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導致這些法師沒辦法把那些可能還含有微量魔法元素的法術材料給提取出來,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會。至少陳凱覺得是這樣,在笨拙的調試了十幾次甚至弄壞了三個導管以後,自認為在魔法藥劑上面天賦很高的何麗雯也宣布嘗試失敗了。

雖然五層以上的樓層陳凱他們是肯定不可能去了,那些巡邏在走廊和陽台上的傀儡不會允許陳凱他們踏足那裡。陳凱敢肯定,那些傀儡只要發現一個入侵者就會把他幹掉,即使對方穿的法師袍。

當然即使不能爬上第五層,乃至到達第七層的圖書館,對於陳凱他們這些人來說,還有整整1100個房間等著他們去開啟,包括那條存在於三層的市場走廊。

包括500個可能存在著高級法師實驗室的中級法師住所,以及600個低級法師的房間,雖然這些房間里大部分可能都是空的或者被當作實驗室用。

開啟法師的房門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陳凱隊伍中的幾個倒霉蛋已經證明了這句話的準確性。和玩家就職的法師不同,原住民法師對於自己小窩的布置簡直就是讓所有玩家法師汗顏。

即使是在低級法師的住所裡面,也會布置下一些法術陷阱,甚至於木質的機關。尤其是那些巫師的房間,散發著奇特味道的******,以及過了保質期卻依然能夠腐蝕鋼鐵的酸液。

玩家巫師在製作酸液的時候絕對不會考慮在既定的配方里添加滑石劑,而也就是這個不在配方標準里的滑石劑讓原住民巫師製作的酸液能夠保存的更久,即使過了幾十年依然能有一定的腐蝕效果。而玩家製作的酸液估計只要一個月就會揮發的只剩下一點點渣渣。

至於這一點陳凱他們是怎麼知道的,那是在一個低級巫師的房間里找出了一大堆滑石劑以後才知道。其實這種做法並不是很正統,大部分巫師都不會那麼做。因為這樣製作出來的酸液腐蝕性會降低一點,正常來說延長酸液的存放時間是在裡面添加魔粉和苦艾汁,但是倆者的售價較高所以很多貧窮的見習巫師就想到了這種方法來增加酸液的保存期。

而這種辦法之所以不被玩家知曉實際上不光是因為玩家的導師不告訴他們,更重要的是對於知識的態度。埃提亞世界里的法師只會教授自己的學生基本的東西,而更過的則需要他的學生自己去研究去掌握。對於那些導師來說他們把自己都當做學生,一個法師最偉大的東西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的求知慾。正統法師一生為之追求的是那扇高高在上的真理之門,其次才是打開這扇門所需要的力量。

實際上對於法師來說真理原本力量更加重要,但往往迷失在力量中的法師比追求真理的法師還要多,這或許也是法師這個職業的悲哀吧!強大的力量讓他們擁有了追求真理的鑰匙,卻一次又一次的誘惑他們邁入了歧途。

玩家由於更多時間用來練級和戰鬥,因此玩家巫師消耗酸液的速度很快,對於他們來說保存期一個星期的酸液和保存期長達幾十年的酸液本質上沒什麼不同,因此他們很少願意去研究對於他們來說基本上用不了多少次的酸液配方。

漫長的戰鬥中玩家更多的時候是在法術商店裡購買需要用到的物品,而不是在需要支付至少十個銀幣才能使用一個小時的低級實驗室,消耗半小時的時間去配置只需要1銀幣就能買一罐子的酸液。

至少何麗雯絕對不會願意花半小時去配置那種酸液,她寧可用來配置那些具有治療效果的藥膏,因為相對來說它們的價值更加高一點,配置時間更加短一點。

好吧!我又扯遠了!o╯□╰o言歸正傳!

