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是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畫面,而且看起來好像是正版遊戲運行時的界面。

「噫!好!我破解了!」盧修斯振臂歡呼,幾乎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破解組的其他人看見盧修斯這個反應,忍不住都往這裡看過來。

「哦,盧修斯,你破解了什麼!」

「就是那個叫做植物大戰殭屍的遊戲,我終於破解了。」他興奮的指著屏幕。

旁人也都往他的電腦屏幕上看去,只見屏幕上浮起幾個字:

「恭喜你,破解者,你浪費了自己寶貴的生命。」

這是夏語和英語雙語的,因此他們完全能看懂。

盧修斯之前還在狂笑,但是現在卻一點都笑不出來了,看見這些字以後瞬間沉默。

旁邊同為破解組的朋友們,看到屏幕上的這些字以後也啞口無言,他們覺得盧修斯是徹底瘋了。

這分明是破解失敗了!但是他還那麼高興,真的是有些讓人難以理解。

「盧修斯應該腦袋沒出問題吧?」

「要不要把他帶去精神病院治療?」

「他再這樣搞下去,會出問題的。」

盧修斯獃獃的看著電腦屏幕,他思考了良久之後,終於嘆息一聲。

看來是時候應該放棄對這款遊戲的破解了。

他努力了那麼長時間,究竟獲得了什麼呢?

終究是一無所有啊。

那麼長時間的堅持,明明已經看見了希望。

但到頭來,這只是別人的戲耍。

現在的盧修斯已經徹底灰心了。

他終於挪動了滑鼠。

在他打算放棄的時候。

屏幕上的畫面又改變了,它又彈出來一行白色的字:

「破解者啊,你還是幸運的,成功破解了這款遊戲,但是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盧修斯非常詫異,一會兒說他浪費了生命,一會兒又說他幸運,破解遊戲成功了。

這個遊戲的開發者到底想要幹什麼?他這麼做的目的何在?

簡直太讓人難以理解了。

不過接下來,他再次點了滑鼠,大概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遊戲已經開始。

遊戲的初始界面非常簡單,就是一塊發黑的、長滿青苔的墓碑,上面有著兩個選項。

盧修斯想要看看這個遊戲的開發者到底在搞什麼名堂。

他點開了遊戲,但是在點開遊戲的一瞬間就發現了不對勁。

因為正版的畫面是非常精緻的,很多形象都是非常好看的。

但是這個遊戲被他破解以後就不一樣了,滿屏幕都是在飛著的…卡通粑粑。

「謝特。」他暗自罵了一聲。

而且這場景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改成了這個,眼看過去,這根本沒法玩呀。

盧修斯咽了口口水,然後硬撐著玩下去,看看這個惡趣味的開發者,有沒有留什麼驚喜。

但是他覺得自己又在浪費時間了,你這個開發者沒有留一點好東西,除了這個卡通粑粑之外,就沒有其他的了。

破解完的這遊戲拿出去給別人玩,誰玩啊?

盧修斯已經明白,自己這那麼長時間是完全白費了。

本來心高氣傲的想要破解他們的遊戲。

沒有想到,卻被別人玩弄於鼓掌之間。

他不禁低下了自己高傲的頭顱,然後準備關掉這個遊戲,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但是他卻驚奇的發現,這個遊戲並沒有關閉的選項,根本關不掉。

狂按esc鍵也沒有任何作用,任務管理器也打不開。

這就有點心慌了,他連忙關掉電腦的電源鍵,電腦立刻黑屏。

「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吧?」

等了兩三秒之後,他再次打開了電腦,但是電腦上的東西卻讓他非常憤怒。

那個遊戲還在一直開著呢。

居然連關機重啟都沒有用!

開機居然自啟動,還佔了全屏,且按想要打開任務管理器也沒有用。

這玩意兒都快趕得上電腦病毒了,這款遊戲的開發者也未免太惡毒。

盧修斯又用了好幾種方法,但是任何方法都沒能成功關掉這個遊戲。

他的電腦里還有很多重要的東西呢,如今被病毒感染了,裡面的東西說不定也會受損。

畢竟他們能做出那種事情來,要想破壞他的電腦,一點都不奇怪。

於是他立刻斷掉電源,打算將硬碟快點換出來。

同時他在心裡暗罵這個遊戲廠商,這種防盜版的方法也太絕了。

破解很難不說,破解完之後還帶來一堆病毒。

盧修斯從此再也不想觸碰這家遊戲廠商了,這簡直是他的心理陰影。

不過當他放棄過之後,我朋友告訴他這款遊戲已經有破解版本的了。

他所做的這一切都只是在浪費生命。

他發現自己對破解遊戲也失去了任何興趣。

以後要是再遇上這樣的遊戲廠商,那就哭死吧。 譚榮柏和譚松柏在旁邊瞧著,嘖嘖搖頭。

其中最不樂意的,就當屬譚松柏了。

在羅河村的時候,譚青青就老是仗着自己小,天天欺負他們。

現在出來在外了,還是仗着自己小,就使喚他們。

把他氣的喲。

「這你自己搶來的馬,你自己不牽。那你兩手空空的,準備幹嘛呀?」

誰知,譚青青卻橫了譚松柏一眼,「當然是躺在推車上,讓你們拉着走了。」

譚松柏,譚雲星,譚摘星一聽,氣的要死。

並立即回頭質問自個兒的爹,那譴責的小表情似乎是在說:

瞧瞧!瞧瞧!

你倆最疼愛的五丫頭,就是這麼欺負自個兒娃的!

還不快管管!

譚青青倒是懶得搭理他們。

反正最後的結果,也是大伯二伯站自個兒這邊。

都跟她玩了這麼多次了,也不長記性。被欺負,不是活該的么?

為了不讓哥哥姐姐們被她氣的跳腳腳,譚青青選擇直接干下一件正經事兒。

她將隊伍里的幾個無父無母的小孩子,拎了出來,示意給大伯二伯瞧。

「這幾個年紀剛剛好,可以跟着咱鏢局裏的師傅們練武。」

譚青青懂規矩,接着道,「是孤兒,沒人照顧他們。所以亟需個去處。」

鏢局不收女孩。

但好在這幾個孩子,都是男兒。

可鏢局培養個武夫出來,也不是那麼簡單容易的事兒。

所以這入門,首先就要測測根骨。

是練武的那料子,他們才收。

若不是那塊料子。

那也只能讓這幾個孩子,去尋別的門路。

譚從文是老大,祖父不在的時候,長兄做主。

他細細打量著這幾個孩子,言語中更是不怒自威。

「你們年紀雖然小,但應該聽過鏢局吧?鏢局有什麼規矩,你們知道嗎?」

二蛋、狗子和旺財或是知道等著自己的好日子要來了,紛紛跪着忙開口求表現。

「我曉得,我見過,得會練武。我很能吃苦的,我什麼都能幹!」二蛋忙大聲喊。

譚從文沒說話。

他只是從桌子上,扔了三根筷子出去。

二蛋和旺財,都飛快把筷子接到手裏了。只有狗子,他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要接筷子。

狗子看了會兒二蛋和旺財,再看看自己,深覺自己可能要錯過這次活下去的機會,當即眼眶就紅了起來。

「再……再給我一次機會吧,這次我肯定能接住!」

狗子說着,甚至都有了哭腔。

Related Articles

安林將目光投向之前月夜真王所在的地方……

…… (第三更啦,求個月票呀) 安林抬頭...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