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林天成來說可是個不小的麻煩,所以,他離開了太一宗之後就把自己ps成了暗河大當家的模樣。

既然,暗河二當家,三當家已經不在了,那暗河就是林天成的天下了,他自然得回去部署好。

第一劍使將自己的發現告知了宗主。

宗主緩緩從蒲團之上站了起來,「是嗎?那小子終於出現了,這麼說來,他還沒有找到修羅神力和仙庭之力。」

第一劍使看了一眼修遠執教,而後對密室拱手道,「這個弟子就不知道了。」

「修遠,我妹妹那件事調查的怎麼樣了?」

紫月是太一宗主的妹妹,雖然她很少來找宗主。

上一次,她卻假傳聖令給仙林洞主,勢必是遇到了危險。

當時,宗主也沒有太在意,畢竟他妹妹還是有手段的人。

可是,事情過了這麼久了,妹妹再也沒有了音訊,這就有問題了。

就在前幾日,他特地派修遠執教去調查一下是怎麼回事。

修遠執教連忙稟告道,「宗主,據修遠調查得知,紫月洞主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可能已經……對了,據紫雲洞主的弟子所說,這件事和吳石虎,白雲洞主脫不了干係。」

宗主的面色一沉,流露出一抹陰冷之色。

自兒子背叛自己,離開了仙庭之境之後,紫月就是宗主在這世間唯一的親人了。

雖然這個妹妹沒少給他惹麻煩,但不管怎麼說,總歸是他的妹妹。

「去,讓史英卓帶人去追拿那個叫吳石虎的小子,你把白雲洞天的人都帶到太一宗來,我親自審問!」

修遠執教沒有馬上領命離開,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還有什麼事?」

修遠執教有些忐忑的稟告道,「宗主有所不知,密衛領隊已經不是史英卓,而是一個叫江流兒的少年了。」

「哦!這麼說,福地大會有人打敗了史英卓,而且還是個少年?」

修遠執教似乎是發現了什麼,連忙對第一執事追問道,「方才劍使大人說那擁有五大神力的可是吳石虎?」

「正是!」第一劍使在知道這個事的時候也是非常痛心。

可以說,這輩子他最驕傲的弟子就是吳石虎了。

可是,天公不作美,偏偏是他擁有五大神力,宗主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而第一劍使作為臣子,自然也不能因為吳石虎是他的弟子就包庇吳石虎。

總之,這是他不願意見到的一幕,卻又是他無法阻止的事。

「難怪,難怪,那小子刻意將江流兒安排在宗主身邊,好毒的詭計啊!」

而後,修遠執教將整個事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了宗主。

宗主非但不怒,反而笑道,「呵呵,這小子竟然還有這樣的手段,當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即使如此,那就讓我們就走着瞧。」

修遠執教道,「宗主,那我要不要派人現在就派人將江流兒抓起來?」

「不,現在魚餌有了,魚線也有了,難道還怕獵物不上鈎!」

修遠執教恍然大悟,「宗主英明,我這就去辦!」

三日之後,林天成在暗河的大殿之上得知白雲洞主上上下下近兩百人都被太一宗的人給抓了。

而且,太一宗還放出狠話,吳石虎要是一日不出現,它便殺一人,直到殺盡為止。

暗河的閣主,舵主,壇主都在議論這個吳石虎究竟是什麼人?

竟然還能驚動太一宗的那位。

暗河的這些自然也都猜到了吳石虎不簡單,說不定身上有寶。

之前,林天成將王夢欣和凌墨晴囑託給白雲洞主傳授她們功法。

顯然,她們也被抓走了。

江流兒,雷焰焰,靈童都在找吳石虎,但是,吳石虎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再也沒了音訊。

