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任由爪刃向他飛來,也不去躲閃。

忽然,那些銀白色的爪刃好像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引力一般,圍繞著熊莫形成了一道能量龍捲,然後完全進入了熊莫的體內。

幾乎就在同時,早已準備好的晶石能量束從熊莫口中噴薄而出,射向秦戎。

秦戎連忙向一旁躲閃,雖然有【三招無敵】,但是能不被擊中自然是最好的。

「噼里啪啦……」

秦戎剛才站的地方被晶石能量擊中,土地完全晶石化了。

變換著步伐,秦戎小心的躲閃著能量束的轟擊,一邊思考著對策。

能量攻擊明顯對熊莫沒用,很有可能這就是晶石熊血魂的特殊能力,秦戎思考著,腳步稍微慢了一點,差點就被晶石能量擊中,身邊的地面上凝結出一層厚厚的晶石。

秦戎再也不敢分神,腳下彈跳,踩在一旁的樹榦上再次向熊莫衝去。

小心的避過熊莫噴出的能量束,卻看到熊莫的嘴角露出了獰笑,秦戎心中一跳,不對,過來的時候實在太順利了,是熊莫故意放他過來的。

感受到背後的勁風,秦戎知道躲是躲不掉了,於是心下一橫,【破壞爪】抓出!


「轟!!」

巨力襲來,秦戎的身軀一震,這般巨力足以擊碎一座山!

熊莫也沒討得好,秦戎這一爪極其刁鑽,直擊熊莫的眼球!


既然普通的傷口能靠這晶石能量恢復,那眼球的傷也能恢復嗎?秦戎不知道,但也只能試試看了!

「嘩!!」

強大的抓力將熊莫的眼球直接劃破,就好像擊碎了一顆水晶球。

「嗷!!!」

熊莫吃痛的大吼一聲,一抓拍下。


「轟!」秦戎的背部再受一擊,秦戎忍住劇痛,連忙抽身退出,向後退到一個安全的距離。

「轟!轟!轟!…….」數道晶石能量從熊莫嘴裡胡亂的噴出,周圍大片的樹林被晶石化。

短短一次攻擊,秦戎就收到了兩次重擊,如果不是有【三招無敵】,他至少重傷!

「該死!」站在樹枝上,秦戎回頭望了熊莫一眼,熊莫的眼睛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醫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帳來


「【血之傷禁錮】!」

一個詭計得逞的聲音響起,渾身滿是血洞的執事長從地上爬了起來,但他卻笑得十分詭異。

「不好!!」

一個詭異的血紅色法陣從熊莫的腳下升起,熊莫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怪叫,便如同抽搐一般,渾身顫抖,然後募得退出了血脈融合狀態。

王天蠶往嘴裡塞了一顆療傷葯,便一拐一拐的向秦戎走了過來,上下打量著秦戎:「你很好,在危急時刻只有你留下來幫我。」

秦戎被他看得毛骨悚然,【血之傷禁錮】是極其特殊的血師技,在敵方的血之傷低於百分之十的時候,才可以使用,是對方完全無法使用血之傷,從而喪失攻擊性。

但這一招擁有諸多限制,比如施法者的血師等級必須要高於敵方,剛才執事長讓執事和熊莫纏鬥就是為了消耗熊莫的血之傷,晶石熊血魂對血之傷的消耗很大,沒過多久,血之傷就被熊莫消耗得差不多了。

此時秦戎的血之傷也幾近乾涸,可以說自己的生命完全拿捏在對方手中。

這種血師技是每個血師的底牌,是絕對不可暴露於他人眼中的!而知道了他人底牌的下場……

秦戎有些警惕的向後退了一步,他已經從執事長的眼中看出了殺機。

「啪!啪!啪!啪!」

淡淡地掌聲從林間慢慢的想起,柳世卿從樹林中慢慢走出,若有所思的看著王天蠶:「王天蠶,隱藏得不錯嘛,沒想到你還會這種技能。」

剛才的戰鬥柳世卿都看在眼裡,他事實上已經跟蹤熊莫一路了,從找到熊莫開始,他就確定了熊莫的血魂,絕對是結界中帶出來的!