在法術協會的四層,是大部分中級法師的住所,在這下面則是低級法師的住的地方。陳凱隊伍中的大部分人很少踏足這裡,雖然他們可以進入自己導師的房間和實驗室,但是那時候更多的是直接通過傳送陣進去的。

如果用走樓梯的話,光是到達導師所在的樓層他們就得爬上半天,因為大部分導師階的法師都住在九層以上的房間里。如果需要走樓梯到他們導師那裡,那麼許飛他們至少要爬1521級台階,而這個台階數量的前提是他們沒有在樓梯上迷路。

因此很多時候連法術協會的法師都不一定知道他們住的樓頂上到底藏著多少秘密,比如說陳凱他們前面的這個巨大的花園。雖然它已經完全破敗了,長時間沒人打理和缺少澆灌的清水導致原木應該非常漂亮的花園現在遍布著枯萎的樹木和雜草。

能夠種在法術協會花園裡的植物大部分都是帶有法術用途的,比如在法術協會奧術大廳里就種植著大量的月桂花和水星草,這倆種植物可以利用空氣中的水元素和奧法元素生成一些可以被直接利用的露水,那是非常不錯的法術藥水添加劑。

至於這個花園裡種的是什麼,大部分法師都表示不知道。因為他們從來沒聽說在法術協會的四層有這麼大一個花園,它的面積不比奧法大廳來的小。不過比起花園大小而言,讓所有人感到恐懼的是他們竟然在這個花園裡發現了一點點微小的污穢氣息。

那些纏繞在枯死的樹木和雜草上的污穢氣息來自於花園上方的那個天頂,一塊巨大的石頭在天頂上砸了一個洞,雖然防禦護壁保護了法術協會的內部,但是那透過石頭縫隙傳導進來的微量污穢氣息卻污染和腐蝕了整個花園。

「希望沒有倒霉的法師死在這裡!」陳凱看著那個被石頭砸出來的破洞祈禱著,他估計這個破洞應該是在法術協會屏障被開啟前出現的,結果就導致一些微量的污穢氣息流了進來。

萬幸的是整個花園是一個封閉的環境,一閃大門鎖住了那些氣息。如果不是陳凱他們以為這裡是某個中級法師的房間打開了大門的話,他們更本不會知道這裡會有一個花園,而且還聚集了一些污穢氣息。

「看那裡好像有人!」一個盜賊突然看到遠處的枯萎的樹木後面閃過了一道人影,然後他腦袋就被自己的同伴狠狠的k了一下。

「笨蛋!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有人!那是骸骨法師!小心法術攻擊!」那個敲了盜賊腦袋一下的騎士立刻推著那個盜賊到其他地方,因為那個在枯萎樹木後面的白影慢慢的走了出來,然後揮手就是一個閃電朝著陳凱他們招呼過來。

「奧法閃電!好帥!」一個奧術師獃獃的看著那散發著藍白光芒的閃電朝著他衝來,一下子竟然忘記了躲閃,結果是被邊上的一個騎士撲到才沒有被擊中。

「茲~~」一聲電流擊中地面並且穿透空氣的聲響傳來,接著是十幾個玩家到底抽搐的呻吟聲。僅僅是三階高級法術的奧法雷霆展現出了它媲美五階法術的巨大威力,範圍擴散傷害和傳導傷害讓十幾個處在奧法雷霆落點的位置周圍的玩家嘗到了閃電的味道。

王學文第一次發現被別人電原來是一件那麼不舒服的事情,他曾經被自己的法術道具上的閃電電過,但是那種閃電的威力連這個奧法雷霆威力的三分之一都沒有。

至少王學文的閃電就根本不可能一下子讓十幾個二階玩家失去戰鬥力,他全身顫抖著想要從地上爬起來,卻發現四肢根本不聽使喚。而讓王學文驚訝的就是在那個骸骨奧術師身後竟然又走出了三個同樣穿著法袍的法師,那些散發紅色光芒的眼眶裡閃著的是冰冷的殺氣。

「倒霉!一下字出來了四個骸骨法師,看等級還至少是四階以上的那種!」陳凱抓著巨劍的手有一點點顫抖,他不清楚自己的隊友能不能戰勝那四個高級法師。

「要是它們是一個個出來的,我肯定能把它們的腦袋摘下來送給冥王做咖啡杯!」趙鐵柱扛著盾牌頂在幾個被電擊的全身酸麻的隊友身前,然後看著那幾個準備著高級法術的骸骨法師非常無奈的說著。

