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又如何逃得過妖皇的眼睛,只是他也很無奈。該說的都說過了,剩下的就只能看二哥了。轉移視線,看向二長老。不用言語,二長老就輕輕的點了點頭。兩人之間的默契十足。

「魅姬,你以後多向你爹多學學。以後的妖王宮,都是你們年輕人的!」妖皇看到二長老點頭,心也放寬了,看向魅姬時又露出了一副慈愛的表情,儼然就是把自己當成了她的父親。

而魅姬又何嘗不是把他當另一個父親呢?

妖皇和皇后沒有女兒,所以一直以來都把魅姬當成自己的女兒慣著寵著,從來不讓她受半點委屈。時間一長,魅姬在妖皇這裡感受到的父愛反而比在二長老那裡感受的要多。她又如何不珍惜這段感情?

她甚至希望可以叫妖皇一聲父皇,所以她一心想嫁給赤風,這樣她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叫了。而且赤風也是妖族最出色的,就更加認為他應該是屬於她的。只是,半路冒出個夜綾,破滅了她一切的幻想。

呵呵,幻想?是啊,僅僅是幻想而已!是該面對現實了,該勇敢的接受一切了。魅姬緩緩的抬起了頭,眼中此刻卻散發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光,彷彿瞬間長大了懂事了。

她緩緩看向二長老,心中小聲的說道:父親,對不起,請原諒孩兒以前的任性。然後迅速轉過頭看向妖皇,不理會二長老眼中不解的光芒,緩緩的說道:「姨父,魅姬會好好的輔佐夜綾的!」 “哼,我先走了!”於雪嬌生氣的一甩袖子駕馭其火紅色的劍光飛走了!

“師弟,你怎麼這麼衝動?”尹麗雪埋怨的說道!

“哈哈,師姐你放心我從來不把這種人放在眼裏!”尹麗雪知道徐洛辰說的是實話,因爲短短一個月時間徐洛辰的修爲已經超過了她達到金丹後期頂峯,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元嬰期!所以何葉對他的寵愛絲毫不少於於雪嬌!


“對了,我見你剛剛切狍子肉使用的是什麼劍法?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啊”尹麗雪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孩,所以 她也沒有因爲於雪嬌的事多想什麼!

徐洛辰得意的一笑“哈哈,師姐你就看走眼了啊?那只是我們蓮花峯的入門劍法御劍術啊!只不過我是天才練得比較嫺熟而已!”

經徐洛辰這麼一提醒尹麗雪果然覺得他使用的劍法恨眼熟,真的是崑崙宗的入門劍法御劍術!

“少臭美了,師姐我還不屑練習!”尹麗雪不想讓徐洛辰繼續得意下去!

“哈哈,師姐你口是心非了吧!想我這種修煉天才再爛的功法到了我手裏也會化腐朽爲神奇!”


“切,就你行,我們回去吧!天色比較晚了!”

“好”二人同時放出飛劍然後化成兩道劍光消失在原地!

果然,第二天尹麗雪被何葉叫去訓了一頓,這令徐洛辰極爲的不爽心中暗暗下了個決定!今晚的蓮花峯沒有月亮與星星徐洛辰盤膝在木牀上,一圈圈有形的靈氣快速的被他吸入了體內!

他的心神一緊,結着體內發出一聲咔嚓物體碎裂的聲音,在他體內丹田中那可懸浮的金丹上佈滿了細小的裂痕,接着在徐洛辰的引導下金丹慢慢的裂開最後化爲一團金色的液體,金丹化爲液體後,他有控制着着團液體想着體內的重要器官而去,不錯,他是在強化體內的器官!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碎丹,由於他修煉太快,偶然機會下回憶起以前自己體內的金丹似乎就是碎裂後被自己吸收而他的身體也變強了幾倍,所以現在他就試了試沒有想到還成功了!

當徐洛辰體內的器官吸收了金丹化成的金液後,顯現出一種淡淡的金色,睜開眼睛的他鬆了一口氣,現在他的丹田中已經空空如野,感受着身體傳來的強大力量徐洛辰隱隱有點興奮!


當天地間的第一縷曙光出現時,尹麗雪如往常的向徐洛辰的木屋走去,不過剛到屋外他就頓住了因爲他感覺四周的靈氣正往屋子中聚集,看來師弟正在修煉,她暗自納悶什麼時候這個師弟變得這麼勤奮?

