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番交流,竟然討論了半個月之久!而神獸『白澤』就這樣一直在湖面上不停地漫步著。不論白天黑夜,大家都能夠看到他們的身影。一到晚上,那神獸『白澤』渾身散發出白色的星光,在湖面上分外美麗。

兩隻九尾狐,雖然心中非常企盼,但它們也不敢去打斷神獸『白澤』的雅興,只能夠耐著性子等候。張凡阿肯自從知道了這頭神獸知道九尾狐族人和青丘國的情況,也就不著急了。而且難得有這麼逍遙的日子,天天在湖邊游泳嬉戲。就當在遠古野營了。反正靠著太湖,不愁沒有補給。事實上,他們還期望書妖能夠多和神獸『白澤』交流交流,獲得更多的技能和信息。

書妖和『白澤』在湖面上探討交流了一個多月,這一日終於見到『白澤』悠然的漫步到大家的宿營地。書妖也很滿足的向張凡通報了他和『白澤』互相學習的情況。大家果然是獲益良多。神獸『白澤』雖然能夠通達天下之事,甚至還有預測未來的神力,但畢竟預測與真實的接觸到未來的信息是兩碼事,這次和書妖一番互相學習,非常滿意。

「非常抱歉,佔用了你們這麼長的時間!」神獸『白澤』略帶歉意的說道,「為了補償大家的耐心等待,報答你們這位知識淵博的同伴,我會為大家解答一些疑難,並為你們做一些有益之事。先從那兩頭九尾狐來吧……」

兩隻九尾狐魂立刻躍動到『白澤』跟前,大聲問道:「我們的故國青丘,現在如何了?我們的族人現在何處?」

『白澤』慨嘆一聲,「哎——,此事說來也只有我能知曉清楚了。在大洪水以前,我夜觀星象,得知有普世大災難降臨,便在九州四處通報。其中便有你們九尾靈狐一族。 崛起復甦時代 ,女媧大神為救天下蒼生,不惜犧牲自己的神力,動用強大的補天之術,守護了神州大地!但因神力有限,未能將整個神州守護住,特別是沿海地區。你們青丘國在東海之濱,女媧神力已經很難覆蓋,因此在這一次大劫難中,舉國覆滅……」

「怎麼會?我們的族長和祭司都是大能力者,這一帶還有人類倖存。我們九尾靈狐一族法力強於很多族類,即便比起龍族也不遜色,為何會舉國覆滅?!」妲己不信,大聲質問。

「姐姐不可唐突……」楊玉環連忙制止妲己。

「你們的法力能與龍族相比?這是我聽說過的最好笑的事。」『白澤』冷笑道,「不過你說的對,九尾狐一族法力確實很強。你們的長老,曾經對我說過,會將你們族中較有潛力的後起之秀,放逐到時空的洪流中,也許正是這個原因,才讓你們族類消耗了過多的力量,而被洪災覆滅的吧。要知道,那時我們都不知道女媧大神會出世救援天下蒼生。如果早知道,大家都遷徙到內地,也就能夠保存大部分沿海種族了。」

楊玉環施禮問道:「那大神可曾在大洪水之後,看見過我們的族人?」

『白澤』點點頭,「這也是我疑惑之處,自從大洪災之後,我便立刻到九州沿海巡視,看看這裡的蒼生受難情況,大多數種族都已被大洪災滅族了,只有少數水生種族和人類倖存。你們九尾靈狐一族,我並未找到倖存者。甚至在九州各地,都沒有再見到一隻九尾靈狐。這也讓我懷疑,也許你們族中長老,有辦法將你們全族都遷徙到時空亂流中了吧。反正在你們的青丘故地是絕對沒有一隻九尾狐在了……」

兩隻九尾狐魂都是情緒低落,想不到尋訪故國青丘的願望,就是如此破滅了。想當年,放逐自己這些族中晚輩時,有那麼多資質優異的靈狐,都葬身時空亂流中。自己恐怕是這個時代,碩果僅存的九尾靈狐了……

