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玄兒也是贊同的點了點頭,不過旋又笑了笑道:“當年你……,寂寞大哥承受的可是比這還要寂寞的寂寞,我還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忍受的!”

卡爾薩斯輕輕的瞥了一眼軒玄兒,笑道:“你這是在變相問我,當年寂寞的感受?”“如果你願意回答,我當然願意聽!”軒玄兒也沒否認的道。

然而卡爾薩斯卻是轉頭看向一旁的時空亂流暗暗的一嘆,終究是沒有回答!他當然知道寂寞的感受,他也同樣的知道寂寞是如何的知道滿足!

清相伴,偶爾還可以與那冥王星空對飲這便足夠了;雖然由於寂寞自身氣息的關係冥王並不能長久的靠得太近,可是以當初二人的本領即使是隔着數個星系也是可以如同坐在對面喝酒聊天的。

可是他們還是選擇了背叛!也註定了寂寞悲慘的結局吧! 冰涼的柔荑主動的蜷縮進卡爾薩斯那寬熱的手掌,軒玄兒溫柔一笑道:“雖然你不承認,可是寂寞大哥確實就是你的前世,這一點你無法否認也無法逃避。”

“逃避?!自己是在逃避嗎?”卡爾薩斯茫然的自問一聲卻找不到答案;前世的傷痛他自認爲可以掩埋心底,可是那曾經的刻骨銘心又豈是那麼容易掩埋!

然而如果不是逃避,那心底寂寞的人生所擁有的感覺卻爲什麼如此的清晰?!看到那曾經深深傷害寂寞的清,卡爾薩斯依舊有着難以割捨的心痛;而看到曾經背叛真摯友情的冥王卻又那麼傷心!

事情是過去了,可是感覺卻永遠無法逝去吧;然而那這一世的人生又算什麼?是前世的延續還是真正的新生?!

看着卡爾薩斯再度陷入茫然,一旁的軒玄兒卻是心中一喜;輕輕的將頭依靠在她那個魂牽夢繞的肩頭,而口中卻是彷彿能洞穿心靈的道:“你不是寂寞大哥,你也不是卡爾薩斯;而你是他們兩個的重合!今生的你要珍惜,前世的你同樣延續下去!”


說着滿臉溫馨的一笑道:“你不知道嗎?你們兩個的性格其實很像的,當然除了這一世的花心!”的確,寂寞可是很專情的。

卡爾薩斯自嘲的一笑,揮手間不斷的進行着空間跳躍;他無法回答軒玄兒的問題,因爲這一刻他的心裏也是茫然的!

“自己只是前世與今生的融合體嗎?還是像一直堅持的只有今生?!寂寞,你又何必將這一切留給我來考慮呢?”卡爾薩斯似乎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忖道;可是他卻沒有想到過,如果沒有前世的寂寞,又哪裏來的今世的卡爾薩斯!

也許一切正如軒玄兒所言,他只是這兩世生命的融合體!然而現在已經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了,如果萬千世界被毀滅,那一切就都沒有意義了。

卡爾薩斯深深的吸了口氣,看了看不知何時已經完全依偎在自己懷裏的軒玄兒,道:“等咱們真正的能保住現在的萬千世界我會好好考慮一下,好麼?”

軒玄兒心裏雖然有些不太滿意卡爾薩斯的猶豫,不過這至少比以前的決然要好多了;微笑着點了點頭道:“我相信你會想明白的。”

卡爾薩斯笑了笑卻沒有再說什麼,有些事情不需要太過的強求;也許等到某一時機自然而然的便會明白了。

聖王殿,一座懸浮在星空中的金色宮殿;作爲萬千世界最高統治者的住所,宏偉**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當卡爾薩斯第一次見到這體積足有一顆星球大小的聖王殿時,還是深深的震撼了一下;且不說其風格與裝飾,就單單這建築消耗的人力物力也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了吧。

但是看着這一切,軒玄兒卻是不屑的撇了撇嘴道:“爲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命令聖界所有修士耗時數十年給他建了這麼大的一座宮殿;可是居住的還不是就那數十人!”

卡爾薩斯不由贊同的點了點頭,雖然作爲王者可以修建宮殿來顯示權威與方便辦事;可是如同人類帝王那樣也就夠了,修建這麼一個星球式的宮殿完全是浪費!