江流兒他們找不到,太一宗那邊也找不到。

一向懶散的老怪物在得知這個事的時候,也緊張了起來。

他雖然和吳石虎相處不久,但是,他卻知道吳石虎是一個很重情義的人。

「無妄老賊難不成也是看中了他的這個軟肋,才會使出此等惡計?」

他現在也找不到吳石虎,唯一希望的就是吳石虎不會真的傻乎乎的來太一宗。

要真來了,以他的實力,恐怕連五大劍使都敵不過。

更別說和整個太一宗為敵了。

仙元道人擔心林天成聽到這消息亂了馬腳,便對他說道,「小子,你可別亂了方寸,你現在有暗河,就有了和太一宗較量一二的資本了。但是,還急不得!」

林天成道,「放心吧!前輩,此事我只有分寸。」

林天成其實在離開太一宗的時候就知道要出大事了。

只是,他沒想到事情來得這麼快,而且來得這麼洶湧。

林天成走下了台階,高聲說道,「大家不用猜了,吳石虎的身上有八大神力之中的五大!這個消息,是太一宗撬開二當家,三當家的口得知的,二當家,三當家遇難了。」

…… 陳樹妞時不時被他罵,被他嫌棄,也可以說是習慣了,雖然他今天發的火很大,但她能理解,這確實是她不對,她不應該用腳,義江本來就是個愛乾淨的人。

對於這個丈夫,陳樹妞是很崇拜的,一直仰望他,長得一表人才,又有文化、上進,以後肯定是個出息的,她娘家那邊的姊妹不知道多羨慕她。

所以,對於關義江的辱罵,陳樹妞並不覺得有什麼,只認為有本事的人才會脾氣大。

她立馬認了錯,趕緊去給他倒水,打水洗臉。

又趕緊把鍋里溫著的飯菜拿進屋,給他吃。

飯菜她早就做了,就等著他一回來就能吃。

正等她坐下來,關義江一個眼刀投了過去,「還想吃飯呢?」

陳樹妞就不敢坐下了,雖然肚子餓得咕咕叫,她只好拿了點稀飯去喂孩子了。

吃了飯關義江就說要擦身,身上還疼,在學校食堂也沒水洗澡,他已經幾天沒洗澡了,現在回來,就打算擦一擦。

陳樹妞把吃飯睡了的孩子放到小床上,趕緊給關義江提了水過來,然後就給他擦身。

這是她丈夫,她丈夫好幾天沒回家了,陳樹妞看著丈夫一臉的愛慕。

關義江幾天沒回家了,對陳樹妞嫌棄歸嫌棄,但也不會拒絕生理需求,一把把她扯上了床,然後拿毛衣把她臉蓋住了。

實在是不想看到這張臉,心裡有了別的心思,手上越發粗暴,陳樹妞都要哭了。

關義江罵,「給我閉嘴!」

陳樹妞只好咬牙忍著。

等事後,關義江更加嫌棄了,因為陳樹妞給他倒的水太熱,他一把把熱水潑到她臉上,「滾出去!」

凶得要吃人一樣,陳樹妞不敢停在屋裡,出了去,等著他氣消了再回去。

但外面起了風,還飄起了雨絲,她就穿了件單薄的衣服,冷得直起雞皮疙瘩。

外面還很黑,街上沒有一個人,家家戶戶都熄了燈睡覺了,只有她,被趕了出來。

陳樹妞控制不住地流了眼淚,她不知道哪裡做錯了。

「哎呀,你怎麼了?剛才我聽到你家有動靜,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陳樹妞抬頭,旁邊的女鄰居開了門,一臉關心地看著她。

陳樹妞愣了下,趕緊把眼淚擦了擦,搖著頭道,「沒、沒事。」

也不知道平常跟她關係一般的女鄰居為什麼今天有些不一樣,她的手被女鄰居拉起,「你看看你的手都開裂了,還有燙傷,你還哭了還說沒事,這大晚上不睡覺的,還在外面,哪裡會沒事?走,去我家喝杯熱茶,吃個餅。」

大半夜被趕出來,正委屈的時候,有個善良的女同志要接濟自己,陳樹妞怎麼能不動容?在意識還沒有完全清醒的時候就已經跟著去了鄰居的家。

女鄰居給她倒了杯熱乎乎的水,再往她手上塞了塊綠豆餅,讓晚上沒吃飯的陳樹妞再也看不見別的,拿起餅就狼吞虎咽地往嘴巴里塞。

「慢點慢點,我再給你拿一塊,看可憐的,是不是沒吃飯?」

女鄰居又給陳樹妞拿了塊餅出來,看著她,問,「你家那個把你趕出來了?」

陳樹妞在人前一向維護關義江的面子,搖頭。

「你到現在還維護著他,看你,過來這邊給他操持家務,又帶著孩子,連吃都吃不好,把自己磋磨成啥樣子了?你跟他走出去,別人還以為你是他媽呢。」

陳樹妞猛地抬頭,又驚又糗,她真的像義江的媽?所以他才這樣對自己的?