「白痴!你要是能把它們的腦袋送給冥王做咖啡杯,那你自己同樣得去見安托洛!」成峰抓著一把漢斯庭制式長劍蹲在趙鐵柱的身後,努力的把自己的隊友拉到遠處的牧師邊上。

「秘法閃電!那是一位秘法師!」王學文驚喜的看著一個穿著灰色長袍的法師,那手中淡淡的黑金色閃電是他曾經在自己導師那裡看到過秘法雷霆,那是米奧法雷霆更加可怕的閃電攻擊,因為它具有極強強大的穿透力。

如同王學文說的那樣,那道黑金色的閃電在那位骸骨秘法師手裡快速的凝聚著然後朝著舉著盾牌抵在前面的趙鐵柱釋放了過來。一道黑色的電光劃過空間,趙鐵柱只是覺得自己的眼皮眨了一下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被打的飛了出去。

相對於趙鐵柱的被橫飛出去的樣子,那位釋放了秘法雷霆的骸骨法師才覺得驚訝,當然如果它的靈魂之火有這個表情的話。

黑金色的閃電在接觸盾牌的一瞬間就把附著著厭魔金屬的塗層給擊穿了,連帶擊穿的還有那厚度達到一厘米的合金盾牌。一個筷子粗細的孔洞出現在趙鐵柱的盾牌上,而且那道閃電還擊中了他胸甲。

當趙鐵柱從地上艱難的爬起來的時候,他那件堅固的大地騎士重甲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凹陷,並且原本塗著銀白色厭魔金屬塗層的地方全都變成了金色。那代表著原本可以用來抵消法術力量的厭魔金屬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作用。

---------------------------

最近有點瓶頸階段!發現很難把思緒理順,可能事情太多了吧!亞多格的章節很快就要再次告一段落,接下來很快就是埃提亞世界廣闊的空間了。

.. 二更然後求推薦求點擊求收藏!接著睡覺!

------------分割線------------

「好吧!看來又是三千金幣沒了!」趙鐵柱看著胸口那金色的凹陷鬱悶的說道,而很快他就發現了自己的盾牌上那個孔洞。

「**!老子的盾牌!」趙鐵柱看著那面自己曾經機油導師送給自己的盾牌憤怒的吼著,這種盾牌即使是地下商會都不一定有。雖然比利海靈頓的人品不好但是他對自己的學生還是非常的不錯的,而他送給自己的學生的盾牌也是特別定製的。

不過顯然現在這面盾牌的防禦效果已經大大折扣了,即使它的上面只是出現了一個筷子粗細的孔洞,但是趙鐵柱知道當法術擊穿盾牌的時候也代表著孔洞周圍的金屬也變得脆弱了。

他可以想象當這個位置再次受到攻擊時,會是多麼的脆弱不堪,也許只要一個奧術飛彈就能再次擊穿盾牌。


「撤退!」就在趙鐵柱艱難的爬起來的時候,陳凱下達了撤退的命令而此時一個巨大的火球從遠處射了過來,倆個正在聯手抬著被電的不能移動的牧師連同那位劍士一起被擊中了。

所有人只是聽到了三聲慘叫,就看到三個人被炸的飛了出去。同時飛出去的還有一截大腿和一個燒焦的頭顱,三人當中至少有一個人已經失去的被救治的可能。

而從團隊管理欄裡面傳來的信息告訴陳凱那三個人都失去了救治的機會,那個巨大的爆裂火球直接把他們送去見冥王了。

「撤退!他們沒救了!快給老子跑啊!」陳凱朝著那倆個還試圖去拉倒在地上的牧師的身體的劍士吼道,然後迅速朝後劈出了一記鬥氣斬。

白色的鬥氣斬直接飛行了不到五米就被倆個火球術給抵消了,陳凱可以看到那位骸骨奧術師背後的法師法袍上那鮮紅的圖案。

陳凱現在非常後悔,早知道這裡面會有那麼多的骸骨法師的話,他死也不會帶著人走進來的。同時陳凱也明白為什麼這裡會有那麼多的骸骨法師的原因了,遠處那一圈閃著淡淡法術光澤是依然還在運轉的傳送陣。