這聖界一共纔多少修士啊,就算那一萬多人全部住進來,形成的也是人煙稀少的場面吧!

然而這時伴隨着一聲冷哼,聖王那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道:“軒玄兒!注意你的言辭,不要以爲有了撐腰的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

卡爾薩斯微微皺眉,這聖王言下之意就是完全不把自己當回事啊!而這時軒玄兒更是鳳目一立,同樣毫不讓步冷聲道:“我就是有了撐腰的又怎麼樣?!怎麼也比你利用自己的女兒來害我寂寞大哥好!現在萬千宇宙就要毀滅,縱使你聖界不滅,我看你高高在上個屁!”

卡爾薩斯雙目微微一瞪,一臉驚訝的看着軒玄兒;他還真的沒想到她會說髒話,而且是對着聖王說!

白影閃動,身着一襲白袍的聖王瞬間出現在二人面前;同時一股鋪天蓋地的巨大威壓席捲而來,顯然軒玄兒的一席話讓這位高高在上的王者真的怒了。

軒玄兒也毫不示弱的向前一步,冰冷的氣息頂了上去;那溫度竟是讓她身邊的卡爾薩斯都有了刺骨的感覺!

然而僅僅一個照面實力立顯,聖王那有如實質的威壓輕鬆的便將軒玄兒的冰冷氣息頂了回來;聖者的初期與巔峯那可是有些不可逾越的差距的。

軒玄兒白皙的面頰閃過一絲紅潤,身形更是後退了數百丈,體內氣血更是一陣翻騰!


就在這時,卡爾薩斯冷哼一聲道:“聖王好大的本事啊!”上前一步,同樣的氣勢擴散;然而不同的是卡爾薩斯的威壓充滿了暴虐的血腥與殺伐之氣,恍惚間竟是讓人彷彿看到了無數廝殺的戰士一般!

修煉到他們這樣的修爲,只要不分生死,威壓是一種很好的較量手段;畢竟要是動不動就出手,再多的星球也不夠他們毀壞的。

聖王微微一愕,顯然感覺到了卡爾薩斯氣息上的變化;不過他只是想教訓一下軒玄兒,看到卡爾薩斯出手,一瞬間便將威壓收了回來。

如今的王者惡魔對於完全宇宙的意義他還是知道的,所以聖王還不想在這個時候得罪!

卡爾薩斯卻也沒有追擊,因爲他知道自己還不是聖王的對手;不過卻沒有像平日那樣再壓制氣息;實質一般的陰邪血腥氣息散發着淡淡的紅色光芒籠罩在他身體四周的丈許範圍,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些詭異。

軒玄兒怒視着聖王瞬間又飛了回來,但她沒有靠近卡爾薩斯身體那丈許的紅色範圍!

一時間三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壓抑,彷彿一言不合就要開戰一般;沉默了片刻,聖王看着卡爾薩斯,淡淡的毫無表情的道:“你要去零界空間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想必現在來我這裏你不是沒事吧?!”

卡爾薩斯暗暗的平復了一下心中的怒氣,面色冰冷的問道:“聖界爲什麼沒有受到黑暗氣息的影響?我要知道聖界的構成與特殊之處!”面對這樣的聖王他也不願意多說什麼!

然而類似聖王這種活了無數歲月的人精,稍一思索便明白了卡爾薩斯的意思道:“至於爲什麼沒有受到影響我也不知道,不過作爲聖界之王是要接受一種形式的傳承。”

卡爾薩斯點了點頭道:“傳承?什麼意思?”他相信在拯救萬千世界的問題上,聖王絕對不會隱瞞什麼!

空曠的星空二人就這麼一問一答,聖王完全沒有讓卡爾薩斯二人進入聖王殿的意思;而卡爾薩斯也明白,要不是爲了眼下的問題就算他與聖王不會成爲仇敵,但卻也是老死不相往來!

縱使他們之間還有着清的那一層微妙的關係! “所謂傳承就是接受宇宙的認可!”聖王簡單的回答道:“當年我從上界聖王手裏接過這個位置的時候,他將這片宇宙的核心物質融入我的識海之中;而我從那一刻起也就算是與聖界合爲一體了!”

