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瞬之間.靈曦便俯衝而下.落在一座山峰之上.

顏宇運轉青芒漩渦.釋放識海.覆蓋四野八荒.

只見一座山谷中.存在著一間殘破石廟.石廟中佛像傾塌.滿地蒿草.地上胡亂地散布著幾隻蒲團.

蒲團上.盤坐著一道身影.

那身影赫然是一個青年男子.他穿著白色羽袍.散發著光潔如月的光澤.一身浩瀚的乳白氣海中.懸浮著五枚黑色的神魄印.

只是.那五枚神魄印.皆已出現裂痕.神魄之氣在迅速地流失著.

據他判斷.那男子原本是五元神魄期的強者.但此時只怕五印天龍階都沒有了.

顏宇落在石廟外.

男子感應到有人前來.連忙布下一個防禦大陣.同時走到了石廟門口.

「你是何人.」青年心神戒備地道.

顏宇並不想與之為敵.畢竟.五元神魄期的強者.比他強大太多.哪怕有重傷在身.實力大損.要殺他也沒有任何問題.

「我只是路過而已.看你有傷在身.好奇罷了.以我的實力.殺不了你.你不必這般謹慎防備.」

青年微微點頭.旋即撤去陣法.坐回蒲團上.

「敢問兄台尊姓大名.來自何處.我叫顏宇.是元門弟子.」顏宇直言不諱.

他看得出來.此人眉清目秀.眼中洋溢著浩然正氣.絕非惡人.否則他也不會靠近.

「實不相瞞.我叫上官雲.是傳承世家上官家的成員.」青年實言相告.

「上官世家.」顏宇頓時大駭.心裡漸漸明了.

如此年輕.能夠擁有五元神魄期修為的武者.恐怕也只有傳承世家才會出現了.

「不錯.我是讓穆家的穆白朗偷襲打傷的.說來慚愧.太初宮跟我上官世家聯手.要鎮壓元門一事.你應該聽說了吧.」上官雲略帶愧色地道.

顏宇的確有所耳聞.當即點頭.

「我會向族老懇求不插手此事的.你放心吧.」上官雲沉聲道.旋即開始運轉氣海療傷.

在上官雲身上.有著許多極品靈藥.對顏宇來說.不要說見過.就連聽都沒聽過.

但他傷及了肉身本源.哪怕靈藥再強.要恢復也頗需要一段時間.

「上官雲的傷.其實並不重要.只是因為他體內被煉入了屍蠱符文.這才令他氣海大泄.無法彌補.」青淵鄭重地道.

「屍蠱符文.你這麼說.莫非我能幫助他煉化掉這符文么.」顏宇好奇地道.

青淵壞笑道:「聰明.菩提仙火.能驅邪煉魔.在器靈吸收龍紋炎的能量之後.已經恢復了不少.估計可以幫他徹底清除屍蠱符文.」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若出手相救.上官雲有可能說服上官世家的族老.不參與剿滅元門之事吧.」

旋即.顏宇靈力沉入焚天鼎內.懇請器靈出手.出乎他預料的是.器靈竟是爽快地應了下來.

上官雲身前.環繞著一圈的丹藥元氣流.一縷縷地納入他指尖.然後化作湧入體內.化作氣海.抵抗著屍蠱符文的衝擊.

顏宇淡然笑著.走到了上官雲身前.

「上官兄.你我有緣相見.不如結義如何.小弟手拙.但想試試.幫上官兄煉化屍蠱符文.」顏宇笑道.

「結義么.有何不可.我上官雲義薄雲天.今日與賢弟萍水相逢.意氣相投.那就結成生死之交.以後生死同當.」上官雲極為慷慨坦蕩.

然後.兩人歃血為盟.祭天地.告神靈.結為兄弟.

顏宇十八歲.上官雲二十二歲.因此顏宇為弟.上官云為兄.

「大哥.我有辦法.可以幫你煉去屍蠱符文.」

「二弟.你怎麼知道我是中了屍蠱符文.這種符文.極其隱蔽.但侵蝕力很強.我的神魄印.都被蠶食出了幾條裂痕.哪怕是族老在.也頂多能在一個月內.將屍蠱符文驅除乾淨而已.」

顏宇神秘一笑.然後跟上官雲面對面而坐.右手緩緩伸出.

在上官雲面前.他倒也沒有太大保留.手掌一震.焚天鼎便盤旋而出.帶著一股火熱炎氣.

他輕輕一拋.焚天鼎中.傾吐出一股兒臂粗細的金色火流.正是最為純煉的菩提仙火.

