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元當即怒笑出聲:「好一個上官修,他以為自己還是豹族的世子嗎?無法無天!此人若是不嚴懲,豈不是讓天下諸般修者嗤笑我豹族畏懼強權?魔叔,你儘管秉公處置,族長那邊由我去說。至於妖皇族那邊,你更加無需擔心。念他初犯,就懲罰三十族鞭罷。若是再犯,絕不輕嬈。」

此話一出,麻衣老祖恨得牙根痒痒。

三十族鞭!

什麼概念,不要小瞧這三十族鞭,豹族的鐵律之嚴厲,讓人聞之變色。

化仙境的修者,也未必能夠承受下來。更別說現在上官修已經身負重傷,怕是這三十族鞭挨下去,必然脫層皮,留下後遺症是在所難免的了。


事情本是已經辦妥,誰知道豹式兄弟卻突然來了這麼一招。

「好一個師侄,連師叔的面子都不放在眼裡了。」麻衣老祖眼裡有怒意,寒聲開口。同時,磅礴的殺意瞬間傾斜出來。

在這霎那間,楚南的臉色驟然變化,只感覺那股洶湧狂暴的殺意,如潮水般不斷襲來,瘋狂的衝擊著自己,心頭好像壓著一座泰山,喘息不得。

好強悍的氣勢!

這個老傢伙,果然非同凡響!

「呵呵,」豹元不畏不懼,目光坦然,強橫的氣勢也爆發出來,兄弟二人的殺意匯聚成一片,竟是一時間與麻衣老祖的氣場不斷的對抗!

「公歸公私歸私,這上官修挑釁豹族的鐵律,著實該受罰。」豹元似笑非笑的看著麻衣老祖:「怎麼,莫非老祖也想試探試探,豹族的鐵律?」

此言一出,麻衣老祖縱使心中在恨,也不得不咽下這口氣了。

「好好好,」麻衣老祖氣急敗壞,一連說了三個好字,聲音發寒:「果然是後生可畏啊!多謝師侄『從輕發落』今日之事,我銘記在心,來日再謝師侄!」

說罷,麻衣老祖盪起一陣狂風,帶著滿腔怒氣,狠狠的拂袖而去。 第641章真相大白

等麻衣老祖等人走後,整個大殿只剩下楚南一干人等與豹式兄弟,楚南與豹式兄弟對視一眼,皆是哈哈大笑。

「多謝!」楚南含笑抱拳,方才麻衣老祖吃癟的那一幕真是大快人心,能夠讓麻衣老祖這種劫仙級別的恐怖存在吃癟,豹式兄弟的地位與實力出乎意料。

如若不是豹式兄弟解圍,楚南真是騎虎難下了。

「客氣什麼,兄弟都是一家人。」豹青擺擺手,道:「反正老子也早就看這麻衣老祖不爽了。今日算是出了口惡氣。」

「哦?」楚南愣了愣:「你們與這麻衣老祖先前就有過節?」

「這個是自然。這個老怪物一直倚老賣老,而且心狠手辣,在妖皇族時處處與我們為難。」豹青點點頭,長輸了口氣,眉飛色舞道:「不過這一次,還想在豹族作威作福,真是拿著雞毛當令箭,他算是什麼東西。」

豹元白了豹青一眼,想了想道:「這麻衣老祖之前與我們的師父,風雲子一直都是敵對狀態。所以我們與他也互相看不順眼。不過這麻衣老祖數十年前與嗜血魔妖一同遠赴星辰海。歸來之後竟是功力精進,突飛猛進。恰好師父這些時日正在閉關。所以,在加上麻衣老祖榜上上官家族這個大樹,愈發肆無忌憚囂張跋扈。今日可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風雲子前輩?」楚南眼睛一亮,他自然認識風雲子,當年在九界之都之中,就是結實的風雲子豹式兄弟等人。

「不知風雲子前輩,現在如何?恐怕是要突破到真仙了吧。」

豹式兄弟齊齊對視一眼,皆是搖頭長嘆一聲:「師父還是沒有渡過仙劫,已經化身為劫仙了。」

「不是吧。」楚南大吃一驚,在他印象之中,風雲子翻雲覆雨,無所不能,修為深不可測。強大如風雲子這般地步的修者,竟然都沒能夠渡過天劫,這天劫難道就真的那麼恐怖嗎?

