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偉點頭道:“此次平叛,除了龍族與尚城主外,閻族、江族、諸葛族、熊族一心爲國,忠貞不二,功莫大焉!我返回皇城後定稟報父皇,重賞各大家族!”

大家再次向軒轅偉謝恩表示忠心。

熊霸天內心感到僥倖。他曾經有倒向苗萬里的想法,差一點就把整個家族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龍英傑提醒道:“太子,白髯老者和苗萬里被那隻幻化的巨手救走,這隻手的主人應該是武氣尊者修爲,這在武氣大陸是近乎頂尖存在了,可見隱藏在苗萬里背後的力量並不簡單,我們一定要有所準備。”

軒轅偉的臉色變得冷峻起來:這也是他最爲擔心的!如果苗萬里背後的力量真的是武氣尊者存在,這樣的能者舉手投足間可以毀國滅疆,華神國或許真的會遭到一場塌天般的浩劫。

華神國可沒有武氣尊者這樣的大能者!

如果這隻巨手的真身果真來到華神國,華神國該如何應對呢?


必須得抓緊時間培養人才,尤其是得到大能者的幫助!

想至此,軒轅偉忽然開口道:“叔父,這次風雲城三大家族爭霸賽是爲了決出三名年輕武修參加我皇家訓練營。因爲苗萬里叛亂的事情,比賽被中斷。作爲華神國太子,我有權決定皇家訓練營的人選。”

“這次平叛,各大家族有功,理應受到獎勵。我特許龍氏家族挑選三人,尚城主從家族中挑選一人,諸葛族、熊族、閻族、江族各一人,人選由各位家主自己決定,直接進入皇家訓練營接受訓練!人員選好後,麻煩英傑賢弟親自帶隊前往皇城。”

“另外,種種跡象表明,玄域上古戰場來年就要開啓,英傑賢弟可以和大家一起去試一下運氣,看看能否得到上古寶器和傳承。”

衆人一聽大喜過望。

皇家訓練營是華神國最好的武修訓練基地,所藏武技功法更不是他們這些小家族所能相比的,甚至華神國四大家族都千方百計想安排年輕武修去皇家訓練營接受特訓。那裏無疑是全華神國年輕武修最嚮往的地方!

現在,太子親自舉薦,他們去了一定可以得到最好的訓練資源!對於他們這些年輕武修來說,既是一份榮耀,無異也給了他們一次一步登天的機會!

除了龍族外,其他家族只有一個寶貴的名額。各大家主、包括尚權在內,腦子裏馬上就有了人選。

不用問,他們肯定把這個機會留給自己最親近的人。

軒轅偉又在風雲城逗留了三天,然後與龍英傑依依惜別,率隊返回皇城。臨走時又把蒙達城望月樓送給了龍氏家族。

*******************************************

敬告各位大大:本書此前章節,根據網文大學導師建議作了一些增減,主要集中在前5章,感興趣的讀者可以回頭看看。如果不回頭看也基本沒有大的影響。您需要了解的是:前文沒有了龍英傑穿越一節,直接被龍無良打死後遇到顏紅珠而重生。給您帶來的不便請諒解! 華神國皇家訓練營位於皇城邊緣華神山脈腳下,離風雲城近萬里。因爲路途遙遠怕出危險,又有軒轅偉讓龍英傑帶隊的太子令,所以,龍英傑一行八人結伴同行。

這八個人分別是龍氏家族龍英傑和龍豹、龍刀,諸葛家主的三兒子諸葛俠,熊氏家主的長子熊魁,江氏家主的兒子江海涯,閻氏家主的女兒閻娘和風雲城主尚權的女兒尚雲燕。其中尚雲燕的修爲最低,僅僅是武氣士三階。

尚權及幾大家主對這幫年輕人此次出遠門可謂提心吊膽,好在他們知道龍英傑表面上雖然是武氣強者三階,但實際能力可以與王者一戰,也就稍稍放了心。

八個人八匹快馬,在父母千叮嚀萬囑咐聲中終於向皇城方向前進。

龍世雄告訴兒子:皇家訓練營有華神國四大家族和超級門派的不少弟子,一定要處好關係,儘量不要招惹他們。

龍英傑嘴裏答應着,心裏卻洶涌着一種年輕人的血性:我不惹他,但他若故意招惹我,我可不會像麪糰一般任他們揉捏!