「呀,你脖子上是啥?」女鄰居在燈光下發現了陳樹妞脖子上的紅痕,然後上前一扯她領子,發現領子下面還有,「這是他打的?妹子,你曉不曉得這是家庭暴力?不行,咱得去婦聯,你不能這樣被欺負了。」

陳樹妞又驚又怕,忙拉著她,「不不,不要去,是我自己弄的……」

沒想到女鄰居特別正義,她說,「不去婦聯也行,那我去幫你罵他,啥狗東西,書都讀到狗肚子去了!」

說完就拿開了陳樹妞的手,大步走了出去,直接就去拍關義江的屋門。

拍得很響,不僅關義江被吵醒,很多鄰居也被吵醒了,紛紛起來看怎麼回事,是不是進賊?

女鄰居等關義江一開門就指著他鼻子大罵,說他裝模作樣,私底下卻是個欺負婦女打媳婦的貨,半夜還把媳婦趕出家門,簡直就不是人。

關義江臉色鐵青,看到背後匆忙地趕過來拉女鄰居的陳樹妞,恨不得生吃了她。

陳樹妞看到關義江的臉色心虛地縮了縮脖子,然後趕緊跟大家解釋,「不是,不是的,他、他沒有打我……」

「傻妞,你都這樣對你了,你還幫她說話,你身上的傷我都看到了,他簡直就不是人。」女鄰居一臉氣憤。

關義江狠狠地盯著她,「我們夫妻的事關你什麼事?沒聽到?她都說沒打了。」

女鄰居一臉正氣,「她孩子都生了,以後還要跟你繼續過日子,就算有也說沒有了,可她這麼為你著想,你卻這樣對她,你真不是人,還說要高考,要當大學生呢,我看不如先學會做人。」

其他鄰居看向關義江的眼神都變了,沒想到,平常一副斯斯文文的樣子,底下卻是這樣的人。

陳樹妞要哭了,朝女鄰居大吼,「我都說沒有了!你還說!」她不敢去看丈夫越來難看的臉色,她怕這次之後,他更加嫌棄她了。

「你怕他做啥?我說你就應該報到婦聯去,要不然你以後天天被他打吧。」

鄰居們指指點點,有人勸女鄰居,他們夫妻的事就別管了,有人勸陳樹妞,這事還是報婦聯好點。

關義江臉上掛不住,扯過陳樹妞就回了屋。

第二天,他們街上就傳開了關義江打媳婦,雖然打媳婦在這會兒來說不算什麼新鮮事,但對於關義江來說,這出入特別大。

關義江在這邊上學,準備考大學,鄰居都是知道的,要是不打聽清楚怎麼給個陌生人租這邊的房子。

還傳,他媳婦在他家像個長工一樣,不是打就是罵,他媳婦特別慘,穿得破破爛爛,吃最少的飯干最多的活,大冷天不讓燒熱水洗澡,吃飯不準夾肉,他卻長得白白胖胖,穿著乾淨整齊體面,而他媳婦又瘦又小,老得像他媽一樣。

。 要知道這時候的這個沈建,可是剛剛擊殺了那個不可一世的馮康,沈建如今氣勢正盛,所以說當現在這時候這個沈建,和這個馮康之間作戰的時候,其實非常的強大,以至於現如今即便沈建的這個武魂九陽鵬王在對戰這個馮康的時候,也同樣把這個馮康打的節節敗退,這個馮康此時此刻已經被沈建打的有力一定的創傷,雖然說他這個時候非常頑強的和沈建在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這時候的他卻非常清楚,如果繼續和這個沈建繼續戰鬥下去的話,可能還真的不是個神仙的對手,如果兩個人真的長時間的戰鬥下去的話,或許沈建其實他也並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畢竟現如今這個不遠處的這個馮叢雖然說實力非常強大,然而這個馮叢在現如今正和這個沈建的本子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根本就沒有精力和時間去幫助他,所以說這時候到這時候他想要和這個沈建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的時候,只有依靠自己的實力才能夠勉強牽制住這個,沈建的武魂九陽鵬王,要知道這個九陽鵬王作戰實力可是十分的搶答,現如今的九陽鵬王迅速的向這個馮康墜機,而且這個馮康剛才所凝聚出來的那個藍翼猛虎在此時此刻早已經被沈建所打碎,這樣一來以至於讓現在這個沈建,就開始用他的九陽鵬王對這個馮康記名,追擊著馮康,雖然說在後面一個勁兒的跑,但是無論他怎麼跑在速度方面,可都比不上這個九陽鵬王的,這時候這個九陽鵬王甚至已經追到了他的面前。