傳送陣周圍一圈散發著白光的護壁隔絕了這些骸骨法術進入其他樓層的可能,但陳凱唯一不明白的就是為什麼這幾個骸骨法師會呆在這個花園裡而不是跑到其他地方。

當然他現在基本上沒時間去想為什麼這四個骸骨法師只呆著這裡不出去,那四個高級法師施法低級法術幾乎不需要停頓。一個個火球奧術飛彈和秘法魔彈如同不要錢一樣朝著陳凱他們劈頭蓋臉的砸過來。

即使經歷過戰場的陳凱也沒有見過如此密集的低級法術攻擊,或許是當初諾斯戰役的時候法師們知道低級法術對於那些惡魔根本沒用,所以每一個法術都是高階法術。

但現在陳凱他們即使被低級法術砸到也是幾乎去了半條命,那些骸骨法術的法術攻擊力非常高。即使是最低級的奧術飛彈砸到身上傷害都很大,如果被擊中要害例如腦袋和心臟,基本上一下子就翹掉了。

兩百多米的距離的確不長,如果以盜賊和遊俠的速度來算的估計也就是二十多秒的時間。但是如果是跑得最慢的法師來計算的話,那麼至少是半分鐘。半分鐘能夠讓四個高級骸骨法師施放多少個低級法術,陳凱粗粗計算了一下至少60個。

如果不是陳凱他們跑得快,估計一半的人會被那幾個骸骨法師的攻擊給送去見冥王。在骸骨法師的手裡,即使是低級法術射程都接近80米,而三階以上的法術能夠達到上百米。

骸骨法師緩慢的移動速度倒是給陳凱他們逃命的機會,相對於它們的攻擊距離來說,這些骸骨法師的移動速度只有陳凱他們一半快的速度。即使這樣倆個倒霉的施法者和劍士依然被法術擊中了腦袋,沒跑出花園就掛在了路上。

這樣陳凱他們連幾個骸骨法師的皮都沒摸到就死了7個,隊伍總人數降低到了112人。

「碰!」的一聲,那扇通往花園的大門被陳凱他們用力的關了上去,封閉在裡面的除了那四個骸骨法師以外還有來及抬回來的同伴的屍體。按照過去的經驗可能要不了多久那些屍體就會被污穢氣息變成新的死亡生物,即使屍體的主人已經在神殿帶著所有的東西復活了。

「轟!轟!」即使那扇堅固的大門被關上了,幾個骸骨法師依然在不停的用法術在轟擊著大門,陳凱可以聽到法術撞擊大門發出了的巨大的響聲。那聲音不比火藥爆炸的聲音低,過了一會兒聲音逐漸停了下來。

聽著裡面逐漸降低的聲響,陳凱鬆了一口氣,不過隨即他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他對著和他一起頂著大門的幾個騎士和劍士喊道:「快閃!」

在陳凱往後撲倒的時候「轟隆」一聲巨響,那扇用巨大厚度近二十厘米不知名木頭配合金屬打制的大門直接被炸出了一個巨大的足有一人高的圓形大洞。倆個沒來及的閃開的騎士直接被衝擊的氣流和炸開的木塊砸到了後面的柱子上,一大片血珠組成從他們的嘴裡噴了出來。

在團隊頻道里所有人都看著倆個人的生命力瞬間降低到幾乎看不見的程度,但依然閃爍的光芒代表著倆人還頑強的活著。不過如果沒人救他們的話估計這個活字存在的時間會很短。

數道潔白的神術在很短的時間裡把他們的生命力拉到了警戒線以上,然後四個人兩人一組拖著他們的身體從有一個大洞的門前拉開。雖然暫時倆人的生命是沒有危險了,但是如果不進一步的救治僅靠神術恢復的虛假生命力並不能讓他們活的更久。

