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間一聲慘叫傳來,隱藏在地獄心蓮中的蓮子,此刻不斷的亂動了起來,金黃的蓮身此時燃燒一片火紅,不僅是威能的增加。同時巨大的火焰燃燒的更加劇烈。

「給我滅……」

葉飛呵斥一聲,在同時,迅速中,虛空中的火焰蓮身一壓縮。隨即鼎爐內一膨脹。

「嗡!」

壓制在爐內的蓮子這個時候,清脆一響,馬上膨脹散開,化為了虛弱的金黃液體,散到了火焰四處,彷彿即將被燃燒蒸發乾凈。

可是,那金黃的液體一到落下,依然還是液體。絲毫不受火焰蒸發的影響。葉飛一見,心中一喜。隨即,手一動,地獄心蓮火焰馬上散開,進入了自己的身體之內。隨即,玄寒冷火出動覆蓋了上去。

逐漸收斂那些金黃的液體,然後根據了冰峰的影響,徹底固定冰峰起來。

「冰先生,終於成功了。」葯老和火老同時一喜。

「恩!」

葉飛點點頭,看向了葯老,道:「葯老,開始化狼蛛草了。這種草毒性極強,很容易影響到其他的藥粉,現在交給你了。」

「好!」葯老立即答應,兩人快速換了一個方位。葉飛掌握所有的藥粉、藥液。而葯老控制主葯。

而一共三株狼蛛草漂出了葉飛的手心,在葯老心神控制下,落入了鼎爐中。

幾乎在狼蛛草一落入爐中,頓時周圍瀰漫著黑色的氣息,不過葉飛的玄寒冷火,隨即加上了火老的玄力籠罩下。那霧氣逐漸的收攏,在葯老的控制中,很塊形成了一枚大拇指大小的黑色毒丸。

狼蛛草乃黑紗王的毛髮所生,而蜘蛛的本身,最毒之處就是牙齒和毛髮。其毛髮中蘊涵著強烈的毒素。這樣的一個毛髮形成的毒丹,就算是玄王高手吃下,也只有死路一條。

「藥引、主葯形成。開始融丸,刻紋。」葯老吩咐了一句,三人各自笑了起來。

煉製這種丹藥,的確需要花費很大的功法才能完成。

「冰先生,融丸由老夫來完成,刻紋就交給你了。」葯老目光放到了葉飛身上。

「刻紋交給我?」葉飛一怔,要知道,刻紋是最艱難的一道工程。而且消耗精神力極大。


「對,沒錯!在融丸的時候,等下老夫會融成一共三枚,正好一人一枚。所以在精神上將會消耗巨大,恐怕到時候不能完成刻紋。所以,只能有勞冰先生了。」葯老苦笑的解釋。他相信葉飛的本領,可以勝任此事。畢竟,葉飛的實力太強悍了。

葉飛想了想,還是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啟……」

葯老的手一揮。同時藥引粉末。蓮子液、狼蛛草丸同時漂浮在丹爐中,隨即慢慢融合為一體,在三者為一體瞬間,好像互相腐蝕了一樣,形成了一團液體流。隨後一分而三,落成了三股液體。

