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劍精通(學徒)

使用軟劍時練度+5

長劍精通(學徒)

使用長劍時練度+7

短劍、匕首精通(入門)

使用短劍、匕首時練度+4

飛刀精通(入門)

投擲飛刀時練度+2,精準+1

個人專長——————

(一)均衡:可以完美調控、使用自己全身的力量,每一個身體部位都可以發揮出最高屬性。

(二)博聞強記:過目不忘,見聞廣博。

個人專長傾向:輕身(7)藏息(6)攀爬(9)奔跑(10)水性(15)跳躍(8)騎乘(11)洞察(6)望氣(11)聽聲(9)辨位(8)閃避(5)精準(3)破甲(1)致命(1)心性(10)耳聰(8)明目(3)廚藝(16)女紅(18)琴藝(17)書畫(14)

(個人專長傾向到達20點可形成個人專長)

副職:劍侍

擁有物品:長劍、軟劍、匕首、飛刀

狀態——————

氣弱(長時間使用氣力,氣力恢復速度有些微衰減。)

人物身份:鑄劍山莊少主身邊的貼身侍女,曾劍秀谷外門弟子。

【綜合評級:能打一百個戰五渣。】

(面板沒了,想看也沒了,後面面板更新都放在作品相關裡面了。)

很強。

所以……

為了盡量減小發出的聲音,白季貼著劍心的耳邊小聲說道。

「你主攻,我偷襲。」 【個人實力—周榜】

【第1名:潘閑,編號996,國籍/炎黃,初級獵人,等級lv15】

【第2名:馬曉麗,編號2333,國籍/炎黃,初級獵人,等級LV13】

【第3名:周大龍,編號201,國籍/炎黃,初級獵人,等級LV12】

【第4名:高通,編號21777,國籍/炎黃,初級獵人,等級12】

【第5名:傑克,編號4120,國籍/歐羅巴,初級獵人,等級LV11】

【第6名:李威,編號007,國籍/炎黃,初級獵人,等級LV11】

【第7名:薛文虎,編號9527,國籍/炎黃,初級獵人,等級LV11】

【第8名:宋智賢,編號520,國籍/南高麗,初級獵人,等級LV11】

【第9名:麥克斯,編號11250,國籍/北美,初級獵人,等級LV10】

【第10名:阿里亞,編號3655,國籍/北極熊,初級獵人,等級LV10】

傍晚時分,第五個狩獵周期的個榜日排名準時更新,前十除了經驗槽增長了,名次方面變化不大,下面倒是蠻激烈的,各個國家的獵人,都在想方設法穩住排名,防止被人拉下去。

同時鉚足了勁,狩獵異獸,爭取提升自己的名次。

潘閑一行人吃飽喝足后,在日落餘暉的伴隨下,走向附近的廢墟,尋找臨時庇護所。

這片荒漠,每天晚上都會起風,用黃沙洗滌荒漠上的血腥,讓人們早期的時候,可以看到這片大地的美,而不是遍地鮮血和屍骨……

身邊跟著一位老荒漠人,潘閑一行人很快來到廢墟,並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地洞,裡面有一副散落的骷髏架子。

不怎麼完整,手骨在這邊,腿骨在那邊,一些骨頭上還有牙印。

潘閑掃視了一圈;「這裡有人居住過……」

「大人,附近合適的地洞,都有人居住過,除非你們找山體挖洞,有枯骨是很尋常的一件事。」小鶴邊說邊收斂枯骨,儘可能撿齊后,分幾次搬出地洞,挖了個沙坑掩埋。

等小鶴回到地洞時,馬曉麗遞來一瓶水:「拿去洗洗。」

「謝謝。」

小鶴禮貌的收下水,可卻完全沒有清洗的意思。

開什麼玩笑!

這裡的水這麼珍貴,你叫我用水洗手?

荒野區的拾荒者,誰手髒了不是用沙子抹一抹就是了,別說純凈水,就是中度污染的水,都捨不得用來洗手。

馬曉麗見到這一幕,還想說些什麼,潘閑卻拍了拍她的肩膀,小聲道:「這裡的水是極其珍貴的資源,就像我們進入獵場之前那樣,視若珍寶,勸不動的。」

「我好想有些飄了。」

馬曉麗自嘲一笑。

她並不是飄了,而是得來的太容易,只有要積分,就能無限制兌換水和食物,以及各種各樣的裝備。

所以,對水這樣的生命之泉,已經沒有以往那樣的珍愛之心。

用純凈水洗手!