第二天,尹麗雪更加好奇了,這個懶惰的師弟爲什麼會連續修煉兩天,她發出自己的神念想要知道徐洛辰在搞什麼鬼,開始下一刻她就臉色一沉因爲她的神念居然無法穿透這間屋子,似乎這間屋子被一層禁止所包圍了!

第三天……

第四天……

шшш▪ Tтkan▪ ¢ O

第五天……醜陋的木屋中徐洛辰伸了一個懶腰,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經過五天的努力終於再次在體內凝結出了一顆金丹並且將金丹修煉到了巔峯!

突然,他感覺自己佈下的中立禁止被觸動了,吸收了兩次金丹的力量他才發現他可以讓中立禁止一直保持開放的狀態!收取重力禁止尹麗雪就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師弟,你閉關這麼久可有什麼收穫!”

“當然有收穫了!”

尹麗雪疑惑的用神念在徐洛辰身上掃過“還是金丹巔峯?我還以爲你突破到了元嬰期呢?”

徐洛辰表情一頓,頓時無語!

“咯咯,逗你玩的!師姐我已經五天沒有吃到燒烤了,快點東西我已經準備好了,趕快去烤!”尹麗雪從儲物戒指中扔出不少小動物!

“哈哈,走吧!”徐洛辰將幾隻野味放入了自己的儲物戒指然後架起飛劍往往常燒烤的地方飛去,尹麗雪緊隨其後!

一個小時後,徐洛辰眼睛微眯神態慵懶舒服的躺在一塊平石上,他嘴裏叼着一根野草,而尹麗雪則在一旁的空地上演練着一套劍法,飛馳的劍光如靈蛇般四處奔走快到了極點!

突然,徐洛辰心中一驚因爲他感覺一股強大醇厚的靈氣沖天而起,地點就在十里之外!

“師姐,快隨我來!”徐洛辰迅速放出自己的飛劍跳了上去,然後往那個地方飛去,尹麗雪沒有半點猶豫御劍往徐洛辰的方向追去!

越是靠近那個地方,靈氣就越爲醇厚,經過尹麗雪這些天對他的灌輸,出現這種靈氣不是用重寶就是有天材地寶出世,崑崙宗本就是處於靈山福地,隱藏在其中的寶物無數,不過寶物都是有靈性的並不是你居住在這裏就能發現!而是有德者居之!有德者按照徐洛辰的理解就是運氣!

短短一分鐘徐洛辰就發現那道醇厚靈氣是從前方一處山坳中發出的,他壓下劍光四處打量了一下然後收起飛劍整個人化爲一道細線往山坳衝去!一股股震盪的拳勁成波浪似的推出,凡是擋在花明身前的障礙物全部化爲烏有!

“轟轟!”當石壁落去,在花明身前出現了一道幽深的洞口,這時尹麗雪也到了“師弟這是?我感覺裏面的強大的靈氣!難道……”她也想到了一種可能,散發的靈氣如此的強烈山洞中肯定有重寶!

“走,我們進去!我們必須抓緊時間,不然別人來了我們就沒有機會了!”

蓮花峯,原本盤膝修煉的何葉一下子增開了眼睛,一絲喜意從她臉上閃過,然後放出飛劍消失在大殿中!

本來正抱着一隻白兔散步的白髮美女,身子一頓口中喃喃自語道“我終於等到了,呵呵,我的傷勢有望痊癒了!”隨即她的眼神一寒,然後她的身影一陣模糊隨即化爲烏有!

天機峯何雲子正捧着一杯茶送往嘴邊,突然,他動作一頓眼神望向蓮花峯方向“沒有想到這個機緣讓何葉師妹得到了,我就去看看吧!”

朝陽峯;羅旋峯;大衍峯……崑崙六脈凡是修爲達到了元嬰期的修真都感應到了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然後不約而同的往着蓮花峯趕去!

剛剛踏入洞口,徐洛辰就感覺到一股兇戾氣息盤繞在那股靈氣的周圍,看來重寶處定有妖獸守護這話不假!

