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本店收藏的一些物品,看林師弟有沒有中意的物品!”王掌櫃將他帶到裏間的精品陳列室,出言說道。出售靈草、靈根、獸丹,已達到了三十多萬下品晶石,對他的態度,自然是相當地好了。

陳列室內琳琅滿目的物品,當然都是一些值錢貨。問天卻不屑一顧,反而對角落處一堆爛玩意感興趣。一個金屬殘片,一個破舊的玉牌,還有一枚滿是裂紋的珠子,被問天相中。才進入陳列室,識海中的殘片就動了一下,問天對那個殘片更是激動不已,說話都有些顫抖。

“王老,賀長老來了!”正在隨意觀看、挑選,一名店員帶着一位瘦瘦的、一襲薑黃衣袍的中年人,站在門外。

“賀長老,好久沒見您老登門了,請雅間坐會兒,我馬上過來!”王道乾滿臉是笑的打招呼。轉身對那個店員吩咐道:“你來陪林兄弟,我去招呼一聲就回來!”

“就這三樣東西,要什麼價?”林楓指着那堆雜件中的物品,沒敢用手去拿。

“請稍候片刻,王掌櫃馬上回來!”那夥計將三樣物品拿在了手上,自然不敢報價。

“林兄弟,真不好意思,待慢你了,他是倚天門的賀長老。能不能幫我找到四階靈獸的幾樣東西?”王掌櫃回來後,出言問道。

“直接說需要什麼就行了!”


“四階靈獸‘土甲龍’的一片鱗甲,‘吞天蟒’的一對眼睛,還有一株‘龍魂草’,價格好商量!”王掌櫃說道。

“都是些可遇不可求的物品。我選定了這三樣東西,王掌櫃請開個價!”

“林兄弟,幫個忙,我好給他回話!”

“他能出到什麼價?”

“按平時不急用的話,一片鱗甲二千,一對眼睛四千,‘龍魂草’一萬二千,他急着要,我出二萬,行不?”

“這三樣東西你報價後,我們再來談價格!”

“據說這是某件神器的殘片,林師兄若是肯幫忙,就算你三千,玉牌和這枚珠子,都是從古墓中掏得,我進價不低,已放了好幾年,也沒多大賺頭,三樣就算你一萬二好了!”

“那就依王掌櫃,我也不還價了!”林楓拿起三樣物品,這三樣物品就在他手中消失,六層修爲的掌櫃王道乾,也沒對這事感到意外。拿出了他所要的三樣東西。當然是洞府內的戴師兄,替他準備好了,畢竟他不是洞府的主人。

“林師兄真是個爽快之人,謝了,我馬上回來!”拿着三樣東西,他走出了雅間。過一道手,賺錢是肯定的,那是做生意的本等。

“這是八十枚上品晶石,林兄弟請點一下數目!”

“不忙,王掌櫃,我想要二枚《駐顏丹》。另外,好點的洞府也想要一個!”

“哈哈,哈哈,《駐顏丹》剛好剩下二枚,原本要二千,算你一千八。二十里方圓、帶靈脈的洞府,要一萬整數。不過前些日子,收到了一個洞府,你若瞧得上,加上一截靈脈,收五千就行!” 洞府尚未認主,進去查看時,問天要他買下。

“林師兄,你我都是爽快人,和你做生意乾脆,今後,無論是需要、還是出售物品,發傳音給我,你們離我們永泰縣也不過二、三百里,你不方便來,我派人來就是。要的‘天一真水’,有消息就發傳音給你。原本說今晚我來做東,你又有事,…”交換了大筆靈草、靈根,獸丹,王掌櫃心裏清楚,他決不是個普通的弟子,一心想同他交朋友,今後好有生意往來。

“王掌櫃,只要價格公道,看得起我,今後有的是生意可做。別樣不說,靈草、靈根會大量送到你這裏來!”

“哈哈,哈哈,就想聽林師弟這句話,只要是你來,價格我可以用人格擔保。哦,對了,想起一樣東西,請等我一下!”王道乾說着,走了出去,帶回來一個小盒子。“林師弟時常在外面行走,這東西可能適合你!”回來後,他將盒子打開,幾張臉譜就出現在了盒子內。

“哈哈,哈哈,真是好東西,‘陰陽門’的傑作!”見到這幾張臉譜,問天開心地說道。林楓當然明白了它們的不凡。

“謝謝了,王掌櫃,多少晶石,這東西我要了!”

“誠心相送,哪要林師弟的晶石,這物品我絕不會拿出來換晶石!”

