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張梁連忙離去。

張寶在山上看著法陣內的呂布,臉色不由得難看起來,想道:「為什麼!為什麼,呂布會在此時帶著三萬騎出現在這裡?時間剛剛好這麼巧,就在黃天法陣快布置好的時候出現,就像是他知道我們在這裡設下埋伏,故意快馬加鞭趕來破壞一樣!」

「難道,我們黃巾里又出現了叛徒?」

想到這裡,張寶掃視了一下法陣內的所有黃巾渠帥級別的信徒,眼神變得十分殘忍。

呂布進入法陣后,不由得有些面色凝重,他能感知到這裡面竟然藏著百萬黃巾,而且這個陣法必須破陣之後才能出去。

「這裡怎麼會有如此龐大的黃巾賊,難道是為了伏擊本大爺?哈哈哈哈,為了伏擊我,竟然出動了百萬黃巾,看來黃巾賊還是很聰明的嘛,不過,百萬黃巾真的夠嗎?」

達到顯聖境的呂布,此時已經膨脹到無以復加,他知道自己體內蘊藏著多麼強大的能量,所以此時的他目空一切,不可一世!

「并州狼騎聽令,布鋒矢陣,隨我,斬將,奪旗!」

看到狼騎已經全部進來了,呂布又一次用出了自己最擅長的鋒矢陣,徑直朝著黃巾將旗的位置衝鋒而去。

窮奇軍魂咆哮一聲,朝著張寶的方位直衝而來。

張寶也不是簡單的,看到這一幕後,手上不停的結著無數玄奧的印法,低喝一聲:「黃天法陣,起!中黃太乙天帝律令,請神上身,黃巾巨靈力士!」

隨著張寶的聲音,有十萬原本普通的黃巾賊從懷中拿出一枚符咒貼在自己胸口,而他們竟然在一瞬間全部變成高達五米的黃巾巨靈力士!

十萬黃巾巨靈力士嘶吼著,就朝并州狼騎沖了過去。

呂布看到這一幕後,不禁沒有震驚,反而憤怒的一戟揮出,「僅僅派了十萬人過來送死,是看不起我呂布嗎!」

近百米長的戟光,輕易的就將幾百名黃巾巨靈力士擊殺。

可是,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已經斷成兩截的黃巾巨靈力士,竟然又爬了起來,上身和下身快速的修復好了,又重新朝著呂布殺了過來!

「不死之身嗎?」呂布看到這些被自己擊殺的黃巾賊竟然還能復活,不禁來了興趣,「不管你是不死還是不滅,在本大爺面前統統沒有用!」

強大的鬼神·阿修羅王神魂出現在呂布身後,對著十萬黃巾就是一招無雙亂舞。

這下將近一萬名黃巾力士被絞成碎肉,可是下一息無數碎肉竟然又恢復成黃巾巨靈力士的樣子,繼續衝過來。

這一幕,讓呂布心中有了一絲重視,「這樣都不死,難道要完全磨滅才能擊殺嗎?」

「亂舞春秋,烈火燎原!」

一道璀璨的戟光,帶著熾熱的神炎將幾十名黃巾賊燒成灰燼,這一下,化為飛灰的黃巾賊沒有再復活,被真正殺掉了。

可是呂布卻沒有很開心,而是轉頭看向身後的狼騎,大喝一聲:「所有人,窮奇軍魂,不要戀戰,隨本將鑿穿這隻黃巾賊軍,斬殺黃巾首領!」

「諾!并州狼騎,天下無敵!」

窮奇軍魂又一次仰天咆哮,他們的速度突然加快了幾分。

下個瞬間,呂布帶著并州狼騎與十萬黃巾巨靈力士撞擊到了一起。

只是簡單地一個接觸,由呂布為首的窮奇軍魂,瞬間就穿透了一半的黃巾大軍。

可惜,也僅僅只是一半,隨後他們就被幾近不死不滅的黃巾賊淹沒在裡面!