卡爾薩斯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那核心物質現在可以拿出來讓我看看嗎?!”聖王搖了搖頭道:“除非我死了或者主動傳給下一個繼承人,不然它是不會再出現的了。”


融入識海的東西,卡爾薩斯也明白要想隨意拿出是不可能的;可是這聖界有傳承而那些普通的萬千宇宙顯然是沒有的。

“難道這就是之所以聖界到現在都沒有被邪惡氣息沾染的原因?!”卡爾薩斯有些疑惑的想着;然而這時聖王似乎想到什麼的猛然擡起頭道:“對了,這聖界的核心物質是一小團灰色的物質;會不會是所謂的混沌之氣?”

卡爾薩斯微微皺眉道:“你說的是物質還是氣體?”“物質,類似於礦石類的物質;自從它融入到我的識海之後,在聖界裏我可以瞬間勘察任何已知的區域!”

“恩?!可以瞬間勘察已知區域?!”卡爾薩斯恍惚間似乎明白了些什麼;“灰色的物質會不會與混沌之氣有關係啊?聽你說他們的顏色好像是一個樣子的。”一旁軒玄兒插嘴道。

卡爾薩斯點了點頭,他可以確定那種傳承的物質是與混沌之氣有關;可是接受了這種傳承就可以瞬間勘察整個聖界的已知區域?!


猛然間卡爾薩斯雙目一亮道:“我明白了,其實那團核心物質就是整個聖界!”“整個聖界?這怎麼可能?”軒玄兒有些不相信的道,就連聖王這個接受傳承的人都有些不太相信。

然而沉默片刻,卡爾薩斯卻是自信十足的道:“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那團物質不是代表着整個聖界,接受傳承的人又怎麼能瞬間到達已知區域勘察?!”


“也就是說,接受了傳承就代表與構造聖界的特殊混沌物質融合;你就是聖界,聖界就是你!”卡爾薩斯有些興奮的道。

這麼說來只要聖王不被邪惡氣息沾染,聖界就絕對不會有事!

然而瞬間卻又面色一變道:“可是看來那混沌物質顯然是混沌之氣經過加工而來的!”如果不知道那是如何‘加工’的,知道了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聖王,你的傳承又是從哪裏來的?”卡爾薩斯有些頹然的道;可惜不知道創造聖界的手法,不然只要讓每個世界都由一個管理者,那絕就算是再厲害也沒辦法了吧。

聖王倒也沒有隱瞞,道:“是上一代聖王傳承下來的,那應該是數億年前的事情了!”說着語氣一轉道:“不過那時我雖然知道的不多,可是有一次卻隱約間聽到前任聖王說聖界的核心物質也是出現在零界空間;是他從那裏得到後融入識海纔開啓的聖界,它並不是創世神所造!”

“又是零界空間?!看來這一趟我還真的不能避免了。”卡爾薩斯點了點頭道;如果聖王所聽爲真,那麼說零界空間不止出產武器等等,它還出產‘界’!

然而這時軒玄兒開口道:“卡爾薩斯,不能全聽他的;繞了這麼大一圈,誰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想讓你去零界空間試一試!”

說着看向面色再次變得不善的聖王,不屑的道:“當年他就爲了出產的一件寶物就聯合起來騙你進去探路,現在面臨絕的威脅他恐怕可以犧牲所有人來保住自己的生命!萬千世界又算是什麼呢?!”

聖王面色一凜,冷哼一聲卻終究沒有說什麼;因爲他知道當年的事是自己理虧!而這時白色的衣裙扇動,清、帶着那絕美容顏下的一絲難明的的複雜出現在聖王身邊道:“我父親並沒有隱瞞什麼,這……這些我可以作證。”顯然她的底氣也是有些不足的,當年她把寂寞騙得那麼慘,如今卻又前來作證,誰會相信呢?!