上官雲從未見過此等火焰.皺著眉問道:「這是幾級異火.哪怕是二十級異火.都很難煉化屍蠱符文.」

顏宇並不言語.屈指一點.菩提仙火落入上官雲掌心.旋即後者氣海一吞.將菩提仙火納入體內.

只見菩提仙火入體.上官雲渾身散發出耀眼金色.火光閃爍.沒過多久.身體就開始晃動起來.沁出層層黑色汗粒.

這些黑色汗粒.都凝結著屍蠱符文的屍蠱之毒.

半個時辰之後.上官雲渾身黑色汗粒緩緩退去.而他身上的毒氣.也一掃而空.整個身軀恢復了正常.就連神魄印的破痕.也都彌合.

「這……好強的異火.二弟.這……」上官雲大驚失色.


他根本想不到.一個普通元門弟子身上.居然擁有著可以煉化屍蠱符文的火焰.哪怕上官世家這樣有著幾十萬年底蘊的家族.都做不到.

「大哥.這點小弟就不便透露了.希望大哥能保密.」顏宇說道.

上官雲大手一揮.道:「這是哪裡的話.二弟救了我.我豈能如此不識趣.這樣吧.待為兄回去之後.一定勸服族老.不對元門動武便是.」

「謝大哥了.」顏宇慷慨地笑道.

然後.上官雲手掌一拍.將身後三丈高的巨大石佛像.轟了個粉碎.

石佛像底座上.擺放著一隻青色木盒子.

上官雲抓過木盒子.打開.裡面是一本佛門經書.

「《地藏菩薩本願經》.這本經書.好像是闡釋佛理的經書吧.」顏宇掃了幾眼.道.

「為兄看得出來.二弟你修鍊過佛門戰技.正好這裡藏著一本佛經.有空了你可以吸收一些佛理.可以凈化殺戮之氣.對重新領悟戰技.用處不小.」上官雲笑道.

顏宇收起經書.抱拳致謝.

「好了.二弟.為兄該回去了.日後若有緣.我們還會相見的.到時.我請你來敝府做客.」上官雲起身道.

「那好.恕不遠送.我也該回元門了.不久.上古九區邊緣開啟.宗門應該會有大行動的.」顏宇道.

上官雲一驚.

「那太好了.為兄可能也會去湊湊熱鬧.希望我們到是再見.後會有期.」

說罷.上官雲身形一卷.腳踏虛空.消失在莽莽雲海.

目視著上官雲離去.顏宇神色頓時陰沉下來.

「沒想到.上官雲竟然這般直爽.是性情中人.看來.太初宮的如意算盤.是打錯了.這回.肯定會讓他們吃癟.」

「那是自然.元門請動了穆家.而上官家若不出手.太初宮和飲血魔宗.就像是以卵擊石.只怕沒有好結果.」青淵笑道.

「走吧.」

靈曦笑吟吟的.捲起顏宇和青淵.就朝元門而去.

此行.顏宇只為尋找小龍血草.順帶收取龍紋炎.卻沒想到.橫生這許多變故.

好在.一切還算順利.他不光結識了上官雲.間接為元門解決為難.還見到了闊別已久.無比思念的木青衣和小雪.


對他來說.這也算暫時了卻了一樁心事.

「上古九區馬上就要開啟.裡面究竟有什麼存在.誰都不清楚.只可惜.以我的實力.只能徘徊在外圍.」顏宇低嘆道.

畢竟.他可是聽說.上古九區中.存在著許多遠超過十品魂獸的強大獸類.一掌就能拍碎低級神魄境武者.

換做是他.只怕還不夠對方塞牙縫兒的.

「抓緊修鍊吧.現在還有不少五品天龍丹和仙羅丹.若是日夜苦修.一個多月.應該能達到五印天龍階了.到時候.我就有希望跨入真傳弟子行列.」

顏宇如今雖然實力不弱.可在元門地位太低.只有成為真傳弟子.才有資格享有宗門特權.參加五宗.

「清霄門、神海宗、斗劍門.五宗.我一定會重重地打臉.讓你們見識到.什麼才是真正的強者.」 穆家.純陽殿.

殿中央坐著一個年過耄耋的白髮尊者.長發垂肩.雙眼微合.瘦削的面龐.顯得極為冷峻孤傲.

這老者正是穆家的族老.穆九天.武王期的無上強者.

在殿下.穆家成員橫列兩排.足有三百人之多.都是神魄境以上的強者.

其中.便包括穆白羽、穆雲菱和陶菲嵐.

「此次.戮神社和舞家已是劍拔弩張.你們都來說說.我們究竟該依附哪一方.」穆九天聲音像是開山大斧.令人不寒而慄.