“呼呼”洞口內雖然光線灰暗,但是徐洛辰擁有夜視眼,所以都能清晰的看到,他發現洞口四壁都是散發着強烈靈氣的青玉,如果平時有一塊這樣的青玉都可以用來煉製一件下品法寶了,但是與洞口深處的重寶比起來,這些青玉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嘶”一股奇寒無比陰冷氣息猛的襲來,徐洛辰二人頓時警覺起來,接着,原本沒有風的洞內伴隨一股怪風一個幾乎塞滿了洞口一個似豬非豬,似蛇非蛇全身佈滿森寒鱗片的龐然大屋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

“吼吼!兩個金丹期的小輩居然敢來奪寶!”怪物張口就是一陣惡臭傳來!伴隨的還有一股強大的妖氣!

徐洛辰湊了湊眉頭不悅的說道“我說,醜八怪你趕快讓開,不然老子我揍死你!”

尹麗雪表情一寒“師弟這個怪物不可小覷!”

“哈哈,笑死我啦,你們人類太自大了,一個金丹期的娃娃就想揍我,我寂寞了這麼多年就陪你玩玩吧!”

突然,徐洛辰嘴角不屑的一笑,發動了風之奧義身子化爲一道細線,然後就聽見砰的一聲那個龐然大物被徐 洛辰一拳轟翻!露出雪白的肚皮!

“你這個醜八怪,你以爲你家少爺那麼好騙嗎?你這麼胖我就替你減減肥!”說完徐洛辰再次消失,然後就聽見 一陣密集的“砰砰砰!”的擊打聲與“嗚嗚嗚!”的慘叫聲!

“停手!停手!不要打了我投降!”怪物不停的向徐洛辰求饒,看得尹麗雪一陣目瞪口呆!

徐洛辰氣呼呼的放開了這個似豬非豬似蛇非蛇身上佈滿鱗片的怪物,那個怪物如一隻泄了氣的皮球然後整個身子一下子小了下去,最後變成了一隻巴掌大的動物!而它的那身強大的妖氣也隨着身體減小而消失!它雙眼滴溜溜的一轉“你們是不是想得到玉髓,只要你們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可以帶你們去!”

“什麼?玉髓?”尹麗雪一聽就猛的跑了過來一下子抓住了它!

“難道你們不知道這裏的寶物就是玉髓嗎?”小怪物露出我很鄙視你的表情說道! 「姨父,魅姬一定會好好輔佐夜綾的。」魅姬目光堅定而清澈,語氣認真誠懇,充滿魅惑的小臉之上散發著無盡的光彩,成熟的韻律漸漸展現而出。這樣子的魅姬盡有幾分像皇后,讓人忍不住的敬畏。


這樣子的魅姬,讓妖皇等人既熟悉又陌生。心中不由得感慨一句終於長大了,可又有些落寞。孩子們長大了,他們老了,未來的路他們也漸漸幫不上忙了。而且,魅姬在這種時候發生了這樣的轉變,真的好嗎?

「魅姬?」二長老看到一向任性的女兒突然間起了這麼大的反應,心裡不由得一緊,擔心她是因為接受不了素素背叛的事情,傷心過度所致。她不會想不開吧?

「爹,你放心吧,我已經長大了,我會和表哥他們一起守護好妖族!」魅姬看到父親擔憂的眼神,心裡一暖,緩緩的解釋道,「之前是我太任性,不知輕重。現在我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了,就絕對不會再給你們添亂了。以後我會好好學,努力幫助夜綾處理好妖族的事情。」

「好!好!」二長老聽后連叫了兩聲好,激動的手都不知道放哪了。長久以來他最擔心的就是魅姬這個女兒了,擔心她任性壞事。可現在她終於長大了,知道輕重緩急,變得沉穩了,漸漸有了皇后當年的風采了。這叫他如何不激動?

「嗯!你能和夜綾和平共處,我和皇后也能放心了。」妖皇也滿意的點了點頭,高興的看著魅姬,眼中儘是欣慰。這個外甥女,沒白疼!