卡爾薩斯揮手製止剛要諷刺幾句的軒玄兒,看着眼前這對欺騙了……自己的父女;不知爲何這一刻心中卻是出奇的平靜,道:“這樣,我就先去零界空間一趟;至少我對其內部的前端路途還是比較熟悉的。”

說着一層紅色的靈力猛然放出,當擴散到將自己身體四周外溢的氣息全部籠罩的時候;靈力一收,便將所有可以影響他人心神的氣息壓制回了體內。

“要不我同你們一起去吧,多一個人也多一個幫手?”清似乎完全沒有看到軒玄兒那憤怒鄙夷的眼神,看着卡爾薩斯道。

然而卡爾薩斯卻是搖了搖頭道:“那裏人多了反而不好!”說着轉而對軒玄兒道:“走吧。”揮手間便已經消失在聖王殿前。

聖王看了看自己女兒臉上那掩飾不住的黯然之色,不由得暗暗一嘆道:“回去吧,如果一切真的如他所說;那麼我只要躲過絕的追殺,那聖界是不會有事的。”

“那其他世界的生命呢?”清依舊注視着卡爾薩斯消失的方向,淡淡的問道;聖王身形微微一滯,不過卻沒說什麼便率先向聖王殿飛去。

清明白,自己的父親要放棄那萬千世界的生命了;卡爾薩斯去往零界空間,又有幾人能確信他找到解決的辦法呢?!

親情與愛情,向來是人生難以抉擇的難題;可是如果事情可以重來,也許她會選擇愛情吧!

遙遠星空中,卡爾薩斯不斷的揮動着手臂進行一次接着一次的空間跳躍;而一旁的軒玄兒卻一臉不平的道:“我看到聖王那老傢伙就來氣,尋找拯救萬千世界的方法他們就沒有責任?!”

“讓你一個人來到這零界空間犯險,他們卻老老實實的龜縮在自己的地盤;當年要不是他們,會出現現在這樣的情況?!一羣不負責任的傢伙!”

聽着軒玄兒那‘絮叨’的牢騷,卡爾薩斯微微一笑道:“好了,我來尋找方法又不是爲了他們,隨他們去吧。”

軒玄兒看了一眼面色平淡的卡爾薩斯,突然道:“你爲什麼不讓那女人跟着來?”卡爾薩斯自然知道她口中的‘那女人’就是清,搖頭一笑道:“難道你想讓她來?”

“當然不想!那女人還真的好意思再來糾纏你!”軒玄兒撇了撇嘴道;“有些事情,即便是我承認了自己就是寂寞,也已經過去了。”卡爾薩斯似有感嘆的道。

當日在神王殿裏他說下了那樣的話,當再次面對前世的刻骨銘心時他卻發現自己心很平靜,那一切真的已經放下了。

軒玄兒有些試探性的問道:“這麼說你想明白了自己就是寂寞大哥?”卡爾薩斯轉頭看了看有些期待也有些忐忑的軒玄兒,呵呵一笑道:“我還是卡爾薩斯,不過我就算是與清重歸於好又如何?還能是那種單純的刻骨銘心嗎?”

間隔兩世的裂痕已經無法復原那份曾經純真的感情;即便是再次擁抱那也只是曾接愧疚與傷痛而已。

而這一刻軒玄兒終於放心了……! 零界空間的入口就在聖界已知星域的邊緣地帶,這一點卡爾薩斯通過寂寞的記憶早就瞭解到了;不過爲什麼後出現的聖界裏存在那樣一個特殊空間的入口,這就無人知曉了。

經過數天的空間跳躍,卡爾薩斯帶着軒玄兒終於出現在了那入口處;那是一個荒涼的星球,沒有大氣層的保護,也沒有生命體的存在,而另及空間的入口就在星球表面的一處類似山脊的凸起上。

卡爾薩斯看了看那如同鏡面一般的一丈見方的入口提醒道:“先調整一下狀態,一旦進去就不可能有時間休息了。”通過寂寞的記憶他可是清晰的知道跨過這道門,危險就將無處不在!

軒玄兒明白的點了點頭,面對零界空間的危險她似乎又回到了那個冷靜的過分的冰女;因爲她最然沒有去過零界空間,可是她知道以自己聖者初期的修爲要進去其實是有些勉強的。

兩天後,當二人再次站在門前時;單單從外表上就可以看出,二人完全達到了最佳狀態!

卡爾薩斯身背滅日弓,一手拉着軒玄兒再次鄭重的提醒道:“記得一切按我說的做,不要小看任何一樣看似普通或者美麗的東西!”

軒玄兒卻也明白,當年的寂寞以聖者巔峯的修爲都受了那麼重的傷;所以就算是給她十個膽子她也不敢大意。

見到軒玄兒認真的點頭,卡爾薩斯道一聲:“出發!”率先向前一步走了進去,軒玄兒緊隨其後;一圈如同水紋的波動過後,零界空間的門再次的回覆了平靜!