張寶在在山頂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冷笑一聲,「用十萬人的性命換顯聖境大將的一條命,這筆買賣真是划算,哈哈哈哈哈!」

就在這時,原本被無數黃巾巨靈力士壓在身下的窮奇突然紅光大放,下一息那些靠近窮奇的黃巾力士統統被掀飛,而且在空中化為無數殘肢斷臂。

呂布臉色有些不好,這十萬黃巾的難纏程度,比他想象的還要強,雖然這些黃巾賊的攻擊力不足,但是勝在不怕死,不怕痛,還能復活,雖然自己和狼騎不怕他們的攻擊,但是卻被被他們這樣纏在這裡,而且狼騎的攻擊並不能將這黃巾賊徹底殺死。

「如今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將這黃巾主將擊殺,再將這陣法毀了,那這些不死的黃巾賊自然也就不算什麼。」

就在呂布想著的時候,十萬不懼傷痛不死不滅的黃巾巨靈力士,又一次撲了上來,將并州狼騎團團圍住,任由狼騎怎麼樣左衝右突,擊殺了多少黃巾,也不能衝出這個包圍。

這樣殺又殺不死,沖又沖不出去的狀態,讓呂布開始煩躁了起來。

「狼騎聽令,結圓陣,保護自身,等本將回來!」

呂布簡單的幾招無雙亂舞,直接將周圍的黃巾賊打成齏粉,隨後一拍坐下赤兔,徑直朝著張寶將旗的方位衝來,根本沒有人是呂布的一合之敵,絲毫攔不住他的腳步。

可就在呂布即將衝出十萬黃巾包圍的時候,一道驚雷從天而降,朝他劈了過去。

呂布抬手一戟就將這驚雷擊碎。

可是,這道驚雷彷彿是引線一樣,瞬間,無數道驚雷無差別的朝他們劈去。

無數黃巾巨靈力士被雷霆轟擊而死,然後復活,又被雷劈死,又復活,但他們依然將狼騎和呂布團團圍住,不讓狼騎突圍而出。

這時,近百道驚雷同時劈向并州狼騎周身的窮奇軍魂。

僅僅這一次雷擊,就讓三萬并州狼騎齊齊吐了一口血。

呂布回身剛好看到了這一幕,瞬間讓他的怒氣湧上腦海!。 隨著時間的推移,距離紀寧悟道已經過去了三個月,紀暮也守了他三個月,期間紀一川與尉遲雪,還有紀氏其他人也來過,見紀寧悟道蛻變,都是讚嘆不已。

