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有兩個大漢拎着兩個黑色的箱子,走到了王總的面前,然後把箱子放在了桌子上,接着一聲不吭的走了,而他們一回到屋裏,那個傭人又端了一盤,切得很小的水果過來。

王總身後的一個女人一見,立刻從傭人的手裏接過來,然後拿了一顆葡萄,慢慢地剝開皮,去除裏面的葡萄籽,才塞進王總的嘴裏。

王總一邊慢慢地吃着,一邊從另一個女人招了招手。

那是一個外國女人,一頭金色的長髮,身材絕對沒得說,橫看成嶺側成峯,簡直就是魔鬼的身材。

只見她一步一扭的走到王總的面前,然後伸出玉臂,就搭在了王總的脖子上……

王總看着她的腰肢,滿意的笑了笑,接着一伸手,就把她摟在了懷裏,然後另一隻手,便從慢慢地放在了她的屁股上,而頭卻依靠在她的胸前。

豹子見王總滿意的樣子,於是連忙從桌子上,拿出了雪茄,然後遞給了王總,接着恭敬的給他點上了。

王總懷抱外國美女,然後吸了一口雪茄,說道:“江曉,你是張義錦的徒弟是不是?”

王總的一句話,令我明白了,今天抓我來,最終的目的應該是張家,可是我和張家的關係,幾乎算不上什麼關係,抓我來,能有什麼用?

“是的!可是這和你們抓我來,有什麼關係麼?”我看着他,疑惑地問道。

王總沒有說話,而是親了那個外國女人一口,然後使了個眼色給唐雪。

唐雪點了點頭,然後對我說道:“我們王氏集團準備成爲江南省,最強的公司,所以我們便想收購一些有實力的公司。其實在江南省,我們已經收購了大部分的公司,只不過以張家爲首的幾個公司不但拒絕了我們,而且還聯合別的小公司,和我們作對……所以,今天讓你過來,就是談談這些事情的。”

我看了看唐雪,然後又看着王總,說道:“這件事,你找我有什麼用?你要是想收購張家的公司,你就應該找張家人去談,你找我有什麼用?”


“我們已經找過張家的人了,只是張家的家主以馬上讓出家主爲由,讓我們找張靖江商談此事。本來,我們和張靖江已經商談好了,即將辦理相關手續的時候,張靖海卻出來插了一槓子,攪黃了我們的收購。當然了, 早安,檢察官嬌妻 ,可是他有個兒子,也就是你的師傅張義錦,另外還有他的女兒張嵐,這姐弟倆不但是脾氣不好,而且還直接拒絕了我們。最可恨的是,張義錦的功夫很俊,我們派去對付他的幾撥人,都是徒勞而歸,可是,現在能取得他信任的,而且又能接近他的人,也就是你了。所以,我們就請你來了。”唐雪終於把他們的想法說了出來,估計是想讓我勸降,或者暗殺。

勸降估計是不可能的了,暗殺的話,應該是他們最終的目的。

“說吧,想要我做什麼?”我也開門見山的說道。

這一次,唐雪沒有說話,王總笑眯眯的說道:“很簡單,你能取得張義錦的信任,又能接近他,所以,你可以藉機殺了他,那樣的話,我們的收購計劃就得以順利的進行了。”

“王總,我感覺你找錯人了。雖然我和張義錦認識的時間不長,可是你要我下手殺他,我還做不到。”我也不想和他們躲貓貓,直截了當的說道。

“小子,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告訴你,給你面子,才和你商量的。別到後來,我們好好的折磨你一番,你還必須要去做。”豹子瞪着眼睛,朝我吼道。

對於豹子,我已經忍無可忍,於是轉臉陰狠地看着他,說道:“你能不能不插話?我們現在只不過是在談事情。你老是嘰嘰歪歪的,煩不煩?”

