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在之前,他已經反覆考慮過了,一時間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而今,聽到他人的議論,腦中不由的冒出一個念頭。

「不如,我也成為五行劍宗的弟子,如此便有更大的機會,見到宗主,屆時,應該可以完成賀老的委託。」楚暮眼睛閃過一道亮光,暗暗想道。

霸主級的宗門,勢力龐大底蘊深厚,再者楚暮是初入古神界,諸多不懂,就算是要歷練,已經歷經過一些事情的他知道,憑他現在的實力,還是過早了。

既然如此,不如先拜入五行劍宗門下,修鍊一段時間,增強自身實力。

出身地球的楚暮,對於門戶觀念,並不是十分看重,在他看來,博採百家之長,去糟粕存精華才是正道。

當然,要楚暮拜師卻是不可能,他也有他的固執所在,師傅只有一個。

種種念頭在腦海之中一閃而過,楚暮一邊思考一邊聽著別人的議論,這艘客艦,則是平穩迅速的接近五行山脈。

五行山脈,連綿數十萬里,是五方星上最大最長的山脈,這裡的天地元氣,比五方星其他地方更加的濃郁,五行之力的波動,也更加的清晰。

客艦降落在五行山脈中的某處,楚暮等人魚貫而下,站在五行山脈上,抬頭看去,山峰無數,此起彼伏,連綿無盡,彷彿直插入雲霄一般,巍峨聳立。

展開身法,御空飛行,與其他劍王們,紛紛往前快速飛去,直達五行劍宗的山門處。

山門巍峨,亘古聳立,五行之力的威壓十分強烈,山門頂部,五行劍宗四個大字栩栩如生,筆走龍蛇,彷彿要活過來似的,蘊含著驚人至極劍意,讓人不敢直視。

山門下,有四個身穿制式長袍的低階劍王,是五行劍宗的弟子。

若是有人要拜訪,自然是先拿出拜帖,交給看守山門的弟子,由山門弟子將拜帖上繳,等待安排。

像五行劍宗這種霸主級宗門,拜訪者,至少要是聖級強者,要麼就是大有來頭之人,楚暮孤家寡人一個又只是低階劍王,也沒有什麼名氣,就算是呈上拜帖,也會被丟掉。

好在楚暮已經決定,拜入五行劍宗,成為五行劍宗的弟子,拜帖什麼的,不需要了。

問題來了,像五行劍宗這種霸主級宗門,開山門招收弟子,是十年一次,這一次開山門招收弟子,才過去五年時間,也就是說,想要通過五行劍宗大開山門時拜入五行劍宗,還得等待五年的時間。

幸好,除了大開山門之外,還有其他的手方法,可以拜入五行劍宗,只不過這種方法,相對於大開山門時拜入,更加的困難十倍以上。

這種方法,在客艦上,楚暮已經聽說了,那就是闖關,闖五行劍宗的五行天關。

據說,五行天關,是五行劍宗弟子晉級的地方,總共分為三關,比如想要從內宗弟子,成為真傳弟子,就必須闖過五行天關第一關。

若是想從真傳弟子晉陞為親傳弟子,則要闖過五行天關第二關。

外來劍者想要拜入五行劍宗,有兩個限制,年齡限制和修為限制。

造化一重天的修為,年齡不能超過五十歲,造化二重天的修為,年齡不能超過六十歲,造化三重天的修為,年齡不能超過七十歲。

超過這個標準,不管如何,都沒有機會拜入五行劍宗。

低階劍王闖過第一關后,不僅可以成為五行劍宗的弟子,還可以直接成為真傳弟子。

楚暮的修為是造化三重天初期,年齡還沒有超過七十歲,他這樣的年齡這樣的修為,放在五方星上,毫不起眼,因為年齡比他小,修為卻比他高的劍者,五行劍宗內很多很多。

因此,當楚暮繳納一百粒下品元丹,驗證修為和年齡之後,旁邊不少人就對他報以輕視的目光,在他們看來,楚暮根本無法成為五行劍宗的弟子。

「閣下,闖五行天關,是有生命危險的,以你的年齡和修為,我勸你還是放棄為好。」旁邊一個好心人對楚暮說道。

「多謝。」楚暮報以微笑,將號碼牌拿好。

在這裡,聚集了數百個劍王,絕大多數都是三星劍王,有的是要闖五行天關的,有的則是抱著看熱鬧的想法。

「這年頭,什麼阿貓阿狗都有,都六十歲了,才造化三重天初期修為,這樣的天賦,要是我啊,早就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度過餘生,還敢出來丟人現眼。」有些人就是嘴賤,不諷刺別人就活不下去似的。