張凡上前安慰兩隻九尾狐魂:「『白澤』大神說了,也許你們族人遷徙到九州其他地方,隱世避難,或者在某個時空中躲避災難了,並沒有滅族。你們也不用過度悲傷,為今之計是在這個時代安身立命,靜心修行,也許以後還有機會遇到自己的族人……」

楊玉環十分感激張凡,「多謝你吉言相勸,如今我們姐妹也只能這樣了……」

張凡笑道:「幫人到底,我們有一個朋友已經在這個時代佔據了一片山林,你們大概在後世也曾聽說過『山鬼』之事。她那個地方頗合適二位隱居修行……」

「你說的是後世中華所稱的『山鬼』,來自遠古種族的『暗夜精靈』?」楊玉環似乎很了解這個種族,非常驚訝的問。

張凡點頭說道:「正是,我可帶你們去投靠於她。山鬼一族是很能與像你們這樣的種族融洽相處的。而且以她們的力量,也能夠在這個蠻荒亂世,護佑你們的安全。」

「如此甚好……」楊玉環娉婷施禮,「這就又要麻煩大家了。」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張凡拱手回禮,心中暗喜,看來這件任務就這麼完成了。不過這樣的話,似乎這個任務完成的並不圓滿,不知道持戒者世界的評價會是怎樣。

正當張凡與兩隻九尾狐魂安排棲息在瑤姬領地之事,那一邊阿肯已經在與神獸『白澤』討要好處了。不過『白澤』並不小氣。徑直說道:「我看你們命運頗為坎坷,前途爭鬥無數。這樣吧,你們身上的鎧甲護具,我看都煉製的有些粗糙,我再為你們加工一番,也好護佑你們周全。」

阿肯和哥布林一聽這話,心中頗有些不服氣,但嘴上不得說。便將大家的鎧甲道具取下來,放在『白澤』身前,看他如何煉化的更好。

『白澤』看得出他們的心思,也不計較,只是微笑著對他們說道:「這些鎧甲製作的手工倒是很精緻,不過確實是有些舍本求末了……也許是你們力量不夠的關係……」說完『白澤』伏下身體,一件鎧甲從地上漂浮起來,在他身前緩緩旋轉,正是綠翼的『風之翼』。 「這套鎧甲,取自風系靈獸的皮,並以其骨加固,想法很好。不過後來又用『窮奇獸』翅膀上的風系鱗片加裝了能短劇飛行的翅膀,卻有些畫蛇添足了……」『白澤』說道,「雖然都是用風系材料,取材相同,但『窮奇獸』生性蠻狠,壓制了這頭風系靈獸的能力,反而使這套皮甲不能釋放完全的力量……其實要想飛,很容易的……」

『白澤』吹了一口氣,將這件皮鎧包裹在一個氣泡中,那些『窮奇獸』的鱗片從皮甲上剝落下來,「只要將這些鱗片的風系力量抽取,加持到這件皮甲上就行了……」只見在氣泡中,那些『窮奇獸』的鱗片都分解開,一絲絲純正的青色風系力量,從鱗片中抽取出來,團成一團,再慢慢的滲入到綠翼的『風之翼』中,這件皮甲上,竟然慢慢浮現出一對青色的『風之翼』,這是真正的風系靈力凝聚而出的『風之翼』!

阿肯尤達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這是他們沒有想到的,事實上,就算想到,也很難辦到!

