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說出口,怕是所有人都猜的出來,這個老傢伙是在鑽空子,可是這也是恰恰的說明了他在做賊心虛。

「爹……」居悠梅的臉色一時之間也是十分的難看:「當年說這句話的時候,女兒可是也在場的……」

「你給老子住口……」居自攀一聲冷斥:「你還覺得不夠丟人是不是?你也是一個有夫家的人了,怎麼可以如此的不知廉恥的和一個男子拉拉扯扯的勾搭在一起呢……」

這樣的帶有著嚴重的侮辱性的話語,自自己的父親口中說出來,對居悠梅的刺激可想而知。

嬌小的身軀晃了兩晃,淚水已是順頰而下,哽咽著看向自己的父親,居悠梅的心痛微微的抽搐著:「爹……你該知道女兒的心思的……怎麼還說出如此的話語來傷害女兒的心的呢?」

黑子卻是壯碩的手臂一圈,將她牢牢的圈在自己的臂彎之內。

「別怕,有我在呢……若是你爹想毀約,那咱們就去求七王爺和三小姐給咱們做主……」

「黑子……」居自攀猶如被馬蜂蟄住了屁股一般的跳了起來,氣急敗壞的指著黑子怒吼道:「你這個下三濫的狗奴才,當初不守規矩的時候,我就該將你給打死……如今好心的放了你一條生路,你居然不知悔改的還想妄想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居自攀不敢不跳起來,這黑子若是真的將那三小姐給弄來了,自己這有理怕也是會被那女子弄成了無理。

什麼人能招惹,什麼人得避讓,他可是心知肚明。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隨著而來的,還有一陣清脆的鈴聲,在聽到那鈴聲的同時,居自攀的臉色就變得很是難看,而那居悠梅更是神色大變的蜷縮到了黑子的身後。

黑子心有所悟,一聲冷笑,再次的有力的攬住了自己的女人。

本來就是躲在一側看熱鬧的楚修塵眼底的笑意更加的濃蘊了,滿京城之內,馬兒身上帶著鈴聲的,怕是只有那麼一位了。

遠處的官道之上,塵土飛揚,幾匹快馬,飛速的向著這個方向行來,看樣子,卻是來著不善的意思。

黑夜的眼睛隨著來人的靠近慢慢的瞪得的溜圓,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個越行越近的人。

愕然的回首看向自己的主子,磕磕巴巴道:「王爺……可是看到了那是誰嗎?」

話未說完,已是從那雙深邃的眼眸之中看到了那濃濃的戲謔之意,隨即忍不住呵呵的笑出了聲:「王爺……待會了您可是要站好了,別笑趴下了……」

洛舞煙此時已是收拾了妥當,想要下車之時卻是聽到了這陣急促的馬蹄之聲,好奇的掀起了車簾看去之時,不由的怔怔的僵在了那裡。

許久,唇瓣蕩漾,這才緩緩的綻開一抹笑意:「這話是怎麼說的?冤家……往往路窄啊……」 隨後,動作整齊劃一地跪拜下來:「冥炎軍參見小姐!參見小主人!」

慕顏微微一笑,看了小寶一眼。

小寶綳著小臉一揮手,除了閆浩天、白亦辰、如煙、風海棠這四個首領,其他人都沒有一絲猶豫地隨著小寶去了另一個廣場。

在那裡,已經布置好了慕顏特地問小師叔要來的訓練陣盤。

這種陣盤原理和屠血劍陣有些相似,但主要不是用於訓練劍法,而是用來訓練軍隊陣型和戰法的。

慕顏目光溫和地看著他們:「這段時間你們做的很好。」

是的,冥炎軍真的做的很好。

在紫雲界還不覺得。

當回到滄藍界,慕顏才發現,冥炎軍,或者說那朵黑紅相間的冥炎之火,已經滲透到了滄藍界的每個角落。

在傭兵公會,她看到名為【墨】的傭兵團,已經竄到了滄藍界傭兵工會的第二位。而且離第一傭兵團的積分,只差幾百分。

在食全客棧,她看到進門處,樑柱上,都刻著不顯眼的黑紅火焰標記。

甚至,連那些四處亂竄的小混混,流浪的小孩,賣藝的藝人,他們衣服上或配飾上,都有不少冥炎之火的標記。

慕顏甚至有種錯覺,整個滄藍界,除了那些大世家宗門和三大學院,彷彿已經被冥炎軍徹底佔領了。

而剛剛,她再度見到冥炎軍的核心軍隊。

他們的修為或許沒提升太多,但那令行禁止的氣勢,和血與火中歷練出來的殺氣。

都可以證明,他們如今有多強。

這些冥炎軍,如果一對一對上高階修士,他們必死無疑。


可如果百對十,他們就會有五成勝算。

如果千對百,那麼,高階修士會如砍瓜切菜一般被他們屠殺。

按理說,金丹對上辟穀,那一個殺十個,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而這就是軍隊與散修的區別。

