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病房門就被打開--

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門口。

男人西裝革履的模樣,渾身散發著商人冷睿沉穩的氣質,剪裁合體的西服將他頎長的身形修飾得矜貴、凌人。

以及他的出現,總帶了一種能讓周遭氣氛都變得沉悶的壓迫感。

「你來啦,我朋友腳扭傷了,所以我送她來的醫院。」

琴晚解釋。

站在門口的男人視線掃過躺在病床上的喬璇身上——

眼神,如同在看陌生人。

琴晚當作兩人不認識,又挽上權君城插在西褲口袋的手臂,介紹:「她叫喬璇,是我的舞蹈老師,不過現在我們已經是好朋友了!」

「……」

十秒鐘的安靜,以及無人回應。

除了尷尬,就是冷場。

權君城淡漠的看了眼喬璇,冷銳的目光在她面上停頓片刻后,沒有多言,就道了兩個字:「走吧。」

那話,怎麼聽都是不想把時間留在這裡半刻!

偏偏,這男人說話平靜冷漠,能有激起聽者怒意的本事!

語畢,權君城轉身利落的走人,只留下一抹桀驁不羈的背影——

兩人走後,病房裡只剩喬璇和舒晴兩人。

舒晴一臉不置信:「你前夫……居然是琴小姐的未婚夫??不得了,萬一讓琴小姐知道你是權總的前妻,她會不會找你撕逼啊!」

喬璇才沒心思搭理這些。

五年前,和那個男人結婚就沒有感情存在,五年後,彼此看對方自然像陌生人那樣。

只是他高冷的態度,總是讓人看著不爽!

舒晴陪了一會兒后,就去樓下買晚餐了。

病房裡只剩喬璇一人。

「咚咚咚——」

病房門再次被敲響。

只不過這次是象徵性的敲了兩聲門,就被外頭的人自作主張打開了!

進門的,正是剛才去而復返的男人——

權君城黑亮的皮鞋踩在地面上發出矜貴的聲音,走進病房后一點都不客氣,直接往病床邊的單人沙發上一坐——

長腿交疊,面朝喬璇,冷淡道:「這次接近,又是什麼目的。」

與其說這是個問句,倒不如說從他嘴裡說出的是肯定句!

「你什麼意思!」


在他眼裡,她喬璇和他兒子走近帶有目的!

現在和他未婚妻走近,也帶有目的?!

喬璇背靠在床背上,滿肚子怒意,「如果我有目的,那直接接近你就好了!何必兜這麼大圈子?!」

礙於權君城坐的單人沙發與可移動病床離得近,眼前的男人伸手一拉——

那遒勁的力道就將可移動病床拉至他眼前——

嚇得喬璇驚呼出聲。


再穩定情緒后,男人已站起,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所以……你現在兜這圈子把我引來,什麼目的?」

「……」

這男人還要不要臉了!?


她都這麼說了還能把這意思給曲解了! 她也沒有隱瞞的意思,直接激活了玉鑰。

很快,店鋪信息就出現在眾人面前。

【一星店鋪,老子天下第一,人氣值:零。】

因為人氣值太低,「老子天下第一」幾個字顯得很黯淡,幾乎看不出。

可「一星店鋪」四個字,和那人氣值零卻是能看的一清二楚。

周圍安靜了一瞬,隨後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聲。

「一星店鋪,人氣值零,我去,這種垃圾店鋪竟然也敢來參加尹修大師的符籙收購,這臉也太大了吧?」

「就是,尹修大師是什麼人物啊!難道還會用一星店鋪出來的垃圾符籙不成?可別到時候偷雞不著蝕把米,尹修大師用了你的垃圾符籙出了問題,到時候你就算死了也償還不了。」

「小姑娘,我勸你還是回去吧,不要浪費我們後面人的時間。」

說話間,就有人去推搡慕顏,要把她拉出隊伍。

慕顏隨手一抓,扣住那推搡他之人的手腕,冷冷道:「想動手?」

明明是一個清秀文弱的少女,長相也是差強人意。

可對上那雙幽深的眼眸,那人竟莫名打了個寒戰。

「你,你幹什麼,放開我!」那人好半晌才從慕顏逼人的氣勢中回過神來,「別,別忘了天光墟中是不能廝殺鬥毆的。」

雖然明知道天光墟中不能鬥毆,他也不會受傷。

可在眼前少女的逼視下,他竟難以抑制地瑟瑟發抖。

要知道慕顏身上的殺氣,可是從千軍萬馬的廝殺中歷練出來的。

尋常低階修士,又哪裡能扛得住。

「下一位,上來!」正在男子雙股戰戰,尿意洶湧之際,突如其來的尹府管事的聲音,將他救出了地獄般的壓迫中。

慕顏將人甩開,直接走到那收購符籙的台前。

男子看著少女的背影,好半晌才回過神來。

想起自己竟然被一個醜女如此羞辱,頓時火冒三丈,大聲吼道:「區區一星店鋪,拿著垃圾符籙,竟然也想跟尹大師搭上關係,也不看看自己沒有沒有資格。」

慕顏正要拿出符籙。

尹家收符籙的管事聽到此話,立刻嫌惡又鄙夷的看了慕顏一眼。

像趕蒼蠅一樣揮手:「去去去,別在這裡礙事!」

慕顏皺了皺眉,「不是說尹家高價收購全區所有符籙嗎?」

「一星店鋪的垃圾符籙,我們沒興趣收!」那管事抬起頭來,露出一張肥胖的臉。

慕顏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公告上說的是收任何具有療傷和補靈功能的符籙,上中下三區所有符籙均可參加,哪一句話規定了,一星店鋪不能參加?還是說,尹家想出爾反爾,不守信譽?」


