蝌蚪符文影響了,小雅雙眼無神的看著眼前的三人,手中的匕首卻是慢慢舉了起來……

這時雖然一旁的賀老三和候九也勉強支撐著上前戰鬥,但面對這兩個同時襲來的敵人,勒八三人已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這時一旁的老頭看出了三人已是強弩之末,當下便是詭異的笑道:「喲,看來今天你們就得要死了……」

說著兩道光弧便是向著這三人的方向逼來,這時早就已經力盡枯竭的勒八三人合力勉強接下了這兩道光弧,但與此同時他們也噴出了一口鮮血。

「你們今天死定了!」那個老婦人說著手中的兵器便是又發出了一道力量更強的光弧向勒八三人擊去。

隨著老婦人發出的光弧,那個陰陽怪氣的老頭也是發出了一道光弧竟是和那老婦人的融合成為了一道白如閃電的光弧向三人逼去。

這時三人的力已經完全枯竭,看著疾馳而來的光弧,賀老三不禁苦笑道:「呵呵,沒想到我們努力了這麼久,最後還是被仇家殺掉呢。」

候九沒有說話,勒八也沒有說話,他們都很明白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自己的後果不勝便只有一個下場:死……

就在這時,在勒八三人的後方卻是傳來了一陣劍氣劃破蒼穹的聲音。三人聽聞當下心中便是安定了三分,他們欣喜的轉頭望向了自己的後方。

「勒八,你們快走開,小雅已經失控了!快走!」這時還在遠處的位置傳來了一個蒼老而急促的聲音,勒八三人自然知道是客爾發出的。

話音剛落,三人還沒來得及走開,那道漆黑凌厲的劍氣便是和那道白如閃電的光弧撞擊在了一起。

「嘭!」

兩道力量均是不同尋常,剛一撞上便是激起了一陣巨大的風lang,這股風lang快速向四周蔓延,沿途帶起了無數的沙石。

勒八三人見此只是知道現在這裡已經是沒有自己戰鬥的餘地了,當下便是一齊退向了右側的數十丈之外。

「嗯?」這時那兩個向搞的像老人的男人也是皺起眉來,能直接擋下倆個人合力使出的一擊,對方當然也不會太弱。

但如果他們此刻僅僅認為小雅只是不會太弱,那他們就可能想錯了,因為這時小雅已是狂暴的劈出了第二道劍氣。

這時的小雅已經完全被死神之力影響,加上之前屠殺的大量士兵更是讓她手中的那柄不知名的匕首也加重了不少幽暗之氣。

這一道劍氣劈出,外表雖是看似沒有什麼區別,但這劍的威力卻是隱藏在了漆黑的劍氣之中,就好像無盡的黑夜帶來的無限幽暗。

這兩個男人見這道幽暗邪煞的黑色劍氣向自己襲來,當下也是不敢大意,隨即便是邁開步子準備接下這疾馳而來的黑色劍氣。

「哐!」

隨著一聲激烈的巨響聲起,首先是這兩個人站的地方被壓出了一個碎坑,隨即氣lang便是席捲了整個場地。

這時一旁的勒八看得有些發愣了,他們沒有想到小雅同樣是經歷了三年的修鍊,但此刻她所表現的能力卻是讓眾人難以想象。

「她……原來可以變得這麼強的……」勒八看著此刻神情有些瘋狂的小雅,當下有些機械的說道。

這時客爾和白等三人也已是趕到了這裡,看著神色發狂的小雅客爾眼裡的擔憂之色難以掩飾。

「你不用擔心,就讓丫頭和他們消耗一下吧,等她力量小一點我就用力教秘法封住她的剩餘力量。」

這時比拉眼裡也是很焦急,但此刻他依舊保持著一份冷靜。

此刻兩個扮作老人的男人只是感覺了一種感覺,麻!雙手被這股力道震得麻木的有些連手中的兵器都握不穩。

但這一下過後並沒有停止,小雅此刻眼裡只是渴望鮮血,只是渴望殺戮。

她手中的匕首不斷揮起砍向那兩個防禦著自己劍氣的男人,每一次揮起都會帶起一道凌厲的黑色劍芒。

一劍被擋下,下一劍小雅便是使出更大的力道擊向那兩人。

這時兩人被小雅沒有規律的打法,一時間竟是沒有了還手之力。劍氣一道比一道沉重,他們所站的地面已經是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他們別無選擇,只得護住心脈咬牙硬生承受小雅使出的每一擊劍氣,但很快在他們體內翻湧的血氣便已是止不住了。

