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連忙喚出一道金色護盾,抵擋漫天而來的飛沙走石。

風平浪靜之後,他看著爆炸的方向點了點頭,自言自語道:「一路走好。」

衝擊波來臨的那一刻,人類世界的三位國王正在帶領部屬向落銀河北岸進軍,那裡有黑龍王族的巢穴,他們此行的主要目標黑龍王希瓦薩就在那裡。

突如其來的可怕衝擊波把他們的隊伍掀得人仰馬翻,好不狼狽。待到衝擊波過去,他們花了好久功夫去收整人馬。有些倒霉蛋傢伙被吹飛以後,腦袋直接撞到山壁上,當場腦漿崩裂,輕傷員更是比比皆是。

還沒到達龍王巢穴,就出師不利,這不好的兆頭讓眾人心裡直打鼓。

溫莎國王不放心的問道:「那個龍醉露真的對黑龍王有效?」


美茵國王海因里希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揮了揮手中巨劍,豪邁的說道:「那頭龍如果醒著,更稱我的心意!」

羅蘭國王路易自信滿滿的說:「那是精靈王潛心多年研製的東西,再加上還有但丁大師策應我們,儘管放心好……」

嗷!一聲霸氣十足的龍吟響徹山谷,有膽氣不足的人當場就嚇死了。

三位國王面面相覷,剛剛還豪情萬丈的海因里希也不再言語。那一聲龍吟中飽含著憤怒與瘋狂,以及不可抗拒的威壓之勢,黑龍王希瓦薩沒有被龍醉露迷倒!


「咳咳!」李翔吐出嘴裡的沙土,趕緊抬手探了探凱瑟琳的鼻息,發現黑龍公主安然無恙才鬆了一口氣。

他抬眼看向護盾外,原本青蔥玉翠的黑龍谷已是滿目荒涼。

爆炸來臨的那一瞬間,就算那個護盾經過了李翔強化,也幾乎到了極限,面臨分崩離析。最後關頭,李翔跪在地上,將周圍所有的元素聚集到了護盾上。那時他感到了雙臂上傳來的灼熱與疼痛。

凱瑟琳成年那晚,李翔經過了「龍血浴」的洗禮,雙臂快速癒合,也留下了紅色的疤痕紋路。當李翔感到灼熱與疼痛的時候,那些紋路呈現出了詭異的紅色光芒,好像要流出血一樣。

李翔反覆檢查著自己的胳膊,紅色光芒已經消退,灼痛的感覺也消失了。托凱瑟琳的福,李翔能有這對「麒麟臂」,也多虧這對「麒麟臂」李翔才能如此迅速的強化護盾。

片刻之後,凱瑟琳也醒轉了過來,問道:「辛德拉呢?」她還是不願相信辛德拉已經不在了。

李翔無奈的搖了搖頭,他也希望能有奇迹發生,可是他雙目所及之處毫無生機。

凱瑟琳強撐著不讓淚水流出來,追問道:「你騙我對嗎?那個女人怎麼可能死掉?」

李翔看著凱瑟琳難過的樣子,心頭一酸,憐惜的把黑龍公主摟入懷中,輕柔的拍打著她的後背說道:「你還有我。」

凱瑟琳再也撐不下去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泣不成聲。縱然兩人爭鬥不休,但是潛意識裡,辛德拉一直是凱瑟琳的情感依靠。雖然凱瑟琳一直不願意承認,但是此時的眼淚與悲傷不會撒謊。

