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在他看來,是最直接最實際,也是最保險的方法了!雖然這事情如果傳出去,多少字啊街坊領居里會傳出些奇怪的傳言吧,但是也總好過被自家的妻子擰成麻花!

「……你真的確定嗎?」

蘇巧巧的父親很快就發現,面前的兩個女孩子,臉上居然露出的是「囧」和「無語」這樣的神情——既沒有激動,也沒有慌張,反而是在看笑話一樣地看著自己?

【我覺得……這算是在自尋死路吧?】

做親子堅定?真要做出那麼個勝過萬千雄辯的白字黑字的鑒定書,這位可憐的氣管炎就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算了,不玩了——燈里,麻煩你了。」

不得不說,自己家老爹的反應真心很有趣啊,但是蘇巧巧也知道,要是再這麼折騰下去,自己可憐的老爹估計要被弄出個神經衰弱了。於是乎,儘管覺得很是有趣,她也只能讓燈里幫助自己的父親恢復記憶了。

「你們……你們要幹什麼!?」

蘇巧巧的父親看著這兩個女孩起身,一步步向著自己靠近,不禁慌了神——難道說這兩個果然是騙子嗎?發現騙不了

了英明睿智的自己,轉而打算專職強盜用強了嗎?

「別啊!我對於我妻子很忠誠的……」

「這種話,等你自己刪掉了鬼父系列和女子高中生系列的小電影再說吧!你這hentai鬼父!」

……

「吶,燈里,你確定你的方法,真的有用嗎?」

【肯……肯定是沒問題的!】

「那為什麼我老爹,已經保持這個玩壞掉一樣的表情快要半小時了?」

在經過了燈里的「治療」后,蘇巧巧的父親的記憶並沒有立刻恢復,反而是他本人,陷入了一個非常詭異的狀態……那就像是靈魂被抽掉了一樣,雙目無神,嘴角耷拉,整一副精神崩潰的模樣。

時不時地還能聽到他發出一兩聲乾澀的笑聲——這種時候,聽起來反而是分外的陰森。

【可能……可能是深陷在一些被掩埋的記憶之中了吧?或許是非常具有衝擊力的記憶什麼的……?】

具有衝擊力的記憶啊……還是和自己有關的……

蘇巧巧忽然有了一種不翔的預感。

忽然,她的父親雙目放光,彷彿看到財寶的海盜一般,那副姿態,簡直是亢奮到不行。只見他蹭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大聲地喊道:

「那種事情,不是女兒不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嘛!!!!!!」

「……」

【巧巧,我……可以揍你的父親一拳,不,三拳嗎?】

「啊,請便,不用客氣。」(未完待續。。) 有一個思維比較跳脫,節操比較尷尬的老爹,也並不是沒有壞處的——至少,在解釋起一些光怪陸離的事情的時候,接受能力要好出不少呢。

總之,在逐漸恢復了自身的記憶后,自家老爹在接受蘇巧巧的解釋的時候,還是接受地比較順利的。

「啊,一時間信息量好大,感覺腦袋根本適應不過來啊。」

蘇巧巧的父親苦惱地按著自己的太陽穴——被修改過的記憶再次浮了上來,和後來的那些摻雜著虛假的記憶混在一起,讓他不禁覺得自己的生活里到處充滿了矛盾。一方面,過去的經歷、過去的記憶,無一例外地訴說著,眼前的這名女孩就是自己一手養大的女兒;但另一方面,似乎又有著一個聲音,在不斷地在耳邊督促,對方和自己毫無關係。

該相信哪一邊呢?