「不過不要緊,現在師父已經著手準備第二重天劫。這些年一直都在閉死關,看這幅模樣,師父應該很有把握能夠闖過二次天劫,化羽為仙!」豹元說到這裡,眼睛之中冒出一道精芒:「到時候,麻衣老祖這些宵小之輩,還不是一個個都得俯首稱臣?」

楚南眼睛一亮,由衷的恭喜道:「這可真是好!」


一旁的魔豹子,看著楚南與豹式兄弟的模樣,略微奇怪道:「你們,認識?」

「哦。」豹元這才想起來,拍了拍額頭道:「忘了介紹,這個是楚南,是我們之前結實的兄弟,魔叔。」

魔豹子聽到這席話,眼睛微微一亮,訝然的看了看楚南。

「原來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哈哈。」

楚南笑道:「先前還多虧?多虧魔豹子前輩替我們解圍。」

魔豹子下意識的多瞟了楚南腰間的銀鈴兩眼,卻被後者目睹到此幕,不禁奇怪,拿出銀鈴問:「莫非魔豹子前輩認識此物?」


「的確。」魔豹子重重的點頭,鄭重的望著楚南:「此乃故人之物,此物,乃是從何而來?」

安憶如微微一笑:「此乃晚輩娘親,留給晚輩的鎮族之寶。不知魔豹子前輩,是否認識安凌天?」

聞聽此言,魔豹子心中一緊,倒退兩步,深吸了口氣,詫異的望著安憶如:「莫非,你是安家堡之人!」

「正是。」安憶如微微頷首,心念一動,玉指掐訣,虛空一點,一道流光從玉指之中彈射而出,直接沒入銀鈴之中,隨即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讓人心曠神怡,讓人心神寧靜,精神抖擻。

只是,魔豹子此刻的心情卻不平靜,反倒是掀起驚濤駭浪。

「你真的是安家堡之人,果然,果不其然!沒想到,現在還能遇到故人之女!」

這鈴名為鎍魂鈴,乃是安家堡當年震撼整個火剎國的至寶,唯獨安家堡後人方能夠使用。

安憶如既是能夠動用鎍魂鈴,便證明了她的身世!

安憶如急切道:「前輩,當年您可知道安家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一夜之間,盡皆覆滅!還有我的爹娘,到底是被誰所害!」

魔豹子的臉色變得怪異起來,支支吾吾,不肯開口,好像在隱瞞著什麼。

豹元也急著追問道:「魔叔,您從小待我們如親子,我們相信您。我就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的父親又是被誰人所害!」

「這……」

魔豹子目光陰晴變幻,眼神閃爍,不知該如何開口。

面對眾人炙熱而急切的眼神,魔豹子眼神不斷閃躲,最終悵然一嘆道:

「不是我不告訴你們,而是此事事關重大。你們……」

豹青怒哼一聲,咬牙道:「即便是大過天,又如何比的上殺父之仇!魔叔,我父待您不薄,難道您就忍心他九泉之下,含冤蒙恨嗎!」

豹元緊接著沉聲道:「是不是豹洪!」

「你怎麼知道!」魔豹子臉色驟變,下意識脫口而出,可是剛說完這話,他的臉色就變了,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說漏嘴!

「果然!」豹元手指捏的啪啪作響,恨意難耐。

原來,數十年來都在認賊作父!

今日得知真相,豹元心中之恨,豈能一言兩語便明了?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魔豹子眼見著事情已經瞞不下去,嘴角帶著一抹苦澀的笑容:「其實,我也只是猜測,也不敢妄自定奪。更何況,現在豹洪乃是一族之長,隻手遮天,偌大的豹族,所有長老都被他收服。咱們勢單力薄,根本不是對手。」

說到這裡,魔豹子眼中露出一抹追憶,陷入了往事的回憶:「當年那日,正逢老族長渡劫失敗,坐化當日。這豹洪派遣千山門的人,假傳安家堡族長也就是安凌天兄的話,邀請昊大哥,也就是你們的父親,去安家堡一舉。昊大哥對自己的親生兄弟,豹洪信任絕佳。根本沒想到他會為了奪取豹族族長之位,不擇手段,心狠手辣。」

「當日,你們年幼無知,尚是嬰兒。所以對此事一無所知。」魔豹子暗嘆一聲:「昊大哥雖然遭受埋伏,但是實力強悍,乃是五重劫仙,震撼豹族諸多強者。可謂冠絕一時!這豹洪又豈是對手?」

「那一夜,夜雨淋淋。橫屍遍野,血流成河。昊大哥單人獨劍,將諸多埋伏的巔峰強者,殺的丟盔棄甲!而己身卻無一絲傷痕!」魔豹子接著道:「三十六名劫仙,盡皆被斬於劍下。橫掃披靡!」

雖然是寥寥幾語,但是依舊能夠讓人深深的感受到,當夜那壯烈凄慘的場景。

單人獨劍,面對天羅地網。竟是從諸多強者之中,殺了個七進七出,己身毫髮無傷!

