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蘭緊緊摟著他的腰,臉上微紅,埋首在他的懷中嬌羞道:「我、我也想替你生個孩子。這樣你不在身邊的時候,就有人陪我了。」

「生一個怎麼夠?要生就多生幾個,嗯,我看一下,先生一個兒子,再生一個女兒,最後再生一對龍鳳胎!」周浩半認真半玩笑的說道,憐愛的用手在她嬌美的容顏上輕輕撫著,最後手指從她烈火般的紅唇劃過,帶著一絲曖味到極點的挑逗。

「你、你當我是母豬啊,生這麼多!」詩蘭假裝生氣的用粉拳在他的胸膛輕輕捶了幾下,臉上的紅暈更明顯,嘴角帶起一絲幸福的笑意,心裡像是喝了蜜一般。

「生多了點,才熱鬧啊。嘿嘿,今天晚上開始我得加倍努力了。」周浩壞壞的笑道,同時附嘴在她的耳根子處,輕輕的呵著熱氣,見她的臉羞紅欲滴,十分誘人,忍不住嘖了一口。

周浩有些情動,大手在她的嬌軀上不規矩的遊走了起來,詩蘭也被他弄得身子火熱,嬌羞萬分,將螓首埋在他懷裡不敢抬起看他,紅唇微微咬住,卻止不住偶爾發出讓人血脈賁張的呻.吟。

他的大手一下滑入了她的領口,詩蘭嬌聲驚呼,一把將他推開,臉上火辣辣的,嬌嗔埋怨道:「這裡人來人往的,你、你也不注意下,要是讓人看見了,以後我怎麼見人啊。」

「怕什麼?誰敢偷看,我把他眼珠子挖出來。」 法醫毒妃:霸道王爺專寵妻

「這裡人來人往好不好?還用得著偷看啊。你也真是不害躁。」詩蘭有些撒嬌的說道,用一雙美麗的大眼瞪著他,玉指卻忍不住在他的俊臉上颳了刮。

「天色也快黑了,我們回去吧。我也想早點讓你為我生孩子。」周浩再次湊近她敏感的耳根處,帶著挑逗的曖味口吻說道。詩蘭含羞的點點頭,知道他現在腦袋裡肯定又在想些少兒-不宜的東西,自己的身體偏偏也變得興奮了起來。 (十分感謝「湖畔跑步」兄弟給《魔君狂神》投了1張月票!這是今天第三章,為「滄海遺淚」加更兩章完畢!求月票,希望幫我一路爆上去,把上面的菊花都一朵朵爆殘了!)

「七聖子,這是在下的小小敬禮,不成心意,還望你一定要收下啊。以後還望您老人家能夠在周教主面前,為仙雲門多多美言幾句。以後有什麼好東西,我仙雲門一定會先孝敬周教主跟七聖子的,嘿嘿。」

周浩剛要帶著詩蘭趕回去,就聽到山道上傳來了一陣喧鬧聲,抬頭望去,只見自己的小弟子房子晉正被一大幫的小門首腦前呼後擁,往山下走來,其中一個身材矮胖,臉上帶著一臉諂笑的老頭子,硬是把一尊紫玉凈瓶塞到他的手中,生怕他不要似的。

其他的掌門也是不斷的說著恭維討好的話,見那仙雲門主光明正大的塞寶貝過去,也紛紛把早準備好的東西取出來,諂媚的獻上。這一次他們不但備齊了貢品,暗地裡還藏了不小的寶貝,就是為了在太上教中拉攏點關係。

他們能夠成為一派之主,自然都不是草包,精得很呢。如今天來島變了天,不再是七大派的天下,而成了太上教一家獨尊,如同土皇帝一般。要是想在天來島混下去,那是萬萬得罪不起。如果可以在教中跟一些重要人物拉上了一點關係,以後得太上教照拂,也好處多多。

而房子晉怎麼說也是太上教的聖子,周浩徒弟,當然是這些小門小派拉攏的主要對象之一。也是他們這種小門派所能夠接觸到最高地位的人了。像商洛言、楚天懷、李幕真和蕭景遠一幫核心元老,根本就不會鳥他們這些不起眼的小門派,別說拉攏了。

房子晉、趙宗恆和陸修文三個對比李幕真幾個師兄,不算出色,所以平時在教中有點被忽略,現在太上教成了天來島霸主,這些小門派的人把自己當成大老爺一樣供著,爭相巴結,還搶著送寶貝給他,可把他給喜壞了,笑得眼睛都睜不開,不斷的收下遞到面前的寶物,然後交給自己身後的幾個跟班拿好,一邊眉開眼笑的應付著那些掌門。