“王掌櫃,你這樣看得起我林楓,那我就不推辭了。這枚獸丹,我也不會賣,就送給王掌櫃自己提高修爲!”說着,拿出了一枚五階獸丹,放在茶几上。

“不行,我不能收,如此珍貴的東西,你留着自己提高修爲!”見到很難遇到的五階獸丹,王掌櫃連忙推辭道。

“既然是朋友,就不必客氣,出在手上的東西,沒啥大不了。哦,對了,再送你一腿靈獸肉品嚐、品嚐!”又拿出了一腿五階的靈獸肉,放在了茶几上。

告辭之後,走出《聚珍樓》,發現在樓上見到的那位姓賀之人,仍呆在底樓沒走,用神識在注視他。問天告訴他,這人的修爲是凝丹初期。 “若我與他相拼,差距會有多大?”

“絕不是他的對手,不過,若主人憑藉陣盤,有‘白骨吹’、‘五毒追魂針’,現在又有了‘昊天寶鑑’,在大陣之中,要殺他不難。只是千萬得小心,不能讓他先出手,能得到他的真元、凝丹的話,主人的修爲,又可以大大提升,… 哈哈,哈哈,終於找回了一片神劍問天的殘片!”

“若是這樣的話,我們走遍天下,總能將問天神劍重新集齊!”識海中,兩個殘片已經合二爲一。那個玉牌就是‘昊天寶鑑’嗎?”林楓問道,識海中‘物品大全’對它的描述,就印在腦海:“…補天奇石所制,集混沌之火的精華,昊天之光,驅魔降妖,…”

“哈哈,哈哈,數千年前的寶物,世上僅這一枚,沒人識得也不覺得意外!”邊走,邊與問天開心地交流,拿出來滴血認主後,依舊放在識海里溫養。

那枚‘雪魂珠’,同樣也是極品靈珠,藏於北辰大陸昆吾山,絕頂直下七千三百丈的‘寒冰谷’地竅之中,積萬年冰雪之精凝結而成,問世僅有七枚!


“有了它,你那個水屬性的師姐,能力可以倍增,哈哈,哈哈,你倆有緣分,就送與它!”問天很是開心地說道。

“有了《還原丹》,他破損的丹田,真能恢復?”

“花了八千下品晶石,若不能恢復,我能讓你買下?只是他得從頭修煉,花上幾年時間!”

“說說‘陰陽門’之事!”

“主人,這次做得真不錯,五階獸丹雖然值錢,但能深交一個從事修真物品買賣的人,今後通過他,能搞到許多意想不到的好東西!

數千年前,這個‘陰陽門’就專門從事機關、傀儡的研究,在江湖上厲害極了。若我猜得沒錯,這幾張面具,就是‘陰陽門’的開山鼻祖,元鶴真人,自己常常使用的物品,全是真人面皮,沒誰能識破,…”

“哦?那這次外出,正好可以使用,那個姓賀之人還在尾隨我呢!”

“林楓,我們買了好多的生活物品、零食,儲物戒指都差點盛不下了,四處的商店都逛遍了,嘻嘻。你上哪去了,在街上也沒見到你?”回到客店,劉師姐來到隔壁他的房間。


“到《聚珍樓》買了點物品,回洞府中再說!”

“一個破珠子,你竟然傻得花五千晶石去買?我不要!”見到表面滿是裂紋的珠子,劉師姐數落着說道。

“嘿嘿,滴血認主,你再試試。只要對你修爲有好處,花再多的錢,我也捨得!”

“你的錢多了!”嘴裏在埋怨,心裏卻很是受用。滴血認主,‘雪魂珠’從她手中沒入體內,讓她頓時有些發懵,“這…,這…,這感覺真是太奇妙,太舒服了!”

“有啥感覺?”

“一道清流從珠內流出,與體內流轉的真氣融爲一體,變成了一道強烈的氣流,… 不行,我要到樹林中試試!”劉雨瑤說着,撇下他,衝出了院子。

長劍在手,踏着‘霓裳微步’,猶如輕盈的蝴蝶在林中漫舞,從她身上不自覺發出的強橫氣勢,比之前強大許多。

“林楓,這‘雪魂珠’真是件好東西啊,太值了,你怎會知道它不凡價值的呢?”試劍之後,劉師姐滿是激動地說道。

“嘿嘿,師姐,現在不會再說我亂花錢,買一枚破珠子了吧?還說不要呢!”

“就是亂花錢,破珠子,不過我就是喜歡!”

“給冷師姐也買了一樣東西,回去後你幫我送給她,感謝她讓聞師兄出手!”

“我看看,給她買了什麼?… 哇,《駐顏丹》,給我買沒有?”

“你拿來幹嗎,難道想永遠都是小姑娘,不想長大?哈哈,哈哈!”

“現在不能用,留着我長大了好用。快說,買了沒有?”

