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他的瘋魔就體現出來了。天凡看著下方的煞氣開始湧向知道這血腥瑪麗開始生氣了,在魔宗的時候,每次採摘快要成熟的血腥瑪麗的時候也有這樣的事情,他回調集煞氣攻擊要殺死採摘自己的人。

剛開始還有許多長老被攻擊致死,但是後來大家有了防備,必定結成進化煞氣的陣法,雖然對魔教的人也有影響,但是和得到好處相比就真的不算什麼了。

天凡終於脫離了靈氣漩渦,就這一會的時間,天凡體內龐大的丹田竟然已經被充滿了,可見這靈氣的恐怖,假如不把原本的真氣散去,還真的進不來這裡了。

血腥瑪麗看到了罪魁禍首,直接連剩下的靈氣也不吸收了,他現在只想幹掉天凡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煞氣竟然全部都變換成了一個個厲鬼的樣子,直接纏上了天凡,天凡本來就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人,立馬就雙眼蒙上了血色。

整個人的氣息開始不穩定起來,竟然有著涌動蓬勃而出的態勢。天凡的反應讓體內的「破邪」感受到了,直接就自動飛了出來。

「破邪」一出現,竟然散發出強大的佛氣,這是信仰形成的,所有的佛氣都開始護衛天凡,並且全部都開始鑽入天凡的體內,立馬被煞氣佔領的腦部開始被驅逐。

天凡血紅的雙眼開始恢復清明。然後「破邪」竟然開始自主攻擊了,無數的信仰之氣組合成為了可怕的尖刀,直接衝到了煞氣形成的怪物堆中。

雖然數量上有著明顯的差距,但是無數的煞氣竟然開始顫抖,煞氣最怕的佛氣竟然高度凝聚在一起,形成鋒利無比的尖刀。

在他們恐慌時候,尖刀已經開始行動了。 80邊兒

金色的佛氣更加的囂張,竟然像是幹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一樣,直接繼續準備進化這些煞氣,其餘的煞氣看到可怕的一幕之後全部開始逃跑了。

天凡看著這一切,摸著頭微微一笑的說道:「我倒是忘了還有這個傢伙,差點著了道,看來自己的道心還是不合格呀!」

天凡追隨著自己的「破邪」而去了,立馬就接近了血腥瑪麗了,但是此時的血腥瑪麗已經蜷縮成為了一團,而且絲毫沒有前面的氣勢了。就像是一個溫柔的羊羔一般。

天凡大喜過望,直接撲了下去。那血腥瑪麗周圍的煞氣全部收入自己的身體內部,畢竟煞氣的失去對它來說是無可比擬的損失,就像人類的鮮血一樣珍貴。

他現在只希望自己能夠保住小命。本來來說這種植物應該是摘除的。但是看到這血腥瑪麗已經屈服,天凡想到了一個比較瘋狂的想法嗎,那就是移栽到自己的小世界中。

天凡做了許久的心理鬥爭,最終真的決定移栽了。天凡直接下手就把血腥瑪麗連著泥土,直接放進了自己小世界中的靈氣之湖內了。

血腥瑪麗立馬從剛才的害怕到了興奮,因為這裡實在是更適合他生存的地方。於是也就安心的紮根下去了,連他如何到這裡來?

這裡是什麼地方,還有剛才的人去哪裡了?都沒有追究,真是神經最大條的植物了。它此時還在想象自己變成人形之後,可以如何的耀武揚威和瘋狂。

天凡則是直接離開了這裡,想要離開水裡了。天凡的同伴也看到了靈氣漩渦的消散,和河水的正常化。

然後就看到了天凡的身影,但是他們很疑惑採摘時候的靈氣狂暴並沒有出現,自然也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其他人立馬過來問他是怎麼回事?

但是天凡並沒有回答,而且他走後在原本的地方放下了一顆刻上了聚靈陣的高級丹藥,天凡並不像破壞這裡的這一奇迹,雖然已經不同了,但功效是一樣的。

其他人看天凡沒有想說的意思,自然也沒有繼續多問了。大家直接上岸了,他們的目的地可是尹氏家族呀!