許久之後,痛哭一場的凱瑟琳才逐漸平復情緒,但是忍不住時不時抽泣著。

「我們最好趕緊離開這裡,不然辛德拉為我們所做的就白費了。」李翔說。

凱瑟琳抽泣著點了點頭。

雖然說要離開,可是有一件事情李翔犯愁了。辛德拉的護盾結實的很,又經過李翔的強化,更是牢不可破,這是好事,只是李翔不會魔法不知道怎麼解除這個護盾。

「你知道怎麼破開這個護盾嗎?」李翔問。

凱瑟琳說:「辛德拉教過我。」說著就打算站起身,解除護盾。可是凱瑟琳依然渾身綿軟無力,不能動彈。「我動不了,而且也感知不到魔法元素了。」

李翔憤憤的錘了一下護盾,劫後餘生,卻又要坐以待斃了。

嘩!李翔看著自己的拳頭目瞪口呆,沒想到他只是出於泄憤的捶打,就把這個護盾敲碎了。其實,只是他運氣好,剛好護盾也到了極限,自行粉碎而已。

李翔大喜,背起凱瑟琳,高興的說:「我們走!」

剛走了沒幾步,李翔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他低頭一看,護盾籠罩的範圍內形成了一個十幾公分的淺坑。坑裡的泥土正在分崩離析,解析成最原始的元素,坑也在逐漸變深。

李翔趕緊背著凱瑟琳逃了出來,他心有餘悸的看著坑中的異變,回想起剛才自己抵禦爆炸時候的情況,暗暗咋舌。他很清楚的記得,爆炸之前他就已經調集了周圍的元素,爆炸來臨的時候幾乎沒有可調用的活躍元素了。就在他絕望之際,他的雙臂開始灼痛,同時他感受到了大量的活躍元素突然出現。

李翔暗暗猜想,難道這個坑是我挖的?

「吃了我一記盾擊脖子沒有斷就讓我很好奇了,沒想到你還能在這爆炸中活下來,真是讓我吃驚。」奧德賽的聲音打斷了李翔的思緒,同樣倖存下來的還有巨漢海格力斯。

李翔緊張的看著眼前的這兩個人,雖然灰頭土臉的有些狼狽,但是這兩個人並無大礙,收拾李翔綽綽有餘。

奧德賽繼續說道:「海格力斯,你剛才聽到那個女人說什麼了嗎?」

巨漢海格力斯撓了撓後腦勺,說:「好像是什麼『再見,我的什麼』?」

「是『再見,我的公主』,我可是比誰都聽得清楚。」空氣出現波紋,神秘法師美狄亞的身形由模糊逐漸變得清晰。辛德拉以命相搏,這三人居然全都活著!

奧德賽哈哈大笑:「是嗎?公主?抓到黑龍公主已經很了不起了,黑龍王什麼的太危險了,讓國王們去建功立業吧。」

看到無處可逃,凱瑟琳對李翔說:「不要管我了,你走吧。」

「年輕人,還有大把的美好時光在等著你,沒必要為了一條黑龍把命搭在這裡。」奧德賽說。

李翔點了點頭,把凱瑟琳放在了地上。在李翔放下她的那一瞬間,雖然心中理解,凱瑟琳的眼神依然說不出的落寞與失望。

李翔輕輕拍了拍凱瑟琳的腦袋瓜,寵溺的說道:「乖,我再沒用也不會丟下自己的女人逃命。」

凱瑟琳本來還想反駁說「誰是你女人」,可是心裡已經被溫暖與幸福充滿了,只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我很欣賞你的勇氣,可惜這毫無意義。」奧德賽聳聳肩膀說道。「你憑什麼保護她呢?」

李翔無言以對,辛德拉引發的爆炸將所有東西粉碎了,地上連一把武器都找不到。如果他還能找到一把武器的話,再進行一次剛才那種附魔,運氣好的話還能拖延一會。現在他擁有的只有一雙拳頭而已,看著手上的紅色紋路,一個冒險的念頭在他腦中出現。

「附魔師第一戒律:不可以對任何活物進行附魔,否則後果將是毀滅性的。」這是蘿絲瑪麗曾經千叮嚀萬囑咐的話。

綠紅藍棕四色彙集在李翔身體周圍,他開始最大限度的調取周圍的活躍元素,任憑四元素之間相互衝突隕滅爆炸,李翔對這些毫不關心,他現在滿腦子想的只是:「力量,我要無窮的力量。」