轉頭看向皇后,也看到了她眼中滿意的神采,越加滿足了。輕輕的將皇后摟緊了懷裡,慢慢的站了起來,朝著在場的眾人慎重的說道:「從今天開始,朕不再過問妖族之事,以後的妖族就交給你們了!」

「陛下!」眾位長老聽到妖族如此決絕的話,立刻驚呼出聲。想阻止妖皇的決定,但是又不知道妖皇打的什麼主意,根本就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去勸阻。抬起頭疑惑的看著妖皇,眼中都閃耀著祈求的光。陛下,三思啊!

只有夜綾沒有動,也沒有說任何話。她早就知道妖皇會走的,早就知道未來的事情不可能改變,可是他們的固執卻依然讓他們選擇了這樣的路。呵呵,其實他們是一類人的,一樣的固執。

「夜綾,你是不是知道什麼?」魅姬看出了身邊夜綾的反常,立刻看向她,希望她可以給她一個解釋。嬌艷的小臉之上滿滿的都是疑惑和期待。

「該來的總是回來,逃避沒有任何用處!」夜綾緩緩的抬起來,臉色格外凝重認真。眼睛緊緊的盯著妖皇,彷彿是在提醒他一些什麼。

「如果真想逃避,就不會有這樣的決定了。」妖皇也很無奈,眼中染上了一抹憂色。轉頭看向皇后,更是帶著濃濃的不舍。可是該做的還是要做,該面對的還是面對。

看著妖皇身上流露憂傷落寞,所有人都更深刻的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只是還是有些接受不了,希望妖皇可以給他們一個更好的解釋。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說出來,我們一起解決!」二長老性子急,立刻站了起來看著妖皇,大聲的喊了出來。眉眼之間難掩擔憂的神色,語氣也不由得中了一些。

「這件事情你們幫不了!我只希望一切都可以在那之前結束。」妖皇並沒有明說,眼睛幽幽的看著門外的天空,彷彿看到了他們最好的歸宿。緩緩的笑了笑,他轉過了身,帶著皇后離開了這裡。

「夜綾,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二長老見妖皇走了,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從他那裡套出什麼了,立刻轉移了目標。眼睛逼視著夜綾,逼她交代清楚一切。

「你問我,我問誰?」這個問題都困擾她十幾年了,要知道還會走到這一步?夜綾搖了搖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轉身,落寞的離開了。

眾人看夜綾這個樣子雖然有疑惑,但也不知道該怎麼問了。畢竟她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又有多少可能知道連他們都不知道的事情?

疑惑的彼此看了一看,最後只能無奈的散席。各自回到各自的地方,做各自的事情。

而夜綾經過這麼一鬧,也沒心情問赤風現在的情況了。回到房間,就將自己關了起來。腦海之中各種思緒再度崛起,紛紛擾擾讓她難安。

妖皇放棄管理的權利了,過段日子就該失去蹤跡了吧?而這個就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情嗎?究竟是什麼事情竟然比妖族現在堪憂的處境還重要?

夜綾不明白,真的不明白。但是唯一明白的是,一定和她也有關!

只有這麼一個答案,讓她感覺很無力。但是卻沒有讓她退縮的理由,只能拖著疲憊的身軀繼續堅持,努力做好一切。

或許等到他們什麼時候能把那個神秘勢力滅了,妖皇和師傅就會重新回來了。懷著這樣的夢,夜綾漸漸的睡著了。

夢裡她又看到了那一幕,看著他們一個個的消失,夜綾只剩下了麻木。麻木的站在那裡,等待黎明。可是,站著站著她的身邊就出現了其他的人。一動不動的待在她的身邊,彷彿一直都存在。

赤風、孟輕狂、尉遲殤、夜晟、夢煙,等等,好多好多,多到她一時都沒數清。

什麼時候自己的身邊盡有這麼多人了呢?夜綾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著床頂的紗帳露出了疑惑的光。或許是自己一直都疏忽了!

不過,從今天開始,她不會在疏忽他們了。夜綾緩緩的笑了起來,眼中的滿足一目了然,只是門口突然響起的敲門聲打斷了她的美好回憶。

「夜綾,我要和你談談!」

魅姬回到自己的住處時,滿腦子都是疑惑。各種各樣的問題不斷地纏繞著她,讓她怎麼都靜不下心。想到夜綾可能知道些什麼,就立刻坐不住了,馬上帶著人趕了過來。

其實,來到這裡后她也在猶豫,猶豫著要不要進來。在外面站了好一會兒之後,還是沒抵得住心裡的好奇心,走向前敲起了門。

「進來!」終於來了!夜綾笑了笑,坐起了身,看著門口的方向。 “師姐,什麼是玉髓?”徐洛辰看見尹麗雪居然如此的緊張,所以好奇的問道!