對一個女兒控而言,這似乎並不需要經過太多的思考——回憶里的情景中,浮現出來的絲絲微微的感情,絕對不會是作假的,這是血緣之間的父女的默契。

「總覺得像是在做夢一樣呢……」

「嘛,我當時也是這麼覺得的——不過我的三觀已經徹底被推倒重建了一遍,現在已經算是從『新手』的階段畢業了吧?反正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都發生了,安心面對現實吧,老爹。」

「體諒一下老頭子的困難吧……想要接受你這樣的說法,真的是有一點點麻煩來著。」


蘇巧巧已經省略掉了很多東西了——比如說。自己身上的力量的來源,她就用模糊的說法搪塞過去了,並沒有告知自己的父親實際情況……類似的東西還有不少。總之,一些容易招致不必要的誤會和麻煩的細節,她全部省略過去了。反正自己的父親,終究不是這個領域的人,哪怕蘇巧巧的話語里存在一些漏洞,也發現不了。

當然,重點自然不是告訴老爹。你的女兒成為了遊走在社會邊緣的危險人士,這個只是順便帶過的信息——關鍵在於,經過了種種的「機緣巧合」。你的女兒已經成了一個要干大事的人了!其他先不說,至少在金錢方面,以後是再也不會缺了。

老趙真是大好人啊!

雖然丟給了蘇巧巧相當麻煩的爛攤子,但是好處也是非常明顯的!這讓蘇巧巧不得不再次由衷地感謝天國的老趙——好人吶!

「不過……能不能掐我一下。讓我明白這不是在做夢?巧巧。你剛才真的說過,現在自己已經是大老闆了?」

「不,我覺得那實在不能算是『正當企業』……要不是老趙很會做人,把關係弄得很不錯的話,現在你的女兒繼承的就是類似黑澀會老大的頭銜了。」

要不然老趙也不會讓蘇巧巧來接過自己留下的爛攤子了。因為啊,想要鎮住那群不安分的人,凌駕一切的絕對武力是必須的,沒有武力的支撐。換誰來都沒法處理——那幫子人可不是什麼善茬,其中一些人要是有心的話。絕對屬於那種死了比活著好的麻煩傢伙。

讓蘇巧巧這麼個硬實力不遜色於自己,而且心地善良正直的女孩來做的話,老趙是絕對放心的。雖說現在因為經歷的限制,導致蘇巧巧無論在能力的使用上,還是與人交際扯皮的方面,都顯得非常青澀,但是人家可是有著隱藏技能的。

幸運a++你抖不抖?

這個女孩子,不但實力比你強,人品比你好,就連運氣也是徹底壓過你——就問妮怕卜怕!~

反正如果讓老趙自己來,他肯定是點頭認慫的。之前那次裝13歸裝13,但如果真的要正面剛的話,老趙是打死也不想和一個背後有著世界意志撐腰的外掛玩家打。

這些東西,在蘇巧巧這幾天里試著去管理老趙留下來的產業后,也是逐漸地明白了。敢情這個老紳士,一開始就抱著讓自己頂缸的想法吧?

真是壓榨未成年少女的勞動力啊……要知道,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當時她和燈里去了老趙的地盤進行「接管」的時候,那群凶神惡煞的混賬可是差點把燈里都嚇哭了。哪怕是之後蘇巧巧非常不客氣地把所有膽敢威脅燈里的人,一個個痛揍了一頓后掛上了天花板,留下心理陰影的燈里,已經表示不太像回去了。

蘇巧巧還真的不敢把實際的情況完全告訴自己的父親,不過為了不讓自己的父親誤會,也只能把一些不好的地方都說出來了。

「經濟上是沒有什麼大問題啦,但是指望著從此出入上流社會是不現實的——那東西,必須是見不得光的。就算是老爹你,因為畢竟還是普通人,最好以後也還是裝成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至少,在普通人面前還是要低調一些的……」

「這個我懂,我懂,而且你老爹也不是什麼喜歡顯擺和虛榮的人,不可能會去到處嘚瑟的——只是,一想到以後再也不用擔心經濟上的拮据,我就好興奮啊~」

「別鬧,如果老爹你要把切糕當零食,還是趁早醒醒吧。」

好在,自家父母的性格,蘇巧巧還是很放心的。自己的父親,沒什麼太大的上進心和野心,屬於那種能夠安安穩穩平平淡淡過日子就很滿足的男人;而蘇巧巧的母親,也沒有什麼攀比心理和虛榮心……倒不如說,蘇巧巧的容貌很大程度上就是遺傳自自己母親的優秀基因,自家母親本就天生麗質,很多時候是她在被旁人羨慕嫉妒著呢。

當然了,自己的母親也不是完全沒有競爭的心理——至少,蘇巧巧知道自己的母親有個很是尷尬的強迫症……只要她玩的遊戲。無法在其中做到制霸服務區,就寢食難安……不過這個應該不算什麼事吧?