雖然說在現如今這個馮康感覺到自己非常的危險,因為這時候這個沈建的武魂九陽鵬王很可能就會直接以自己非常雷同的姿態擊殺他,不過這時候他在無奈之下也能夠和沈建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如果他這時候不拼盡全力和沈建進行反擊的話,那麼今天被擊殺的畢竟是他,不過這時候這個沈建,也漸漸的露出了疲態,要知道,這沈建的武魂九陽鵬王雖然說自己自身的作戰實力極為的強大,但是他也有他的弱點,那邊是畢竟這是他的武魂,而他的武魂體內的元力能量,可以說是非常的有限的能量,消耗殆盡的話那麼無法繼續和這個馮康進行作戰,現在如今這個九陽旁體內的元力能量能夠勉強的維持住實體的狀態,不過這個實體的狀態一旦由於不斷的作戰而消失的時候變成虛體狀態的時候,他將無法直接利用自己強大的實力對他牽制住,所以說這時候當這個沈建的武魂九陽鵬王心中也是非常着急的,如果這時候這個九陽盼望能夠真正的戰勝它,那還可以,如果無法戰勝它的話,那麼這個沈建的本尊可以說也會陷入非常被動的局面,儘管說這個沈建現如今可以說並不害怕眼前這個風頭,不過這個馮叢的作戰實力也是完全不是那些普通的武者可以想像的,所以說當現如今這個沈建和這個馮叢進行作戰的時候,沈建也非常的具有非常大的壓力,要知道現如今他的九陽鵬王武魂可證和這個馮康之間在進行相互之間猛烈的作戰,如果他的九陽鵬王能夠真正的發揮出自己的實力,將眼前這個馮康擊殺掉的話,或許他在進一步對付這個馮叢的時候會有更大的優勢,如果這時候他沒有自己相應的實力對付他的話,那麼,這個一旦他的九陽鵬王被這個馮康所斬殺的話,拿這個瘋狂,便可以騰出手來來對付她,在這種情況之下,這個馮叢和馮康他們兩個人一旦聯合在一起對付這個沈建的話,可能是個沈建,即便能夠打贏這場戰鬥也非常的吃力。