隨即,葯老控制了葉飛的玄寒冷火,對三團液體進行了熏烤,融合的液體經過了熏烤,很快形成實質的丸體。葯老快速的玄力一壓,丸體成型,逐漸固定。

在丸身處,散發著金黃的靈性,這丸體如妖蓮子一樣,攜帶著強勁的靈性。

「冰先生,交給你了。」

葯老控制了丸體一送。葉飛隨即心神動,強大的玄力懸浮著三枚丸體,在同時,根據丹藥的刻紋,憑空一起逐漸的虛空刻畫紋路形成。

這幾枚丹藥刻紋,不能一次次形成,否則的話,對心神消耗巨大。所以,必須在虛空刻紋之後,一起覆蓋印上去。所以說,三枚丹藥成敗就此一舉。

要麼,三枚都成功,要麼都失敗。

眼看著葉飛控制了心神在鼎爐中虛空刻畫了幾條紋路,無論是葯老還是火老都緊張異常。

此丹乃奇物,只要成功,對武者擁有很大的幫助。可以改造身體,提高實力。乃至心神。這對藥師和煉器師來說,絕對是奇寶。

「一共十條紋路,現在就看運氣了。」

葉飛在鼎爐內的虛空中刻畫了一共十條紋路,紋路金黃燦爛,慢慢懸浮著。

「給我動……」

葉飛大喝一聲。

在同時,十條紋路迅速一散開。散為了一共三十條紋路,朝著三枚懸浮的丹體籠罩過去。

「嗡!嗡!」

每十條落入了每一枚丹體之上。各自之間爆發著強大的精神力。

幾乎每一條紋路落入到了丹體上之後,葉飛全身一震。因為一條紋路代表著葉飛一分精神力。

一條成功……

兩條成功……

三條成功……

火老和葯老都愕然看著一條條紋路落下去,兩人緊張異常,額頭上滿是汗水。但是葉飛的臉全部煞白,額頭上冷汗直流,全身如抽干一般難受。

不過,他明白,這一切都需要自己。只要成功,就是奇寶。失敗。就是垃圾。

第五條……

第六條……

一條代表一品,而在六條落上去之後。就意味這此丹成為了六品丹藥。

要知道,這一煉製還是三枚一起煉製,刻畫出六品丹藥,在精神力之上需要多大,那是可想而知。

「嗡!」

就在第七條落入上去之後,瞬間,三枚丹體徒然光芒猛地一膨脹,沖向爐頂。直接破空而出。而其他三條紋路,隨即化為了烏有。

同時,三枚刻畫七條紋路的丹藥一出,頓時天空中烏雲密布,雷鳴閃爍。

但是在這一時刻,葉飛眼見這一幕,眼睛一黑。直接昏迷了過去。利用了他最後一絲心神,才把三枚丹藥刻紋固定出爐,而他精神力消耗光。直接昏死了過去。

「不好……,是天雷。七品丹藥成,必須經受天地的考核才能形成丹藥,否則將來必會落成丹妖。火老,如今冰先生昏死了過去,咱們趕緊壓制三枚衍生丹,如果被它們成精了。那麻煩就大了。」

葯老大喝一聲。

六品煉藥師晉級七品煉藥師之間,是一個巨大的堪,而煉製出了七品丹藥之後,丹藥將會產生獨特的靈性。形成新的生命。所以這種逆天生命一產生,需經受天雷的洗禮,滅殺這逆天生命,否則,在丹一衍變成丹藥,那後果不堪設想。

「好!」

火老大聲一喝,同時兩人丟開了鼎爐,同時,兩股強大的玄力壓制向虛空中的三枚丹體。避免三枚丹體逃跑。

「嗡!」

三枚逐漸成型的丹體瞬間一顫抖,一股極強的生命彷彿從其中破體而出。磅礴的藥力擴散到了整個黑暗森林各處。以便利用強大的力量閃開這股壓制。

畢竟,此時虛空之中烏雲密布下,雷電閃爍的更加兇猛。

「不好,這三枚衍生丹藥性太強,幾乎融合到了妖蓮子的所有的靈性,我……我快支撐不住了……」

葯老不斷的顫抖,在之前,消耗心神就巨大。現在,衍生丹的衝擊。根本不是他所能承受的住的。

「吖吖!」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葉飛身邊的花精靈突然飛了起來,扎到了泥土之中,瞬間枝巨大的花枝撐天而起,巨大碧綠的葉片籠罩而上,瞬間覆蓋了三枚衍生丹,從衍生丹上的藥性衝擊中,花精靈不斷的吸收進去。

花精靈天地所生,本身蘊涵著天地靈性。吸收天地精華,而衍生丹由藥性精華所化。所散發出的藥性,正好便宜了她。

幾乎,在花精靈的一出現,壓制住強大的衝擊藥性,葯老和火老同時身軀一輕。

只見,那團巨大的藥性,徹底籠罩在花精靈的葉片之中,任由裡面的藥性衝擊,乃至衍生丹的沖體而出,花精靈卻在其中不斷的吸收著藥性。

「不好,小心天雷……」

花精靈的一出現,讓葯老和火老輕了許多。但是兩老一見天空中出現了巨大的黑色霧氣旋渦,同時呼喊了一聲。

可是,還是晚了。

在他們兩話語一落,從天空之上,一道轟天巨雷籠罩了下來,紫色宛如神龍一般,直卷而下。

「轟隆!」

雷電轟然落早花精靈的巨大身軀之上,落下之後,直接膨脹開。

花精靈在雷電之下,直接轟炸成了粉碎,片片葉片朝著四周散去。綠色的液體四處噴散。

整個花精靈化為了烏有,不過在花精靈一爆炸開,三枚金黃的衍生丹漂浮了出來,隨即逐漸的落下,落到了葯老的手心之上。

在同時,虛空之中的黑色雲霧淡淡的散去,再次恢復到了晴空。

葯老和火老互相對視了一眼,兩人神色變的極為古怪……

丹的確是成了,但是花精靈卻死了。而且還是為了救他們兩。

「葯老,花精靈死了……」

火老瞪大著眼珠子一顫,三枚衍生丹,煉成,的確是好事。可是花精靈被滅。他們兩根本無法向葉飛交代。

葯老的目光有些獃滯,原本以為三人之力能夠煉成衍生丹,可是這一起出忽了他的預料之外,甚至還害死了花精靈。

「咦!」

就在兩老傷心的時候,此刻,當場忽然綠光大震。

葯老和火老一起愕然轉身,只見,那片空地上,忽然綠光慢慢從泥土中散發開來。流落在泥土內的綠色液體,此刻,一點點的漂浮在虛空中,形成了細小的顆粒,就像小生命,小精靈一般。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葯老和火老愕然看著這一切。