那些風系力量還繼續加固了皮甲,並排除雜質,使之更加輕便舒適。一件漂亮的青色皮甲,出現在大家的眼前,純風系的防具,名稱和技能都沒有變化,但卻大幅度增強了能力。關鍵是重量更加輕了,式樣也更加美觀。

接著張凡那件『獸王鎧』漂浮起來,『白澤』繼續說道:「這件鎧甲是張凡的吧,你所運用的信仰力量,仁慈隨和,但也有勇猛精進之意。這件鎧甲正是析取這個意義,但卻顯得太過龐雜。要知道,能夠取法精神是最上乘的煉器之法。你們大概正是想取法狼族和『窮奇獸』的兇猛與遇強則強的勇悍之能,卻偏偏取用了『窮奇獸』的翅膀,又想兼顧飛行的能力,實在是弄巧成拙……會打仗的人,並不一定要會飛的……要飛的話,也不一定要這樣做……」

張凡的鎧甲被拆開成一個個部件,「你們還有『窮奇獸』的材料嗎?」『白澤』問道。

尤達立刻取出一大堆『窮奇獸』的屍體零件出來,放在『白澤』身前。『白澤』口中吐出神力氣泡,將鎧甲包裹……

一件巨爪護肩的胸鎧,和『窮奇獸』后爪加固的戰靴,前爪加固的護臂,以及獸牙加固的兇惡護面,撲面而來一股蠻荒氣息!那『獸王之翼』技能,竟被轉移到靴子上,張凡穿上這套防具后,雙腳一蹬,便越到半空,飛行的樣子,竟然是在空中蹬踏,撲擊跳躍。

那靴子在張凡跳躍時,有一團團踩動空間障壁的一圈圈紋路,這種空中跳躍的方式,很像守護螳螂的空中遷躍。不過看上去更加的威猛!張凡在空中撲擊跳躍時,就好像一頭蠻荒凶獸,從天空躍動,以無可匹敵的架勢,居高臨下的撲擊對手!

張凡和綠翼皮鎧上的前後龍鱗護心鏡,都被去除了,即便這樣,防護力都沒有下降。張凡還多了一面無屬性的龍鱗臂盾,也就是綠翼的那枚后心鏡改制的。

接下來,阿肯的皮鎧也被分解,將『窮奇獸』的零件全部去掉。原因是這『窮奇獸』的能力與這件水系護甲的屬性相悖。而是將那些應龍鱗片煉製了上去,使得這件鎧甲的防護力達到最高!而且『白澤』還激發了鱗片中的應龍能力。

要知道應龍有翼,所以阿肯鎧甲上的『天空之翼』技能,會顯化一對應龍翅膀的虛影!應龍又是水神,水中之力自然更加強悍!所以阿肯這件『風水師』鎧甲是提升能力最多的!

軒轅星的『窮奇鎧』,與他的那把『窮奇弓』也是尤達依據成套煉製的理念,製作的超強鎧甲,甚至連箭矢都是『窮奇獸』一身尖刺煉製的『窮奇箭』!這套鎧甲得到了『白澤』的讚許。因此改動不大,只是淬鍊了一番,祛除雜質和不必要的裝飾,使之更加的緊湊。

還用『窮奇獸』的眉骨煉製了一個護面,不但增強了他面部的防護,還使得『窮奇之視』技能更加強悍。軒轅星好像帶著一個骨質化妝舞會的面具,掩飾了他英俊的相貌,不,應該說更顯出他斥候弓箭手的神秘氣質。而鎧甲整體看上去很像張凡的『獸王鎧』。就連空中短距飛行的能力也與張凡相同,是踏空而行。

尤達自己的護具,也得到『白澤』的指點,重新煉製了一番。暗櫻的護具上,那對蝴蝶翅膀被去掉了,『白澤』使用神力激發了『尤妮絲的怨念』惡魔皮甲上原本的惡魔翅膀功能,讓暗櫻飛行速度提高了五倍!現在暗櫻確實像一隻揮舞著死神鐮刀的魅魔了!