「差不多了。」

看著包裹紀寧的陰陽神蛋逐漸稀薄,紀暮輕聲呢喃,紀寧快結束了,十二葉神火青蓮綻放,陰陽神蛋逐漸消失,一道黑白神光驚天動地,刺破九霄,整個紀氏西府都看到。

見紀寧閉關結束,府內先天生靈紛紛趕往紀暮別院。

紀暮將十二葉神火青蓮收好,看著身上太陰太陽神紋顯化的紀寧,散發神光,皮膚晶瑩剔透,冰肌玉骨,他已經完成了蛻變,凡胎褪去,神魔體成。

源源不斷三個月的太陰太陽兩顆至尊星辰的星力灌輸,紀寧的神魔體初成也足以匹敵紫府。

紀暮走到還未睜眼的紀寧面前,伸手抓起他的衣領,然後,直接扔出了自己的別院。

「哎呀!」

紀寧被紀暮扔在別院外,輕呼一聲,起身幽怨的看著別院關上的大門,大哥真小氣,多呆一會都不讓。

不是紀暮不讓,而是他不喜歡太熱鬧,畢竟紀寧突破的動靜太大,已經有人趕來恭賀他了,所以,為了避免他們打擾到自己,紀暮就讓紀寧在外面接待了。

沒了紀寧在,紀暮可以清靜一下了,他來這方混沌宇宙可不單單帶了十二葉神火青蓮,還有崑崙鏡,隨後紀暮從體內取出崑崙鏡。

看著崑崙鏡,裡面閃爍著一個最亮的世界坐標,就是遮天世界的,他隨時隨地都可以返回遮天世界,不過,這對他來說沒意義。

當初他入輪迴,與狠人大帝哥哥真靈分開,自己也轉世了,只是不知道現在狠人大帝哥哥的真靈轉世到那方世界了。

紀暮現在只是先天生靈,雖然戰力可匹敵地仙,還是太弱了,他起碼要達到純陽真仙才會返回遮天世界。

看著崑崙鏡上密密麻麻的世界坐標,紀暮開始思考等紀寧解決翼蛇大妖后該去哪一方世界。

以他們的實力,不論去太低級的世界沒用,高級世界也不多,還要細細斟酌。

隨著紀寧突破,紀氏大開宴席,宴請百客,只要是部落首領都能參加,這也算是宣揚紀氏實力的一種方法,一個十歲的先天生靈,未來修為必將更高,這才是剛剛開始。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紀暮閉關不出,給崑崙鏡灌輸靈氣,以前實力強大,隨手一揮就灌輸仙力入崑崙鏡內,時空通道隨走隨開,現在不行了,穿越一次世界要的能量需要紀暮籌備很久,不容易,他有點懷念當初的輕鬆了。

一個月後,龍堡之中,一條血肉迷糊的百丈蛇屍倒在地上,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鱗甲骨翼和蛇首都被斬下,澎涌而出的蛇血幾乎灑滿整個囚籠,就連紀寧也被澆灌了一身的蛇血,有些狼狽。

「寧兒。」

囚籠打開,尉遲雪連忙關切的凝聚一團水將紀寧身上的蛇血清洗,要知道翼蛇血含有劇毒,不過,對於紀寧現在萬毒不侵的神魔體來說,根本無害。

看著囚籠中被紀寧斬殺的翼蛇大妖,紀一川眼中滿是欣慰,現在紀寧的實力已經不在他之下了,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寧兒,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紀一川開口詢問道,紀寧用神力將外表的水跡蒸發乾凈,隨後笑著說道:「父親,母親,大哥說等我斬殺翼蛇大妖后就帶我出去力量。」

「這樣嗎,也好,有暮兒在身邊你們兄弟兩有個照應。」

紀一川點頭,有紀暮在,紀寧可以得到充分的歷練,畢竟長兄如父,而且,某些時候,紀暮對紀寧的教導,就連紀一川看了都驚嘆不已,不愧是轉世仙人。

準備了數日後,尉遲雪眼神中帶著不舍看著離開內城的紀暮、紀寧,這還是兩兄弟第一次外出遠門呢!

一處荒地上,紀暮召喚出崑崙鏡,展開混沌時空隧道,帶著紀寧進入其中。

~

斗羅世界,落日森林之中,一道混沌時空通道出現,紀暮、紀寧走了出來,紀寧感受到空氣中稀薄的天地靈氣,還有脆弱至極的空間,他向紀暮詢問道:

「大哥,這裡又是哪?」

「一處新世界,這個世界雖然弱小不堪,但法則奇特,可以引動靈魂蘊含的力量,形成名為武魂的存在。」

紀暮對紀寧解釋道,雖然這個名為斗羅的世界弱小至極,但還是有一點可取之處的,他準備在這個世界先幫助兩人覺醒武魂后,再前往下一個世界。

紀寧聞言,點了點頭,他聽從自己大哥的安排。

他們走在森林之中,隨處可見的藍銀草還有吃著藍銀草的柔骨兔,紀寧倒是對一切充滿好奇,畢竟前一世坐在輪椅上,去的地方少,森林都只在電視上看過,這一世一直生活在紀氏內城,外城都很少去。