殿下一片寂然.

片刻后.一個青年站了起來.

這青年手握乳白羽扇.風度翩翩.目若星河.俊朗無比.正是穆白朗.

「回族老.依朗兒之見.我們應該歸附舞家.畢竟戮神社整天藏頭露尾.真實實力無人知曉.但舞家的底蘊之雄厚.我想都是有目共睹的.」穆白朗從容地道.

此時.穆白羽起身.反駁道:「不能這麼說.戮神社是神秘組織.裡面武帝、武尊級強者.不下三百人.實力未必比舞家弱.我們還是保持中立為好.」

穆白朗眼神陰翳地瞟了眼穆白羽.冷笑道:「羽弟此言差矣.強者之間的戰爭.向來都是弱者的災難.你覺得我們能獨善其身么.」

穆九天神色冷傲地巡視著大殿.最後搖了搖頭.道:「舞家跟戮神社.素來不和.不出幾年.就會有一場血戰.在兩家明確表態之前.我們不要表明立場.」

隨即.穆九天的目光投向陶菲嵐.眸光里浮動著一分慈祥.

「嵐兒.元門這次有難.我會派人相助的.因為.這裡面還涉及到了上官家.那是我們穆家的死敵.他們要滅元門.我偏要讓元門亘古永存.」

「謝族老慷慨.」陶菲嵐微微點頭.行禮道.

上官家.

從石廟回來之後.上官雲馬不停蹄的趕到了一座黃金大殿.走入內殿.

內殿里.一張紫金台上.一個黑袍老者正在盤坐修鍊.

霸道蠻橫的氣海.在殿中洶湧而開.化作百萬頭巨龍.在殿頂盤繞.

老者手掌一收.殿里的大陣.轟然撤去.

只見那老者.眉心有著一點紅斑.似痔又不太像.從其中傳遞出異樣的波動.

老者眉如刀劍.眼似寒潭.威嚴無比.卻又帶著幾分慈祥之色.

老者正是上官家族老.上官震.武王期強者.

「雲兒.我正在閉關修鍊.你有何事如此慌張.」上官震淡然問道.

「爺爺.你是不是打算派人到太初宮.與之聯手鎮壓元門.雲兒懇求爺爺.千萬別這麼做.」上官雲神色惶急.

上官震茫然地掃了他一眼.詫異地道:「為何.」

上官雲把來龍去脈.一一對上官震言明.


「這……如此說來.罷了.我就聽你的吧.本打算藉此機會.挫挫穆家的銳氣.但既然涉及到你義弟.那我就手下留情了.穆家這筆賬.將來一起算.」

「雲兒謝過爺爺了.雲兒先行告退.不打擾爺爺閉關了.」說罷.上官雲離開了大殿.

元門.山海殿.

山海真人和諸位長老.盤坐一圈.商議著抵禦太初宮和飲血魔宗的大計.

「掌門.」

就在此時.一道雷光閃過.風雷長老落在大殿當中.

「風雷.情況如何.」山海真人問道.

「成了.穆家答應派出五個五元神魄期強者.助元門一臂之力.只是.上官家那邊有何動靜.就不清楚了.」

山海真人愕然地點了點頭.低聲道:「沒想到.穆家這麼慷慨.五個五元神魄期強者.足以瞬間滅掉太初宮的萬年底蘊.現在.就看上官家那邊的動向了.」

「這次進入上古九區.恐怕會有惡戰.宗門存亡.到時就見分曉.願上蒼庇佑吧.」靈元道人祈願道.

山海真人及諸位長老.臉上都帶著兩分頹喪之色.

儘管穆家施以援手.令他們實力強大了百倍.可上官家那邊.畢竟還是未知數.

若對方派出十個五元神魄期.乃是十個六元、七元神魄期的強者呢.

那樣.元門依然難逃覆滅之危.

因此.眾人臉上.並未有半點的喜色.

更何況.這場宗門之戰.很可能會在上古九區發生.那裡面本身就存在著無盡兇險.就令這場惡戰.更加縹緲難測.

「大周天庚金小劍訣、天鑒魔典、天罰聖書、龍象八部經、龍神劍道、大浮屠經、大都天雷體……」

盤龍殿里.顏宇盤身坐著.演示著一門又一門的戰技.

如今.他手握不少強大戰技和法器靈寶.加上肉身氣海力量又極度強悍.要跨越兩個等級挑戰.都綽綽有餘.


Related Articles

他雙目緊閉,鼻尖挺直,劍眉狠狠擰著。

稜角分明的薄唇,微抿出冷硬弧度,似是隱忍...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