在她進入次元獵場,成為一名獵人之前,真的是想都不敢想,次元獵場降臨以前,連污染的生活用水都是限量的,必須得省著來。

「來,大家都坐下,咱們開個會。」

潘閑笑了笑,轉身招呼高通坐下,蘭和菲兒,已經被他和馬曉麗送回寵物空間,寵物空間里的環境,可以根據寵物的意願變幻,居住環境超好,自然沒必要隨他們住在地洞,畢竟白天有需要隨時都能召喚出來。

說起來。

他們這些主人,晚上居住的環境,都沒有戰寵舒適。

這真的是……

開啟寵物空間需要積分,投食餵養需要積分,提供療傷功能也要積分,招募戰寵,就跟收養寵物一樣,開銷巨大。

好在潘閑和馬曉麗都不是一般人,十個戰寵都能照料的來,何況一個。

高通一屁股坐在對面;「閑哥,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

「我剛剛算了下個榜前十名獵人一天的經驗增長狀況,我們三個是最高的,其次則是周大龍,也就是曉麗姐的老公,他一天加了4萬經驗,然後是傑克、李威,加了三萬多,薛文虎、智賢、麥克斯、阿里亞加了1萬-2.5萬……」

「也就是說,我們明天不去刷積分,依舊能保持優勢……」

「所以,我想去趟樂園,看看能不能觸發任務。」

說到這,潘閑話鋒一轉:「不過尖峰戰隊不搞獨裁,所以我想聽聽你們的看法。」

坐在潘閑身邊的馬曉麗率先開口道:「小閑,我覺得我們不能操之過急,應該留在這裡多狩獵幾天,畢竟像這麼集中的異獸群不多,而且等級不高也不低,非常適合用來刷分。」

「閑哥,這次我站曉麗姐這邊,咱們應該多狩獵幾天,然後再去樂園碰運氣,現在就去,確實有些著急了。」

高通的想法和馬曉麗一致,都不認為現在就去樂園,而是留在垃圾山狩獵,他們獵殺了一整天,也不過清理一小塊區域,想要清空整個南區的異獸,少說也要三五天。

「那就在狩獵三天,然後我們去樂園,看看樂園究竟是不是樂園。」

潘閑聽取意見,直接定下基調。

先狩獵四天,穩定各自的名次,然後再去樂園碰碰運氣,運氣好,指不定還能觸發任務,獲得一些特殊獎勵,比如聲望、寶箱什麼的。

怯怯地站在一旁的小鶴,聽到幾人準備去樂園,神色凝重道:「大人,樂園人心險惡,並不比荒野好多少,你們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

「那當然……」潘閑笑了笑,說道:「明天還要早起,快睡吧!」

「噢~~」小鶴點了點頭,就地躺下。

潘閑三人雖然同情小鶴,並且願意幫助對方,可他們對小鶴依然抱有防備。

因此,今晚並沒有和昨晚那樣,同時睡下,而且分成三個班次,一人守三個小時,防止小鶴半夜偷偷爬起來,用利器割開他們的喉嚨,幫他們都給宰了。

荒野中既然存在餓紅眼的拾荒者,抓捕弱小拾荒者大卸八塊,分而食肉,那麼小鶴……作為一個常年在這片荒漠生存的拾荒者,就有可能利用自身個子矮小,不怎麼具備危害性的優勢,欺騙具有同情心的拾荒者。

然後,在對方不設防、大意的時候,殺了吃肉。

這些都是有可能的。

潘閑三人都是優秀的獵人,自然不可能犯這種錯誤,陰溝裡翻船。

他們不一定要時刻防著小鶴,但決不能放鬆警惕,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小心點,准不會有錯……蹭蹭蹭!

黑色的鱗片宛若鱗甲一般附上了肩頭,在那上面,一層淡淡的流光正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在甲片的保護下,那刺骨的嚴寒也瞬間消失無蹤。

左手肘向後猛然一頂,右手光輝一閃,一柄閃著雷光魔法劍就在維爾手中瞬間成型。

沒有任何遲疑的,維爾反手握劍,頭也不回的向後扎去。

滋滋滋!

魔法劍猛然炸裂。

下一刻,亂竄的雷蛇直接把維爾身後照個通亮。

然而——

維爾只聽得背後嘩啦啦的一陣翅膀撲騰聲響過,下一秒,一種別樣的冰冷瞬間爬上……

《墮影》第五十二章·血牙 「狼王?狼妖?」朱邪再次詢問。

典藏書妖:沒錯,狼王是寧海市不被道宗承認的唯一大妖!