岸上的人看到這七個人再次出水也是驚嘆不已,他們根本想不到有人可以憋氣這麼久在水下可以存活如此久的時間。

七人出來之後全部都是真氣湧出,然後就一身清爽了。天凡看了看周圍也沒有什麼可以想要繼續觀看的了。

就徑直離開了,周圍的人都是自動讓出了道路,在經過那破碎的城牆的時候,看了一眼那有些奇怪的勝七已經不見了,而且一地的鐵屑也不見了,周圍無比的乾淨。

天凡無奈的看了一樣那裡的印記,就直接向著城外走去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巨漢從周圍沖了出來,然後來到了天凡的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單膝跪下了。

然後抱拳瓮聲瓮氣的說道:「這位大人,雖然我知道你很年輕,但是請你收下我當手下吧!」天凡一低頭,看著頭上綁著的紅色飄帶,知道這就是那勝七了。

天凡並沒有理會他,直接繞開準備離開了,但是離去的那一剎那看到了勝七腰間的那一個巨大的口袋,裡面鼓鼓囊囊的,而且繫上袋子的地方還有一把劍柄露在外面,就是前面這勝七拿在手裡的武器。

天凡眼神一縮,似乎做了什麼決定了,停住了,轉過身拍了拍那勝七的肩膀說道:「這樣吧!我們的事情很多,以後我會有自己的勢力,你要參加就來吧!」

依舊扔給他一個晶石上面自然寫著就是他勢力的名字「曙光」。

然後天凡轉過身似乎要離開了聲音輕飄飄的傳了過來:「勝七,你的實力我們可不會收啊!那我就說一下吧!

我看你對那把闊劍情有獨鍾,奉勸你,不要學習別人的劍法了,他們揮舞不動你的劍自然和你不相稱,你要尋找自己的劍法。

兩個字『力量』是你的劍法的精髓所在,自己去把握吧!我只招收合體期的高手哦!不到你就別來了,看你自己了,機會我已經給你了。」話音消失的時候天凡也消失不見了。

此時的天凡已經出了這桑海城,幾乎同一時間桑海城的城主府,一身金甲的「金刀」也出城了,手裡拿著就是那把纏著黑布的「鬼刀」了。

桑海城的城主年輕的時候所用的武器,這把刀砍殺了太多的人,所以被稱之為鬼刀,而且常年用布條封著就是害怕其中的怨氣和殺氣會影響人的心智。

正因為金刀整個人的心智被城主認同,這次任務有非同小可,老城主才把這武器暫時借給了他,而且一直強調只要不是強敵最好不要解開布條。

七星落長空 。他扛著巨大的鬼刀在桑海城的成為守候,因為至尊說過算到了這個人一定會從這裡經過,他們一共十個人,七男三女,而且那主要的禍亂之人頭上會有一頭小獅子。

金刀開始注意著每一個路過的人。這時候天凡他們出現了,確實十個人,原來自己的心上人和金艷艷都生氣了要出來透氣,在這神界確實他們出來要好一些。

靈氣非常充足,而且他們元嬰期巔峰的修為也不是很弱了,突破分神期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小獅子也撒嬌的來到了天凡的頭上了。

一出城之後大家就飛起來了,為了防止別人發現自己是華夏的人,他們的直接用肉身飛行著。

出城不遠,金刀就看到了這一行人,再三確認之後,直接飛了出來,把鬼刀遠遠的甩了過來,天凡立馬感受到了一股勁風襲來,快速的退了三步,片刻后自己原來站立的地方。

有著巨大的鬼頭大刀在那地方插著,就像一座小山一般。天凡看著這把大刀,神眼已經看到了讓他不安的原因。

這是一把真正的用鮮血澆築的刀,那強大的怨念連之前摘下來的血腥瑪麗都有些比不上,稍後一道金色的光線射來,一陣煙霧之後竟然是一個穿著金甲的戰士,而他和天凡四目相對的時候。

