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三千的話讓眾人不由一愣。

刷刷刷….

那一雙雙質疑、驚愕的眼神忍不住全部落在了財三千的身上。


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要不然財三千哪來這麼大的自信,如果沒有這種作用他還白送一個須彌戒。

須彌戒啊。

那可是價值一百萬紫金幣啊…..

ps:感謝兄弟們的鮮花將鴻途推上鮮花榜第五,現在距離第四還差11朵鮮花,兄弟們————能不能爆了他?

爆!!! 刷….

聞言,荊無命那戲虐的眼神瞬間落在了財三千身上「死胖子,你確定?」

「確定!!」

「好,這可是你說的。不過….你是不是先把須彌戒拿出來?要不然….你到時候反悔怎麼辦?你不僅要先拿出來,而且還要先交代城主手中,當然啦…要是你說的是真的,嘿嘿,那須彌戒還是照樣還給你,你敢嗎?」當即,荊無命那戲虐的聲音響起,他可是領教過財三千的無賴手段,絕對不能夠給他任何反悔的機會。

刷刷刷….

聞言,騰炎三人的視線全部落在了財三千身上。

你敢嗎?

「你…..」財三千望著荊無命一臉的肉疼。

「怎麼,心虛了?」

「你…誰說我心虛?」

「那好啊,須彌戒拿出來。」

「哼,拿就拿。」財三千說著直接走到了騰炎的面前,然後從他手中的須彌戒之中又拿出了一枚須彌戒交到了騰炎手中「城主大人,這是一枚沒有靈魂印記的須彌戒,只要試驗失敗它就是你的了。」隨即,財三千堅定的聲音響起。

額?

荊無命不由一愣,他那狐疑的眼神看著財三千。

難道他沒騙人?

不可能啊。

這不像是這個死胖子的個性啊。

荊無命如此,騰炎三人此刻也是差不多的反應。之前他們也都看出來了荊無命這是在試探財三千,說白了就是對這銀龍軟甲的不相信,但是現在….騰炎看著自己手中的須彌戒,一切都是真的,而且這枚須彌戒也的確沒有靈魂刻印,誰都可以將他納為己有。

難道這銀龍軟甲真這麼厲害?

「城主大人,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讓人驗證一下這銀龍軟甲的功能了?其實根本就不用驗,這可是我天寶閣的鎮店之寶,我又怎麼可能傻不拉幾的來毀壞我天寶閣的名聲呢,再說了…這小人以後還要在這混亂之都混呢,不會傻到來欺騙城主大人你?」看著騰炎手中的須彌戒,財三千一臉肉疼的說道。

不測試?

做夢;

如果不試一試誰知道是不是真的。

「還是試一試。」騰炎淡淡的聲音響起。

「好…。」

————————

幾分鐘后,一名穴境城衛軍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炎少。」

「你攻擊楚飛,記住不要用全力。」騰炎望著這名城衛軍說道,此時楚飛已經穿上了那件銀龍軟甲,雖然現在騰炎等人已經有點相信財三千說的話了,但是….還是有所保留。所以這次找來的只是一名穴境一段的武者,而且不全力攻擊的話,那麼這銀龍軟甲就算沒有財三千說的那麼逆天,至少也不會讓楚飛受太重的傷。

額?

城衛軍不由一愣。

攻擊楚飛?

「小子,你還愣著幹什麼,讓你打你就打。」這個時候,財三千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打。」楚飛也是開口說道。

「這….好。」城衛軍遲疑的聲音響起。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要讓自己攻擊楚飛,不過騰炎都這麼說了他自然也不敢拒絕,而且按照騰炎的命令他也不會出全力,瞬間城衛軍便向著楚飛奔襲而去。

砰!!!

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楚飛瞬間倒退數步。

刷….

騰炎等人的心猛的一緊。

有事嗎?

「我….沒事?」楚飛站穩腳步之後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態,那驚愕的聲音響起。雖然城衛軍士兵沒有使出全力,但是自己畢竟沒有任何的防禦,可以說是硬受對方一擊,然而…楚飛此刻根本沒有感受到身體任何的異樣。


沒事?

眾人眉頭一皺。

刷刷刷….

騰炎等人的視線全部落在了財三千的身上,此刻財三千臉上帶著一絲自信的笑容。

難道這胖子沒有撒謊?

「再來,這一次拿出你的全力攻擊。」這個時候,楚飛那堅定的聲音再次響起。

額?

城衛軍不由一愣。

「來。」楚飛大吼道。

刷….

城衛軍那遲疑的眼神望向了騰炎。

嗯。

騰炎點了點頭。

喝!!

城衛軍大喝一聲,全力爆發,同時向著楚飛奔襲而去,這一次城衛軍可以說是使出了全力,面對奔襲而來的城衛軍,楚飛乾脆直接閉上了雙眼。而騰炎等人看到這一幕心猛的一緊,同時騰炎還忍不住看了一眼財三千。

轟!!!

