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的凌亂,叫外人總是覺得他們彼此之間的情誼有些問題。

只是……

一旦雲梵星域需要他們站出來了,他們又都能夠展現出驚人的團結!

是的……無數次雲梵星域受到挑戰甚至是威脅的時候,這炎黃十四星的十四個人都是肩並肩地站在一起的,其默契程度,如同一人!

現在想想,韓靖若有所悟:原來他們是劍奴,他們的真相,就是他們其實都是劍奴!

劍奴者,終其一生為劍之守護!


守護的是劍,同時也會守護劍內的劍靈!

也就是說,劍奴和劍靈不同!劍奴不是劍靈那般後期由持劍者逐漸孕育和滋養而得的靈物!

要成為劍奴,就必須將自己畢生的精髓和壽元全部融入劍身當中,最終使得自己成為劍的一部分,和劍共存亡……

這一切都決定了他們的志同而道不合——他們都要守護相同的東西,因此必須彼此珍重彼此;同時他們又是絕不相同的十四個人,所以彼此之間在很多地方都會存在著頗多的分歧和矛盾。

此刻望著這十四人,韓靖的面上看似平靜,心裡其實早已是波瀾掀起:他越發地覺得這一片天地真的不真實了,連炎黃十四星都不是真實的十四位戰將而是劍奴,那麼其他的人和生靈呢?

「起來吧!」暗暗吸一口氣,韓靖輕聲道:「告訴我真相!」

聞言,十四名劍奴齊齊起身,面色不已。

有人的臉上都是期待之色,望著韓靖在笑;有人搖著頭,似乎還在沉思著什麼,面色稍顯凝重;也有人已經上前一步,站在了韓靖跟前。

「我們可以說出來的真相,不多!」

是一名年紀看上去最長的老者,韓靖知道他叫做一星——炎黃十四星其實真的沒人知道他們原來的名字,又或者,他們的名字僅僅是如同符號一般。

這就好比當年的刺盟刺客一月到十二月一樣,無論是「一月」、「八月」還是什麼,都不是那名刺客的真正名字,都只是代表了他們身份的一個符號。

所以,炎黃十四星也是叫做一星、二星直到十四星。

微笑地望著韓靖,一星笑起來有些慈祥之氣,根本不像一名叱吒風雲的強者,反而如同私塾里善良的老翁。

「韓靖,我們能夠告訴你的真相只關於一柄劍,一柄叫做炎黃的劍,一柄霸劍的故事!」

……

原來,十四息果然都曾經擁有過自己的名字。

又或者可以這麼說:在遇上炎黃劍之前,他們各自除了擁有各自的名字之外,還擁有屬於各自不同的無上輝煌和巨大勢力。

按照一星的講述,韓靖難以想象出他們到底擁有過何等的輝煌和強大勢力!

但是,他們最終都先後遇上了一名強者,遇上了這名強者手裡叫做炎黃劍的恐怖霸劍!

炎黃劍,真的很強大,彷彿天地間不該存在的至寶一樣!所以當那名強者提出挑戰要求的時候,十四星先後都是作出了相同的決定。

他們的決定便是如果自己勝了那人,不論生死都將獲得那人手裡的炎黃劍!而一旦他們失敗了,則要成為炎黃劍的劍奴!

畢竟,對於任何武者而已,特別是對於那些痴迷於劍術神通的武者而言,一柄好劍意味著的太多太多,得與失,有時候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

於是這樣的約定成為了規則,使得十四星先後失去了他們往日的輝煌和身旁的一切,最終成為了炎黃劍的劍奴!

……

「那個人,是誰」

聽完一星看似輕描淡寫的描述,韓靖深吸口氣,他想不到到底是何等強大的武者,才可以直接將同樣強大到難以想象地步的武者逼成了自己的劍奴。


他也無法想象那到底是一柄什麼樣的劍,如此霸道和強大!

「那個人,你現在還不配知曉他的名字!」一星的回答很乾脆,乾脆得有些殘酷。

接著回頭望了望身後的同袍,他才繼續回頭望著韓靖,說道:「但是,他死了!他的劍靈也死了!所以我們一直守護著他的炎黃劍,等待著有人能夠重鑄劍靈!而且按照約定,當重鑄劍靈成功之後,我們十四名劍奴便可以解脫,真正回歸輪迴!」

劍奴守護的不是劍的主人,而是劍以及劍靈!並且劍靈即便消亡了也不會影響劍奴的存在,除非是劍折或者劍毀,則劍奴跟著劍同時滅亡,徹底不存!