其他道具,『白澤』只將那把精美的燧發火槍『輪迴』重新煉化了一番,這把必殺武器,可以在場景中使用六次,但每次只能夠造成800點必殺傷害,每次擊發后,還要冷卻24小時。這點傷害對於真正強大的對手,實在是不夠看。而24小時的冷卻時間,一場戰鬥早就完了,實在有些雞肋。所以在很多戰鬥中,張凡團隊都沒有使用。

『白澤』看來很清楚張凡團隊的需要,雖然他並不認識這種形態的武器。因此這把精美的燧發火槍經過『白澤』的加持后,變成了每個場景擊發兩次,每次造成2400點必殺傷害!這麼強大的傷害,足以威脅到強大的史前怪物了!不過這把燧發火槍的冷卻時間也延長到72小時,等於是將三次擊發的量,一次用完,而後冷卻時間為三次擊發的總和!雖然總量不變,但實用性大大提高!這就是『白澤』的智慧!

阿肯和尤達在這一次道具提升中,學到了很多東西。『白澤』的無屬性神力,是最好的煉製道具的能力。最後,神獸『白澤』讓綠翼將『獨角獸』召喚了出來。那頭獨角獸一見到『白澤』,便是一幅誠惶誠恐的臣服樣子。讓大家很奇怪……

「這頭來自西方的神獸,與我一族確實有些淵源,就讓我點化它一番吧……」『白澤』吐出一個巨大的氣泡,將獨角獸包裹在裡面,一團白光閃耀的大家看不清氣泡中的情況。

過了好久,那團白光才緩緩散去,一隻微縮的『白澤』從崩裂的氣泡中走了出來。體型與原來差不多,少了一對巨大的翅膀,頭上的獨角也變成向後弧形彎曲的一根鹿角。唯一不變的是,依舊一身潔白的皮毛……

神獸『白澤』似乎有些疲憊,綠翼興奮的騎了上去,催動這頭獨角白澤,只見這頭小白澤四蹄用力,一團白霧從足底升起,便躍入太湖,在湖面上奔跑起來。跑到興處,又向空中跑去。一點不用翅膀,在空中跑得是那樣自然,好像本就應該如此。這地面、水面和空中對它來說,都是一樣,如履平地。好像這個星球在這頭小白澤足下失去了重力……

『白澤』(暗金):華夏神獸,吉祥白澤!

水陸空無障礙,速度:???;體力(靈力)???,休息餵食恢復,受傷醫療恢復。

吉祥守護:運勢+15;力量+15;敏捷+15;感知+15;治癒,解毒,驅邪;替代主人傷害100%,主人攻擊力和防禦力提升一倍;防禦力為???的護罩;

神獸衝擊:破魔,破防;攻擊力:???,傷害加倍;被動技能,主人攻擊力提升???倍,距離???米;壓制步兵和同級以下騎兵,對手攻擊力和防禦力下降到???;

萬事通達:???此獸能言,達於萬物之情。問天下鬼神之事,自古精氣為物、遊魂為變者凡萬一五百二十種。

持戒者8382號專屬道具,不得轉讓!

…………


『白澤』走了,他用最後的神力,為書妖加持了一副神聖護盾,也就是那個絕對防禦的結界。他擔心這本毫無防禦力的知己書妖,在今後的戰鬥中犧牲。而且也感念他為黎民所作出的,傳授後世科技的貢獻。

這是書妖所做的一切,影響了後世歷史,並向好的方向發展的場景褒獎。這個獎勵可是真正的絕對防禦,他今後不會被能力低於神獸『白澤』的物種所傷害!而能夠超過神獸『白澤』的物種,除了那些真正的神靈,也就很少了。

『白澤』走後,書妖用以前學到,又經過『白澤』指點的傳送陣繪製方法,教給了大家,一起在這裡繪製一個傳送陣。傳送的坐標是瑤姬的領地。瑤姬那裡在大家離開時,設置了一個坐標點。而且邋遢道人也會在那裡等候大家。