他的資質比其他師兄稍有不如,但在交際方面卻是八面玲瓏,如魚得水,跟這些小門派的首腦們打成了一片。

「各位放心,以後我一定在師父面前幫你們美言幾句,嘿嘿,以後有什麼好處可不要忘了我就行。天色不早了,各位先請回吧。」房子晉收了不少的好處,心情大爽,親自將這幫人送到了山門之下。

「參見教主!」眾人正要下山,卻見到下方的周浩,全都嚇得臉容失色,紛紛跑下來向周浩跪拜。

「師、師父……你跟師娘怎麼在這裡啊?」房子晉也跑了進來,臉有些紅,有點不好意思的搔著頭問道,心裡暗呼糟糕,剛才自己收了這麼多東西,被師父看見了,這回慘啦。

周浩讓那些小派的首腦們起來,然後各自回去,他故作不悅的喝道:「臭小子,居然敢當著為師的面中飽私囊,回頭再教訓你。快拿出來,讓為師看看你都藏了些什麼寶貝。」

房子晉知道周浩不是真的生氣,笑呵呵的裝傻扮愣,嘻笑道:「師尊,您老人家寶物都堆上天去,弟子這點破銅爛鐵您看不上的,就不用拿出來了吧?」

「喲,膽子越來越大,還敢跟為師頂嘴了?拿出來。」周浩故意板著一張臉說道。

「好吧……」房子晉撇了撇嘴,有些肉痛的讓那幾名弟子把東西都呈了上來。

周浩掃了一下,發現這些東西都是寶.器,有些品階還算不錯。


房子晉見周浩只是用目光掃了幾下,沒有其他動作,知道他看不上,心中又滿是歡喜雀躍,咧開嘴露出了兩顆兔牙,笑眯了眼睛,說道:「我就說吧,這些東西都是破銅壞鐵,師父哪裡會看得上!」

周浩故意要逗一下他,嘴角泛起了一絲邪邪的笑,說道:「誰說的。這裡面有幾件東西還不錯,就當你孝敬為師的,我收下了。」說罷,還真的在這些東西裡面,一件接一件的挑,把好的全部都撿了出來。

周浩每撿一件,房子晉的臉就抽一抽,明顯肉疼到不行,苦著一張臉,像小孩子一樣投去可憐巴巴的目光,想用苦肉計讓周浩手下留情。不過周浩根本不買賬,當沒有看到他快要抽筋的臉和扮可憐的目光,還是一件一件的撿著。

「師父……你都挑光啦!」最後,他實在忍不住了,周浩再這樣挑下去,就真的只剩下破銅爛鐵留給自己了,他都快心疼得要哭了。哪裡有師父搶弟子寶貝的,還搶得這麼理所當然!

「好了,不要再逗他了,呆會兒真該哭了。」詩蘭在一旁看得好笑,知道周浩是故意要逗下房子晉,惡作劇而矣,不禁為周浩的惡趣味感覺到好笑。

「哪有這麼容易哭?剛才收禮的時候可是很歡脫呢。」周浩也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把那些東西全都遞了回去,不過留下了一朵藍玉雕成的牡丹,對房子晉說道:「其他東西為師不要,但這朵玉花就笑替你師娘笑納了。」

房子晉這才知道剛才被周浩給耍了,但他是自己師父,也不能夠發脾氣,十分鬱悶。不過幸好這些東西都回到了自己的口袋,很快又笑得很歡脫,像是得到玩具的孩子。

「還是師娘最好!」房子晉歡喜說道,不忘拍馬屁。

「你剛才應付那些人,好像很享受這種交際嘛?不過好歹你現在也是太上教的聖子,這些人以後就交給其他人去應付,免得失了你的身份。」周浩對房子晉說道。

「不會不會,弟子一點都不覺得**份,反正他們有好東西都會孝敬……」房子晉正在把剛才那些東西裝入自己的乾坤袋,怕呆會兒周浩又看上了哪樣就損失慘重,聽見周浩的話,連忙搖頭,說到一半的時候反應過來,連忙掐住話頭,沖周浩傻笑幾聲,說道:「弟子就喜歡交遊。何況現在我們太上教一躍成為最大門派,以後想要鞏固統治地位,拉攏住人心是必須的嘛。弟子也是想著為太上教出一份力而矣,呵呵。」