兩人都是吃驚不已,表情都是一瞬間僵在了臉上,那金甲壯漢的臉上的傲然的表情已經成為了不可思議,而天凡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已經變成了一種驚喜的表情。

天凡一隻是一個嫉惡如仇的人,這金甲壯漢留給自己的印象太深刻了,實行仇自己報,帳立馬還的代表。

這金甲的仇已經太久了,天凡看著對方竟然狂笑起來,他太高興了,下一刻他已經高高的躍起,一拳狠狠的對著那金甲壯漢的臉砸了過去。

… 金甲大漢也是瞬間驚恐,沒想到這個人說上來打就打,根本沒有說話的機會,他當然也不知道,當初他的所謂的小懲罰,讓天凡真正的失去了光明,要不是當時的那次意外,自己可以領略多少的美景.

五行拳的橫拳似乎帶著千斤之力呼嘯而下,而目標正是他裸露在盔甲外的臉上。金甲大漢一驚,但是他並不知道天凡的修為是多少,下意識認為這是個螻蟻,則是用自己的手臂去擋。

但是下一秒他就後悔了只有渡劫前期的實力的他直接被一拳帶了出去,這可是土屬性的橫拳力量可怕到極致加上天凡的煉體可謂恐怖之極。


在空中他的手臂清晰的傳來一聲「咔」的聲音,運來力量穿過了盔甲直接把手給打脫臼了。

金刀站起來惡狠狠的看著對面的低著頭的天凡,直接用左手抓住了脫臼的右手,一個上推扭動,「咔嚓」一聲手臂被完美的接回去了,接完后還扭了扭自己的手臂似乎剛剛好。

天凡抬起頭,說道:「好了,上次的一眼之仇算是報了系,下面就真正的看誰是蟲誰是龍吧!」話音一落手中的「破邪」已經到了手上,然後手印頓時結成,周圍浮現了四大聖獸。

天凡吼道:「結陣!」四象囚天陣在硝煙瀰漫中形成了。天凡拍了拍手,似乎做了一件小事一樣,頓時這裡只有他們了,看來天凡是決定死戰了。

看著周圍四個巨大的聖獸,金刀似乎感覺到了自己單獨前來的人物並不是走個過場,對方的小子沒想到短短兩年多竟然就變的如此之強這是他想不到的。

當時的金刀是合體巔峰的修為下去的,這幾年還是靠著城主的丹藥才勉強到了渡劫前期。而這個小子不知道跨越了多少個階位,最恐怖的是他的戰鬥力似乎不僅僅是修為體現出來的那麼多。

因為,此時的天凡拿著槍站在那裡就是一個標杆一樣的存在。只有用槍到一定境界的人才可以保持這個姿勢,看著那散發的金光,金刀眉頭一皺,他這次帶過來的鬼刀看來有勁敵了,倒時候就看誰的佛氣和怨氣更強了。

天凡看著對方不動笑道:「老前輩,我知道你很謙虛,但是你要是不進攻,就被怪我進攻了。」手腕一抖,長槍立馬想一條怒龍一般沖了出去,那金光就像一道刺眼的朝陽一般。

金刀一直就得城主的話,不要輕易的讓鬼刀見光。於是他直接把插在地上的鬼刀提了起來,但是並沒有解開封印,只是直直的擋在了衝過來了的怒龍前面。

佛氣竟然被擋住了,而且四散開去。天凡也明白了對方這個渡劫不是說說而已,自己是可以抗衡,但是對他自己的傷害也是很恐怖的。

鬼頭大刀在金刀的手上一個旋轉,立馬就去握在了手裡,然後直接一刀劈下,就像劈開一塊破布一般隨意。

天凡看著那纏著「破布」的大刀,雖然因為布的原因刀氣缺少了一絲鋒利的感覺,但是上面驚人的能量已經撲面而來,天凡毫不示弱,槍尖上挑,借著刀劈下時候的巨大力量,從原地直接借力彈飛到了幾丈開外。