龍英傑乾坤圈裏暗藏着仙獸白龍,但他此行的目的是爲了歷練,自然不去騎乘。

父母讓他騎着那頭繳獲來的八階赤尾獅虎妖獸,龍英傑說目標太大,路上太過於駭人和招人注意,就讓白龍教訓了獅虎獸一番,把它送給了父親作爲坐騎,而他則騎了父親的千里追風駒。

一行人中,除了閻娘和尚雲燕,龍英傑雖然年齡最小,但武氣修爲卻最高,所以,一路上大家都很尊重他,一切聽從他的指揮。

唯一麻煩的是,兩個小女孩彼此把對方視爲了情敵,都想靠龍英傑近一點,討他的歡心,這一路上就有些醋意,時常鬧些孩子氣的彆扭。

不過,這也給此行一幫大男孩們增加了不少樂趣,少了些旅途的無聊。

只是熊魁暗中感到有些不滿,認爲龍英傑是有意炫耀女人緣好,在他們面前顯擺。

來的時候熊霸天叮囑兒子一定要隱忍。龍英傑和太子是拜把子兄弟,到了皇城還要靠太子關照,最起碼錶面上要和龍英傑處理好關係。

所以,熊魁雖然心裏有想法,卻並沒有在言行上流露出來,相反還表現的絕對順從。

八個人一晃出來了十天,行走了約莫三千多里路,一路上除了偶然遇到幾個自以爲是的小混混,被他們一頓拳腳打跑外,沒有遇上什麼大的麻煩。

這一日傍晚,他們來到了一座叫幽冥城的城市。

進入這座城市,八個人就覺得有些不自在。大街上的男男女女大都穿着黑衣,臉上罩着白紗巾,走路無聲,看上去有些邪魅。

天上的太陽變得特別昏黃,連街巷吹過的風也讓人覺得陰森而汗毛倒豎,身上一陣接一陣的發痧。

在這樣的人羣中行走,龍英傑一行顯得有些另類,不時被白紗巾後一雙雙冰寒的眼睛窺視,彷彿狼一樣隨時會撲上來撕咬他們。

尚雲燕修爲最低,這樣的氣勢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只得緊緊抱着龍英傑的胳膊不鬆手,低聲說:“英傑哥哥,這裏的人好怪異啊!怎麼感覺像到了陰曹地府一般,我們得小心一些啊!”

龍英傑自然沒有尚雲燕那般緊張,卻也感到此處有些不同尋常。


“美女姐姐老師,此地如此怪異,您知道是怎麼回事嗎?”龍英傑問顏紅珠。

丹田中的顏紅珠搖了搖頭:“我不是華神國的人,對這個國家並不瞭解。但我聽說玄域有個幽冥派,勢力雖不是很大,但功法卻特別怪異。”

“這個派系的人喜歡羣居,很少與外界交往。他們修煉一種幽冥功,據說特別陰煞,在戰鬥中還能隱匿身形。我猜想,這個幽冥城就應該是幽冥派的駐地。”

龍英傑微微點頭:“應該是這樣。不過,我覺得他們的功法太過於變態,居然可以改變城市的環境氣候,連太陽都變得朦朧了。”

“這算什麼!”顏紅珠不屑道,“這在真正的武修大能者中只是雕蟲小技而已。你的先祖龍天一那才叫恐怖,他若發怒,天地變色,揮手間可以輕而易舉地抹去這個城市,甚至改變一個國家。”


“不過,達到那樣的境界後一般不會再與人爭鬥了,否則,遭殃的可不止千百萬人!”

顏紅珠再次提到天一老祖,龍英傑的臉色如他的心情一般變得沉重起來。

以天一老祖的修爲竟然隕落,並且眼看着整個家族被抹殺而無能爲力,五千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對手到底是何方妖孽,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武氣大陸,如果技不如人,隨時都有可能被人如螻蟻一樣抹殺,這就是現實!