『白澤』指點過的傳送陣,要比九黎族那些祭司巫師所煉製的傳送陣強很多。不愧是通達萬物之情,通曉鬼神之事的神獸。『白澤』可是了解一切遠古方術的。

因此,這次傳送十分的順利,大家非常安穩的來到了瑤姬的領地,不偏不倚的出現在那個坐標點上。這裡是生命之樹所在山口不遠處。 大家一到,瑤姬立刻就得到了通報。她立刻在大群的昆蟲動物的引領下,十分排場的出現在大家眼前。雖然瑤姬說是為了迎接大家,實則大伙兒都看得出這個暗夜精靈十分得意。有了自己的生命之樹和領地的她,尾巴有些翹到天上去了。

「我們要好好教育教育這丫頭了!」張凡偷偷的傳信給暗櫻。

「哼,我們晚上好好收拾她。」暗櫻挑逗的回信。讓張凡心中一陣蕩漾。

說來也巧,瑤姬偌大的領地中,正好有一隻母狐狸正要產子。在瑤姬的親自干預下,兩隻九尾狐魂,順利的投入了母狐狸的子宮,附著到剛剛孕育出的狐狸胚胎中。到這裡,大家的任務算是完成了,不過阿肯不放心,大伙兒還是等到了狐狸產下數只幼崽后,確定了兩隻九尾狐已經安然降生后,才準備離開的事宜。

這一天,也是瑤姬的鄰居——重明鳥的好日子,他的蛋也終於孵化了,一隻小小的重明神鳥降臨到遠古世間!這對於這個飽經磨難的時代來說,實在是一件大好事。世間又多了一份守護善良的力量。而就在小重明鳥出生后,重明鳥父子便來向大家告辭,他要帶著自己的兒子出去遊歷了。那個洞穴自然是交給瑤姬打理。

至此,瑤姬的領地通過那個長長的洞穴,一直衍生到那一片生機盎然的沼澤濕地中,並與瘴女如煙取得了聯繫。現在這遠古的雲夢大澤和雲夢山都歸瑤姬守護!天空中,數十隻綠色的守護螳螂帶領著一大群墨綠色的玄蜂漫天飛過,分散到雲夢大澤各處去繁衍守衛。

張凡暗櫻作為這裡小半個主人,自然也是非常的高興。今後自己有一半的持戒者世界時間,要在這裡度過了。那麼自然是活動的地界越大越好。他現在考慮如何好好規劃這領地中的前景,甚至考慮要聯繫九黎族的山寨……

阿肯和書妖都有些奇怪,瑤姬面對要與大家分別,特別是要永遠離開最好的閨蜜暗櫻,以及很可能是情夫的張凡。她居然表現的十分開心,竟然沒有半分失落,很有些匪夷所思。不過阿肯似乎有些明白了,張凡和暗櫻會不會也和自己一樣,有一半靈魂留在了這個時代,就好像自己被留在了東海龍神敖靈的身邊呢……

阿肯忽然感覺這很有可能,自己在海底和敖靈佔據了夔龍巢穴,那可是一個非常寬闊的海底洞穴。敖靈在吞噬了兩頭夔龍的妖丹和血肉后,身體發生了非常巨大的變化,從而成長到了一個可怕的高度,好像非常接近成年的龍族了。

她在懵懵懂懂間,釋放了成長時的深藍結界,將阿肯也困在了裡面,使得阿肯也得到了敖靈成長時的水系加成。這就是『白澤』為什麼要將應龍的那幾片龍鱗都給阿肯做了龍鱗甲,就是因為這傢伙身上有了龍族的氣息,身體能夠更好地與這件鎧甲契合。

龍族的成長結界,很像生命之樹的生長時的霸道。不過生命之樹是吸取其他生物的生命,而龍族的結界則是拒絕一切生物進入,但已經被結界困住的已無法出去。要不是阿肯是敖靈的愛人,就會困死在她的深藍結界中。