“你……”豹子沒有想到我會硬生生的懟他,所以楞了一下,然後指着我,就走了過來。

我看着豹子走來,頓時,就感覺手心裏全都是汗,心裏面自然是特別害怕的,他那偌大的拳頭,能砸裂防彈玻璃,我這小身體,肯定挨不了幾下,估計連醫院都不用去了。

“譁……啪……”

可是,王總卻一伸手,把桌子上的水果盤,直接劃拉了下去,然後摔得地上到處都是。

豹子渾身一顫,擡起的那隻腳,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可以看得出,他真的害怕了,滿頭冷汗的站在那兒。

“哼!”唐雪白了豹子一眼。

“哈哈……”本以爲王總會大發雷霆,可是沒有想到,他卻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對着我說道:“江曉,你不要着急麼……先打開這兩個箱子看看。”

“箱子裏是什麼?”我並沒有打開,而是問了一句。

“放心吧!肯定是你喜歡的東西!”王總笑呵呵的說道。

反正我現在想走也走不掉,就看看他還要出什麼幺蛾子,於是我蹲下來,直接打開了箱子。

當我打開手提箱的時候,發現裏面放着一疊一疊的錢,這裏面可都是真金白銀啊!

“這裏大概有兩百一十萬吧?”我看着兩個手提箱,一個箱子大概一百零五吧。自從我中了大獎之後,只要一有時間,就在屋裏數錢,一萬塊錢有多厚,十萬塊錢有多厚,現在是拿眼一瞟,心裏就有數了。

“哦!”王總聽我這麼一說,直起了身子,有些驚訝的說道:“不錯,這裏確確實實放了兩百一十萬。沒想到,你拿眼一看,就知道箱子放了多少錢。看來,我還真不能小看你。”

“怕是以前在銀行上班的吧?”唐雪白了我一眼。

我看着她,笑眯眯的說道:“就算是在銀行上班的,也不一定看得這麼準吧?”

“哈哈……”王總聽了我的話,又笑了起來,然後才說道:“江曉,怎麼樣?只要你答應了我,這裏的兩百多萬,就全是你的了。”


“王總,很抱歉!我真的不缺錢。如果用錢就能讓我背叛我師父,您可真的找錯人了。”我想都沒想,還是拒絕了他。

這一次,豹子再也不敢說話了,只是站在原地拿眼睛瞪着我。

王總本來是笑眯眯的看着我的,可是等我說完話,他臉上的笑容,就漸漸地消失了,此時,我的心裏一沉,今天這一關,怕是難過去了…… 王總因爲我的拒絕,臉色越來越難看了,我的心裏也七上八下了起來,對方這個陣勢,這麼大的別墅,出手幾百萬的毛毛雨,就是不是普通小混混可以比擬的,也不是李洪譚那樣的人能相提並論的,所以,他們一旦下了滅口的決心,我估計我肯定會凶多吉少的……

我心裏正摸不準王總想要做什麼,可是,王總突然又笑了起來,然後抓住了他懷裏的外國女人,一使勁就推到了我的懷裏,接着說道:“兩百多萬不夠的話,我們還可以再談,但是這個女人歸你了。江曉,這外國妞的勁可是猛的很,但她的身體卻如水一般,我相信只要她陪你一晚上,你就會離不開她。”

那個女人一撞到我的懷裏時,頓時就如一團棉花撞進了我的懷裏一樣,讓我的心裏爲之一動,也不知道王總在哪找的這樣的女人,真是難得一見。

不過,爲了這點小恩小惠,我就出賣自己的師父,這以後傳出去的,我也就不用拋頭露面了,估計是個人都會罵死我的,再說了,女人我也見了不少,在我身邊少一兩個女人,也不算是什麼要命的事情,所以,我依然準備再次拒絕他。

“江曉,先不用下決定。我可以給你考慮的時間,而且我現在還可以放你走。等你考慮好了,你再回來找我。”王總見我又要拒絕,竟然提出讓我考慮考慮,而且還放我走。

這讓我有些意想不到,他們放我走了,不怕我把這件事情告訴給張義錦知道麼?那個時候,我也就沒有,再能去刺殺他的價值了啊!