……

慕顏的誇獎,讓閆浩天幾人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隨後,幾人一一向慕顏彙報了這段時間的進展。

正如慕顏所想,有了滄藍界第一首富朱家和納蘭幾大世家的幫助。

冥炎軍在滄藍界的發展,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

以至於到如今,就連納蘭清他們都不敢再小覷這股新興崛起的勢力。

但哪怕佔據了滄藍界,想要往紫雲界突進,卻依舊並非易事。

最大的問題就是,冥炎軍的整體修為太低。

他們每個人幾乎都是靠著慕顏的丹藥才飛升上來的。

而這樣飛升的副作用就是,除了少數幾人,辟穀期就幾乎已經是他們的極限的。

這一點上,就算是慕顏也束手無策。

她的符籙和丹藥,能為他們淬體,能替他們凈化一部分靈根。

可歸根到底,也不可能把一個完全不能修鍊的凡人,或是一個修鍊廢柴,變成一個修鍊天才。

「切,誰說不能?還不是你自己沒用,空有神樂師逆天技能,卻沒辦法發揮作用。」

七煌囂張的聲音突然在慕顏腦海中響起。

慕顏精神一怔,也不在乎這傢伙欠扁的話語了。 馬蹄靜止,馬上的人卻是沒有想要下馬的意思,怒火中燒的眸子自從落在了黑子與居悠梅的身上之後,就再也的沒有離開過。

居自攀囁嚅著想要上前打招呼,卻是被他惡毒而又兇狠的一眼硬生生的將想要說的話咽回了肚子里,只好訕訕的陪站在一側。

「就是你想要和本公子搶女人嗎?」

馬車內的洛舞煙再一次的檢查確定自己無虞之後,這才慢吞吞的的跳下了馬車,淺笑灼然的笑看著那個馬上的男子,蓮步輕移,緩緩而行。

黑子傲然的看著馬上的男子,再次的擁住了懷中的女子,冷冷的回看著那個似乎是想要一刀殺了他的男子。

「大爺不是要和你搶女人,大爺是來娶自己的女人的……」

「你的女人?」馬上的男子看著那黑子示威似的動作,不屑至極的冷笑道:「她是本公子三媒六娉,有著婚約之書的女人……就算是鬼,她也是本公子的鬼,何來輪到你來說是你的女人?」

黑子的拳頭悄然的握起,噴火的眸子緊緊的盯著那個一臉不屑之色的高坐於馬背之上的人。

「梅兒和我早就有了約定,自然已是我的女人……」

「哈哈哈……真是笑話……」馬上的男子忽然放聲大笑,輕蔑至極的從懷中取出一本鎏金紙面的小本本,在黑子的面前高傲的一揚:「看到了沒有……這就是婚書……誰有了它,誰才能算是她的男人……」

說著,厭惡的眼神在居悠梅的身上一掃而過,極是鄙夷的說道:「本來這樣的女人本公子就不稀罕……若是你喜歡,等本公子玩膩了之後,就送你也是無妨的……」

如此侮辱的話語如何能讓黑子咽下那口惡氣,當下一聲怒吼,蒲扇般的大掌迅速的揚起,大山一般的壓向了那匹高頭大馬。

那男子隨行而來的侍衛一聲驚呼,連忙想要上前保護,卻是已是晚矣。

一聲清澈的骨骼斷裂的聲音傳來,只見那男子身下的馬兒的馬頭「轟」的一聲垂落於地面,硬是生生的被黑子的一掌斬斷了頸骨。

馬兒倒地,馬上的男子驚呼著跌落於地,狼狽的在地上滾了幾滾,然後被一隻小巧的腳尖踩在了後背之上,才算停了下來。

眾侍衛見主子安然無恙,頓時鬆了一口氣,齊齊的想要奔上前來查探主子的傷勢,卻是在疾行了幾步之後,整齊的收住了腳步,僵立在那裡,一動也不敢動。

一個個的目光,,露出極其明顯的忌憚之色,戒備的看著那個腳尖踩在自己主子背上的白衣女子。

地上的人哼哼唧唧的掙扎著想要起身,可是周身各處卻是傳來了鑽心的疼痛,抬首見到自己的手下呆若木雞一般的站立在那裡,卻是沒有一個想要過來攙扶自己的意思,不由的怒道:「你們都是死人啊?不知道過來扶一下本公子嗎?」