身上一絲傷也沒有,那金刀並不氣餒,繼續攻了過來,天凡眼睛一閉一睜,兩道激光一般的射線射了出去,金刀猝不及防立馬用身上的鎧甲硬抗。

但是鎧甲也不是凡物,竟然出現了兩個坑,但是並沒有擊穿。天凡無奈的繼續運起《逆龍登天步》開始躲避鬼頭刀的劈砍。

在《逆龍登天步》的幫助下,那鬼頭刀就像笨拙的樵夫在砍柴一般,根本砍不到重點的地方。往往連殘影到砍不到,金刀也停下了,鬼刀的重量太重長時間的揮舞對他來說也是一個體力嚴重消耗的工作,竟然砍不到就以不變應萬變。 萬妖之祖

天凡看到這一幕高興極了,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立馬他也停了下來,大吼一聲:「困!」周圍的音波頓時變化成為了一個巨大的籠子直接籠罩了那金刀,金刀也是有些詫異,這樣奇怪的武技還真是不多見。

天凡在這段時間,順勢開始吸收星辰的力量,金刀發現了這個現象,立馬想用鬼頭刀劈開這個音波囚牢,但是鬼頭刀看上去根本沒有作用一般,只能看著天凡的氣勢不斷的上升。

那長槍上的氣息已經讓人感到可怕了。金刀發現了這個囚牢用蠻力不好破開,還不如好好防禦接下來要遭遇的招式。

金刀把大刀擋在胸前,然後整個人一陣顫抖。大吼道:「金剛不壞身」這個人似乎像是被金屬鑄成的一般,直接就和自己的金鎧甲融為一體。

天凡那裡也到了一定的極限,一個個光球被甩了出去,以奔雷之勢衝擊到了金刀的身上,星辰力量直接爆炸,那星辰的力量讓外面的逍遙城主都清晰的感覺到了,這還是從那陣法中泄露出來的。

爆炸沒有結束,天凡手印一變說道:「獸神之力給我攻擊!」四象陣法的四個聖獸嘴巴一張,自己屬性的能量球直接在高空匯合,然後融合,直直的從金刀的頭頂貫了下去。

「砰」的一聲再次發出,金刀應該是再次受創吧!這個時候煙霧散去了,但是不是自我散去,竟然是攻擊的中心湧現出了巨大的煞氣漩渦把灰塵全部沖開了。

中心處原先的金刀的盔甲已經消失不見了身上也全是烏黑散發著焦味的肌膚,嘴角也是掛上了血跡,手臂的皮膚全部都消失了,而煞氣的中心是那把黑刀散發的。

「破布條」已經在能量下消失了,漆黑的刀身展現了出來,最可怕的是那種煞氣,這中煞氣只有在「血腥瑪麗」那裡感受過一次,但是那種煞氣很純粹,而這個煞氣確恐怖的充滿了許多殺氣。

混合的煞氣已經瀰漫,那金刀似乎也收到了些許影響,表情不在是冷酷,已經有些朝著嗜血發展了,但是金刀的道心似乎還不錯,還保守這靈台的清明,就在這個時候變故出現了。

金刀整個人直接拿著黑刀砍了過來,前面他耍的笨拙的黑刀一下子既然出現了殘影,速度和靈活一下子提升了,天凡猝不及防直接被一道劈了出去。

《聖化之身》的重鎧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刀的裂縫,還有無數的煞氣想要往裡面鑽,但是遇到了佛氣瞬間消失,畢竟是無源之水,無根之木,支持不了多久的。

天凡眼神緊縮,直接提升速度,馬力全開,槍芒瞬間瀰漫了整個天空,金刀撇了一眼,盡量去抵擋。

但是擋不住的也不在管到底會造成什麼傷害,直接舊用自己的身體硬抗,他的全身鋼鐵一般,說實話天凡的這普通的槍芒最多對他造成麻煩,還是不可能造成多大的傷害的。

天凡心裡一驚:「這神界還真的是喜歡這種偏門的煉體**來提升自己的戰鬥力,但是這種方法是有很大的弊端的到了修鍊的後期,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神界的人都不在乎一樣。