“王總,就這麼放了他麼?”唐雪也不太相信的看着王總。、

王總點了點頭,說道:“當然要放了他,這是我們的誠信……”他說到這裏,又看着我,繼續說道:“江曉,你什麼時候想好了,可以來找我。我的大門,永遠是爲你敞開的。另外,你要是真的下不去手刺殺張義錦,也可以給我當個內線,把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報給我就行了。”

王總說着話,又讓人把他的電話號碼給了我,這個時候,我沒有再拒絕他,而是收下了電話號碼,畢竟人家都做到這一步了,我也不能沒頭沒腦的再次激怒他。

“我可以走了麼?”我看了看王總,現在我還沒有獲得自由,誰知道他會不會反悔?

“啪!”

王總的懷裏又多了一個女人,只見他在那個女人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後說道:“當然可以走了!我王總說話算話。”

看着王總,我感覺像是做夢一樣,費了這麼大的勁把我抓來,現在就這麼把我放了,雖然不明白他到底什麼意思,但是既然讓我走,我就不會再待在這個地方的。

想到此,我一轉身就邁步的往門口走去。

“王總……”沒有想到,我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豹子竟然大聲的說道,從他的口氣裏,可以聽得出來,他已經憋了很久了。

我站在門口,隨着豹子的話,就又縮了回來,不知道王總對於他的反對,會不會還是之前的態度,或許他真的反悔了呢?

“豹子!”王總的聲音在我的身後傳了過來,“你是不是想和張義錦的徒弟比一比武功啊?”

“王總,我就是想和他比試比試,要是我技不如人,我也就沒話說了。”豹子一字一句的說道。

“哈哈……”王總那標誌性的笑聲又響了起來,然後對着豹子說道:“好啊,我要是不讓你切磋一下,估計你一晚上都睡不好,那我不如就遂了你的願,你就和江曉比試比試……只是不知道人家願不願意?”

王總的意思,我已經摸清楚了,讓我走,也是有條件的,那就是打敗豹子,可是這特麼可能麼?豹子可是力大無窮,我要是能打得過他,今天也就不用害怕了,怎麼辦?難道就認栽了?

“江曉,我這次看你還做烏龜王八蛋不?有本事的話,就和老子真刀真槍的打一架,來啊……怕了麼?怕了就給我跪下磕頭,或許我能放你一馬……”豹子在我的身後不停的想激怒我。


其實,他根本就不需要激怒我,因爲我的心裏已經認定我是必敗無疑了,這麼強的人,我怎麼可能打得過他?除非我再和張義錦練幾年,說不定能打得過他,或者張義錦在這也行,但是現在遠水解不了近渴,除了我自己根本沒有會救我了。

“好!”我猛然一轉身,然後大聲的說道:“那我就和你比試比試,看看到底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

“不錯,不錯!”王總看着我,說道:“沒有讓我失望,我也想看看,張義錦教出來的徒弟,到底怎麼樣,值不值得我放走。”

“江曉,我以爲你會下跪求饒,沒有想到,你卻自尋死路,那就不要怪我了啊!”豹子一臉的陰笑,然後活動了下四肢,接着握緊了偌大的拳頭,就向我衝了過來。

我站在那兒,緊緊地看着豹子,知道現在特別的危急,於是握了握剛纔藏在手中的石子,我跟着張義錦練了這如同暗器的石子,又練了打坐,也就是練氣,這兩者我從來沒有合二爲一過,今天豹子算是給了我一個機會,不知道兩者合二爲一了的話,會有什麼效果……

此時,我慢慢地把眼睛閉上了,然後慢慢地感受着前方豹子奔跑速度……突然我感覺到了豹子的奔襲,他像是一頭野獸一樣的向我跑來,大概還有二十多步就會跑到近前。

感覺到了他的奔跑,我心裏一喜,也知道時間不多,於是從丹田處,猛的提了一口氣……不好,那兒竟然空空如也……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了腦門上的汗水正一滴滴的滴在了地上……

再提一次,如同再提不到氣的話,今天也就算栽了……

“呼!”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又是猛然一提。

“咦……”這次真的感覺到了氣流,從丹田處正順着經絡走到了手上,頓時一股暖流包住了我的整個手臂。

這個時候,我纔再次的睜開眼睛,看着豹子離我還有大概七八步的時候,我單手猛然一抖,“嗖”的一聲,一枚石子就飛了出去……

豹子很自負的向我跑來,自然沒有注意到我手中的石子,只見他咬牙切齒的看着我,而我卻朝着他笑了笑。

“啪!”