奧德賽頭痛的揉了揉太陽穴,說道:「你們黑龍谷的人都喜歡玩自爆嗎?真是一幫恐怖分子。」

大量的四元素凝練在李翔的雙手上,他準備捨命一搏了。李翔抬起右手,用光芒籠罩了自己的左臂,他不知道對自己身體進行附魔會發生什麼,但是他必須這麼做。

「有我們在,還輪不到你來拚命!」一隻戴著紫色手套的手攥住了李翔的右手,阻止了他的瘋狂舉動。

「薩科!」李翔大喜過望,是暗月馬戲團的小丑薩科,他就那麼詭異的出現在了李翔的身邊。

呼!兩把巨型手斧帶著奪命威勢襲向了奧德賽和海格力斯。

奧德賽機敏的一閃身,躲開了這來勢洶洶的一擊。海格力斯則是乾脆一拳把斧頭打了回去。

飛斧迴旋,飛回了它們主人手中,獸人巨漢雷克薩兩顆大鼻孔噴出熱氣,瓮聲瓮氣的說:「我們是朋友,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辦到!」

「馬戲團,你們才來嗎?越來越有意思了。」美狄亞看著突然出現的敵人並不驚訝,似乎早就期待這一場戰鬥了。

嗚!嘩嘩嘩!突然鬼氣森森,驀的飛出一群烏鴉,像遮天蔽日的風暴一般卷向了美狄亞。

黑暗精靈麗莎現出身形,鬼魅一笑:「你的對手是我。」

大戰,一觸即發。

… 獨眼騎士達里安依舊是一副喜怒不形於色,穩重如山的樣子。他正在帶領著一支百人隊搜尋黑龍谷里的漏網之魚。

這次前來黑龍谷,雖然只有區區幾千人,卻是集合了人類三國上下最為菁華的力量,不僅調集了軍中的精銳,而且還召集了惡龍美人行會旗下的頂尖高手。

達里安出身軍人世家,他對行會的這些傭兵、冒險者們一點好感都沒有。在他看來,這些人的個人實力確實強悍,但也只是個人而已,聚集在一起的時候他們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根本無法與訓練有素、謹遵號令的軍隊相比。此刻達里安統領的隊伍中就有許多傭兵,儘管十分厭惡他們,為了顧全大局他也只好儘力約束這些傢伙。

前方,是暗月馬戲團的營地。這個馬戲團由來已久,誰也說不清它到底創建於何年何月,最早關於暗月馬戲團的可靠記載可以追溯到幾百年前。在民間,甚至有傳言說這個馬戲團有上千年的歷史。

不管傳言如何,暗月馬戲團的確在很多地方都吃得開。儘管暗月馬戲團人員稀少,也沒人願意輕易招惹他們。

「有什麼事情嗎?」馬戲團的一位馴獸師抱臂而立,堵在了大門口,一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樣子。