「對了,不給我這個當父親的介紹一下嗎?這個孩子是……新朋友嗎?」

蘇巧巧的父親。好奇地打量著在蘇巧巧身邊,坐的端正筆直,但是渾身上下都流露著好奇和膽怯氣息的女孩子。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身為人父的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兒在一副外向活潑的外表下,其實沒有多少的朋友的。雖然蘇巧巧從來沒有和她父親說過。不過他依然知道,在學校里,自家的女兒是隱隱有些受到同學排斥的……或者說。被人有意地排斥著。

嗯,巧巧老爹表示不要問他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偷偷尾隨自己女兒這種事情,真心不好意思說出來啊……

而眼前這個女孩子,從前從來沒有見到過。顯然不會是自家交友範圍相對狹隘的女兒的舊友。看起來應該是剛認識不久的吧?畢竟,在剛才和自己說那些算得上「隱秘」的事情的時候,蘇巧巧可沒有迴避這個女孩,想來,也是和她一樣,屬於隱藏在這個社會陰影里的那些人吧?

雖然不知道能力是啥樣,但是完全算得上是個相當漂亮的女孩了,甚至比起自家的女兒還猶有過之……嗯。就算巧巧老爹再怎麼偏愛自己家的女兒,有些既定的事實還是沒法迴避的。比如說歐派什麼的……

自家女兒在這一點上,很好地繼承了她的母親……不!其實做女兒的,胸前的規模已經開始略勝做母親的了,這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埋怨的了——不要問某老男人是怎麼知道自家女兒的發育情況的細節的!

偷偷檢查女兒的內衣以確認其尺寸這種事情,說出去真心影響不好!

「啊,對了,還沒有給老爹介紹一下呢……這位是燈里!對我而言,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老爹你絕對不允許對她亂來哦!絕對不允許!」

「我有那麼不堪嗎……」

「偷偷下載女子高中生題材的奇怪小電影的人,說這種話完全沒有說服力!」蘇巧巧不由地瞪了一眼這個不著調的父親,托他的福,蘇巧巧小學還沒有畢業(女孩子畢竟發育比男孩子要早一些嘛~),就被自家母親拉到一邊,偷偷地傳授了全套的防狼技巧,在當時狠狠地刷新了一遍年幼的蘇巧巧的三觀。

「當然啦,燈里可是很強的,我也不擔心老爹你能夠強迫她……但是我不敢說,你會不會使用一些奇怪手段讓她失去抵抗能力,比如說葯翻無數好漢的蒙汗藥什麼的……」

「喂喂!」

「別說老爹你沒有下過催眠題材的片子!」

做父親最尷尬的是什麼?除了讓自家的孩子發現自己和他母親的啪啪啪實況之外,莫過於讓自己孩子知道自己的一些性癖了——特別是自己的孩子還是個女兒的時候!

【伯……伯父好!】

燈里見狀,連忙打斷了蘇巧巧對於老爹施展的羞恥play,怯生生地在筆記上寫上了問候語,向著自己未來的岳父打著招呼,想儘力給對方留下一個好印象……嗯?究竟應該算是岳父呢?還是算公公呢?細想起來,燈里也是糊塗了——不過,按照現在是自己懷著孩子的情況來看,似乎自己更應該稱呼對方「公公」?

燈里這種新穎的打招呼的方式,倒是讓蘇巧巧的父親為之一愣。


「這個孩子,她……」

燈里的這幅模樣,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這個女孩子有著一些身體上的缺陷。如果說,肢體上的殘缺,容易讓人在生出同情的時候,也生出距離感的話,那麼「無法說話」這種在外表上看不出來的殘疾,顯然表現地好要好多了。這倒不是什麼歧視,而是人下意識的反應吧?