只見那綠色的顆粒漂浮起來之後,然後慢慢的匯聚為已體,形成一個虛幻的花精靈體態,模糊的身影,慢慢成型之後,落成了一個身穿碧綠衣服,黑色頭髮,尖尖下巴,大約十六七歲可愛的少女。

只是少女眼睛合起,雙手護胸。全身上下散發出濃郁強烈的綠色生機光芒。

「這……這是傳說中的死後重生。妖度過雷劫之後,受到了上天的眷顧,轉化為人。得道重生……」葯老身心一顫,「不可思議了,太不可思議了。花精靈本天地所生,怎麼可能會死在雷電之下。這一切都是她的造化?造化啊!哈哈,想不到我們三人煉丹,最終成就了花精靈?哈哈!」

葯老苦笑不得,衍生丹靈性被花精靈吸收,導致了花精靈經受了雷劫。而雷劫,讓花精靈徹底脫離了妖身,如今形成了實質的人身。從此以後,她就是一個完整的人類,但是本身卻還包含擁有精靈的特性。

「對,的確是造化!」

火老苦笑一聲。

「花精靈本天地之物,現在只不過是受到了天地洗禮,讓她離天地更近了一步。」

兩老一起望著虛空之上,那可愛的小女孩。

而在綠色光芒籠罩下,花精靈慢慢睜開了眼珠子,小嘴輕輕動了動。

「吖吖!」

身軀變成了人身,但是嘴內的語言還是精靈語言。現在的她就像死後重生。所以對於人類的語言還不懂,只懂得精靈語言。

花精靈睜開了眼珠子,目光轉到了葉飛身上,隨即小手輕輕的一動,一片綠色的光芒籠罩著葉飛,綠光籠罩下,葉飛身上的痛苦之是,以眼見的速度修復。那虛弱不堪的精神,也慢慢的恢復。

「吖吖!」

花精靈身上的光芒輕輕一顫,隨即化為了拳頭大小的身軀,落到了葉飛的身前。眼珠子緊張的開著葉飛,似乎在等待著葉飛醒來。

葯老和火老苦笑站在一旁。

葉飛深沉的嘆息了一聲,目光緩和的睜開。在這種虛弱昏迷的狀態中,他徹底昏死了過去。而這一瞬間,忽然一股綠光籠罩了他之後。心中一股強烈的生機湧來,讓他疲憊的身心得到了恢復。

葉飛一睜開眼睛,入眼的是一個拳頭大小的小女孩,這個小女孩黑色頭髮,綠色衣服,非常可愛,此刻正笑看著自己。

「你是……」葉飛覺得有些陌生。

「吖吖!」花精靈可愛揮舞著拳頭,叫了兩聲,眼珠子彎成了月兒型。


「你是花精靈,可是你……」葉飛被怔住了。

這個時候,葯老和火老同時笑了起來。打斷了他的思索。

「冰先生,你就別懷疑了。她的確是花精靈。剛才經過了一翻造化之後,花精靈才成就了如今的人身……」葯老開口笑著走了過來,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聽完了這些話,葉飛深沉的嘆息一聲,苦笑的撫摩著手裡拳頭大小的花精靈,道:「的確是一翻造化。花精靈乃天地中的靈物,天地撫養了她。小小雷劫算的了什麼?」

「吖吖!」


花精靈一聽葉飛的話,馬上抱著胸膛,腦袋翹起,得意的叫了兩聲。

頓時引起眾人一翻大笑。

慢慢從喜悅中醒了過來,葯老正色了下來。手裡出現三枚衍生丹,衍生丹上,還散發著強大的藥性和金黃的光芒。

「此丹藥性太重,同時經過了七品之後,產生了巨大的靈性。多虧了花精靈,才沒讓它成精。」葯老苦笑道:「現在三枚衍生丹都成了,冰先生。我們還是按照老規矩,一人一枚,你看怎麼樣?」

「全勞葯老做主。」

能夠三人一起煉製這種丹藥,互相之間的信賴肯定很深,否則沒有誰會一起煉丹。

「哈哈!本來老夫是一個事外人,這分成果。老夫實在有些愧不敢當啊!」火老搓著手掌,哈哈大笑起來。其目光非常期待熾熱。

「老傢伙,少來這套!你跟我們來,目的不正是衍生丹?」葯老翻了翻白眼,他們互相之間很了解對方,都想藉助衍生丹突破進入玄王。雖然這幾率不大,但也是幾乎。所以他們不想放棄。

「嘿嘿!」

火老憨厚的笑了兩聲。

隨即,葯老手上三枚丹藥,一人一枚,各自平均分配。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