冠絕一時!

「可是」說到這裡,魔豹子語調一顫:「誰知這豹洪心腸歹毒,竟是將尚是嬰兒的你們擄走當人質。逼迫昊大哥就犯!」

他的聲音變得嘶啞低沉,蘊含著難以壓抑的怒意與恨意:「可憐昊大哥,一代絕世強者,最後竟被逼得,自毀丹田,筋脈寸斷!」

聽到此處,楚南不免唏噓一嘆。

一代絕世強者,竟是最後淪落到此種地步。

這豹洪心腸惡毒,竟是對自己親兄弟下如此毒手,真當該殺!

「而後,安家堡安凌天當夜得知豹洪所作所為,大怒之率安家堡修者營救昊大哥。誰知道豹洪串通敵族,安兄寡不敵眾,最終也被……」魔豹子極為沉重的搖搖頭:「這豹洪一不做二不休,遣人將安家堡一夜滅族……」

「我當年是運氣所致,方才逃脫了一條性命。也正是因為老祖出面,這場風波才被壓下來。」魔豹子有些惆悵:「昊大哥彌留之際,曾叮囑我保護好年幼的你們,我在豹族之中按捺如此之久。本是想替昊大哥報仇,可是豹洪以鐵血手腕,鎮壓所有人。豹族長老全部被收為心腹。實力滔天,我根本沒有機會。而且謹慎之極,直到數十年過去,都對我戒備之極。哎……」

言盡於此,事情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所有人心潮澎湃,怒意難耐,連楚南都雙目赤紅,恨不得將這豹洪凌遲處死!更別說安憶如與豹式兄弟的心情。

豹青目眥欲裂,渾身都經不住怒的顫抖,震喝出聲:「哇呀呀!豹洪,今世我不殺你,誓不為人!!!!」

狂躁的氣浪,極具穿透力,將整個大殿都震得嗡嗡作響,不斷落下灰塵。

說罷他便欲要衝出去,卻被豹元怒喝一聲震住:「給我站住!」

「大哥!」豹青咬牙切齒,雙目之中隱約有淚光:「為何不讓我報仇血恨!!」

「你,報仇雪恨?你去送死嗎!」豹元雖然也是兩眼淚光,卻理智尚在,大聲怒斥,讓豹青咬牙切齒在原地,卻不衝動了。

豹元深吸了口氣,問:「為何,為何老祖不主持公道!」

「哎。」魔豹子惆悵一嘆:「事情已然發生,雖然老祖心中暗恨。但是卻以大局為重,若是殺了豹洪,整個豹族就亂成一團,國不可一日無君,族不可一日無長。所以,便只能忍耐了。不過,老祖也設下嚴令,大力栽培你們二兄弟,當作補償。若是誰人敢打你們的主意,老祖必然會滅殺他。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豹洪才不敢對你們下手。」

「原來如此,我以為這豹洪良心發現,對我兄弟二人如此之好。原來全是老祖的意思!」豹青牙齒幾乎咬碎,他恨不得現在就衝過去,將那豹洪撕成碎片,以泄心頭之恨!

「此仇不報,我們兄弟二人也無顏活在這世上。我必然要將這豹洪,挫骨揚灰!」 第642章暴風雨之前的寧靜

豹族之中。

「你是說?這豹氏兄弟已經知道了!?」豹洪的臉色鐵青,眉宇間浮現出一抹怒意與戾氣。

「沒錯,」副長老點頭,眼中露出陰森的寒芒:「我親眼所見,這豹氏兄弟與楚南勾搭在一起,替他解圍。若是沒有些許瓜葛,怎麼會這般做?而且,楚南既然與安家堡有關係,那麼豹氏兄弟不應該不知道此事。」

豹洪不再多言,神色閃爍,變幻不停,不時有陰森的精光掠過。

副長老忐忑不安的看著豹洪,小心翼翼道:「族長,要不趁此機會。屬下率人,直接將這群人等給……」說到這裡,滔天的殺氣瞬間迸發出來,副長老在脖頸上做了個滅口的手勢。

「不必。」豹洪擺擺手,道:「現在只是懷疑,二來,馬上就是祭靈大典,老祖可能也要出關。在這個節骨眼上絕對不能出事!」

「這豹氏兄弟,遲早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說到最後豹洪已然雙目赤紅,無比的殺意盡皆湧出,看的副長老心中發寒,連連應是。

「鬼族的人呢!?」豹洪的怒意逐漸壓制下去,岔開話題轉口問。

「正在門外候著呢。」副長老恭敬如斯,隨即退去,將鬼族的人喚了進來。

來者,乃是三名化仙境的鬼修,其餘一名,不是別人,則是鬼族內部的莫長老。


若是有人看到面前這一幕,定然會大呼驚訝。

這些時日,鬼修不是一直在大鬧整個豹族領地,獵殺各族商隊妖修嗎?