在被拖到邊上以後十幾個牧師迅速給他們檢查傷口,並且用更加好的神術治療他們的內傷。在埃提亞世界里受傷有兩種表現,第一種只是被扣除hp但沒有受到重大的損傷,那麼只需要一些藥物或者神術治療就能把hp給恢復過來。但如果出現了損傷例如骨骼,內傷等等情況,不光hp會被扣除,玩家想要恢復戰鬥力也需要相應的時間。

並且如果治療失誤的話,不光有可能讓玩家身體的傷害變得更重,還可以導致死亡。遊戲開啟半年多來,即使是最低級的玩家牧師都能簡單的處理一些外傷,並且在低等模式下還能有系統輔助檢查幫助玩家掌握治療方法。

實際上按照遊戲里的做法,如果一個玩家牧師足夠熟悉的話哪怕在現實里都能對傷勢進行簡單的處理。甚至部分醫學院想思源公司提出遊戲的血腥模式開展醫療教學,培養現實醫生對於手術的掌握能力。具體情況陳凱還不大清楚,不過唯一知道的一點就是遊戲中的高等以上牧師,在醫術上的造詣不會差於現實里的醫學教授,當然那是指配合遊戲內的治療神術的情況下。

在牧師的集體救治下,倆個倒霉的騎上總算沒受到被冥王找去喝咖啡的請帖。但過一段時間以後會不會再次收到,那就不一定了,因為那幾個骸骨法師正在慢慢靠近的大門。

原本緊閉的大門在存在了一個大洞以後已經對它們沒有了任何的抵擋能力,所有人都靜靜的躲在大門兩側,準備給邁出大門的骸骨法師以拚死一擊。他們知道除非自己逃出了法術協會,不然這幾個怪物肯定會死追著不放的。遊戲當中的怪物可沒有仇恨值衰減這個概念,除非真的追不上,不然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它們都會死死跟在你的屁股後面。

這點已經被一個被一隻母狼追了近十公里的盜賊用一級的經驗證明了正確性,所有人都清楚明白遊戲中怪物的仇恨度。除非你得罪的它不深,不然無論你幾次出現它的面前,它都會快速的想起你然後揮著武器朝你撲來。

因此雖然明知道可能打不過四隻站在一起的骸骨法師,但是陳凱他們依然要試試,哪怕用等級拼掉它們也好。那散發著白光的傳送陣對於陳凱他們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只要能幹掉它們那麼陳凱他們就有可能踏足更高的樓層,從而越過守在五層那些傀儡。

陳凱用力緊了緊手中的巨劍,並且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狀態。「還有2%就能升到25級了!」看著經驗槽的那短短的一小截空白,陳凱用力的吸了口氣,他的對面是拿著藍色巨劍的蘇星河。

和陳凱相比蘇星河的等級才剛剛邁入24級不久,不過再屬性點獲取上面已經不弱於和他同級別的隊友了。陳凱他們現在隊伍里等級達到24級的玩家超過20人,但是大部分都是剛剛邁入二十級不久。在亞多格城裡能夠用來練級的時間並不多也不大可能,經驗獲取大多都是通過越級挑戰獲得的獎勵。

等級越高代表著實力越強生存能力也就越高,同樣擔負的責任也就越多。現在所有等級在二十四的人員都緊緊握著自己的武器分散在大門的倆側,在他們後面更多人把收在背包里的厭魔金屬礦石拿了出來,用來堆積一個簡易的防禦屏障。

伴隨著那輕輕的骨骼碰撞的聲音,那四個高級骸骨法師逐漸靠近了大門。在骸骨走到大門前的時候,陳凱看到地面上出現一各紅色的法陣,並且沿著那個大洞蔓延到陳凱他們腳下。

「該死!閃開!」陳凱迅速的朝後撤去,在他們離開不久一團巨大的火焰直接吞沒了那扇大門,紅色的火光把空氣加熱到一種讓人非常難受的程度,陳凱感覺自己的呼吸近的虛擬空氣都帶著一股子硫磺味和讓氣管冒煙的熱度。