話音落地,卻是聽到了耳畔傳來了一聲軟語低喃:「陶賢……別來無恙……」 慕顏連忙問:「你這話什麼意思?是不是只要我完成天魔琴的二次修復,就能激活醫技能,助他們進階?」

七煌哼哼:「你把藥王小老兒給你的晶石都送我,我就告訴你。」

慕顏嘴角一抽。

藥王給的晶石,據說是那隻中毒的花孔雀,送給自己的謝禮。

足足有好幾百萬上品晶石。

而且更難能可貴的是,這些上品晶石的品相,比修真大陸的還好不少。

慕顏相信,自己拿去兌換,可能都不是一比一的比例。

當時拿到這些晶石的時候,慕顏簡直樂開了花。

恨不得抱著小九師父狠狠親幾口。

加上麒麟隊那些冤大頭……咳……土豪給的兩百五十萬,和龍騰學院額外給的獎勵。

慕顏一下子就從赤貧,再度變成了富豪。

沒想到,七小煌這貪得無厭的熊孩子,居然早就盯上了。

「三成!」她咬牙肉痛道。


「三成也太少了,你當打發乞丐啊!至少八成!」

「五成,愛說不說,不說拉倒。我就不信修復了天魔琴,我還摸索不出來了!」

七煌還有些不甘,但最終還是妥協了:「切,五成就五成,就這點破下品晶石,當本尊稀罕啊!」

「不稀罕你還給我啊!」

「咳……不給,本尊有用。」七煌哼哼,「天魔琴二重進階后,你的神樂師技能晉級到七階,會出現選擇提升方向。」

「選擇提升方向?」

「不錯,神樂師前六級技能進階,都是平均提升的。但到了七級以後,選擇提升哪個技能,就由你自己選擇。提升的條件,是天魔琴中蘊藏的能量,能量耗完,想要繼續提升,就要你自己去搜集。」

慕顏若有所思。

如此說來,以後她能掌握的神樂師技能豈不是會慢慢減少。

畢竟那些沒有升級的技能,因為等級太低,對同階或高階修士無法造成傷害,就算提升了也沒用。

而那些被選擇升級的技能,恐怕會變得很強。

七煌繼續道:「等神樂師晉級到七階,會激活不少【醫】類技能,你先放著其他的別管,專門提升【脫胎換骨】這一項,到時自然能讓你手下這些人繼續進階。」

慕顏心中一喜,重重地點了點頭。

看來尋找天魔琴的修復材料,必須馬上提上日程了。

慕顏看向白亦辰四人,「你們先安心在滄藍界發展,冥炎軍修為的事情,我會想辦法。」

「遵命,小姐!」

他們沒有一個人詢問,要如何想辦法!

畢竟徹底改變根骨,是整個修真大陸都從沒有人能辦到的事情。

但哪怕是這樣匪夷所思的承諾,他們也毫無猶豫地相信了。

只因為說出這句話的人,是君慕顏。



===

第二天,冥炎軍一走,慕顏立刻又變成了窮光蛋。

看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儲物戒,再想想被七小煌剝削走的幾百萬上品晶石。

慕顏只覺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逍遙門其他人倒是想把自己的晶石都給小師妹。

但還是被慕顏拒絕了。 陶賢的身子頓時一僵,這才感覺到自己的後背之上,似乎是有一物踩在上面,心中頓時的生出了一種不妙的感覺,連忙極是小心的轉首看去。

香氣拂面,卻是已然遇上了一張自己這輩子都不想遇上的面孔,那淺笑依依的眼眸在陶賢的眼中看來,卻是無異於殺機遍布。

他不知道,這個女子是否知道自己當初在那隻酒壺之中下藥的事情,只是做賊心虛的本能的先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自從那件事情以後,他雖是閉門謝客,可是外面的事情他是一件件的全都聽到了耳朵里。

尤其是在這個女子受到皇上的器重以後,他已是勁量的避免於她見面的機會了。

所以,就連當初洛家的四小姐洛欣雨出事了以後,作為洛家直系裙帶的他也是沒敢在洛家的喪事上露面,而是佯病避開了與這位三小姐的碰面機會。

只是想不到的到的是,他居然在這裡遇上了這麼一個煞星。

乾乾的一笑,陶賢艱難的用一種笑得比哭還難看的表情看著這個冤家對頭。

「三小姐……別來無恙……還真是巧啊……」

「是挺巧的……」洛舞煙抬眸看向遠處的居家人,淡笑灼灼:「只是沒想到我們還有如此的默契……居然同時的看上了一個姑娘……」



Related Articles

相比之下,衛長風要鎮定自若得多。

火煉虹的出現雖然有點意外,但沒有讓他多麼...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