看到這裡,朱邪滿臉的問號,不被道宗承認的唯一大妖,這樣的說法有點奇怪。

「他為什麼不被道宗承認?」

典藏書妖:因為他作惡多端,甚至還想伸手競選寧海市的領導,以管理妖怪的方式管理人類。

朱邪不禁有點頭皮發麻,寧海市還存在這樣的妖怪么,倒是真的第一次聽說。

「那他到底什麼來歷?」

典藏書妖:狼王來自西伯利亞那片區域,在沒有成為妖怪之前,是一個狼群的首領,成為妖怪之後,培養了自己的族群都成了妖怪,因為環境的惡化,他們便向著南邊遷徙過來,最後定居在了寧海市,來寧海的途中,他們幹了不少壞事,殺死同類妖怪,殺死人類等等,數不勝數。

典藏書妖:他們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被靈蛇街和飛鳥街聯手打擊過,並且輸給了靈蛇街和飛鳥街,最後他們保證不會破壞人類的生活,殘害人類,才讓他們繼續在寧海生活了下來,可是他們只是表面上聽從道宗的管束,背地裡還是做著一些壞事。

「那他們的勢力範圍有多大?我怎麼就沒感覺呢。」朱邪好奇的發問。

典藏書妖:第六工業區,包括歪頭山等等地方,都是他們的勢力範圍,他們是後來者,所以沒有能力開闢一條街進行居住,平時也就和人類生活在一起,看上去是普通人,據傳聞,他們和狐妖街等大勢力都有一些聯繫。

朱邪驚了,第六工業區居然是狼妖的勢力範圍,從未聽聞,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你具體和我說說看。」

典藏書妖:之前第六工業區是被一個幾十年道行的藤蔓花妖管轄,藤蔓花妖曾經是青木藤妖手下的厲害傢伙,為了所謂的前程,投奔了狼妖,為此,青木藤妖還與狼王鬧過矛盾,最終是狼王贏了,也順便收服了青木藤妖。

典藏書妖:狼王手下有一隻白貓精,百年的道行,叫做白元寶,因為第六工業區有洞天福地,所以他一定盯著這裡,在藤蔓花妖死後,做了第六工業區的妖怪老大,但是前段時間也死去了,據說是被你們捉妖師所殺。

「這麼說來的話,白元寶也只是狼王的手下了。」朱邪呢喃著,明白了個大概:「那你呢,為什麼會被打傷來到這裡?」

典藏書妖:哎,狼王之前一直都在閉關修行,這兩天才剛剛出關,得知白元寶被捉妖師殺死之後,知道第六工業區的洞天福地不保,十分憤怒,但礙於你們捉妖師背靠道宗,不敢明面上做什麼,只是想把洞天福地奪回去,他命令了他手下的親衛,估摸著就這幾天,就回來到第六工業區了,到時候肯定和你們捉妖師有一戰。

朱邪沒有說話,只是坐在原地醬著鼻子。

典藏書妖:至於我,有一些特殊的本事,具體是什麼本事,還不能告訴你,總而言之,我不願意和狼王為伍,他便讓手下對付我,我只能逃啊,所以就逃到這裡來了。

「狼王任命的那個親衛,厲害么?」

典藏書妖:厲害,是個兩百年道行的狼妖,叫做郎君山,而且是兄弟姐妹五個,旗下小妖就更多了。

聽完這些,朱邪露出了凝重之色,他把書本合上認真說道:「等我忙完,帶你去見其他的捉妖師,到時候你把這些話給他們再說一遍,既然如此的話,那就要提前做好和這個郎君山對抗的準備了。」

又過了十幾分鐘,趙珂到了,還帶來了一個同樣是有疤痕的女人,叫胡艷麗。

她的左臉有嚴重的燒傷,也是小時候造成的,她們兩個是在泡菜國認識的,當時都是在一家醫院進行手術的,同病相憐,自然就成了閨蜜。

趙珂在第一次做完治療之後,就第一時間去見了胡艷麗,看到趙珂的疤痕好了太多,胡艷麗一下子就震住了。

客廳里,三人面對面坐著,朱邪看著趙珂不禁有些意外,那趙珂下巴上的疤痕的確好了不少,脖子上還掛著那顆潤華珠。

「朱大師,這個潤華珠真的是效果太好了,太神奇了,居然也有消除疤痕的效果。」趙珂笑吟吟的說道。

「朱大師,您也幫我治療治療吧。」胡艷麗急忙說道,帶著一副焦急之色。

Related Articles

星舞的眸光一沉,心神凝重。

她剛才發出來的寸芒,已經是全力一擊,卻被...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