可是這現階段的防禦力到是不容小覷的。」一到刀光再次出現了,滿含煞氣的黑色就像一道惡鬼組成的洪流一般,天凡也是瞬間收槍而回,然後凝聚靈力。

「追魂刺」直接發射了出去,那一道藍金色的槍芒直接對上了刀光的一處地方,而且是不帶一絲猶豫,那無數的煞氣和凝聚的佛氣對撞在了一起之後,發出了水火不容的「濨濨」的聲音。


刀光和槍芒罕見的在一起消融,似乎是勢均力敵,應該是佛氣的級別稍高,畢竟「信仰之金」是可以慢慢的通過信仰增加佛氣的精純程度的。但是又由於對方的修為高的原因,可以驅動更多的煞氣,所以這兩道攻擊勢均力敵。

小木突然說話了:「哥哥,快用你的燎原,幫助我,讓小石幫助我,對面的那個武器,裡面也有一個可怕的器靈,而且年齡很大了,所以比我強。但是我認為,只現階段的我加上小石應該是可以的。」

天凡手放開了「破邪」,可以看到瞬間被鬼頭大刀扳回一成。天凡趕緊拿出了自己的「燎原」。

同樣是威力巨大的「凝魂擊」,一道穿透力極強帶著朱雀之火的箭光直接加入了槍芒之中,瞬間鬼頭大刀的煞氣被火焰燃燒,然後立馬被頂回去了一些。那刀光中竟然出現了可怕的慘叫聲。

天凡看著自己取得了巨大的優勢,立馬加上了一把火。運用《龍吟於野》大吼道:「給我長!」


立馬槍芒和箭光直接加大了威力,然後直接破開了刀光,那其中的煞氣被不斷的消融掉了,槍尖和箭光全部都擊打在了黑刀的本體上。

兩道流光從破邪和燎原上面出現,直接衝到了黑刀內部,然後黑刀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

金刀也是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鬼刀竟然離開了他的控制,天凡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器靈暫時離開的的「破邪」也不是好對付的,而且加上天魂的幫助,鋒利程度不用說。

直接拿著長槍朝著金刀攻擊了起來,金刀失去了武器就像蒼鷹失去了翅膀一般,立馬別打的不知所措,只能防守。

天凡無奈的直接放出了自己的兩個分身一個控制了弓箭一個控制了黑色匕首,要給予那個金刀致命的一擊了。

… 金刀此時已經完全的沒有心思了,自己老闆那裡借來的鬼刀,受到了威脅,而且其中的器靈似乎要被吞噬一般.因為他感受到了鬼刀器靈在其中傳出來的哀嚎。

而且他自己也發現了天凡的進攻衝過來了。金刀手上沒有武器,只能憑藉自己了,他的身上的金屬之色更加的亮了,明顯是開始拚命了。

最先相接的是那縷箭光,金刀此時竟然變得異常的專註,直接一手抓住了那飛馳而來的箭矢。

可是天凡的箭光從來沒有這麼簡單,被抓住的箭矢直接就在他的手中爆炸了,而且爆炸之後的餘威竟然是靈魂攻擊的lang潮。

金刀一瞬間被措手不及的打中了,之後既然級獃獃的站立在那裡了。天凡的追魂刺已經刺到了他的心臟的位置而且黑色的匕首也已經在金刀的脖子上面了。

金刀在下一瞬間終於擺脫了靈魂攻擊的封鎖,但是讓他驚訝的是,自己的心口已經插入了一把金色的長槍,而自己的喉嚨已經被完整的切開了。

他不敢置信的是自己催動到極致的《金剛不壞身》竟然被破了,雖然緩慢的插入但是卻是是進入了。這瞬間他才感受到了所謂的恐懼和疼痛。

他痛苦的大吼一聲眼神也變得極其危險:「你們也別想好過!」瞬間他的身影不可抑制的開始膨脹,這是自爆的節奏呀!