尹麗雪卻沒有回答徐洛辰而是對小怪物大聲的吼道“你的條件是什麼?”

小怪物眼珠又是一轉剛要開口就看見徐洛辰在旁邊比劃着拳頭,所以它只好垂頭喪氣的說道“只要你們帶我出去,我就告訴你們玉髓在哪裏?”

“好,沒有問題!”

“不好,師姐有人快要來了,我們要抓緊速度!”徐洛辰的靈覺中正有無數的高手往這裏趕來!徐洛辰一把搶過小怪物然後扯着它的耳朵惡狠狠的說道“快帶我們去!”

“放開我!我馬上帶你們去!”此時小怪物心裏在流血,以往每次進來的人都是對它恭恭敬敬的因爲要得到玉髓的關鍵在它身上,所以沒有人敢得罪它,哪知這次趕來的卻是一名什麼都不懂得小輩而且還是一名暴力狂!

“跟我來”小怪物從花明手中跳出然後向一個方向跑去,二人緊跟其後!“到了!”在一面光禿禿的山壁前停了下來,小怪物小口一張一塊巴掌大的黑色令牌飛到了空中,然後貼在了山壁上唯一的凹槽處!

只見山壁發出一陣淡綠色的柔和光芒然後從兩邊縮回露出一間密室,密室中被一種淡淡的銀白色充斥着,密室中央 有一口半徑一米左右的池子,池子中的水正汩汩的冒着水泡,池中中央有一塊露出水面的山石,山石上有一塊青色的葫 蘆,葫蘆上方一道尖銳行的玉柱正對着葫蘆口!

尹麗雪眼睛一亮,隱隱她回憶起師父說過有關於蓮花峯中玉髓的傳說,似乎現在的情景與傳說謀合了!

“師弟,快將那個葫蘆取到手!”徐洛辰身子飛起然後手一伸就將那葫蘆抓在了手中!

“恩!居然這麼重!不對是連在一起的!”徐洛辰一發力將葫蘆折斷,收到了儲物戒指中,令人奇怪的是在徐洛辰拔走葫蘆後一隻新的葫蘆又從山石中升起!

“師姐,快走!”徐洛辰低聲喝道!因爲他感應到那些強大的所在已經快到了!尹麗雪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並不敢耽誤,全力運轉真元往洞外奔去!

“哎,你們不能不講信用啊!”小怪物急急忙忙的叫道,並且身子激射到徐洛辰的肩膀上低頭咬了徐洛辰一口!

“哇靠,你想死啊!”徐洛辰身子一抖頓時將肩膀上的小怪物抖開並且雙眼冒火的盯着它!

“哈哈,你現在已經是我的主人了,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突然小怪物的聲音在徐洛辰的心間響起!

徐洛辰懶得理會小怪物,然後施展開風之奧義“師姐你太慢了!”突然尹麗雪感覺自己的腰間一緊,然後耳邊傳來徐洛辰的聲音“師姐別動,是我!”

本想掙扎的尹麗雪頓時身子放鬆下來,在風之奧義下,儘管帶了一個人但是速度也快到了極點,半秒鐘徐洛辰就奔出了洞口!

“來不及了!”天邊的劍光似乎已經發現了他們,徐洛辰只好朝着另外一個方向奔去“呼呼”耳邊的風聲不斷,徐洛辰心中一鬆,因爲他發覺那些人居然沒有追來,可是隨即他就臉色一變,因爲他感覺在他獲得玉髓處爆發出幾股強大的劍氣,接着幾股強大的存在就向着他消失的方向追來!

何雲子身後跟着五名佈滿寒氣的全身散發着強大氣息的人,此時的他們心情非常的糟糕,因爲居然有人敢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將玉髓奪走了,能夠在玉髓出現的瞬間就能夠趕到肯定是在蓮花峯潛伏已久!