但是看到了熊莫在戰鬥中的表現,柳世卿漸漸起了收徒之心,這孩子是一個好苗子啊。

而且更難能可貴的是,這孩子竟然還是罕見的星辰熊體!不僅如此,作為唯一一個活著從結界中走出來的人,熊莫的第一手資料也珍貴至極!

為了更深的確定熊莫值不值得培養,柳世卿難得的好耐心,跟蹤熊莫跟了整整一個多月!

「很好,王天蠶,實力很不錯啊。」柳世卿陰陽怪氣的說道,顯然對王天蠶對他隱藏了實力極其不滿。

「大人,我…..」王天蠶顯得無比窘迫,心中暗罵這狗日的早不來晚不來,偏偏現在到了。

他那裡想得到柳世卿其實一直就在不遠處看著。

「我沒想到你竟然活下來了。」柳世卿又轉頭對正努力降低存在感的秦戎說道。

柳世卿是秦戎最不想面對的人,他全身上下的散發著血腥危險的氣息。

也正是因為他,秦戎才會來到這座島上。

柳世卿卻沒有多搭理秦戎的意思,若是平時看到一個能夠承受白魔煞血魂那麼久的少年他或許還會有興趣研究研究,但他現在有更感興趣的人。

柳世卿將遠處昏死過去的熊莫攔腰抱了起來,然後冷聲到:「找回逃走的那幫廢物,你們也可以起航了。」

說完,一震背後潔白的羽翼,柳世卿便飛了起來,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王天蠶現在驚疑不定,弄不明白柳世卿到底是怎麼想的,幹嘛把熊莫帶走,更不知道柳世卿對自己以後會是什麼態度。

看了眼身邊的秦戎,王天蠶知道這小子是不能殺了,柳世卿剛才明顯對秦戎便顯出關注,自己再向秦戎動手就是在和柳世卿做對了。

越想越窩火,王天蠶不耐煩的對秦戎揮了揮手:「去把那些廢物給我找回來!」

深深地看了王天蠶一眼,確認了他沒有背後偷襲自己的意思,秦戎連忙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只是嚴重閃過一絲擔憂,他怕熊莫把他的秘密暴露出去。

一路上,秦戎一直在策劃著什麼。 越想越窩火,王天蠶不耐煩的對秦戎揮了揮手:「去把那些廢物給我找回來!」

深深地看了王天蠶一眼,確認了他沒有背後偷襲自己的意思,秦戎連忙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只是嚴重閃過一絲擔憂,他怕熊莫把他的秘密暴露出去。

一路上,秦戎一直在策劃著什麼。

……

明白的光輝在海平面上升起,將灰黑的夜晚驅散,朝陽出,萬物復甦。

六十一島上,百獸齊鳴,各路妖獸紛紛從老窩中轉醒過來,迎接新的一天。

浪花四濺,一艘鐵木帆船離在六十一島半海里處停了下來,這艘船上揚起的帆上正是魔煞宮的番號。

海島周圍都是礁石,船隻不能再往前開了,一不小心觸及暗礁可是會沉船的。

船板上,一個赤膊上升的彪形大漢走到船頭,拎起了手中的鐵鏈,在手中急速旋轉,發出「嗚嗚」的分身風聲。

「呵!!」

大漢一聲暴喝,將鐵鏈怒擲出去。

鐵鏈盡頭的槍尖「叮」的一下釘在了海島的岩壁上,大漢拉了拉鐵鏈,將鐵鏈的另一端固定在了船上,然後朝海島上打出了一個手勢。

「全都抓穩了,掉下去誰也救不了你們。」王天蠶看著面前的少年們,沉聲說道,六十一島四面全是懸崖,要想離開小島只有依靠鐵鏈的接應,一點一點吊下去。

……

到達船上費了好一番功夫,顏雨和另外幾個並不擅長力量的女生全都累得滿臉通紅。

被送到船上的一共是十人,九個從殘酷競爭中存活下來的新魔煞宮成員和王天蠶。

熊白青由於受到的刺激太大,神經不太正常,被留在了島上修養觀察,要不是熊莫很有可能會成為柳世卿的弟子,王天蠶恐怕早就把熊白青處理掉了,太礙事了。

揚帆起航,少男少女們心中充滿了激動,終於離開了這個島嶼,而且從今以後,他們也將會是魔煞宮的成員,不僅可以擺脫血奴的生活,而且可以使用魔煞宮的資源,慢慢的增強自己的實力。