「這不會是五階法術咆哮之炎吧!」幾個火元素法師獃獃看著那逐漸被燒成焦炭的大門。

「那不是只有中級導士才能使用的嗎?」另外一個法師靜靜的看著。

「應該是聯合施法!」許飛看著大門裡逐漸從火焰中走來的倆個火元素骸骨法師,在這個距離下他們才發現兩個骸骨法師的法杖和法袍都有著異常相似的地方。

「這兩個傢伙不會是雙胞胎吧!」回應這個問題的是倆個同時出現的火球術,幾乎在那個法師的話語落下的瞬間,倆個骸骨法師同時舉起了手中的紅色魔杖。倆個大小相似卻朝著不同方向火球瞬間形成,然後朝著兩側的領頭戰士射了出去。

「兄弟們拚命了!幹掉它們七層的圖書館就在面前了!」陳凱的一側身躲過了那枚火球,然後揮起武器朝著那個骸骨法師殺了過去。火球在被他躲過以後擊中了後面那道低矮的岩石牆,然後再骸骨法師驚訝的眼光下瞬間消失了。

所有人都看到那個骸骨法師的眼眶中的火焰瞬間一漲,好像是那隻守財奴看到一大堆金幣一樣的火焰在骸骨法師的眼眶中出現。緊接著這種光芒出現在其他骸骨法師的眼眶裡,如同傳染病一樣的蔓延著。

這種突然出現的眼光並沒有讓骸骨法師的戰鬥力和施法速度有任何程度的下降,反倒是讓它們的攻擊頻率和節奏上升了一點點。在陳凱的巨劍攻擊到它的瞬間,一圈火紅的光環出現它的身體上。

陳凱腳步一頓然後迅速的後撤,如果不撤退的話他就會和趙鐵柱一樣被火焰光環給彈出去,並且盔甲被瞬間加熱一遍。

骸骨法師們邁出花園以後距離陳凱他們有多近?不到二十米!在這個距離下有多少遠程攻擊能夠打到它們?全部!

在陳凱發動攻擊的瞬間所有能參加戰鬥的人員幾乎拿出了壓箱底的本事朝著它們施展著攻擊,戰士擋住了直線路徑的法術?沒關係,我減小魔力輸出努力控制它的軌跡好了。


在這一刻很多法師的攻擊幾乎都是帶著弧線的,越過了他們面前擋著的那些近戰人員的頭頂攻擊到那些骸骨法師的附近。一道淡淡法術屏障擋住了所有的魔法攻擊,直到那些法術攻擊的能量達到了屏障支持的最大程度。

「老子一定要學會這個法術護盾!」一個法師在嘴上嘀咕了一句,然後繼續努力的念動起了咒語。那些在三四層其他法師房間和實驗室里找到的東西增強了所有法師的實力,即使時間侵蝕讓很多的法師裝備沒有了任何作用,但至少二十件裝備里能保留下一件。

因此在打開了大部分的法師房間以後,隊伍里的施法者們成了裝備最富有的一群人,即使是神殿騎士這種半施法者職業都獲得了幾件增幅法術的裝備。

現在法師們的攻擊能力至少比原來進入法術協會之前高了一截,即使他們可能還比不上同階的原住民法師也不會差太多了。只是讓這些法師們鬱悶的一點就是,所有的法袍類裝備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帶著一點點發霉的味道。並且由於時間的流逝布袍變得非常的脆弱,一不小心就可能因為被踩了一下就變成布條了。

不過這點並沒有太大關係,只要他們出了亞多格,然後找個裁縫給法袍的裡面加個新的內襯就可以保證這件裝備的強度了。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他們的裝備不會在戰鬥中被損毀,要知道法術的威力可不會因為攻擊的目標是法師裝備而變低。