達里安壓著脾氣,回答道:「我們是來搜捕黑龍一族的餘孽的,只要讓我們進去確認一下就好。」

「我為什麼要放你們進去?」這名馴獸師孤身一人面對眼前這一隊人馬,不僅絲毫不膽怯,氣勢上反而更勝一籌。

達里安身後走出一人,抬手推搡這個馴獸師,罵罵咧咧的說:「你算哪根蔥?給大爺滾開!」

「退下!」達里安一聲怒斥,一臉陰雲的看著這人,這就是他為什麼討厭傭兵的原因。

那個傭兵憤憤的看了達里安一眼,臉上變顏變色,最後還是忍下了這口氣。咔嚓!就在他準備退後的時候,晴空一道霹靂直接把這個傭兵劈成了焦炭。

天空中一聲尖嘯,一隻雄鷹正在展翅翱翔。

馴獸師雙手搭在嘴邊,衝天上的雄鷹喊道:「斯比雷,好樣的!我幾乎愛上你了,什麼時候拋棄雷克薩投入我的懷抱?」

咔嚓!又是一道閃電,不過這次的目標是這個馴獸師,閃電過後他換成了爆炸頭的髮型。

「咳咳!」馴獸師咳出兩個黑煙圈,說道。「開個玩笑而已嘛,何必當真。」

雖然是那個傭兵挑釁在先,可是就這麼隨便的殺掉了一個惡龍美人行會的傭兵,也太目中無人了。 農媳翻身:軍長請走開

達里安的獨眼目光如電,語氣極為平靜的說:「把那隻扁毛畜生叫下來,替我的人贖命。」儘管他很討厭傭兵,可現在名義上這些傭兵都是他的部屬,事關榮譽,達里安必須這麼做。

「斯比雷,他們想吃你的雞翅膀,你覺得怎麼樣?」馴獸師朝天上喊道。

嗞……一道細密的電網轟在了馴獸師和達里安之間。

馴獸師兩手一攤,無奈的說:「你也看到了,斯比雷好像不同意。」

達里安笑了,雕塑一般不苟言笑的達里安笑了,笑得很冷。斬風劍猛然出鞘,極速朝天空一記斬擊,在眾人看清之前,達里安已經還劍入鞘。

天空中,雄鷹斯比雷一聲哀鳴,墜入了暗月馬戲團營地之中。

達里安冷冷的說:「我要進去搜查,順便把那隻扁毛畜生燉來吃了。」

馴獸師雙目噴火,二話不說直接掏出兩把匕首,迅捷的攻向達里安。獨眼騎士拔劍一擊,緊接著還劍入鞘,馴獸師已經被逼退到十步之外。

馴獸師沖營地里喊道:「你們這幫傢伙還傻愣著幹什麼?斯比雷都變成白斬雞了,不給它報仇,等雷克薩回來我們都吃不了兜著走!」

話音未落,暗月馬戲團營地里閃出了十幾個人。雖然只有十幾個人,氣勢卻堪比千軍萬馬。

達里安緩緩的拔出斬風劍,嚴陣以待。雖然他一劍逼退了那個馴獸師,卻也沒有佔到便宜,他的半隻袖子在他拔劍的時候脫落了。

馴獸師朝身邊一個同伴屁股踹了一腳,罵道:「擺什麼造型!等!等!等!等你媽靈車呢?給老子上!」

不到二十人對一百人,竟然是人少的一方率先搶攻了!

落銀河邊,毫無生氣的荒蕪土地上,六個人正在捉對廝殺,情勢兇險之極。

李翔帶著凱瑟琳遠遠的躲開了戰局,這六個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好不容易活下來,他可不想再受池魚之災。

雷克薩一對大板斧舞得虎虎生風,與他同一重量級的巨漢海格力斯赤手空拳卻絲毫不落下風,閃過雷克薩的猛攻之後,海格力斯常常能對雷克薩飽以老拳,還以顏色,逼迫雷克薩進行防守。

小丑薩科幻化出四個分身,將奧德賽團團圍住。可憐的奧德賽剛才逃命的時候丟盔棄甲,這會也只能赤手空拳面對小丑薩科了。

神秘法師美狄亞則是被黑暗精靈麗莎的群鴉困住了,一時間只能自保,無法脫身。那些烏鴉就像怨靈一樣,即便美狄亞虛化了身體,也如附骨之蛆一般糾纏不清。

奧德賽雖然身處困境,卻並不驚慌。小丑薩科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擾亂視聽,奧德賽則是悠閑的等待著小丑的攻擊。

「你到底動手不動手?」奧德賽終於不耐煩了,問道。「既然你不動手我就動手了!」說著,奧德賽一記老拳轟向了其中一個小丑的面門。

「哎喲!」薩科一聲痛呼,所有幻象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個小丑在捂著鼻子,鼻血直流。「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奧德賽愁眉苦臉,一副不知如何說起的樣子,無奈的說:「拜託,這種把戲我五歲之後就不玩了。」