笑話,這可是他生財之道啊,要是斷了這條財路,他哭都來不及?想到以後這些門派以後「孝敬」給自己的寶貝,他就兩眼發光,快要流出哈喇子。

周浩同嬌妻一起回了太上閣,當夜翻雲覆雨,自不在話下。接下來的幾天,他都抽空陪著嬌妻,把以前不能陪在身邊的時光都補上,每天晚上都少不了雨露恩承。他因修練六欲魔功的原因,那方面十分的強悍,詩蘭自己根本就無法滿足得了,幸好有紫鴻跟碧煙這兩丫頭分散了大部分火力。

修練十分的辛苦,周浩不捨得詩蘭去吃這份苦,卻又想她永葆青春,於是經常都網羅各種靈丹仙丹給她吞服,又用溺水洗去身上的業力,每天晚上用六欲魔功與她同修,短短一個月時間下來,詩蘭居然也凝就了金丹,成為了一名真正的修真者,只是法力比起其他苦修的同階修者而言,不堪一擊。

但周浩也只是想讓她延長壽元,捨不得她上陣衝鋒,就無所謂了。而她擁有了法力,成為修真者之後,壽元一下延長到幾百歲,人也越發的年輕了,皮膚細嫩得像剛剝売的雞蛋,越發的魅力驚人,讓周浩把持不住,經常通宵達旦的「交戰」。

這一日晚上,周浩又用六欲魔功跟詩蘭雙.修,讓她擺出種種心癢難耐的姿.勢,撩人無比,一直「苦戰」到臨近天亮,才沉吼一聲把所有精華釋放出來。事畢之後,並不急於退出,緊緊的相擁,交頸而眠。

其他的雙.修之法,男的多要堅而不泄,女的要守陰不失,陰陽調和,助長法力。不過如此一來,就無法真正的得到滿足,很折磨人,一旦定力不夠失陽失陰,便會法力大虧,元氣大損。

六欲魔功卻不一樣,而是在雙方都滿足了之後,才會進行陰陽交匯,龍虎相交,雙方法力藉助歡愉之處進行流通,融合在一起,從而達到互通互補,相互增長。

周浩的法力比起詩蘭的要高出十數萬倍以上,所以必須得小心翼翼,不敢讓太多的法力渡入她的身體之中,否則很容易承受不住而爆體。這六欲魔功,周浩修練時間不算短了,隨心如意,把一股微弱的法力渡了過去之後,與她的真元並匯成一股,在其經脈之中遊走,不斷的沖開一些晦澀的穴道經脈,讓這股真元漸漸的壯大起來,最後流入紫府,如此十二周天,才算完功。

周浩自然不奢望通過與詩蘭雙.修來增長自己法力,完全是為了成就對方,所以詩蘭獲益極大,僅雙.修一個月有餘,就突破了金仙,快要向元神境衝擊。

完功之後,周浩愛憐的把嬌軟無力的詩蘭擁入懷中,輕輕在她嬌顏上吻起來,用帶著性.感充滿磁性的聲音道:「睡吧。」

「相公,什麼時候寒嫣接回來啊?人家可想念她了。」詩蘭將螓首在他的懷中蹭了蹭,像撒嬌的小貓。她臉色緋紅的說道,那害羞的模樣十分惹人憐愛。其實她是承受不住周浩無度的索歡,就算有時候紫鴻碧煙在,也難以滿足得了周浩。

修練過六欲魔功之後,那方面能力太過驚人了。她知道周浩其實得不到滿足,只是不忍心自己受累,每次都草草了事。怕周浩憋久了成內傷,只好催周浩快些把玉寒嫣接回來。

周浩說道:「很快了。再過一段時間,等島上的局勢完全穩定下來之後,我馬上就啟程趕去萬盟宗接她回來。好了,睡吧。」

天來島現在太上教一家獨大,所有的門派在它的統治之下,相安無事,紛爭不起,一至聯合起來對外,力量前所未有的凝聚,導致了那些外來的散修根本無法立足,現在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每天都有海量的散修湧向天來島,這裡進入了難得的平靜時期。

但這樣一來,太上教招納散修就難很多了,散布消息出去之後,有風聞趕來的散修不少,卻不能夠跟以前相比,過了一個多月,才剛招納到百來萬人。

在沒有招納到足夠的兵力,鎮守遼闊的疆土之前,周浩不敢輕易離開天來島,畢竟局勢未穩,要是七大派拚死反撲,有極大可能翻盤。這樣就導致了周浩前往萬盟宗的日期,一再推遲。

內外的事務,有蕭景遠、商洛言、楚天懷幾位副教主跟幾大閣主處理,他也樂得清閑,偶像召集新入門的散修首腦,用強勢的手段種下鎖魂符,迫使對方效忠,並且打開鎮獄仙塔,用溺水幫新入門的教眾洗去業力,他就無事可作了。創立太上教這麼久,他第一次如此清閑。