的確,楚暮的年齡相對於他們而言,不小,已經有六十歲了。

這種修鍊天賦在古神界當中,的確很平庸。

面對別人的譏諷,楚暮神色不變,好像說的不是他似的,這份淡然,也叫不少人敬佩不已。

「倒是好心姓,可惜天賦……」負責測試骨齡和修為的五行劍宗一員執事暗自惋惜。

闖五行天關,一次只能一人,這個時候,正有人在闖,楚暮所拿到的號碼牌是第六十八號,以五行劍宗的規矩,每發放一百號碼牌后,會重新計算。

根據別人的議論,楚暮知道,現在闖五行天關的人是一個修為達到造化三重天巔峰的劍王,已經進入半個時辰。

進入半個時辰,還沒有出來,也沒有下一人進入,表示那人還活著,在這一段時間的闖關者當中,算是時間較長的。

據說,已經有十年,不曾有人闖過五行天關第一關,成為五行劍宗的真傳弟子了。

等待幾個時辰甚至一兩天,總比等待五年好,時間緩緩流逝,在眾人不斷的議論聲中,又是半個時辰過去了。

「哈哈哈哈,方才那個闖關者,成功的闖過第一關,以後,他就是本宗的真傳弟子了。」負責管理五行天關的執事朗聲大笑,讓在場數百個劍王,震驚不已。

十年,終於有一個成功闖過五行天關第一關的人了。(未完待續。) 「死了,下一個。.」

「竟然沒死,不過受傷很重,下一個。」

自那人闖過五行天關第一關之後,後面的闖關者,相繼失敗,失敗有三種下場,第一種,死了,這是最糟糕的下場,讓眾人心頭一凜。

第二種下場就是受傷,第三種下場則是闖關時,自知實力不足,自己率先退出,損失的僅僅是一百粒下品元丹。

一個又一個的失敗,楚暮前面排隊等待的人,越來越少。

終於,輪到楚暮了。

「很難。」楚暮前面的劍王一臉蒼白的走出來,道。

楚暮毫不猶豫的邁開腳步,走進五行天關的漩渦傳送門,身形彷彿被吞沒。

沒有人說什麼,因為所有人都認為,楚暮絕對不可能闖過第一關,或許,只是為五行天關平添一條亡魂罷了。

……

跨過漩渦傳送門,楚暮的面前,是一條青石鋪就的道路,十分寬闊,左右兩邊則是樹木青草岩石,看起來就好像是林間道路,景色優美,如果再有鳥鳴聲的話,那就更加美妙了。

青石路筆直往前,一望無際,很難以想象,這會是兇險的天關。

楚暮發現這裡有一種莫名的力量,讓他無法飛行,只能展開身法,迅速的往前飛奔而去。

一路上,竟然沒有遭遇任何的危險,讓楚暮詫異,卻又不敢放鬆警惕。

十年來,闖關者不知道多少,卻沒有一人能夠闖過,足以說明闖五行天關的難度。

再往前飛奔一段,楚暮發現,前方的道路變化了,青石鋪就的道路,變成了金色,十分耀眼,周圍兩邊的樹木也變成了金色,彷彿金屬鑄成。

連上空,似乎也被染成了金色,濃郁的金之力充斥其中,波動強烈,鋒芒凌厲的感覺,彷彿有無數的無形之劍,**在空氣當中,不斷切割。

楚暮心頭一凜,本能的感覺到危險。

在他的前方,有一尊金色的身影,一人左右的高度,臉色冷漠,雙眼瞳孔呈現淡金色,不帶絲毫感情,手中握著一口同樣金色的長劍,正一步一步往楚暮走來。

隨著那金色人影的步伐,四周的金之力彷彿被牽引,紛紛而去,再化為一股金之力量的風暴,往楚暮吹襲而來,掠過楚暮周身時,竟然讓他感覺到絲絲的鋒銳。

神念之力散發而出,覆蓋在那一道通體金色身穿鎧甲的人身上,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生機,楚暮心頭一震,便知道,那金色之人,不是真正的人,而是一尊傀儡,一尊充斥著濃鬱金之力的傀儡。

「四星劍王!」楚暮瞳孔收縮,那尊金劍傀儡所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讓楚暮知道它的層次,相當於四星劍王層次。