原來如此!

難怪當初雲梵仙子告訴韓靖,說他即便遇上了炎黃十四星或者夢道老人也不會是輕鬆愜意地「老友再聚」!

一切,都是雲梵仙子說的考核,一切都是為了看看韓靖到底有沒有資格,有沒有資格得知所有的真相以及得到所謂的傳承!

這份傳承,應該就是劍奴所說的那個人留下的吧?

而炎黃劍就是傳承的一部分!

韓靖不知道自己和那個人之間到底有著什麼樣的關係,但他相信,一切的真相距離自己不遠了!

此刻望著韓靖,一星身後的一名婀娜女子上前了兩步,停下來之後稍顯猶豫,最終問道:「韓靖,你已經成為我們的新主,所以……你可以現在便離開雲梵,等到你日後實力更強,再來獲得炎黃劍!」

她認為韓靖太弱,無力得到炎黃劍?

聞言,一星同樣想了想,點頭道:「這或許也不錯,畢竟新主你的實力如同螻蟻,應該無力重鑄劍靈!」

「重鑄劍靈等於重新獲得我的劍靈分身!」微微一笑,韓靖搖了搖頭:「我不認為這是難事!」

是的,他這一世已經成功地獲得過一個劍靈分身了,只是失去了而已!所以他相信再次孕育劍靈分身依舊不是難事。

但一星也笑了,慈祥之氣蕩然無存:「一旦開始重鑄劍靈,則你和我們都將沒有回頭路!要麼生,要麼玉石俱焚!現在以你的實力來看,如果你重鑄劍靈的話,十次當中你會死亡一百次!」

只等一星說完,先前的婀娜女子低下頭來,嘆息道:「而且沒有十次,機會只有一次!」

轟隆隆……

… 以韓靖現在的實力,如果他嘗試重鑄炎黃劍的劍靈的話,嘗試十次自己就會死上一百次?

這樣算來,豈不是說他一旦嘗試,都是必死無疑,都是徹底的魂飛魄散?

而且這樣的嘗試機會只有一次……

聽到這樣的話語,韓靖劍眉微微皺起,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


「活死人墓里的境界都是凌亂的,都是虛假的,如果按照界外的真實來算,韓靖現在只是真正的陽實境而已……」

古樹下,老者捋須思考著,面色凝重無比:「他如何承受得了炎黃劍的威壓,這樣的實力去重鑄劍靈,真的只是死路一條!」

「又或者,我們可以給他更多的時間?」雲梵仙子站在了老者身後,輕輕說道:「他能夠得到劍奴的認可已經足夠驚喜了!我們似乎也不能奢望太多!」

「是啊……」點一點頭,老者轉回身來望著雲梵仙子,問道:「只是……在他重鑄劍靈成功之前,你我是不是要告訴他那些真相?」

聞言,雲梵仙子沉默了!

她帶著韓靖來到這裡,是要韓靖接受考驗,以此證明自己能不能擁有資格知曉這一片天地的真相。

現在看來她自己也是操之過急了!

她既然暗示了韓靖這裡存在著所謂的真相,並且已經將韓靖帶到了這裡也接受了劍奴的考驗,那麼韓靖的心裡必定存在著急切的好奇以及渴望!

如果韓靖現在終究無法重鑄劍靈而退去了,此後在他的武道一途當中其實也就掩埋下了一絲魔障了!

這一絲魔障,是因為韓靖等於在這裡失敗過,同時也因為韓靖的急切渴望會使得韓靖在很多事情包括苦修一道上過於地急切,如此很容易便會將韓靖帶入欲速則不達的噩夢當中。

想到這裡,雲梵仙子不由地微微頷首,說道:「是我欠缺考慮了……」

不過也就是在這時,她和老者幾乎同時猛地望向了那個方向。

「什麼……」

「此子不要命了?」

……

「有趣!」

韓靖笑了,眼神里都是堅毅的光芒:「我正好缺一柄好劍!」

「什麼?你要嘗試?」聞言,一星倒吸冷氣,本能地退後了半步。

「韓靖,你會死!」

「我們大家都會真正地消亡,徹底不存!」

「是啊新主,你還有時間!我們可以等你!」

「一次機會,只有一次機會啊!而你現在的實力如此羸弱,如何成功?」

一時之間,十四名劍奴幾乎都是向前了一步或者兩步,不解、不滿或者擔憂地望著韓靖,只希望韓靖可以改變自己的注意。

但韓靖依舊微笑著,那堅毅的眼神更加炙熱了幾分:「你們不該告訴我重鑄劍靈這件事!而且既然你們告訴了我這件事,你們認為我還有退卻的餘地嗎?」

「這……」

一句話而已,一星等人猛醒!