慕顏最後那句話一出,肥胖管事頓時被噎住。

公告上確實沒說過,一星店鋪的符籙不收。

而若是他現在出爾反爾,對尹家和尹修的名聲,就會有所妨害。

肥胖管事深吸了一口氣,冷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麼符籙。」

「得到兩張一品符籙,也敢來我攀附我們尹大師。呵,這天底下不自量力的人真是越來越多了。」 034不希望看到自己女人受傷!

這男人還要不要臉了!?

她都這麼說了還能把這意思給曲解了!

這個男人渾身上下除了有錢有權長得帥外,還有哪點可以讓她有目的的??

而她喬璇恰恰是個不吃回頭草的人,所以更不會對自己的前夫存有餘念。

喬璇躺在病床上,迎上他的目光,「權總,你是一個訂了婚的男人,我不會對訂婚的男人有非分之想!」

何況他們之間,早在五年前從那個沒有血緣的孩子身上了結,誰也不欠誰。

他黑眸染笑,眼底滑過一抹對她這個解釋的滿意。

權君城抬手,冰冷的手指輕而易舉擒在了喬璇尖巧的下頷上——

吐字涼薄:「我喜歡離婚後,懂分寸的女人,所以,別再妄想讓五年前訂婚宴上的事重演!」

言下之意,便是:別壞了他大總裁結婚的好事!!

五年前的訂婚宴,不過是她收到親子鑒定書的同一天,所以喬璇才沒顧及,將孩子在那天還給他。

現在想來,當時那麼多人在現場,恐怕他大總裁未婚就有孩子這件事,已經人盡皆知。

自己八成是壞了這男人在外的名譽。

「小璇!」

突然,病房門被打開,是舒晴的聲音:「大少爺派人來給你檢查傷勢了!」

說完,舒晴才發現病房裡多了一個男人。

想帶人出去吧,可身後已經跟了一批大少爺的人進來……

一下子,病房裡浩浩蕩蕩,除了為首的舒晴外,身後就是一批穿著白衣大褂的醫生。

權君城對於這些『大少爺的人』並沒多少興趣了解,只是轉身走人。

在經過舒晴身邊時……

腳步未停,只是側眸看了眼她,收回視線時,一併將她身後那批龐大的醫療團掃視而過——

眼神犀利,捉摸不透。

待人走後,舒晴才敢說話,「你前夫那眼神要吃人啊!我好像沒得罪過他吧??!」

她只不過就說了一句大少爺的人來了而已,用得著看她這麼不爽麽!

隨後,喬璇被一群醫生包圍。

權默廷的特助道:「喬小姐,大少爺不放心您的傷勢,說要派人替您重新檢查一遍,這些醫生都有較高的醫學經驗,所以更專業些!」

喬璇真的懷疑,權默廷是不是真的在自己身邊暗插眼線!

否則,自己才被送進醫院的事,怎麼就這麼快傳到他耳朵里了?

並且,上回她進警察局也是。

那個男人永遠來得那麼及時速度……

彷彿自己身上被裝了監視器似的!

喬璇拒絕:「許特助,真的不用了,只是皮外傷而已。」

說著,自己的病床就被幾名醫生推出病房外……

特助補充:「喬小姐,請您配合下吧!大少爺不希望看到自己女人受傷!所以一會兒您還得做個全身檢查!」

「……」

受個傷而已,都非要不給人人身自由麽!

難道姓權的,都有霸道的血統麽?? 一邊說,他一邊丟出十塊下品晶石,「這些晶石,我就當打發叫花子,你拿了就快走吧!」

慕顏連看都沒看一眼他扔出來的十塊下品晶石。

而是慢悠悠地從物品倉庫中取出厚厚一沓符籙,拍在桌子上。

霎時間,周圍一片區域,陷入了鴉鵲無聲中。

「怎,怎麼會有這麼多符籙?這得足足有五十幾張了吧?」

「我店鋪收了一年符籙,也沒收到二十張呢!」

「該不會這些符籙是假的吧?根本不能起作用?」

肥胖管事猛地醒過神來,他皺著眉頭,「你別以為拿幾張破符紙就能糊弄過去!」

說著,他拿過符紙,直接拿起一張放在測驗石上。

滴,測驗石亮了起來,顯示的是一品的光芒。

肥胖管事嗤笑,「你這一沓符籙,是不是只有這張是真的?而且還是個一品。呵……」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