何葉心中也充滿了怒火,玉髓出現在自己的地盤卻被人先登一步,這讓她的面子往哪裏擱!徐洛辰不知道他已經闖了大禍,玉髓對修仙之人來說太重要了,可以說得上天地重寶,一滴就能增加十年的修爲,並且不管靈魂受到了多重的傷勢一滴就能痊癒!肉體上的傷勢可以用丹藥治療,可是靈魂上的傷勢是沒有丹藥可以治療的,只有一些特殊的天材地寶纔有這種功能,無疑玉髓就是幾種天材地寶中的一種!

“師弟,我感應到師父的氣息,我看我們還是停下來將玉髓交出去吧!”

徐洛辰也感覺到了背後緊追不捨的氣息心中暗道“能夠讓何葉同等存在的都緊張的一定是了不得的東西,既然得到了他肯定不會交出去!”

“不行!”說話間徐洛辰的速度再次提升了兩倍,原本嘴角露出笑意的何雲子幾人臉色一沉“不好,賊人的速度太快!”

徐洛辰嘴角一笑,因爲前方正有一道條小河,他抱着尹麗雪突然間投入了水中“師姐,不要用真元!”

徐洛辰頓時將所有的能量散去,這些就算何葉他們有天大的本領也不可能發現他們,因爲修真者找一個人也是靠氣息尋找,在逃跑中徐洛辰就用重力禁止將自己與尹麗雪包裹起來,不然就算他們逃掉了也會暴露是他們偷走了玉髓!

“不好!賊人的氣息消失了!”何雲子再次臉色一變,心中已經憤怒到了極點,玉髓對他們來說太重要了,原本在他的心中玉髓已經是她崑崙的囊中之物,沒有想到……

“到底是誰?如果讓我知道是誰我何雲子一定要滅他滿門!”落入河水中的徐洛辰聽到這陣充滿殺氣的強大聲波i,更加堅定了不能將玉髓交出去的信念!

隨波逐流,徐洛辰二人如兩條游魚在水底遊動,不到10秒,六道肆意強大的劍光就飛到了徐洛辰消失的小河邊一名氣息陰沉的男子說道“哼,賊人就是在這裏消失的,我們分頭追我就不行他能逃出我崑崙!”

“哼,就按何成子師弟所說的去做!”何雲子一聲令下,其餘四人御劍飛起都全力張開神念仔仔細細的收尋周圍的一切!

大約過了五分鐘後,六人再次相聚到小河邊,他們的臉色都相當的難看,因爲他們根本就沒有發現賊人!其中何葉的性格最爲暴躁她突然控制飛劍發出幾道宏光然後對着周圍劈下,頓時水浪翻飛不斷,河中的游魚更是遭殃紛紛被強大的氣勁震傷!露出雪白的肚皮!

離何葉等人一里處,徐洛辰二人正蜷縮在河底的石縫中,何葉發怒時爆發出的強大氣息令徐洛辰暗暗心驚,現在的他們不敢使用半點真元,不然就會被他們發現!不過徐洛辰最強大的就是肉體,所以他照樣可以在水底呼吸,可是 尹麗雪就不行了,現在她整張臉憋得通紅,看她的樣子忍得十分的辛苦,徐洛辰心中一陣愧疚,如果自己把玉髓交出去 師姐就不會賠自己受罪了!

突然,他心中一動臉快速的湊到了尹麗雪的嘴邊並且一口吻住她的柔脣,然後渡入了一口空氣!

尹麗雪表情一鬆,那種窒息的感覺頓時消失,她白了徐洛辰一眼,然後將身子往徐洛辰這邊靠了靠!

這一眼令徐洛辰沉寂的心火熱了起來,感覺脣邊傳來的柔柔的溼潤感,徐洛辰忍不住伸出舌頭一舔,尹麗雪芳心一羞,秀眸輕合,不敢再看徐洛辰!她一張俏臉不知是窒息而佈滿紅暈,還是嬌羞而紅霞滿天!

何葉對着四周發泄了一番然後對着其餘幾位師兄弟說道“我觀那賊人定逃不出我崑崙,我們只需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嚴格加強弟子出入盤查這些他插翅難飛!”




Related Articles

「柚子,謝了,我們先走了。」

「嗯,等後面的結果出來了,我在聯繫你。」...
Read more

「大長老到!」

突然,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打破了這短暫的寧...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