「對了,左右無事,我何不探一探無間地獄之中,到底藏有什麼秘密?」周浩忽然想起一個多月前,在魔天宗跟謝山樑決鬥的時候,施展出鬼道絕世奇功「無間地獄」之時,被謝山樑打落了無間鬼界之中的事。

當時他落入了一方萬鬼惡界,在裡面經歷了十分可怕的怪事,幸好遇上了一副強大無比的仙骨,用鎮魂符上的一門鬼宗馭屍之法暫時控制了它,才重新逃回了人世間。想想那時的兇險,他都有些毛骨悚然。但現在,卻想生出了十分強烈的好奇,想再進入無間地獄之中,一探究競。

他總感覺自己得到鎮魂符和奈何橋這兩宗鬼道聖物,很蹊蹺。無間地獄,必定藏著不為人知的天大秘密! 周浩又進入了仙府之中,開始閉關,他深吸了口氣,然後開始施展無間地獄,一道巨大的空間門戶被拉劃開,裡面黑漆漆一片,好像惡魔張開的血盤大口,一股陰寒刺骨的鬼氣,滾滾衝出,灰濛的鬼霧也翻滾湧出,裡面青光鬼火閃爍不滅,無數的惡鬼遊魂在其中飄蕩,嘶吼,震耳欲聾,如同真的打地獄之門打開。。。

周浩略微猶豫,就大步邁入了那道巨大的門戶,一入其中,陰冷的森寒鬼氣就撲身上來,煞氣之重,快要將他冰僵。一股股滅絕任何生機的亡靈之氣,撲面而來,要將他旺盛的生機掠奪。聞到了生人的氣味,裡面到處亂飄亂盪的惡鬼,全都發起狂來,似飛蛾撲火,厲吼不休的撲向周浩。

「滾開。」周浩氣息一換,全身鬼氣森然,如同一尊鬼王,散發著讓那些惡鬼畏懼的氣息。他修練了幾門鬼道玄功,只需要將真元轉換一下,就能夠散發出強大邪-惡的鬼宗氣息,深深震憾著那些厲鬼。

同時他將鎮魂符取出,懸於頭頂上方,一道道青色符光照耀而落,把他罩在其中,所有的鬼氣都無法近身,那些被符光照到的鬼魂,也都慘叫連天,如避蛇蠍般遠遠避開,不敢再靠近。

這片空間看起來無邊無際,獨成一界,但卻沒有半點生機,到處陰風亂嚎怒咆,大地上全是無數的白骨鋪地,骨粉成土,有許多用白骨堆成的骨山。這些骨山多不勝數,就像是一片平原上連綿起伏不斷的丘陵。

在這裡有數之不清的惡鬼厲魂,四下飄蕩,無所歸依,彼此間撕殺吞食,嘶吼不休。有時眼前一道道黑色的光芒閃過,周浩一驚,那些閃這的光芒是一種黑暗生物的遁光,速度之快,差不多及得上天魅幻影步了。

幾道黑芒試著向他撞了過來,卻在快遇上鎮魂符光芒的時候,慘叫著退開。

周浩緩緩的向著深處走去,腳下不斷發出風化的白骨被踏裂的脆響,除了風咆聲,就是骨裂發出的脆響,十分的怪異可怕,挑逗著他繃緊的神經。

「吼!」一聲可怕的吼嘯讓周浩心頭一緊,抬頭望去,遠處一座巨大的骨山之上跳起了一頭骨獸,形狀有些像虎獅,卻沒有尾巴,有六隻骨爪,頭大身小,比例怪異,頭部比起身軀起碼要大了一倍,張開巨口,獠牙根根倒插,閃爍著可怕的寒光。

那頭獸骨一出現,氣息傳開,驚得附近的所有亡靈都尖叫起來,落慌四竄,片刻就逃走一空,只留下周浩。那骨獸似乎對鎮魂符的畏懼小很多,在骨山上徘徊一陣,忽然就化作一道白光向周浩撲殺過來,速度比閃電還快。

周浩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眼前一花,一頭大有十幾丈的骨獸當頭撲殺而落,尋張開的血盤大口,獠牙猙獰的向他咬落下來,想整個人吞吃下腹。


「畜生,找死!」周浩眼眸之中灰白兩光閃爍,兩道光芒激射而出,向著骨獸張開的血盤大口轟打而去。傳來一聲慘叫,小山般大的骨獸被他眼眸中發出的陰陽寂滅仙光洞穿身軀,巨大的衝力將它掀飛出去,狠狠摔打在遠處的骨山,將骨山撞塌,它則深深陷入山腹之中。

周浩的雙眼之中,早將荒天宮下方仙府里的那尊半步仙王玄寂仙尊,耗費百萬年時間把自身雙眸祭煉成的極品仙器,煉入自己的眸中,威力恐怖。如果不是短時間內無法連續施展,會傷到自己的眼睛,周浩憑著這寂滅神光,大羅金仙都可輕易斬殺,那頭骨獸實力也就金仙境左右,哪裡受得了可怕的寂滅仙光一擊?