“買了,現在就由我保管,以後再給你,免得你心急,不小心就永遠都長不大了!”


“那要保管好,不準丟了!”

林楓給‘昊天寶鑑’注入真氣,拿出來對着樹林想試試它的威力,卻沒有任何反應。“哈哈,哈哈,它只能用在對戰,照着必死之人時,纔有作用!”

“師姐,我新買了洞府。租來的那個你就留着,這段時間同龔師姐共同使用,免得走那麼長的路。我將這裏面的物品,要全部移到新洞府中去!”

“好,吃過晚飯,我到新買的洞府去看看,這次,我要先選房間!”

花三十兩銀子做出的菜餚,在永泰城,當然算是最貴的宴席了。二十七道菜品,樣樣都稱得上是當地的精品。菜一上桌,劉師姐就用碗盛了一些,自然是送到洞府中讓戴師兄品嚐, “知道你晚上修煉要加餐,樣樣都給你留一點!”

“借這杯酒,我說幾句,儘管先前不認識,但都是同門師兄,出來歷練的日子裏,就不要分彼此、見外。就再瞧不上種植靈草的我林楓,也要等回到宗門再講。

江湖險惡,出來歷練,會遇到許多難以預料的事情。只有同心協力,共同禦敵,纔有可能安全回到宗門。若都存有私心,貪生怕死,見死不救,那不如現在就分開,或乾脆回宗門,還可以撿條命活!

至於說吃、住,花點錢這類小事,只要回去不亂講,劉師姐一人承擔了就是。還是那句話,能活着回去比什麼都重要。來,爲接下來的歷練,大家能夠和睦相處、共同禦敵,乾一杯!”


“林師弟說得對,宗主交待,要我負責,將大家安全帶回去。今天,若不是劉師妹的陣盤、林師弟挺身而出,能不能活下來,也很難預料,更別說坐在這裏喝酒了,…”

“林師弟,雖說我身體瘦弱,也明知修煉無望,想到西山種靈草,但我並不是貪生怕死之人。有啥吩咐,儘管吩咐,我決無二話。在宗門,我對你就很敬仰,你纔是成大事之人,這次有幸同你一道出來歷練,真是開心,我敬你一杯!”蔣師兄,滿是敬佩地說道。

“蔣師兄真是過譽了,我算啥成大事之人,別人之前都說我是廢材,我也不在乎,是不是廢材,要用時間來考驗。靠種植靈草,在宗門生存下來,我也心滿意足了,我敬蔣師兄一杯!”

江師兄出門第一天就落到如此地步,的確有些尷尬,坐在那也沒人去搭理他,吳師兄對他很是不滿,同他一起多年,沒想到他竟然只是嘴上逞強、遇到事情,完全就是個沒用的懦夫。

“江師兄,你也不要慪氣,今天發生兩件的事情,足以讓你吸取教訓,記一輩子了。平時習慣了欺負弱者,嘴上逞能,在現實中卻毫無用處。現在,又不能讓你一人回去,就跟着蔣師兄、吳師兄好好學,看他們是如何做人的!”

“林師弟,我知道我錯了,先前不該對你說那些話,瞧不起你,…”無奈之下,江耀武紅着臉承認錯誤。

“我倒無所謂,既然出來是一個團隊,吳師兄在負責,回去後自有他向長老交待,我只是有些看不過意而已。時間還有這麼長,不要再逞能就行了!”

“江師兄,不是我說你,你真以爲治理‘黑斑菌’就那麼容易,所有人都在小題大做?內門師兄全在靈草田裏試過了,沒誰能驅除菌蟲,若不是林楓,這次宗門靈草的損失就慘重了!

你以爲這次外出,他是沾了你的光?完全錯了,恰恰相反,這次外出,是宗門獎勵他,我們沾他的光纔是真的,你們不清楚,我可清楚!”龔師姐出言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就覺得林師弟不一般,哈哈,哈哈!”蔣師兄佩服地說道。

“算了,不說這些不愉快的事。總之,既然出來了,大家就開心地歷練,身上帶得有靈草、靈根,在外面換划算我了!”

“吳師兄,走之前,你怎麼不去租個洞府呢?”劉師姐問道。

“去問過,一天的租金要四十點,一個月就要花一千多點,捨不得。早知道外面出售靈草的價格比太平鎮高出一倍多,我真就該就租一個。剛纔,我和蔣師弟,賣了一些靈草、靈根,只是還是買不起。這裏出售的洞府,真沒料到,竟然要比太平鎮便宜好幾千晶石,我是後悔慘了!”