一步一步走來的金劍傀儡,速度激增,化為一道金色光芒,長劍揮起,一劍刺出,四周的金之力被牽引,化為可怕的金芒貫穿而來,一種極致的鋒芒,似乎要刺穿楚暮的全身。

眨眼,金劍傀儡的劍,便刺到了楚暮面門前,這一劍,是純粹的一刺,所蘊含的是純粹的金之力,毫無駁雜。

楚暮腳步稍微一退,劍出鞘,一劍崩開金劍傀儡的劍,反殺而出。

他隱約知道,所謂的闖五行天關,應該是要擊敗強敵。

這尊金劍傀儡的身軀強橫,勝過楚暮,力量也十分強大,不會比楚暮遜色多少,而且傀儡不怕疼也不會累,只要有能量在,就能夠一直戰鬥。

以楚暮的實力,尋常的五星巔峰劍王,也不是他的對手,這尊金劍傀儡雖然厲害,但終究只是四星劍王的層次,楚暮若是願意,三招之內,就能夠將這尊金劍傀儡擊潰。

只是交手兩招,楚暮發現這尊金劍傀儡所施展的劍法,十分精妙,雖然直來直去,剛強凌厲,卻有一種玄奧感。

「只是一種金之規則力量,最多也相當於人級中階劍法,然而渾然天成,顯然是出自劍法極其高深劍者的手筆,對金之力量的演繹,十分獨到深入。」楚暮一邊與這尊金劍傀儡**起來,一邊仔細的觀察,暗暗想到。

他**過金之劍術,如今金劍傀儡所施展的劍法,有一點金之劍術的味道,卻比金之劍術更玄奧百倍千倍以上。

見獵心喜,楚暮打算學習這一門劍法,直覺告訴他,這門劍法,對自己有不小的幫助。

金劍傀儡施展出來的劍法,來來去去只有一招,就是直刺,看似簡單,實則另有玄妙。

楚暮不斷的觀察,發揮他那強大無比的悟姓,通過親身的碰撞,不斷的參悟,漸漸理順悟出那一劍之中所蘊含的精義。

「這是一門劍法當中的一招,劍法並不完整,我的參悟,只能到此。」片刻之後,楚暮不無遺憾,直接施展出狂風快劍,凌厲無比的十八劍,咆哮的狂風,直接將金劍傀儡強橫的身軀撕碎。

扣著手中劍,楚暮並沒有立刻前進,而是站在原地閉上雙眼回悟起來,十息后,一劍刺出,竟然有幾分金劍傀儡出劍的韻味,四周的金之力也被牽引,鋒芒逼人。


「不行,還是缺少了什麼。」楚暮卻搖搖頭。

他知道缺少什麼,很簡單,他沒有劍法的劍譜,只是通過觀看和接觸,劍法又只是其中一招,不完整,因此才有那種缺少什麼的感覺。

收劍,再度前進,四周依然充斥著濃郁驚人的金之力,並且越往前,似乎越濃郁。

第二尊金色身影,出現在楚暮的眼中,和之前一般,那尊金色身影也邁開腳步往楚暮走來,速度越來越快,最後也化為一道金芒破空而至。

劍刺出,赫然是第一個金劍傀儡的那一招,只不過更加的老道更加的精妙,威力也更加強橫了幾分。

楚暮出劍,一崩一旋,再一劍劃出,金劍傀儡立馬反擊,施展出和第一招不同的劍法,楚暮心中一喜,再度與這個金劍傀儡**起來。


這個金劍傀儡,除了掌握那一招之外,也掌握第二招,並且比第一招更加的高深,威力也更加的強大。

激戰之下,楚暮漸漸的學會第二招,同樣的,也給楚暮一種不完整缺少什麼的感覺,想來,應該還是有第三招的。

狂風快劍再度施展,這尊四星劍王層次的金劍傀儡,也在楚暮的劍下被擊碎。

原地施展出兩招劍法,頗有幾分韻味,繼續前進,遇到第三尊金劍傀儡。

第一招第二招連續施展,緊接著,第三招也跟著施展而出,四周的金之力完全被牽引,彷彿依附在那金劍上,化為可怕的金色巨劍,劈山斷海般的斬向楚暮,鋒芒無鑄。

楚暮神色一變,這一招的威力勝過之前兩招的總和,真正強橫,好在這尊金劍傀儡,只是四星劍王的層次,若是五星劍王,那就棘手了。

心頭一動,楚暮連忙閃避,可怕的金色巨劍破空斬過,漂浮在空氣中的金色霧氣被斬開一道溝壑,就好像是天地被撕裂出一道口子,觸目驚人。

楚暮卻是一陣眼熱,第三尊金劍傀儡施展出來的三招,頓時給他一種完整的感覺,這便是整門劍法了。

與這尊金劍傀儡戰鬥,楚暮一邊學習參悟起來,強大無比的悟姓,再加上之前參悟出的那兩招作為基礎,本身又掌握了金之規則,使得楚暮勢如破竹般的。

片刻之後,楚暮成功的掌握了第三招,並且將三招融會貫通起來,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油然而生。