而阿肯甚至侵入了敖靈為他開放的靈魂空間中,好像生命之樹的伊甸園。在那裡,阿肯感受到了她深邃的海神之力,那是一個多麼美麗而夢幻的海底世界啊!就阿肯在敖靈的靈魂世界中與之徜徉了很久,最後在敖靈吸取了夔龍之力醒來后,阿肯的靈魂與她已經永不分離了……

邋遢道人的『時空穿梭機』已經準備就緒,這裡的空間在生命之樹的守護下,非常的穩定。事實上,即使沒有這架『時空穿梭機』,張凡團隊也會在一定時間內回歸。好像這種專供一個團隊完成某些特定任務的試煉場景,是能夠知道這個團隊是否已經完成任務,並適時回歸。不過進入似乎難一點,需要很多手段,標準的難進易出。

大家在進入『時空穿梭機』后沒多久,戒指提示就出來了:

你們團隊完成了『天空斬鷹』場景任務,獎勵統計中……

你們團隊完成了『海中獵狼』場景任務,獎勵統計中……

你們團隊完成了『為萊西而戰』場景任務,獎勵統計中……

你們的突襲德國威廉港,並成功擊毀還未建造好的『提爾皮茨號』戰列艦,提前觸發了十個月後海戰場景『丹麥海峽海戰』和『俾斯麥號的覆滅』的場景,並導致場景『不列顛空戰』發生重大變化。英國皇家空軍逆襲德國的轟炸行動提前被觸發。大幅度改變了歷史,獎勵統計中……

你們團隊完成了『空中攔截』場景任務,獎勵統計中……

你們團隊完成了『鷹日保衛戰』場景任務,獎勵統計中……

你們團隊完成了『鷹口奪食』場景任務,獎勵統計中……

你們團隊完成了『狼群的覆滅』場景任務,獎勵統計中……


你們團隊完成了『協同護航』場景任務,獎勵統計中……

你們團隊完成了『英格蘭的復仇』場景任務,獎勵統計中……

你們團隊沒有『倫敦上空的鷹』場景任務,懲罰統計中……

你們團隊沒有完成了『最後的截擊』場景任務,懲罰統計中……

你們完成了隱藏任務,『重建倫敦的饋贈』,獎勵已經兌現……

因為你們完成本任務的獎勵標準,已經超出了場景所發布任務的最大獎勵範圍。因此,默認為本次場景所有獎勵為100萬功勛值,1萬加成點,名望100點。

因為你們墨家影響力大幅度上升,所以你們可以動用『墨者有財相分』技能,將95%的功勛值捐獻給墨俠集團,兌換成加成點……

邋遢道人就告訴大家,已經回到持戒者之鄉了。大家都是吃了一驚。但鑽出『時空穿梭機』,發現果然是煉金當鋪的後院里……

(終於寫完了中華神怪場景,維西花了很大力氣,也沒有能夠將《山海經》裡面的神怪寫全,畢竟中華的神怪要比東瀛那彈丸之地的妖怪強大而且多太多了,要是展開寫的話,估計可以專門寫一本玄幻小說了。貌似東瀛的『百鬼夜行』場景,二十多萬字,幾乎所有東瀛妖怪都登場了……)

…………

「這次我們得到了如此多的加成點,我有一個想法……」阿肯說道。

張凡、綠翼、軒轅星和書妖都直著耳朵聽阿肯說,這可是一大筆身體財富,至少張凡綠翼和阿肯三人,完全可以超前固化兩次了!而軒轅星和書妖雖然都是100比1的固化比例,哪怕分到四分之一的加成點,也可以讓現實世界的身體大幅度強化啊!