“我同劉師姐出門前租了一個洞府,大家沿途可以不用那麼辛苦,目標小也不會惹人注意,趕路時可以換着休息。真若遇到不測,沒辦法戰勝對手時就儘量靠近她,躲進洞府,憑她的能力來對付強敵!

只是話要先講清楚,萬一她也不敵,就只有自求多福、上天保佑了,可不能怪她哦!” 喝酒、吃菜,話也講清楚了,酒足飯飽之後,各自回房間休息。劉雨瑤進入了新買的洞府。

滴血認主後,林楓在洞口布置了大陣。看上去十分陳舊、十幾裏方圓的洞府,問天要他買下,總會有它的原因。

“主人,憑我的認識,這個洞府肯定存在了數千年,院後那片紅松林,沒有上千年,松樹哪能長成數人都不能合圍。就那片紅松林,也不止幾千晶石就能得到。院子裏有沒有前人留下的物品,就靠你的運氣了,哈哈,哈哈!” “問天,原來你讓我買下這個洞府,是看中了那片紅松林,哈哈,哈哈。不過,這古樸的院落,還正合我意呢,後院的那間茅屋,更是我想獨自修煉的好地方,我就看中這院落的古樸、雅緻,森林般的環境!”

“林楓,如此陳舊的洞府,你居然也看得上眼,花了多少晶石?”

“才花了五千枚,一點都不貴。你看後院那間茅屋,在裏面打坐修煉多好!”

“我纔不稀罕,我就住前院!”查看了洞府,前院寬大的主人房,書房、修煉室、起居室,相當不錯,自然被她佔去,將購得生活物品,按她的想法佈置了一番,等於宣告了前院的數間主人房就歸她所有了。多餘的物品,堆在一個房間內,帶回去誰想要就要。

後院的茅屋,裏面的陳設、用具等等,真算是土得掉渣,完全就是原始狀態,用木頭劈成兩半做成的桌子、凳子、書桌,櫃子等等就可以看得出,這個洞府的主人純粹就是個苦行僧,一點都不懂得享受。

“林師弟,我有些受不了,進了這草屋就覺得如同走進了**的殿宇,它厚重的氣息,讓人不由自主地產生臣服、頂禮膜拜,如同裏面仍住着大神級的人物似的。”退出草堂,戴師兄很是意外地說道。

“真是奇怪了,我也有這樣的感覺,真有種進入大殿的感覺。就一個茅草屋,幾樣破爛的桌椅,腦海裏怎會產生這樣的想法呢?”

“會有這種感覺?我在裏面卻什麼也沒感覺到呢,反倒覺得心情無比的平靜,哈哈,哈哈。看來我這人只有住破茅屋的命吧!”

“林師弟,我想在樹林中,搭建幾間房子獨自修煉,再開墾十幾畝地種靈谷!”劉師姐佔了前院的主人房,他也不好意思同住那裏,儘管前院有數十間房屋,總覺得不好。

“這洞府,今後,就是我們三人的天下,有的是地盤,只要自己覺得滿意,在哪裏搭建都行,儘快恢復修爲,需要什麼就自己取用,…”

“今天那幾人,真是太可惜了,若是我有些修爲的話,讓他們服服帖帖地跟着你,許多事情,就可以讓他們出面來做了!”

“我也想過要留下兩人,只是怕他們對你不利,才狠心那樣做了。等你有些修爲後,我們就收留十來個人,同心協力,共同闖天下!”

劉師姐幫他佈置好房間,離開了洞府,他靜下心來,又開始了修煉。用九道神識操控九枚夜明珠,‘噬心劍訣’、‘噬心微步’修煉的功課,一天都不會耽擱。修煉完後,回到茅草屋,在那個前人留下來的陳舊蒲團上,打坐修煉,直到天明。

“林師弟,你感覺到沒?”清晨,見到他的戴成龍問道。

“感覺什麼?”

“這個洞府相當詭異,總覺得有人在注視着我,那種時刻被人盯着的感覺,真的很折磨人,很不願意在裏面呆!”

“哦,竟有此事,我怎麼沒這種感覺呢?今晚有空我仔細查查。服下丹藥後若還不見效,就早點告訴我,好再去買一枚!”

“謝謝,不用了,已經有了效果,昨晚,我已能引導天地靈氣入體,感覺有一絲真氣在體內流轉!”

“哦,真的?太好了,能恢復過來就好,一家人還講啥客氣話。克服兩天,我有空來查查原因,不會有事的,他們還在等我,我得出去了!”




Related Articles

偏偏,那個金色宮殿還沒有任何回答,竟就此沉默了。

「莫非,他是劈天裂地,刀無忌!」 突然間...
Read more

「桀桀!沒錯!老祖就是這個意思!」

「我倒是想問問,這古今天地,究竟有幾多原...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