“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難,我要超越!一定要超越天一老祖,超越那個恐怖的對手,找出他並殺了他,爲天一老祖、爲整個隕落的龍族先人報仇!”龍英傑緊咬着嘴脣,暗暗發誓。

“英傑哥哥,你怎麼了?”一旁的閻娘雖然沒有挽着龍英傑的手臂,卻也在悄悄關注着他。見到龍英傑眉頭緊蹙,臉色凝重,不由擔心地問道。

悍妻難寵 。他雖然年輕,卻是這支隊伍的領隊,也是主心骨,他得學會沉穩,喜怒不形於色。這是一個領導者最起碼的素質。

“沒事。”龍英傑掩飾道,“太陽快落山了,我們也找個落腳的地方吧。”

行走間,龍英傑總覺得身邊似乎有雙眼睛在暗中盯着他,一股危險的氣息始終若即若離地跟着自己。龍英傑悄悄觀察,卻找不到他的位置。

“嘿嘿,別到處找了,他就在我們後邊跟着。他的修爲比你高,達到了武氣強者九階巔峯,又使用了隱匿身形的功法,你自然發現不了他。”

“不過,他卻躲不過我老人家的眼睛。有我老人家在,這些人還帶不來多少麻煩。先找個地方住下,然後再慢慢看他到底想做什麼。”

龍英傑依言帶着大家找了一家客棧。

出門在外也沒有那麼多講究,八個人要了三個大房間住下。照例是龍英傑和龍豹、龍刀一間,江海涯、諸葛俠、熊魁一間,閻娘和尚雲燕一間。

天色已晚,八個人吃了飯回到房間,龍英傑對龍豹和龍刀說:“我出去一趟,他們若問起來,就說我馬上回來。”

龍豹和龍刀沒有問龍英傑去做什麼。這一趟能得到去皇家訓練營的機會,兩個人知道並不是因爲他倆武氣修爲在家族青年中最好,而是因爲龍英傑以前被大家公認爲是“廢材”時,他倆仍然堅持親近、支持他的緣故。所以,這次出來,他倆對這個族監弟弟心懷感激,仍然選擇信任和言聽計從。

龍英傑故意在客棧門口徘徊了一圈,然後出門向一個偏僻無人的地方縱躍而去。

“美女姐姐老師,那人跟來了沒有?”龍英傑問。

“嘿嘿,他怎麼會不來呢。”顏紅珠得意道,“繼續跑,跑出十里路,換我來收拾他。不過,到時候我還得借用你的身體,不到萬不得已儘量不暴露我自己。”

龍英傑點頭,故意做出一些鬼鬼祟祟的動作,專揀偏僻無人的小衚衕去。

那個隱匿的武氣強者九階巔峯緊追不放。

龍英傑一連跑出去十幾里路。突然,他停住腳步,慢慢轉過身笑眯眯地看着他,說:“朋友,跟了十幾里路也累了,歇歇吧。”

隱身人大吃一驚,不可思議地看向龍英傑:“怎麼可能呢?你竟然發現我了?並且一直知道我在盯着你,故意引我來這個地方的?”

龍英傑戲謔地點點頭。


再隱匿已經毫無意義。隱身人顯出身形,撩起了蒙在臉上的白紗巾,原來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

“你一個武氣強者三階是怎麼發現我的?”中年武修鬱悶道。

“朋友,你現在看看我還是強者三階嗎?”龍英傑看着中年武修,笑得有些壞。

中年武修一看,驚得幾乎要跳起來:“難道剛纔你是有意壓制了武氣?不,不可能!你才十幾歲,我怎麼突然看不透你的修爲了?除非你是武氣王者!”

旁邊有一塊萬斤左右的奇形怪狀的石頭,龍英傑走過去,把手放在了巨石上邊。也沒看到他怎麼用力,那塊石頭忽然化爲一堆石粉散落在地上。

中年武修目睹了這一幕,張開的嘴巴半天沒有合上。過了好一會兒,他好像才醒悟過來,擡手擦去額頭上的汗水,滿臉震驚地看着龍英傑,說話竟然因緊張而有些結巴:

“氣不外露,而又毀物於無形,這……這隻有武氣王者……巔峯纔可以做到!你,你是人還是神?明明是個少年,怎麼……怎麼會達到王者巔峯?”