特別是書妖,本體的身體屬性都是1點。幾千點加成點砸下去,也能夠讓他的身體與普通人一樣了。到了那個時候,他應該不會再是一副老態龍鐘的樣子了吧。

阿肯見大家都挺關注自己的意思,立刻說道:「嗯,我的意思是。我們三個這次出去,不要把加成點加上去,使得身體固化。因為那樣,下一個場景就是固化后的身體進入場景了。我希望看看我們大幅度加成點加持后的身體,會進入什麼樣的場景。」

「這次獲得大量的加成點,正好讓我們看看這個持戒者世界的極限難度!我想,一次場景獲得這樣多的加成點,肯定不會是經常發生的。我們的身體屬性都在1000以上,這該是什麼樣的強大體質啊!而場景的難度又會是什麼樣呢?會不會進入一個難度係數超高的戰爭場景呢?」

大家都是默不作聲,細細品味著阿肯的意思。


「我覺得可以體驗一下……」書妖淡淡的說道:「這樣我可以得到更多的持戒者世界的數據,就有可能分析出這個詭異的世界,到底會把持戒者提升到多高的一個境界!或者能夠承受多麼強大的一個修行者,在場景里活動。」

張凡對書妖和軒轅星說:「不錯,但你們兩個不用陪我們等下次進入再提升。反正你們是百分之一的固化,應該不會有多少影響。」

「我也想體驗一下場景中超高加成帶來的快感!」書妖笑道。

「我也可以到下次進入再加成……」軒轅星淡然的說道,現在他的性格,即便除了場景,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再是那種乍乍呼呼的樣子,變得穩重起來。看來-經歷了真正的死亡考驗后,人也會變得更加成熟。何況遠古斥候婞直,本就是一個低調的武者。

阿肯一拍手,「既然這樣,我們就算是一致通過了!」

「不!」張凡擺擺手,「書妖說過,現實世界大家也會遇到很多可怕的爭鬥,你們兩個還是加成了吧,如果發生了什麼事,也好有個應付。」

書妖想了想將羊皮書打開,看來有些話不能夠直說,書上有些文字顯現:「軒轅星還沒成為守護者,遇到的危險應該不會多。 符武乾坤 。而且現在他的身體屬性,因為婞直的關係,已經提高了很多,應該能夠應付一些突發事件了。」 軒轅星在這個場景里要算是獲益最大的,因為他經歷的危險也是最大,是真正的死亡了。他的身體得到了遠古斥候婞直的加成。

張凡想了一下,「書妖,你還是加了點數吧,這樣你的活動能力要高一點。而且下次進入也不用修改太多身體數據了。很費靈票的,我們在現實世界,現在很窮的。」

「也好……」書妖無奈道。

大家談好了加成點的分配,加上使用墨者兌換技能后,一共得到19500加成點,書妖只肯收取3000點加成。因為這樣他的力量、敏捷和感知,就可以得到一千點,百分之一也有10點固化。就和一個健康強壯的人類一樣了。要知道普通人的身體平均點數,也只有8點左右。

書妖迫不及待的將自己得到的身體加成點,加持到自己身上。三道不同顏色的光芒將羊皮書籠罩。只見那光芒中,羊皮書竟然發生了變化,變得厚實起來,而且封面也逐漸硬化,好像現實世界硬皮封面的精裝圖書!

變化的不只是封面,內在的書頁雖然還是黃色的羊皮紙,但變得更加柔韌輕薄,頁面也變得更加多了,這表明他的容量也更大了!最後書妖的本體定格在一本好像厚厚的《辭海》一樣的精裝圖書,和14寸的筆記本電腦一樣大,有十厘米厚!