成峰的導師在他進階二階的時候交給他了一個中級武技,那種近似於鬥氣斬的武技威力缺比鬥氣斬還要大。但是每一次施展都要消耗成峰身體大半的鬥氣,以及大部分的體力。

最重要的一定就是成峰對於這個武技的掌握程度並不高,這個叫做洛基風壓斬的武技在他手裡成了一個時靈時不靈的雞肋。有時候他消耗了大量的鬥氣企圖激發武技,結果連屁都沒使出來。

陳凱估計如果他能夠掌握鬥氣外放乃至於鬥氣斬的話,那麼這個武技應該可以變得熟練一點。成峰的鬥氣值總共才300多一點點,只比趙鐵柱高了一點點而已,比起陳凱快接近600點的鬥氣來說差了將近一半。

不過這一次成峰成功了,在面對那一個巨大的迎面而來的爆炎火球的時候他成功了。一道散發的白色光芒的鬥氣斬從那把制式長劍上劈了出去,但比鬥氣斬威力更加巨大。

陳凱看到那個如同鬥氣斬一樣形狀的洛基風壓斬,竟然直接把爆炎火球劈成了兩半,然後朝著骸骨法師的身體重重的飛了過去。

「撕拉!」所有人都聽到一陣骨骼的脆響,以及布匹撕裂的聲音。然後所有的火系法師憤怒的看著趴在地上喘著粗氣的成峰,因為他的攻擊把那件華麗的高階火元素法師法袍給弄成了漫天飄散的蝴蝶。

但是他們又不得不感謝他,因為他幾乎耗盡全身鬥氣和體力的攻擊給骸骨法師造成了至少3000點的傷害,並且把骸骨法師的顱骨劈的出現了裂痕。那銀白色的靈魂之火從縫隙中慢慢的滲透出來,試圖修補那破損的顱骨。

在那火元素法師被攻擊以後身體僵硬的瞬間陳凱迅速上前,帶著星光一般碎屑的巨劍凝聚著白色的光芒重重的劈在了骸骨法師的頭顱上。讓它試圖修補顱骨的企圖破壞了,並且把那條裂縫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 感謝以下書友的打賞,本書竟然要上架了!囧,編輯都沒和我聯繫過!星期天之前把亞多格場景章節全部發完!大概還有五章!希望大家支持一下!另外求一下上架后的保底月票,不知道這是幹嘛用的!但是看到所有大大上架后都在求,我也求一下!


----------------今天還有一章!------

大部分骸骨法師生命雖然脆弱,但是按照遊戲中的模板計算它們屬於精英模板的四階怪物。也就是它們的血量可以達到3萬的血量,比起玩家那不到千點的hp多的不是一點半點,但比起戰士類的怪物來說這點血量實在不算什麼!尤其是陳凱的那個攻擊,幾乎砍掉了他六分之一的血量。

最重要的一點,一旦骸骨類生物的靈魂之火被暴露出來以後,想要在藏起這個弱點就太困難了。至少陳凱還沒見過任何一個死亡生物,在腦殼被打碎以後還能在被幹掉之前重新粘上去的。

不過雖然這個骸骨法師的腦殼被打碎了,甚至露出了所有死亡生物最脆弱的靈魂之火,但卻不代表著它就會被陳凱他們幹掉。只要它背後還有其他法師陳凱他們就不可能把這個火元素法師給幹掉。

即使陳凱他們想要把這個骸骨法師先幹掉,但是它身後的倆個法師卻不會同意,尤其是不遠處的另外一個火元素法師更加不會同意。為了救助自己的同類,它竟然放棄了對蘇星河他們的狂轟濫炸,用火焰光環逼退他們以後轉身朝著陳凱射出了十幾個火球。

那十幾個火球並不是從那個火元素法師通過施法釋放出來的,而是利用一根銀白色中但是絲絲紅光的魔杖施放出來的。所有的火元素法師在看到那根魔杖以後眼睛綠的和狼一樣,他們知道那是一件可以順發群體火球術的高等魔杖。

接著陳凱感覺所有的火元素法師攻擊變的更加凌厲了,雖然他們攻擊的目標並不是倆個火元素骸骨法師。但至少前面頂著的戰士們感覺自己的壓力減低了,為了抵擋越來越多的法術攻擊倆個高級骸骨法師不得不釋放更多的法術防禦。