他們其實都曾經是強者,是劍道上的絕對強者,所以他們都擁有過屬於自己的劍靈分身。

因此,他們也都知曉一個鐵律——武者孕育和鍛鑄自己的劍靈分身時需要一往無前的勇氣以及堅定執著的劍心,一旦這樣的勇氣和劍心動搖過,則終生無法擁有屬於自己的劍靈分身!

「我沒有退路!」

望著他們,韓靖的白衫翻飛著,在夕陽下有了斜長的影子:「如果這一切都是夢,我只想早點醒來!你們呢?」

問完這句話,韓靖展開雙臂望向了四周:「你們難道不想離開這裡?不想結束劍奴的一生?這一次其實是我唯一的機會,但你們呢?不也是唯一的機會了嗎?」

一星低頭了,一滴滴的冷汗不斷滑落。

他想不明白到底是自己的疏忽還是天意的玩弄,居然將自己和韓靖都逼入到了如此可怕的絕境。

其他劍奴同樣低下了頭。

他們身為劍奴太久,太久,所以早已經渴望著結束現在這樣的人生,結束著本來只是虛無的遊戲。

正是這樣的渴望,使得他們一時不察而講出了重鑄劍靈的事情,卻又因此而忽略了那一條鐵律。

「放心!」

但韓靖似乎沒有太多的凝重和擔憂,依舊微笑著:「我已經迫不及待了!你們呢?」

這樣的笑容充滿了無邊的自信!

彷彿他即將要接受的考驗以及要去做的事情,僅僅是兒戲而已!

……

與此同時,臨滄城外的那座山峰之上,一道閃電般的身影猛地出現,下一瞬便消失在了臨滄城的城垛之上。

另外一邊,那棵蒼天大樹下的倩影同樣瘋狂地動了,如同雷霆,向著某個方向衝出。

這兩個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火舞和藍魂,而只等她們回到了韓府的議事大廳里,百里藝早已在這裡恭候著了。

「他做不到,他會失敗!」

「他需要力量!」

「那我們便給他力量,給他所需的足夠力量!」

……

退路,真的沒有了!

一旦韓靖此時此刻不嘗試重鑄劍靈,那麼他此生都將再也無法重鑄劍靈!

「我們,無路可退了!」一星顯得很無力,聲音同樣無力:「我們已經認可了韓靖為新主,則新主永遠是他!這是當初我們跟那個人的契約!無法更改!」

「是啊……」嘆息著,婀娜女子同樣很沮喪,說道:「即便這天地里還有另外一名擁有傳承資格的人,但韓靖等於已經成為了唯一的選擇!」

「怎麼辦?」

「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一陣議論之後,一星看上去已經在這短暫的時間內變得更加地滄桑和腐朽了,望著遠處傲然站立在了城牆之上的韓靖,露出了一絲笑容:「或者這就是宿命吧!我們,只能跟他一起拼這最後一次了!」

軍工霸業

成功的話,便是輪迴以及未來的新生!

失敗的話,結束這無趣的遊戲或者也是好事!

更何況大家真的沒有選擇了!

……

城牆之上,韓靖靜靜地望著雲梵宮內的那些街道和景象。

沒有了他曾經見識過的繁華,沒有了車水馬龍和人聲鼎沸,甚至一隻飛鳥他也沒有見到過!

這是何等的虛無,這是何等的恐怖?

前世曾經深深了解的雲梵星域和雲梵宮,難道真的只是夢幻?

沒有答案。


Related Articles

「或者無有!便是無有吧!」

「有便有,無便無!怎得算是無有耶?」「蓋...
Read more

妖龍沉聲道:「你真的打算從那妮子身上抽取海皇之血?」

李雲霄眸子一凝,臉色微變,緩緩說道:「你...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