「大哥,這兔子好軟呀!」

看著地上一大群活蹦亂跳的粉色柔骨兔,紀寧眼疾手快,動作快如閃電,直接抓了一隻柔骨兔,抱在懷中,薅著它的兔毛,身體軟軟的,愛不釋手。

看著擼著兔子的紀寧,紀暮眼中出現一絲笑意,並未阻止,由著紀寧玩。

走了大半個時辰,這一路上也被不少魂獸襲擊,不過,結果可想而知,全部變成了魂環,被紀暮研究著。

紀暮看著手中緩緩消散的黑色魂環,眼中閃爍著神光,解析完畢了,只不過還需要一些這個世界的人類,需要借用一下他們的武魂覺醒方式。

不過,說曹操,曹操就到,很快他們就遇到人了。

「咦,你們快看,前面好像有人。」

一個穿著紅色皮夾克的胖子指著紀暮與紀寧對身邊的同伴說道,他們一共十二人,四女八男,實力都弱的可憐,一頭後天圓滿的生靈就足以橫掃。

不過,紀暮看向那群人中一個極度英俊的男子,感受到一絲奇怪的氣息,這是跨界者?

~

(斗羅很快結束,順便給紀寧開個掛。) 顧知鳶笑了一聲瞥了他一眼說道:「既然聽到了,就自己看著辦吧。」

宗政景曜懶洋洋的抬頭看了他一眼,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你說什麼?」

「你書拿反了,少裝蒜!」顧知鳶將宗政景曜手中的書倒了過來,一臉無語地說道:「母子之間是沒有仇恨的,你放開些吧。」

「聽你的。」宗政景曜笑了一聲。

「我剛剛聽到鄭太妃說,榮王有一條腿被打斷了,接回去的,但是沒有接好,走路的時候一瘸一拐的,這個,不注意看很難看到,但是仔細看,可以檢查骨頭的磨損,回去之後我看看,基本就可以確定榮王的身份了。」顧知鳶說:「這一次要是還有人說不是榮王,我就說他是殺害榮王的兇手!」

看著顧知鳶雙眸灼灼,閃爍著几絲冷意,宗政景曜笑了起來:「好,你說了算。」

「我準備寫信給無憂,讓他對滄瀾發起進攻了。」顧知鳶的手指頭在桌面上敲了敲。

宗政景曜笑道:「我已經寫了信了,到時候,魯扎爾也會發起攻擊。」

他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有種高深莫測的感覺:「叢陽不開戰,他們未必還能勸說其他國家不開戰,但,本王可以。」

他像是睥睨天下的君王。

所有人都還盯著叢陽的那張龍椅的時候,他的心已經完全放在了整個天下了。

顧知鳶盯著宗政景曜看了好一會兒。

她笑道:「王爺好驕傲,驕傲的像是考了第一名的學子。」

「有詩云: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宗政景曜笑道:「新科狀元都這般驕傲,本王能掌控天下與股掌,本王不可以驕傲么?」

「咳,不要忘記了,鄭太妃說,你雖然優秀,心有溝壑,但別陰溝裡面翻船了。」顧知鳶笑了一聲打趣道。

「先帝可不就陰溝裡面翻船了么?」

宗政景曜一聽認認真真地看著顧知鳶:「先帝若不是後宮的事情一團亂,只怕滄瀾今日的半壁江山都是屬於叢陽了,所有女人多了麻煩,我只要你一個,就沒有這麼多麻煩的。」

顧知鳶噗嗤一聲笑了:「但是,王爺,你的人際交往不咋地,你要自己注意才好,不要把所有人當做自己的下屬。」

「那些人能成為本王的下屬,是他們的榮幸。」宗政景曜下巴一抬,一副君臨天下的模樣。

顧知鳶:……

不想跟他講道理,無話可說。

「但是小鳶兒不一樣。」宗政景曜握住了顧知鳶的手,親了一下她的手背:「我願為小鳶兒臣服。」

頓時,一股難以形容的情緒在顧知鳶的心中蔓延開來。

宗政景曜的話讓她比吃了蜜糖還要甜。

她的臉上染上了兩朵紅暈,輕咳了一聲:「說話輕浮,不要臉……」

瞧著顧知鳶的臉紅著厲害,宗政景曜一把將她擁入了懷中:「本王還有更加不要臉的,你要不要看看?嗯?」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Related Articles

“哼!”

蘇愛彼來到近前,透過面具看着多日不見的江...
Read more

很明顯,這次我們與針咽餓鬼,只有一方能活着出去。

“我說李道長,現在這形勢來看,我和鐵衣估...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