狂暴的聲音瞬間響起。

噗….

楚飛的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砰!!

下一秒,楚飛重重的砸擊在牆壁之上。

刷….

騰炎忍不住站了起來,那擔憂的眼神落在了楚飛身上,軒轅無敵和荊無命也是差不多。就連城衛軍也是一臉的緊張,畢竟楚飛可是騰炎身邊的紅人啊,要是自己真把楚飛打傷了,那…..後果不堪設想。然而這個時候楚飛卻是直接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身體「我沒事。」淡淡的聲音從楚飛的口中響起。

沒事?

真的沒事?

女總裁的近身保鏢

這…..

騰炎等人傻眼了。

銀龍軟甲?

鎮店之寶?

「哈哈,城主大人你現在看到了,我可沒有撒謊,這銀龍軟甲確實很厲害?」這個時候,財三千那興奮的聲音響起,他臉上更是帶著一絲滿意的笑容,同時還忍不住掃了荊無命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在說——現在你還說老子坑人嗎?

這….

眾人一陣驚訝。

「呵呵,的確如你所說。不過….」騰炎說著一陣遲疑。

「不過什麼?」

「不過本少心中還有懷疑,所以…本少打算讓穴境九段的強者來試驗一下,看是不是連續攻擊十次都沒事。」下一秒,騰炎那淡淡的聲音響起,望著財三千的眼神帶著一絲的邪魅和戲虐。

額?

財三千不由一愣。

「城主大人,這…不用試了,這效果大家都已經看到了,又何必浪費時間呢?」隨即,財三千那弱弱的聲音響起,眼神之中更是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那神色之中甚至帶著一絲的緊張。

嗯?

財三千的反應讓眾人一愣。

「要的…」騰炎眯著眼堅定的聲音響起。

「…..」財三千嘴角微微一抽「好,城主大人你贏了,這件銀龍軟甲雖然能夠抵擋穴境武者的全力攻擊,但是只限於穴境五段以下,一旦超越穴境五段,那還是會受傷的,不過卻不會太嚴重。一旦遭到凝神境強者的攻擊,那….呵呵,頂多就能夠抵消對方四分之一的攻擊,而且超過了凝神五段,那這銀龍軟甲就沒什麼用了。」

王八蛋。

這胖子果然在騙人。

當即,眾人看著財三千忍不住一陣憤怒。

該死的胖子。

狡猾狡猾的。

呵呵。

騰炎則是淡然一笑。

其實騰炎也不知道這些,只是剛才要挑選武者試驗銀龍軟甲的時候,財三千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的緊張,而且等到自己說用一名穴境一段的武者測試的瞬間,財三千忍不住鬆了一口氣,騰炎這才有所懷疑,這才試探了一番財三千。

沒想到….

呵呵,這胖子還真是忽悠人的。

不過,即便是這樣這銀龍軟甲也相當的不錯了,至少能夠抵擋穴境五段以下武者全力的攻擊,也就是說不管是誰,穿上這銀龍軟甲,那面對穴境五段以下的武者幾乎就等於利於不敗之地,當然….如果被對方攻擊頭部的話那就另說了,畢竟這銀龍軟甲保護不了頭部。

「財老闆,你說這銀龍軟甲多少錢?」隨即,騰炎開口道。

額?

騰炎的話讓荊無命等人不由一愣。

還買?

不過很快他們便釋然了。

雖然這胖子忽悠人,不過這銀龍軟甲的確不錯,至少對於滕炎這樣一個」普通人」而言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能夠抵擋穴境五段強者全力攻擊,關鍵時候也是能夠保命的。

刷刷….

眾人的視線全部落在了財三千的身上。

嘿嘿,嘿嘿。

財三千看著眾人一臉憨厚的笑著,不過他那笑意卻讓人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城主大人,您是一城之主,小人….小人我又怎麼敢多要你的錢呢?不過你也知道這是我們天寶閣的鎮店之寶,所以….」

「你直接說價錢。」

「好嘞,城主大人就是爽快。」財三千搓著雙手一臉興奮的說道「這件銀龍軟甲材料很貴重,所以成本也很高,這樣….算城主大人您十萬紫金幣你看如何?這真的不賺錢了。」

什麼?


財三千的話讓所有人一驚。

十萬紫金幣?

那可是整整一千萬金幣啊。

「死胖子,你怎麼不去搶。」當即,荊無命那暴怒的聲音直接響起。他真的連殺了財三千的想法都有了,銀龍軟甲雖然很厲害,但是那價值遠遠不值一千萬金幣啊,一千萬金幣那是什麼概念?在荊無命看來這財三千此刻跟搶錢沒什麼區別。


Related Articles

一陣不知從何而來的涼風急速掠過,為這原本靜謐安詳的草地增添了一絲緊張, ……

珠顏禍水亂君心 ,更著實的把他給嚇了一跳...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