光芒散去,書妖在空中凝定,過了片刻,化作了一個普通人類,站在大家眼前。只見這個書妖化身,長得竟然很像張凡,右眼帶著一副單片眼鏡,手中抱著那本厚厚的精裝圖書,斯斯文文的樣子,還帶著幾分老實。好像一位年輕的學者。

他身上穿著一件好像發黃的舊報紙做成的長衫,褲子也是差不多,只是顏色深一些。腳上穿著一雙寫滿文字的黃褐色羊皮靴。雖然有些另類,不過還算搭調,要比以前的樣子普通多了,不再是那麼顯眼,一看就不像是人類。而且也好看多了。

「嗯,還不錯,這衣服顏色再深一點,看不出那麼多文字,就和普通人一樣了。」張凡笑道。

書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暗櫻連忙推過一面落地鏡來,書妖照了照鏡子,「這容易……」

說完,身上的衣服好像電視機調顏色一樣,立刻暗了下去,變成褐色,好像羊皮風衣,就跟他手中那本書的封面差不多,雖然還能夠隱隱看見一些文字,不過看上去很正常了。

阿肯圍著書妖轉了幾圈,嘖嘖讚歎道:「要比張凡漂亮,我們的暗櫻小姐和綠翼大姐,是否考慮換個男朋友……」這傢伙話還沒完,就被綠翼暗櫻無情的一腳踢出了門外!


「可惜我的加成剛剛加到身體上,就固化了!」書妖向大家展示了自己的屬性,三項體能屬性,各有11點。這是10點加成,加上了原本的1點。

「這樣也好,省得身體大起大落的。」張凡笑道,「以後在現實世界走動就方便多了,你可以自己去你想去的地方。」


書妖眼中充滿了期望,這就是他千年以來的夢想!要知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啊!有了這一副強壯的身體,自己就可以去世界上任何圖書館了!還能領略一下世界各地的風土人情。如何不讓他激動萬分!

下面的日子裡,阿肯和尤達依舊在邋遢道人的煉金當鋪里幫忙,每天煉金,學習道術。

綠翼暗櫻和軒轅星整天泡在訓練館里,得空還把威利斯拉過去做靶子。這輛怪車的戰鬥力在團隊中,現在是最強大的!一身刀槍不入的防禦,加上紫色雷火護身,一根雷獸巨骨,一面圓盾,一門大口徑雷火機炮,無論近戰遠戰,三個武者都不是它的對手!

張凡和書妖,則是每天泡在圖書館里,有些持戒者看見他們,還以為是用什麼法術,搞了一個分身。相貌和氣質都是太像了。就連張凡現在對著書妖化身說話,都有一種照著鏡子和自己說話的感覺。但書妖的樣子似乎並非刻意如此,他並不能夠隨意變化相貌。這個樣子,也許和他們一起經歷了一場生死磨難,在文字空間里,相伴千年一起看書有關。

當然,張凡也會抽空去訓練館,和暗櫻修習一下『伊賀極限流』。現在的暗櫻,速度在惡魔翅膀的加成下依舊很快。但張凡的鎧甲也有在空中奔躍的技能,暗櫻的飛行能力想對弱化。二人在空中酣戰肉搏中,暗櫻有些落於下風,被張凡這隻獸王肆意蹂躪!

無間劫 ,與暗櫻瑤姬一起生活。在遠古場景中熟睡后,便在持戒者之鄉醒來。這兩邊醒來,另一邊都如夢境一般。這樣的體驗真實太奇異了。

到了拍賣會的日子,張凡和綠翼現在都懶得去了。為了不要暴露太多實力,阿肯和尤達還是向拍賣會的組織方提供了一些拍品,換購了一些稀缺的煉金材料和功勛值。那些廢棄的式神傀儡,他們都不會再賣了,雖然那些傀儡的煉金材料已經無法回收,但現在都可以給威利斯當做食物。這些廢棄的式神傀儡,是威利斯最好的補給!

不過,在拍賣會上,阿肯發現了一個令人震驚的事情。他一回來,就匆匆向張凡報告:「你知道嗎?!那個鐵甲奧斯陸竟然還活著!」

這個消息把張凡給震驚了一下,甚至綠翼都有些難以置信!




Related Articles

一旦這裡也被蠱蟲吸食,那麼像杜宇這樣的少年又還會有多少個明天?

答案是……不多了!想到了這一切,韓靖冷冷...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