特別是當一個無法說話的女孩,長相還很甜美可人的時候,這種同情和憐惜,簡直是成倍地增長著。

「燈里她……嘛,該怎麼說呢,情況有些特殊啦,並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實際上,燈里完全沒有必要用這種讓人蛋疼的方式與人交流,但是在她徹底娘化了之後。燈里似乎是對於開口說話產生了不一般的抵觸心理,堅決地使用了當時做偽裝時候的交流方式。大概,對於她來說。提筆寫字的雖然麻煩,但是她更不想每時每刻聽到自己那甜美細膩的女性嗓音吧?

【能力的後遺症。】

燈里如此在本子上寫道。

「呃,算是這樣吧?」燈里已經這麼說了,蘇巧巧也只能順著這個話茬繼續下去了,「燈里的能力比起一般的能力者而言,要複雜一些來著……」

「哦?那是什麼樣的能力啊?」

「老爹,你的這種要求。很唐突的知道咩?」蘇巧巧摟住燈里,做出了一副保護的姿態,「換個方式問一下老爹你吧。你會同意在陌生人面前脫下褲子,把菊花露出來給對方看嗎?問一個能力者的能力是什麼,差不多就等同於這種事情啦!」

【說……說什麼呢!】蘇巧巧的父親還沒有表現出太大的反應,反而是燈里這邊整個人都熱起來了。【這麼說的話。那個時候,我……我豈不是……】

當時她可是很乖巧地就把自己的能力招供出來的呀!

「那哪一樣啊?也不看看我們是什麼關係……都約好了要一起過一輩子了,那樣還能算是『陌生人』嗎?」

「咳咳咳!」

可憐的巧巧老爹,直接被自己女兒的爆炸性發言給震出了內傷。

自己剛才是不是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發言?巧巧老爹試圖搜索著方才的記憶……但是沒錯啊!剛才自己的女兒,的確是說了「約好了一起過一輩子」這種不得了的發言!

「這是個社么情況!巧巧,你千萬別逗我!」

&nbs

p;「誰要在這種重要的事情上耍你!」看到自己父親的這種反應,蘇巧巧就明白,這肯定是他女兒控屬性發作了。連忙抱住燈里側過身,小心地保護著不會被情緒激動的自家老爹傷到……嘛。似乎也不用太過擔心?畢竟燈里的能力雖說不是戰鬥方面的專長,但是欺負一下戰五渣的自家老爹,還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我可是認真的!都把人家女孩子的肚子搞大了,我雖然是女性,但是這個責任也是會承擔起來的!和那種惡劣的男人才不一樣呢!」

wtf!巧巧老爹再次顫抖了起來——自己剛才是不是又聽到了這麼不太對勁的勁爆發言誒?自己的女兒說了什麼……對了,好像是,好像是說,她把那個女孩的肚子搞大了?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百合無限好,只是生不了——兩個女孩子之間能生孩子,這對有在科學氛圍里長大的巧巧老爹,實在是天方夜譚。他能沒什麼負擔地接受在這個世界上,存在著「常識」無法解釋的超自然的現象,但是現在這種完全顛覆人類認知的事物,哪能說接受就接受啊?

「我管你相不相信啊!那又不是你的孩子,是我的孩子呀!」

「你倒是告訴我,女孩子之間怎麼生孩子啊?」

「女性的性染色體都是xx,怎麼就不行了?換成兩個男人,還會出現yy這種特殊情況,但是兩個女孩子怎麼整都是基因表達完整的xx,有什麼不可以嗎?」


就遺傳的角度上,沒什麼不對的嘛!

巧巧老爹也驚愕地發現,自己似乎還無法反駁!如果真的有人嘗試著將兩名女性的遺傳信息整合到一起,模擬出自然環境下的受精情況,理論上似乎也沒什麼說不過去的地方?反正怎麼整都不會出現性染色體表達錯誤的情況,即使從科學的角度上……好像還真的沒什麼不對?