這些防禦法術不光要防禦他們自身,還需要防禦那個被打破腦殼把靈魂之火裸露在外的同類。幾乎所有非火系的法術攻擊都朝著那個受傷的法師攻擊過去,然後一層層法術屏障出現在它的頭頂替它阻擋了那些攻擊。

倆團土黃色的光芒越過了前面的戰士,擊中了倆個骸骨法師腳下的樓板。那寄託者土元素法師希望的攻擊,並沒有讓樓板出現任何變化。夢想中組成樓板的石塊變成泥土崩塌的場面沒有出現,同樣那個把骸骨法師們分散開的想法也瞬間破滅。

「是添加了抗魔材料的石頭!估計三階以下的法術很難對那些岩石根本沒有人任何攻擊力!」陳凱衝到骸骨法師的對面,但是被一堵奧術屏障給擋在了外面,而他的背後傳來了幾個土元素法師的共同結論,雖然這個結論顯得是那麼的無奈。

和傳聞中的一樣,法術協會的每一層樓都添加了不同等級的法術材料,以抵抗在該樓層居住的法師實驗法術時能產生的最大攻擊力。即使很多時候那些厚厚的牆面依然會被法師的實驗破壞,但卻沒人懷疑法師做所牆壁的承受力,只是他們不知道原來外面的走廊也是用相同的材料製作的。

無論在哪個法術協會都禁止法師們在走廊施展法術,原本他們以為那是為了防止他們破壞牆壁,現在看來只是害怕這些新手施法者傷害到其他人。或者說是為了保持整個法術協會的環境而已。

但是這樣卻讓施法者們留下一個不好的概念,那就是也許法術協會的走廊是可以被破壞的。而那些曾經戰鬥留下的破損也證明了這一點,走廊的確可以破壞,但卻不是能被三階以下的低級法術給破壞。

至少所有陳凱隊伍里的施法者們,都對法術協會第四層的精美走廊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那不是他們這些低級法師掌握的法術能夠破壞的,或許一些超乎常規的手段能夠讓他們的法術具備一定的破壞效果,比如說完整版的奧術炮彈。


倆天的時間裡陳凱他們打開了上千個房間,並且獲得了大量的法師裝備,雖然那些木質的魔杖大部分都在時間的侵蝕下朽爛了,但依然能夠找一些可以使用的。

被費雲叫做手持式火炮的那個小小秘銀魔杖握把,總算有了能夠施展完全版本法術的彈藥。一把從****師雷納克曾經的實驗室中取出來的魔杖,完成了它最終的使命,即使這個使命可能是所有低級奧術師最不願意看到的。

在一陣燦爛的彩色光華中,這柄****師雷納克可能使用過的高級魔杖成了微風中飄散的碎片。在碎片的前端則是一顆直徑足有五十厘米的巨大橢圓形炮彈,並且奧術炮彈的尖端正在慢慢的朝尖銳的方向發展。

「啾~~」尖銳的空氣撕裂聲,裹挾著讓所有擋在許飛前方的戰士們蹲下來的吼叫。所有突然蹲下來的戰士們覺得自己的頭盔,如同被一陣巨大的空氣波紋擊中一般,突然緊緊的壓在自己的腦門上。

耳朵邊上那另人失去聽覺一半的巨大轟鳴是那一枚彩色的巨大奧術飛彈造成的,並且這個奧術飛彈直接擊穿了阻擋在它前進路上的兩堵法術屏障。如同擊碎玻璃一般的一穿而過。

同樣被它擊穿的還有一個擋在它前進路上的骸骨法師,它的胸口直接被巨大的奧術炮彈擦掉了一半,連帶著它那隻白色的骨質左手。所有人都看到骸骨奧術師臉上那張開的嘴巴,好像帶著一絲不可置信。




Related Articles

黑衣人緩緩睜開眼,短暫的暈眩令他很是虛弱「這,這是什麼鬼」

沒事就好,灰色衣服的男子扭頭看著逃跑的蕭...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