「噗!」

「噗!」

幾乎就在同時這兩個男人都是噴出了大口的鮮血,但這一切並沒有因此停下來。

小雅看見了噴出的鮮血,手中的黑色匕首卻也是變得無比興奮起來,匕首依舊揚起向著兩人的防禦劈去。

這兩個男人此刻終於感覺到了小雅的可怕之處,他們體內的血氣在不斷沸騰翻湧,好像要一下子從他們的身體爆體而出。

若不是兩人極力護住心脈,此刻他們恐怕早已是失血過多身亡了,但此刻他們依舊在小雅的一次次重擊中持續吐血。

「你這個瘋子!我要殺了你!」這時可能是被小雅打醒了,那個陰陽怪氣的老人也是恢復了正常,當下便是提了最後一口氣向小雅這邊快速衝來。

「回來……」這時那個老婦人見到老頭衝出,當下便是大喊道。

但有些遲了,他話還沒有說完。一柄帶著黑色劍芒的匕首便以是刺進了對方的胸膛。

這時沒有人看到小雅是怎麼逼近老頭,快速刺進去的。此刻的小雅好像是一道黑色的閃電,根本無法琢磨。

被刺中的那個老頭此刻卻是看著小雅發出了一陣詭笑,那笑容同樣是那般的幽暗。

「丫頭!你小心,這兩個人用劍是傷不了他們的!」一旁的賀老三見此情景,當下便是想到了自己當初的情況,擔心使得這個大老粗喊了出來。

就在那個老頭想要把手中如斧頭一般的武器劈向小雅時,突然,他的手在半空之中停住了。

他一臉驚恐的看著此刻同樣看著自己的那雙冰冷符文運轉的眼睛。老頭的瞳孔在快速收縮,他感覺到一股極為邪-惡的力量正在吸取著自己的靈魂。

這時的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的不死之身在小雅的劍下竟是這般不堪一擊。

弱的不是他的身體而是小雅手中的那柄黑色無名的匕首,此刻匕首沐浴在在老頭滿是鮮血的體內微微泛出紅光。

死神之力本就已是邪-惡之源,此刻再加上這柄殺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無名匕首,這股邪-惡的力量卻是連老頭這等不死之身的異體靈魂也是能輕易收割。

小雅只是微微看了一眼瞳孔停止住的老頭便是直接拔出了匕首,隨後她又開始慢慢向著那個老婦人走去。

這時老婦人一張嘴大張,已經是被驚得雙瞳失去的神色,此刻在他眼前的根本就不是一個姑娘,而是一個名副其實的修羅死神!