當然,他也可以質問,自然環境下兩個女孩怎麼做到——但是,在大環境都發生變化的情況下,科學君都受到了重創的現在,巧巧老爹真不敢保證,一定沒有方法使得女孩子之間也能生孩子……

「這個,真的是……這個孩子,真的有孩子了?」


無論怎麼看,這個叫做燈里的女孩子,都不過是和自己的女兒同齡而已,未成年少女懷孕的狀況,即使是對於巧巧老爹,也未免稍稍有些「夢幻」——這種事情,一般只有報紙上和電視上才見得到啊。而且。這個女孩,怎麼看也不像是那種不檢點的女孩子……

「喂喂!老爹你這是什麼目光!」蘇巧巧當即惡狠狠地瞪著自己的父親,「燈里才不是那種女孩子!我和她也沒有做過什麼奇怪的行為!之所以會這樣。完全是因為一些意料之外的突發情況而已!」

燈里現在可還沒有走出心理陰影呢,萬一自家老爹的失禮舉動,傷害了燈里的心靈可怎麼辦?

「對女孩子這種態度,非常非常失禮的,知不知道啊!燈里可是個好女孩!」

我能說自己其實是個男孩子嗎……燈里看著巧巧老爹這幅抓狂的樣子,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要去招惹這隻炸毛中的女兒控比較好。果然。自己過去曾經是男性這樣禁忌的話題,是絕對不可以在女兒控的面前提起的!

「這個……呃……好吧,我道歉。」

巧巧的父親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仔細一想,剛才自己的言行,對於一個還沒有成年的少女,的確是過分了一點。看燈里的樣子。似乎應該是個文靜聽話又有些內向的女孩。這類女孩的心思可不比自家的老婆和女兒那麼大大咧咧,纖細的女孩,可是很容易被一些不恰當的言行傷害到的。

【不……真的沒有必要這樣的!】

見到燈里現在反而在給自己開脫,巧巧老爹更是確定了心裡的想法——這個叫做燈里的少女,肯定是個溫柔的乖女孩。如此一來,他就更沒有心理負擔了……因為自己的不當言行而道歉,對於一個有尊嚴的男人而言,絕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不過。請原諒一下我的腦子現在已經有些不夠用了——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間,到底是怎麼才能……嗯……那啥來著……」

「老爹。你如果現在心裡想的是和角蟲手和扶她相關的東西,信不信我戳你眼睛哦?」

然後,燈里就看到蘇巧巧的父親,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這個人還真的是那麼想了啊!?話又說回來,巧巧她還真的是懂自己父親的心思來著!

怎麼自己就沒有這種技能呢!

(因為你以前不是女孩子,你的父親也不是女兒控唄~)

「完全沒有任何你想象的桃色的內容啦。」蘇巧巧無奈地看著自己這位紳士老爹,也是相當無奈,就他這幅模樣,實在難以想象當初自己的母親是怎麼會看上他的。要知道,蘇巧巧的母親現在依舊容姿秀麗,當年的風姿可以想見,也不知道自家老爹是靠什麼才吸引到了她。


儘管自己老爹也沒少被他的妻子收拾,不過也從來沒有見到他們真正地鬧過彆扭,感情真不是一般好。說真的,其實蘇巧巧也很羨慕自己的母親,能夠找到這麼一個可以依賴的男人呢,過去也曾經偷偷想過,以後擇偶的標準,要向自己的父親這邊靠攏……不過,現在已經是沒有這麼個必要了。

蘇巧巧滿意地蹭了蹭燈里光潔的臉龐——怎麼說呢,各有各的好吧?但是懷抱著燈里這樣的女孩的感覺,蘇巧巧是一點都不討厭。既然如此,那就心安理得地接受這個選擇不就行了嗎?

「本來燈里也不會遇到這麼個無奈的情況的。但是有的時候,世界就是充滿了各種巧合和無奈啊,陰差陽錯之下,我和燈里

的遺傳因子就融合到了一起,並且最終在她身體里紮根了……我已經用驗孕棒做過檢測了,結果證實她的確是懷孕了呢……」

【別,別說了啊……】




Related Articles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問道:「你認識路嗎?我們走到哪兒了?」

他微微側頭看我,眼睛一如露水洗過的秋夜星...
Read more

一眼認出他的身份。

但他的心跳,變得有些急促。身上突然生出這...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