天凡是阻止不了的,直接命令兩個分身和夥伴逃跑卧倒。當他們飛出去逃跑的一瞬間,爆炸也響起了。

一個渡劫期的修士爆炸很少見,畢竟到了這一步是大多數人用了無數年換來的,而且捨棄了許多事情才可以到這一步,所以沒有人想要放棄。

但是金刀不同他不可能接受失敗了,最重要的是鬼刀是恩人所賜,但是此時的情況卻兇險異常。天凡他們都沒有什麼事,跑得快,最多是讓自己的內臟受到了一些波動損傷。

幸好的是沒有什麼傷亡。可是當天凡看向那把鬼刀的時候,也感受到了其中小木和小石的興奮狀態。

原來小木和小石其實傷勢都已經完全的恢復了,連帶那些意識,而且他們都已經到了巔峰,慶幸的是他們到了巔峰之後隨著天凡不斷的轉換高級位面。

這個器靈發現了比自己強大的存在,而且找到了繼續前進的方向,吞噬可以繼續變強了。此時他們看到了鬼刀,兩個人去對付就是為了吞噬鬼刀的器靈。

在鬼刀的內部是一片純黑色的空間,在這片空間裡面有無數的鬼魂在飄蕩,其中小木和小石一進來就受到了攻擊。

但是他們並沒有慌亂,對於器靈來說對於鬼魂沒有任何的恐懼,在他們的字典裡面對於靈魂一物,就是誰弱就別吞噬,誰勢力大就可以得到最好的待遇。

終極目標自然都是想成為天下最強大的武器,而超過這個或許就是成為一個人了吧!他們兩人也是不弱一路過關斬將直接就到了所謂的器靈身邊了。


那鬼刀內部的器靈是一個老者模樣的器靈,和慈祥的老人不匹配的是他身上全是鮮血,而且他的住所內全部都是正在等待被殘殺的一些靈魂,嘴裡還含著一個巨大的靈魂體的大腿在咀嚼著。

小石是女性的靈魂,淡淡的說道:「快殺掉吧!看著噁心。」那老者自然也聽到了這句話,嘿嘿的笑道:「你們兩個,不弱呀!吃掉我可以更進一步了估計!」說著飛身就撲了過去。

小木和小石雖然看出來這個老者比他們都要強一線,但是兩人聯手一定是可以幹掉他的。兩人聯手一個拉弓,一個舞槍,立馬場上的形勢就被逆轉了。

老者被打的不成人形了。哦不,靈魂體本來就沒有什麼形狀。那老者立馬知道了形勢上面自己已經處於最不利的狀態了。就開始了想花招了。

「你,就是你,小姑娘不如和我合作,捉到這個傢伙我們就可以五五分賬了。相信可以滿足你的胃口了吧!」

小石看著他震驚了一下,沒想到這個老傢伙不能打,連腦袋都不好使呀!小木和小石同源不可能分開,而且就算和那個老者合作了也沒有好機會,最後死了一個自然就要被那老者給殺死了。

小木小石相視一笑,然後就立刻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天凡的招式他們都是會的。作為天凡的器靈自然是很明白這些招式的運用,可以說是比天凡運用的都要好。

無數的招式接踵而至的飛了過來,老者自然也是會城主的招式,但是比起兩個人他真的對付不了。

就這樣小石和小木直接將這老者給擒住了。然後直接在鬼刀的內部開始煉化這個傢伙了,雖然滿身煞氣的他的靈魂不是最好的補藥,但是也好過沒有,想要進步自然是要付出代價的。

他們深信天凡說的這句話,所以不管怎麼樣,他們都會去爭取這一絲一毫的機會。不過真的速度非常快,不一會這老者就被他們給瓜分掉了,當他們從鬼刀內部分出來進入「破邪」和「燎原」之後。

鬼刀直接潰敗開了,刀身竟然都直接碎裂了,一股股的煞氣冒了出來,天凡用自己的破邪凈化了,畢竟不要留這些邪-惡的東西存在好。之後他們一行人也沒有多想會不會被追殺,直接朝著尹氏去了。

天凡一行人快速的朝著一片山脈前進,那裡就是尹氏的地盤了。尹氏由於一直在隱藏所以一直以來名聲都特別好,偶爾下山的那些人也是一個個英豪之輩,根本就不會行苟且之事,估計這跟尹氏的家訓和管教有關係。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