不僅如此,現如今無論是蘇家這些子弟還是馮家這些子弟這兩撥人嘛,可以說都拭目以待他們都想要自己獲得勝利,並且將對方擊殺掉,甚至將對方手中所帶的那些修鍊資源都搶到手裏,不過,最起碼要保證能夠真正的將他們的第一劍術立即殺掉才可以,不過這現如今來講這個附加,他們所仰望的那個沈建顯然已經佔了一定的優勢,但是經營相互之間的作戰的時候,可以說完全可以通過他的實力,讓他真正的殺死掉,不過這時候這個沈建也同樣擁有自己強大的實力,一旦這個沈建和她之間繼續進行強勢的作戰的時候,那麼這個馮康,很可能真的被這個閃電擊殺,也就是說現在這個,沈建的武魂九陽鵬王,和對他的對手馮康之間,決定誰能夠真正的獲得勝利,雙方如今各有自己相應的優勢和劣勢,雖然說從表面上來看,這個九陽官網都在對這個馮康進行不斷的追憶,不過實際上這個九陽鵬王他自己的實際情況只有他自己心裏明白,如果她真正能夠回到時間的體內,補充一下他的元力能量的話,或許能夠進一步和眼前這個對手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而且能夠順利將馮康雞殺掉,不過這時候的這個九陽盼望體內的元力能量可以說,如果再繼續戰鬥下去的話,畢竟消耗殆盡畢竟現如今這個九陽皇感受了一下自己體內的元力能量,現如今要知道他體內的元力能量也僅僅剩下一半而已,也就是說他行,他體內元力能量,根本就無法支撐他戰鬥到最後,所以說這時候他必須要求自己速戰速決才能夠真正的將對方真正的殺死掉,不過現如今來講雙方並沒有發生勝負,雖然說現如今這個馮康已經被他打的節節敗退,以至於心中非常想要逃跑,不過這時候這個分開,身上卻並沒有非常明顯的創傷,唯一的創傷就是沈建的九陽焚天火,直接讓他的烈焰之力進入到了這個馮康的體內也就是讓這個馮康體內,有一種非常灼熱灼燒的難受感覺,這種難受的感覺,非常的趨之不去,即便是這個馮康調動體內的元力能量,想要把它取出去都是不可能的,所以說這時候現如今這個馮康,雖然說非常的難受,不過卻對他的戰鬥力影響其實並不是特別大,畢竟這些利安之力,目前來講可以說十分有限,剛剛進入到他的人體之後,它便逃開了,所以說沒有足夠的厲害之力侵入到這個馮康的體內的情況之下。這個馮堂並可以讓自己體內的元力能量真正的壓制住這些烈焰之力,不過這時候這個沈建對於自己的實力完全有興趣,現如今他正帶着他的九陽焚天火武魂一起攻擊這個馮康,一旦這個九陽焚天火,真正的進入到這個馮康的身上的時候,那麼,這個馮堂無疑會遭受到非常大的創傷,而且他進一步和這個沈建之間進行相互之間作戰的時候,他就陷入非常被動的局面。

很快緊緊追擊了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沈建終於追到了這個份上的深淺,而且現如今來講沈建現如今的情況可以說非常的強勢,他根本就沒有把眼前的這個馮康放在眼裏,要知道幸虧是沈建,利用她的武魂和馮康進行了作戰,如果他遇到沈建的本尊的話,如果想要殺死這個馮康可以說完全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夠做到,因此這時候這個她在和對方作戰的時候,雖然說有一定的信心,不過由於自己體內元力能量的缺失,以至於他現在對自己這場戰鬥能不能取勝並無法能夠得到保證,也就是說今天這場戰鬥有可能他將對方殺死也不過也有可能被這個馮康打成重傷,因此這個九陽堂皇的心中可以說非常的着急,這時候這個九陽鵬王經過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追到這個馮康的面前,不過這個瘋狂此時此刻體內依然擁有着非常雄渾,濃郁的元力能量,而他現如今利用他自己這些元力能量,就可以真正的抵擋住沈建一般情況下的攻擊,如果這個九陽鵬王在攻擊方面沒有用非常強大的手段的話,那麼這個馮康可以說完全可以抵禦住,即便是沈建的九陽焚天火,攻擊力如此強大,不過,攻擊到這個馮康身上的時候,馮康依然不可能對待比她,必將用自己的實力來真正的用他的元力胡總來講這個九陽焚天火對他所造成的攻擊,要知道這時候當這個防長看到它如如果強勢的作戰,他根本就不是沈建的對手。

所以說在此時此刻,他只能夠不斷的凝聚出元力護盾對這個九陽焚天火進行相互之間的力量,要知道由於這個馮康體內擁有了好幾顆丹藥,而且都是下品的培元丹,雖然說加下品培元丹,對元力的補充以及各種效用方面遠遠比不上沈建所吞服的這種極品培元丹,不過依靠這種丹藥,畢竟能夠讓他自己體內的元力能量得到順利得到補充,在得到非常充裕的能量情況之下,他便能夠真正的幫助自己和對方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而此時此刻,,這個九陽鵬王,已經知道這個馮康身前之後便利用她的一句利爪迅速的向這個馮康攻擊而去,與此同時,在這個九陽彷徨頭頂之上的一大團九陽焚天火再次分化成了,九團火焰,然後他再利用這9條火鴉再次將眼前這個馮康團團的包圍住,在這種情況之下,這個馮康其實非常的撓頭,因為這時候的他,看到這9段胡艷已經將他圍在了線中間,他根本就無法逃脫這個九陽焚天火對他的包圍和攻擊,要知道這個九陽焚天火,在現如今可以說被他追擊了,非常狼狽,這種情況之下這個馮康在無奈之下,也只能用自己特有的防禦手段和對方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然而這時候的她馮康實力是非常強大的,這時候這個馮康不斷的向這個沈建進行反擊,企圖真正的將沈建的殺死掉,然而這個沈建也並不是等閑之輩,他和對方進行作戰的時候沈建在九陽鵬王武魂一直拼盡全力一邊用他的九陽焚天火,像這個馮康進行攻擊一方面,這個九陽鵬王武魂利用自己相應的血脈力量和對方進行相互之間的。啊,作戰。