現在整個豹族不是正在緝殺鬼族的修者,惹的整個豹族領地都混亂不堪。

身為鬼族內部的莫長老,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事情辦的不錯。」豹洪眼神之中終於露出一絲笑容。

莫長老呵呵一笑,道:「鬼族做事,族長敬請放心。不過,你答應我的事情……」

「放心吧。」豹洪眼神凌厲了起來:「只要你將這百族攪的天昏地暗,吸引過去注意力。我答應你的條件,是絕對不會食言。」

「有族長此話便好。」莫長老心中一喜,道:「不過這各族妖修,果然是兇悍如斯,這些時日我鬼族損失頗大,甚至還折損了三名化仙境的鬼修。」

「哈。」

豹洪大聲一笑:「成大事者,如何能夠不死人?可惜本族長的千山門,竟是被那小子滅門,否則的話這些事情也由不到你來做。」

哼,成大事者?話說的冠冕堂皇。

恐怕是你成大事,死的卻是老子的人!

莫長老心中嘀咕,但是卻絲毫沒有把神色展現在臉上,笑呵呵道:「不知族長這次找我來有何事相告?」

「事情也該告離段落,這段鬧劇也?劇也該收場了。」豹洪冷笑一聲:「回去告訴你們青帝,按照約定,那個小子活的時間已經夠長了。別想耍花花腸子,想用那小子來牽制我,你們的小心思,以為我看不出來?哼!再不殺他,到時候若是我出了岔子,你們也沒什麼好下場。」

……

此刻,遠在豹族禁地東側二十餘里的仙閣之中。

「你是說。你們這次是為了噬魂而來?」魔豹子極為詫異。豹氏兄弟也驚訝之極,很是奇怪,為何楚南會為了一個殺人如麻的女魔頭,甘願冒如此大的風險。

「沒錯,」楚南嘴角那一抹苦澀笑容愈發明顯了些:「所以我才想麻煩豹氏兄弟和魔豹子前輩,是否有什麼良策?」既然事情已經說開,豹氏兄弟與魔豹子又是值得信任,楚南索性不再隱瞞,將此行的目的告訴給他們。

「不如,」豹青考慮考慮,率先開口道:「不如,魔叔你帶我們進去,將噬魂解救出來。這個方法最簡單,而且以你的身份,那些護衛也不會生出懷疑。」

楚南也點點頭,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未等大家開口,豹元卻搖頭反對:「一來,那豹洪對魔叔還有戒備。咱們此行未必能成。二來,鎮守噬魂的禁制,也不是魔叔能夠打開的。若是豹洪等我們進去之後突然發難,可就是瓮中捉鱉了。到時候人沒救到,咱們大家都得被困在其中。這個方法不妥。」

聽到這麼一分析,大家的心思即刻又沉了下去。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魔豹子忽然道:「我倒是有個提議,你們覺得如何?」

「在祭靈大典的時候,美其名曰是要將這噬魂獻祭給妖靈。實則是想要藉助妖靈的力量,破除噬魂身上的冰晶。得到仙靈的下落。不過……」魔豹子忍了忍,繼續道:「在這個過程之中,將會由我將噬魂押上祭靈台。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守衛薄弱。咱們可以趁著這個時候下手。」

楚南細細聽完魔豹子的話,深以為然的點點頭:「這個辦法好雖然是好。但是……這樣一來,魔豹子前輩你豈不是暴露身份了?」

魔豹子釋然一笑,道:「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能夠再見到昔日故人之女。這個忙一定要幫,況且,這次豹洪是藉助著妖靈的力量,直接突破到六重劫仙,然後得到仙靈服用下去,以求追求成仙的契機。即便是沒有你們,我也一定會破壞他的好事。絕不會讓他得逞!」

如此說后,楚南不再反對。

「那好,多謝魔豹子兄了!」



Related Articles

他親了親孟遠的額頭,然後將手裡的財經雜誌一扔,摟著孟遠就躺了下來。

孟遠心裡一跳,果不其然,蔣勘正的吻就下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