「算你狠!」薩科一揮手灑出一團煙霧,隱蔽了身形。

海格力斯似乎厭煩了這種你來我往的糾纏,雙手迎了上去,擎住了雷克薩的雙臂。可以單手掀飛巨熊米莎的雷克薩居然無法再攻出一分一毫的距離。

嘭!海格力斯一記頭槌,勢大力沉,狠狠的頂在了雷克薩的腦門上。後者則是乾脆利落的倒飛了出去,坐在地上捂著額頭,一直搖頭,看起來雷克薩被這一下悶得有點暈。

煙霧之中傳來小丑薩科標誌性的驚悚詭異的笑聲,奧德賽完全不為所動。忽然什麼東西穿透煙霧而來,是一張撲克牌。奧德賽接住這張牌,發現是一張黑桃傑克,也就是小丑。

噗!那張牌突然爆成煙霧粉末。奧德賽趕緊屏住呼吸,也已經聞到了一股令人作嘔的臭味。

「哈哈哈!怎麼樣?我的臭鼬毒氣彈還合你的口味嗎?」小丑薩科在煙霧中笑得十分誇張,假如能看到他的身形,估計他這會兒眼淚都笑出來了。


「喂!需要幫忙嗎?」海格力斯沖這邊喊道。

奧德賽臉都被這臭屁味道給熏綠了,怒沖沖的說:「媽蛋,給老子把武器,我要剁了這混蛋!」

海格力斯聞言,將手中的一把雷克薩的板斧丟了過來。雷克薩和海格力斯體型太過魁梧,他們用來當板斧的斧頭,奧德賽接在手上完全就是一把雙手戰斧。

這時雷克薩已經回過神,他站起身捏著拳頭,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海格力斯,邊走邊說:「你喜歡來硬的,對嗎?」

海格力斯將手中另外一把斧頭扔到了一邊,活動著臂膀說道:「希望你不要像剛才那樣不堪一擊就好。」

「我如果退後一步就算我輸!」雷克薩自信的說道。

純粹肉體力量上的對決,兩個魔鬼筋肉人一般的怪物開始了最原始野蠻的肉搏。嘭!足足有一般人腦袋大小的兩隻拳頭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接著又是第二拳、第三拳……幾百拳正面硬撼之後,兩人氣喘吁吁,腳下地面已經碎裂,但是誰也沒能讓對方退後半步。

看著這兩個野蠻人之之間的對決,奧德賽和薩科都忘了繼續打鬥,並肩而立,不約而同的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說:「以後千萬不要招惹他們。」

達里安表情嚴肅,眼下的戰局根本不容樂觀,不僅他的屬下亂成一團,他也被那個馴獸師給糾纏住無從脫身。

暗月馬戲團的十幾個人衝上來之後,就如同炭火滾入冰雪,勢不可擋。有些實力較弱的人,一個照面就被秒殺了。要知道這次前來黑龍谷的人,最次的實力也是通過惡龍美人行會三級認證的。

「白痴!不要跟他們一對一。」達里安憤怒的咆哮著。那些傭兵好勇鬥狠,看到同伴倒下,接著就沖了上去與馬戲團的人單挑。「陣型!圍殺!」

達里安的直屬部下得令變陣,那些傭兵們好歹也有不少人加入了陣型之中。三人一組,一人主攻,二人策應,五組一陣,將馬戲團的人分割包圍起來。

暗月馬戲團的人本來如入無人之境,正在享受割草無雙的快感,敵人卻突出奇招,讓他們措手不及,頓時就有五六個人中被數柄長矛刺了了個對穿。

領頭的馴獸師看到同伴紛紛倒下,再次沖著營地內叫喊道:「米莎!米莎!你還等什麼?等著給我們收屍嗎?」

嗷!奪人膽魄的怒號震顫著每個人的心神。巨熊米莎粗暴的撞破柵欄沖了出來,蠻橫的沖入人群,一頭頂飛三人以後人立而起,咆哮著左右揮擊,威勢驚人,無人可擋。

這邊廂,薩科也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包薯片,興緻滿滿的觀看那兩個怪物角力。

奧德賽把戰斧拄在地上,一點都不客氣的抓了一把薩科的薯片,嚼得嘎嘣脆,邊吃邊說:「我打賭,我的大個子會贏。」

薩科不屑的回答:「我還沒見過雷克薩在蠻力上輸給過誰,除了我們老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