當豹子看見我臉上的笑容時,突然一愣,然後就聽見一聲悶響,豹子連忙踉蹌了幾步,然後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我。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停止了,豹子並沒有摔倒,但是卻站在那兒一動不動,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從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得出來,他顯得非常的痛苦,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豹子,豹子……你他嗎的這麼了?站在那幹什麼?”王總正摟着一個泳裝的女人,又是樓又是親,還時不時的把頭埋在了她的胸口裏……可是,他突然感覺聽見沒有了聲響,然後猛然一擡頭,見豹子站在那兒一動不動,於是火氣上涌,朝着豹子就罵了一句。

豹子沒有理他,還是站在那兒一動不動。


“豹子,家主和你說話呢!你在哪搞什麼鬼啊?是不是不想活了?”唐雪也着急的喊了一句。

可是,豹子依然一動不動,但是,我卻能看見,他已經汗如雨下了。

“王總,既然豹子被我嚇破了膽,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哈哈……”我一邊哈哈大笑,一邊邁步走出了別墅…… 我邁着步子,走出了王家的別墅,但是王總他們的話語,還是一字不落的被我聽在了耳中。

WWW _Tтkā n _℃O

“去看看豹子,到底是怎麼回事?”王總終於憋不住了,他也特別想知道,於是讓唐雪過去看看。

“噔噔噔……”

唐雪是一路小跑過去的,只不過,任憑她在豹子的身邊,怎麼喊他,豹子都沒有回答一句……

我搖了搖頭,不再耽擱時間,匆匆地遠離了王家的別墅。

我大概走了有半個多小時,終於是離開了王家的勢力範圍,只不過一路上都沒有出租車,所以我是走得又累又渴,而且電話也沒有電了,只得慢慢地往前走……

不過走着走着,突然發現身後有汽車的聲音,於是我猛然回頭,發現有好幾輛車,朝着我開了過來。

我現在在江南省,人生地不熟的,這車子怎麼看,都向是朝着我開了過來的,於是我很快地走上了旁邊的土路,然後站在一顆樹的後面,看着那幾輛車。

“呲……”

幾輛豪車,瞬間就開到了我的身邊,接着最先停下的那輛豪車的窗戶,被打開了,然後伸出了唐雪的腦袋。

“江曉?你怎麼才走這麼一點路?上車吧,我們送你一程!”唐雪的衣服好像沒有穿好,露出了辦個肩膀,含情脈脈的看着我。

我看了她一眼,感覺這唐雪絕對沒有安什麼好心,於是我靠在樹上,說道:“唐雪,你們的家主不會是反悔了吧?”

“怎麼可能?這兒離水韻市那麼遠,我們不送去回去,等你走回去,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呢,所以,還是上車吧!”唐雪對我拋了拋媚眼。

“呵呵,唐雪,謝謝了啊!我已經打電話給我朋友了,估計要不了多久,他就會到了。”不管怎麼說,我還是不太相信她,而且我剛剛出了虎穴,並不想和他們有什麼瓜葛了。

“我說了要送你,就一定要送你!”唐雪見我拒絕,突然瞪着眼睛說道。

臥槽,她越是這樣,我越是不敢,於是,我不停的往後退去。這周邊都是山,他們就算有車,也是無濟於事,到最後,也只不過是拼拼體力罷了。

唐雪見我往後退,立刻打開了車門,然後那幾輛豪車上面,也下來了好幾個人,這麼一看,對方果然是不懷好意。

想到此,我一轉身,撒腿就跑了起來。

“站住,給我把他抓住!”唐雪見我撒腿就跑,立刻露出了本來的面目,招呼手下追我。

草,你們的老闆都要放了我,你還追過來,這簡直就不想讓人活了。

我一邊跑,一邊時不時的回頭看着,只見後面跟着十幾個壯漢,這真是要人命了……




Related Articles

在走之前,她還很體貼的把他們的門給關起來了。

韓一諾嘆了一口氣,她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抿...
Read more

這要是壓中了,真是來錢快啊! 嗖~

一股莫名其妙的陰風忽然灌入房間內,將燭光...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