這時的比拉見到小雅的力量不但沒有被減弱的趨勢,反而好像還增加了。

白看著此刻變得很是瘋狂的小雅心中也是開始不安起來,照這樣子下去的話說不定大家都得被失去心智的小雅殺掉……

… 比拉感覺到了這股不同尋常的邪-惡力量,當下便是沖著勒八三人喊道:「你們先離開,這裡由我們來解決。」

這時事情已經是向著比拉所想的最壞的方面發展了,如果此刻三個已經負傷的人還待在這裡,比拉等人很難照顧到他們。

就這這時小雅手中的匕首黑色劍芒又是增長了一番,這一劍劈下那個裝扮成老婦人的男人沒有再頂住。

當下他手中的那兵器便是被小雅這一劍斬斷,接下來就是那個男人的身體。

結果很明顯,那個裝做老人的男人死的很徹底,就如當初他說的要殺掉眾人一般,只是這次死的卻是他自己的這一方。

兩個人被小雅殺滅倒地后,正如比拉所想的那樣,這時小雅瞪著一雙毫無神色可言的眼睛望向了白一行人。

「喂,小雅你快醒醒!我們都是你的朋友。」這時白沖著面無表情的小雅喊道。

「朋友……」小雅幽幽的說出了這兩個字,她很明顯對此還感到有些疑惑。但手中的匕首卻還沒有揚起,她還有一絲顧慮。

「對,還記不記得我們在複流島時那個瀑布修鍊時的情景。」這時比拉見小雅還保持著僅有的一絲理性,當下也是開口發問。

「複流島……複流島……」小雅依舊幽幽的重複著這個名字,腦海中好像對這個地方有些熟悉。

「丫頭,快醒過來吧,我是師傅,我們還要一起去救出被關押的奴隸們呢!」

這時客爾是幾人當中最為焦急的,他就這麼兩個寶貝徒弟不管是哪個出了事,他都不會安心。

「奴隸……奴隸……」這會小雅不斷的重複著這個名字,她好像想到了什麼,當下神情又是閃現出了一絲波動。

緊接著這一點波動就好像是水中泛起的一點漣漪開始快速向四周擴散開來。

小雅的神情又開始變得躁動起來,這時她手中的本來已經有些安靜的匕首此刻卻又是有些隱隱跳動起來。

「力聚,九道鎖甲!」這時比拉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是來到小雅的身後,當下一陣喝起手上快速結印。

一個橘紅的符印很快便是被比拉打進了小雅的後頸之中。

隨著橘紅色的符印注入小雅體內,她的後頸也是泛起了橘紅色的微光。

這時小雅也由於這道封印,使得身體中的所有力量都被封昏倒在了地上。

「小雅!」這時一旁的白見小雅昏倒,便是大叫了一聲。

「小子,你就放心吧。我只是封印了她的力量,如果再停半刻就是我們三人聯手恐怕也不是她的對手了。」比拉看著地上的小雅嘆息了一聲。

客爾皺眉看了看地上的小雅,心裡自然也是擔心。就在這時,勒八卻是向幾人這邊跑了過來。

「老爺子,大事不妙!薩姆拉又帶了一隊士兵和幾個不同尋常的人往這邊趕來了!」勒八一邊跑一邊喘息著,指了向西的方向。

「靠,這幫孫子。早就應該把他們全殺了!」這時客爾聽聞不禁有些氣憤,這便是打蛇不死必有後患的道理。

「現在我們損失嚴重,不議再戰。」說著比拉向著白喊道:「喂,小子來幫個忙把小雅背起來向南撤離。」


「嗯。」說著便是迅速扶起了地上的小雅,雙手一用力便把她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白此刻知道事態緊迫便是沒有多問什麼,只是告別了一句便是向著南方的那條大道趕去。

「好了,你們也和白一起去吧,能走多快就走多快,剩下的由我和客爾斷路。」這時比拉繼續向著跑來這裡的勒八三人說道。


馭愛:歐巴的騙術 ,就只會拖累了客爾兩人。

三人走後,比拉便是和客爾相互通了個眼色。兩人都是聰明之人當下便是微微的點了點頭向著西面的方向快速趕去。

客爾知道比拉想的什麼,此刻他之所以要眾人走南方那是因為那條道路是之前那批薩姆拉大軍走過的地方。

此刻從薩姆拉帝都向這邊援軍,地域距離長遠肯定不會有這麼快的增援速度。

所以這西方而來的軍隊應該就是離這個城最近的薩姆拉勢力了,既然是西方直接來的,那麼就沒有人會想到幾人敢走帝國-軍隊經過的地方。

只要向南出了這個城的勢力範圍,以白的機智應該就會帶著他們去到附近的山林之中暫尋躲避。

這時白一點也不敢耽擱時間,一路背著小雅便是向南的方向狂奔而去。

這一路受傷較為嚴重的勒八三人速度卻是要比白慢了不少,為了保證這三人的安全白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和勒八三人同行。


Related Articles

林空的眼睛上方,只剩下了一朵小火苗。

“噗通”一下,無奈的林空跪倒在地,他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