一改之前的劍法,楚暮竟然用與金劍傀儡相同的劍法,與這尊金劍傀儡激戰起來,一時間,不分上下。

但隨著戰鬥,不斷的出劍,領悟不斷的加深,漸漸的,楚暮的劍法越來越嫻熟,威力也是越來越強大。

傀儡是死的,人是活的,尤其是楚暮已經真正學會了這門劍法,一劍劈出,化為可怕的金色巨劍,劈山斷岳,直接將金劍傀儡劈成兩半。

「這五行天關,果然奇妙啊。」楚暮笑道,闖關,讓他又學會了一門劍法,也許品級不高,卻給楚暮實用的感覺。

沒有著急往前繼續闖,而是停留在原地,閉上雙眼,仔細的回悟前後與三尊金劍傀儡之間的戰鬥以及最後自己施展出這門劍法與第三尊金劍傀儡之間的戰鬥。

融會貫通,楚暮揚劍,一劍刺出,銳利無比的金芒破空,洞穿虛空,淡金色的霧氣被刺開,彷彿一道真空。

第一招,第二招,第三招,一招一招的施展,反反覆復,種種感悟,頓時宛如泉涌般而出,精神世界內的金之規則之力,莫名收縮膨脹起來,金芒吞吐之間,似乎要發生什麼變化,與此同時,外界的淡金色霧氣,那是純粹的金之力量,也跟著波動起來。

「斬!」最後一招施展而出,帶著前面一招一招的餘威,凝聚在這一劍之上,立刻化為一口長度達到十米的金色巨劍,開天闢地般的往前斬落。

細微而尖銳的聲音中,前方的空間,彷彿被楚暮這一劍給劈開似的,筆直而清晰,一種突破的感覺,湧上心頭……(未完待續。) 「李執事,現在是什麼情況?」


五行天關漩渦入口外,有劍王詢問五行劍宗的執事。.

「沒有消息傳來,此人,還在五行天關內。」李執事稍微沉吟后說道。

「還在裡面?」

「都已經過去一個多時辰了,沒死也沒有通過。」

「我猜,他肯定是在裡面停止前進了。」

「哼,這個混蛋,讓我們在這裡等待,等他出來,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一頓。」

「說不定你沒有這個機會,他會死在裡面。」

……

楚暮是否如他們所想,待在五行天關內停止前進?

不,他一直在前進。

擊潰三尊金劍傀儡,學會一門與金之力量息息相關的劍法,楚暮感覺到自己對金之規則的掌握,突破了某種桎梏,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只感覺對金之規則力量的發揮,更加的淋漓盡致。

第一關第二階段,是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參天巨木比比皆是,楚暮彷彿走進了一座原始森林似的,在這裡,感覺不到其他的力量,只有濃郁無比的木之力波動。

這木之力竟然濃郁到驚人的地步,形成了肉眼可見的淡綠色霧氣飄蕩在空氣之中。

心臟跳動,紮根於心臟上的小樹,那木之相本源,陡然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力,楚暮周身的淡綠色霧氣,那純粹的勃勃的木之力立刻被吸收,從楚暮的身軀毛孔湧進體內,迅速往心臟處的木之相本源而去,吸入小樹之內,成為小樹的養分。

精純濃郁的木之力流淌過楚暮全身,勃勃的生機之力,一次次的洗刷著他的身軀,令得他的身軀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增強。


體魄的強化並不明顯,最顯著的是自愈能力的提升和身體肌肉以及靜脈骨骼內髒的韌姓和彈姓。

楚暮就站在原地,讓木之相本源不斷的吸收四周的木之力,直到極限后,便繼續前進。

一棵樹搖擺了一下,有嘩啦啦的聲響響起,緊接著,只見那棵樹彷彿活過來似的,伸出一根枝條,往楚暮揮甩而來,那枝條如劍,凌厲中帶著生生不息之意。

楚暮眼睛頓時一亮,又是一招劍法。



Related Articles

「還有你,你敢賭么?」林凡看著那個出聲傷人的男子,說道。

「我……有什麼不孱=敢的,賭就賭了,我還...
Read more

周清感嘆了一番,他忽地眉頭微微一皺,眼眸閃爍。

「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從這個星劫祭中讓星魂...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