所以說這時候這個馮康雖然面臨十分危險的局面,不過這時候的他,由於體內的元力能量目前來看還是比較充足的,所以說這時候的他一個勁兒的用他的元力護盾向敵人進行族長,儘管阻擋的數量並不多,然而這時候的這個,馮康卻並沒有太多的危險,也最多也就是消耗要了一些體內的元力能量而已,不過這時候沈建和他的性格剛好相反,這時候這個沈建的武魂九陽鵬王在和對手進行作戰的時候,由於使用的是武魂的形態,所以說見到對方的時候和對方直接進行作戰支持這個馮康,可沈建他們兩個人在短時間內根本就無法佔到什麼太大的便宜。

不過,雖然說從現在來看,這個馮康,身體並沒有遭受到,太大的威脅,與此同時,是個沈建對他的攻擊,這個馮康甚至能夠感覺出來,這種攻擊力目前實力正在慢慢的縮小,而此時此刻這個馮康現如今,由於不斷的凝聚這些元力護盾,一直讓他現如今體內的元力能量可以說越來越少,所以說在和對方進行相互之間在作戰的時候,他必然能夠依靠自己的實力和對方殺死,不過這時候這個,馮康藉助着他這些元力能量的濃郁,所以說在相互作戰的時候,也並沒有變得十分的被動,這時候他已經凝聚出了好幾把護盾,來阻擋沈建對他所造成的攻擊,不過他雖然說凝聚了滬軍進行阻擋,而這個九陽鵬王武魂都親自衝上去,如果這個九陽鵬王真正的衝到這個馮康的身前的時候可以說,直接就將這個馮康直接拉死掉,不過這時候這個沈建這種作用還是非常多的,如果他真的有這個本事的話,或許他真的會得到他們放假的重用,不過這時候當她遇到這個沈建的時候,他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得到順利的發揮,或者說沈建的實力,如今來看已經遠遠的壓倒了他。。 阿青和小蘑菇的互通有無還在繼續,這個過程無法加速,也不能打擾,預計還有一年的時間能到達各自目的地,所以,葉晨也打算在未來的一年時間裏,安安靜靜地待在空間站,不出去浪了。

「參見元帥。」

走出自己的房間,看到今天值班的史密斯上校,這是一個黑人,喜歡開玩笑,有點肥,一笑就露出潔白的牙齒。

「元帥,要吃點東西嗎?」

「不用了,我在房間里吃了更好的烤肉。」看了一眼上校手裏的壓縮食品,葉晨殘忍拒絕。

「哦,我親愛的元帥,您不能對您的手下這麼殘忍,烤肉呢?還有剩下的嗎?」

聽着葉晨的話,上校一臉的傷心。

上校也不是只能吃壓縮食品,只是畢竟資源有限,食品供應是有限度的,大多數時候還要吃這種經濟實惠且方便的壓縮食物。

「別鬧了,現在外面有什麼特殊的情況嗎?」葉晨問道。

「一切正常,咱們的星球也漸漸開始恢復平靜,雖然一些局部地區還有着強氣壓的爆空現象,不過大部分地區已經趨於平和。」

「元帥,你說咱們會不會碰到異形和外星飛船?」史密斯上校突然問道。

「別問我,我不知道。」白了一眼這個思維非常發散的黑人上校,葉晨透過窗戶,看向身後拖着藍色尾翼的地球。

Related Articles

可即使摩羅發出最強的一擊,也僅僅是令那神祕武者受了點破了點皮的輕傷而已!

“發出最強一擊的我筋疲力盡,再加上年歲太...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