“恩?!這裏就是充滿危險的零界空間?!”看着出現眼前的一片草原世界,軒玄兒驚訝的問道。

蔚藍的天空下一片綠色的海洋,遠遠望去甚至可以依稀的看到山峯的影子;而在草原之上,一隻只不曾見過的動物正悠閒的散步。

卡爾薩斯認真的點了點頭道:“這裏只是零界空間的外圍,危險相對小一些!”記憶中他可是清晰的明白這片草原的可怕。

軒玄兒明白的點了點頭,如果不是卡爾薩斯的提醒她絕對不會相信這裏充滿着危險!然而這時,卡爾薩斯看着前方尺餘距離便出現的綠草,俯下身子道:“上我背上來吧,這裏不能飛行也不能依靠靈魂或者靈力探查四周的!”也就是說到了這裏所有修士除了可以使用靈力外,五絕完全變回了常人。

“我自己可以走的。”軒玄兒雖然很喜歡那寬厚的背,可是她不想成爲累贅!然而卡爾薩斯滿臉嚴肅的道:“怎麼,現在就不聽我話了?!”

軒玄兒微微一滯,雖然不明白卡爾薩斯爲何要這樣做;可是還是聽話的輕輕伏在那個她早就嚮往的背上。

然而很快她就明白卡爾薩斯的用意了,因爲當卡爾薩斯背起軒玄兒踏上尺許高的草原的那一刻;原本隨風擺動的綠草竟然如同有了生命一般飛快的舞動起來。

軒玄兒驚駭的發現那些帶着微小鋸齒的草葉竟然輕易的劃破了卡爾薩斯那堪比鑽石的下肢!要不是卡爾薩斯有着驚人的恢復力,恐怕膝蓋以下早就消失了吧。

這一刻軒玄兒終於知道這零界空間的危險了,就連小草都如此的瘋狂,那遠處的那些奇形怪狀的動物呢?!

而這時卡爾薩斯解釋道:“這裏的環境很特殊,什麼東西都有着超強的攻擊力;而且重要的是咱們的實力會被壓制。”

這點的疼痛對卡爾薩斯來說還起不到影響,不過這不由讓他懷念起那段沒有肉身的日子;因爲那樣就算他被分屍都不會感覺到疼痛!

軒玄兒雙手緊緊的環着卡爾薩斯的脖子,也不知道是心疼還是擔憂皺着眉頭道:“那遠處的那些動物一定很可怕吧?”她似乎可以想象當年寂寞在這裏受到的苦楚了。

如今的卡爾薩斯有着一副超強的體魄,可是那個時候的寂寞並沒有;無法飛行的走過這片草地,那至少需要先清理出一條道吧。

也許是初進邊緣的關係,距離二人最近的動物也有數千米的距離;卡爾薩斯還算輕鬆的講解道:“以我現在的修爲對付一個應該沒問題!”

“啊!”軒玄兒驚呼一聲,然而瞬間忙又捂住小嘴道:“那怎辦?”卡爾薩斯微微一笑道:“草原上一般都是獨居的動物,只有極個別的看似獨居,只要你一惹到就會招來一大羣;所以咱們只能儘量繞開走過去。”

“那它們不會主動攻擊咱們麼?”軒玄兒疑惑的問道;卡爾薩斯搖了搖頭道:“這裏的靈獸都高傲的很,只要你不靠它們太近一般都不會攻擊。”

軒玄兒點了點頭,不過心中擔憂卻沒有因此減少;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如果碰到一個羣居的靈獸,那二人豈不是隻有跑的份!

然而感受着身下那寬闊的臂膀以及那鏗鏘有力的心跳,軒玄兒暗自下定決心:“如果遇到危險,自己就算是死也要讓他好好活着!”

這時行走的卡爾薩斯猛然停住腳步,似乎發現了什麼奇怪的事情;輕咦了一聲道:“這是什麼東西?”




Related Articles

「嗯!如果有什麼困難就給我打電話!」賀雲龍點了點頭道。

「是是是!」 「你給我燉一隻秧雞,然後涼...
Read more

「地下城?冒險者?誰能給我解釋一下它們是什麼意思嗎?」

陸離敏銳察覺到兩個關鍵詞,抬起頭希望能獲...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