“多說無益!”龍英傑直接無視了中年武修的存在,在另一塊石頭上坐下來,眼皮翻都沒有翻一下,冷冷地說:“要想活命的話,說吧,今天爲什麼一直跟着我們?”

中年武修眼珠轉了轉,似乎在考慮怎麼脫身。

龍英傑一擡手,五把真階龍飛刀被他召在了手中:“別想跑!你速度再快也跑不過我的飛刀。不信你試試!”

一句話嚇住了中年武修。在一個王者巔峯面前他確實沒有任何逃脫的機會。雖然他不知道面前的這個大男孩如何突然從一個強者三階變成了王者巔峯。

“我說了,你真的不殺我?”中年武修無奈道。

“只要你說實話,我就放過你!”龍英傑把玩着手裏的龍飛刀,目光犀利地盯着中年武修說。

在龍英傑凌厲的目光逼視下,貪生怕死的中年武修終於屈服:“這都是因爲你們那兩個姑娘長得太耀眼!”

“今天下午,我們三當家在過街樓上飲酒,恰好看見你們路過,見到兩個天仙一樣的姑娘,眼睛都直了!一時色膽包天,就想收了她倆爲妾,於是命令我盯着你們,看你們在哪家客棧落腳,都和什麼人來往……”

*******************************************

15號外甥結婚,天亮後得去幫兩天忙。14號的一章在零點發出來,以免耽誤大家閱讀。15號的也不會耽誤,不會斷更的,請大家放心!還是那句話,請支持老狐仙,收藏一下本書! 吾乃財神 ,但是,他和尚雲燕已經有了婚約,而閻娘這丫頭又對他追得緊,一副花癡的樣子。


武氣大陸,有本事的男人娶個三妻四妾是常事。所以,潛意識裏他早已經把這兩個出類拔萃的女孩視爲內人。

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那這個男人一定是個軟蛋!

如今,有人竟敢打龍英傑 “內人”的主意,這讓他如何不暴怒!

但是,現在是顏紅珠的靈魂在控制着龍英傑的神識海,所以,龍英傑雖然暴怒,卻也無處發泄。

顏紅珠自然感覺到了被她壓制着的龍英傑神識的怒火,內心深處產生了些許醋意。但她臉色一紅,馬上把這種萌芽的意識趕了出去。

她是龍英傑的美女姐姐老師,長他一百四十多歲,怎麼能胡思亂想呢!

“你們三當家的是什麼修爲?”“龍英傑”收回險些散亂的神識問。

“武氣王者八階。”中年武修老老實實地答道。

“那麼,大當家和二當家的修爲呢?他們三個叫什麼名字?”既然與他們結下了樑子,“龍英傑”當然得做到知己知彼,那樣一旦有什麼大的風吹草動也好應對。

“我們幽冥派三大當家的被外界稱爲‘幽冥三聖’,但我們知道那是各大能者擡愛我們。其實,只有大當家藍幽是武氣聖者二階,人稱‘幽聖’,現在外出遊歷不在幽冥城,據說得兩個月後才能回來。”

“二當家青冥,人稱‘冥聖’,正在閉關衝擊武氣聖者。現在是三當家白陰臨時統管宗派,雖被稱爲‘陰聖’,卻只是王者八階修爲。”

中年武修面臨生死關口,看上去很老實,有問必答。

“龍英傑”點點頭,心頭一塊石頭悄悄落了地:只要對方沒有武氣聖者在場,一個八階的武氣王者她有把握收拾。

上次在風雲城,顏紅珠就把自身元力灌注到龍英傑丹田內,讓龍英傑差一點擊殺武氣王者八階巔峯的白髯老者。

“幽冥三聖一向這麼邪淫齷齪嗎?”“龍英傑”問。

這三個人如果都如白陰一般欺男霸女、胡作非爲,必會成爲一方百姓的禍害,既然已經爲敵,那是無論如何要除去的。




Related Articles

姜道臨面無表情,說話間,他直接從腰間取下一塊令牌亮在了兩個守衛的眼前。

“嘿嘿,原來是執法殿的大人,失敬失敬!”...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