……

碧海藍天,帆船在海面上航行,經過幾天的旅程,雖然一路上還算平靜,但是對於初次乘船的少年們來說,依然是被顛的暈頭轉向的。

秦戎的情況還好,畢竟他不是第一次坐船,以前在家族裡的時候他還有過一艘快艇。

他站在甲板上,看著平穩的藍天,微波的大海,輕撫的海風……

「不要站在這裡。」 穿越之地球崛起 ,冷冷的說道。

秦戎看了那名船員一眼,眼中露出了幾分疑惑。

「像你這種弱小的傢伙站在那裡,就好像一串肉掛在船桿上,很容易招來飢餓的水生生物,他們可以輕鬆的跳起,將你吞入口中后,橫跨整條船從另一邊重新進入海中……」船員說道。

秦戎點了點頭,離開了原來的位置。

看著秦戎的離開, 首席撩妻,好手段 ,高人一等。

「嘩啦啦!!!」

就在這時,船隻的一邊海水劇烈的晃動,船隻顛簸得厲害。

浪花之中,兩排銀白尖銳的牙齒顯現出來,緊接著,便是一顆碩大的蛇頭!!

兇殘的狂怒海蛇猛然出現,張大嘴巴向著船員咬了過去。

那名船員被這狂怒海蛇噴出的腥味吹的凌亂無比,幾乎就在他的頭顱要被深深咬下的同時,那名海員急忙翻身,躲過了狂怒海蛇的攻擊,臉色蒼白的坐到在甲板上。


「好……險……十米長的狂怒海蛇……」海員喘著粗氣說道。

秦戎的血師等級其實和這個海員的差不過,但是他的探知能力要更強一些,就在狂怒海蛇出現的同時,秦戎就察覺到了它的存在。

「王大人,我們有危險了!我們被狂怒海蛇群盯上了!」一名海員慌亂的跑到王天蠶的面前說道。

狂怒海蛇,獸族-水系-蛇科,高等先鋒級血統,通常是群體出現,專門攻擊路過的船隻,從船隻上獲得各種各樣的食物。

會出來覓食,攻擊船隻的,一般都是成長到一定程度的,基本上都是進入到第二形態以上,並沒有出現第一形態幾階的幼年體。

二段以上的妖獸,還是高等先鋒級的血統,根本就不是這些年輕的血師能對付得了的。

「你們都給我滾進去!」王天蠶朝秦戎他們吼道,他還要靠學員們從魔煞宮那裡拿到好處,自然不會讓他們有事。

「嘩啦啦!!!」

話音剛落,一條狂怒海蛇通過尾巴的彈跳,竟然橫飛起來,濺起的浪花打在船員們的臉上。

「啪!!!!」

水蛇的尾巴掃過,高高的船桿被直接拍到,砸進海水裡,濺起無數浪花。

「好一個畜生!!」王天蠶怒了,腳下亮起了藍顏色的法陣,法陣中有著幾筆簡易抽象的浪花,血脈融合還沒有完成,王天蠶就抓住狂怒海蛇的尾巴,一起栽進了海水中。

海蛇落水時,水花再次濺起,打濕了船上的海員們。

「隆隆隆隆~~~~」

海水在不斷的翻滾著,學員們在船艙里無比驚駭的看著海水在不斷地翻滾。




Related Articles

說着,天琪的眼淚便嘩嘩的掉落了下來,淹沒在了雨水之中。

凡星沉着臉,冷冷的說道:“我不是讓你照顧...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