將之擊飛后,周浩不給對方半點翻身的機會,踏著極天步追趕上前,兩手不斷的在胸前比劃,結成一個個陣圖,連成六角。最後六個陣仙形成了一個六角的陣圖,仙光大作,旋飛打出,如天印一般轟落下來,把那座骨山轟成了齏粉!

這是他殺死謝山樑的時候,用九幽搜魂法從對方識海之中,搜取得來的絕學,名為六犄封仙陣。是一門十分厲害的攻擊形陣法。將六個仙陣連成六角之形,結出陣圖,六個仙陣的威力彼此疊加,威力百倍。當年謝山樑就是憑著這門絕學,殺死不少強敵,在太羅金仙之中留下赫赫威名。


周浩也是吃了它的虧,見識了其威力,得到之後產生了莫大興趣,近一個月不時抽空研究,第一次使用就有這等威力,十分的滿意。

這頭骨獸雖強,與周浩都同是金仙之境,但周浩的法力太過可怕,連一般的大羅金仙都不是敵手,吃了他兩記重擊之後,已經重傷垂死,無力反抗。那骨山被轟平,依然難以殺死它,只見它從碎骨之中沖了出來,慌不擇路的逃遁。

「想走?哪裡這樣容易,給我死!」周浩對於敵人,從來不會心慈手軟,眼神一冷,踏著極天步追落下去,片刻就趕了上前截住對方去路,六犄封仙陣再次施展而出,巨大的六角陣圖旋轉,虛空在其旋轉之下都被恐怖的法力碾得轟隆而響,快要崩開。那陣法蘊含莫大的威力,當頭鎮落,將重傷的骨獸一下轟死!

周浩覺得這六犄封仙陣的威力十分的大,且施展起來也方便,所以有心要將它修練至完美,他在這片白骨平原之中轉了幾圈,遇上了不少的強大亡靈生物,都只用六犄封仙陣來殺死,這封仙陣圖變得越發的純熟,隨心所欲,威力也越來越大。

很快周浩就遇到了一條巨大的深淵,把白骨平原分成了兩半,攔住他前進的路。他站在那深淵邊上,感覺到下方有一股股強大的氣息,隱約間湧上來,時強時弱,很不穩定。那氣息駁雜無比,最少都有幾百萬,十分驚人。

周浩在這道深不見底、被像是雲霧一個不斷翻湧上來的屍氣遮蓋的深淵邊上,站得越久,就越心驚膽寒。

「下方到底是個什麼存在?居然有這麼多股強大的氣息傳出,難不成下方葬著幾百萬的強者屍骨?」周浩眉頭漸漸皺起,數百道強弱參差的氣息衝起,弱的,弱到好像隨時都會消散,而強大的,則像濤天巨流,沖得虛空微微顫抖。

尢為奇怪的是,下方傳上來的氣息,明明都是已經死去很久的人,靈識難滅,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他偏又似聽見有一聲聲清晰的呼吸,傳入耳中,如同熟睡的人才會發出的深呼聲。

如果真的是沉睡,而非死去葬在這裡,想想就覺得可怕。幾百萬,甚至過千萬的強大亡靈系生靈,沉睡在這道深淵之下,是什麼概念?

這氣強大的氣息之中,有幾股甚至比起方仙盟的那尊半步仙王,都要強幾分!

周浩又怕又好奇,想要落入深淵之中探個究競,卻又有個無形的聲音在一遍一遍的告誡他,千萬不要下去,下邊有極其可怕的東西。最終他猶豫了一番,還是止住了好奇心,不想涉險。

這深淵給他十分可怕之感,以他現在的實力下去,鐵定有死無生,還是等以後修為提升了之後再去一探。他想橫渡這深淵,到對面去看看,卻發現深淵也有一股極可怕的力量,會將所有經過上空的東西,全都撕扯向深淵,他才不甘心的轉頭離開。

他依舊在這邊的白骨平原轉悠,想找到那副初日被自己丟棄的仙骨。

之前他被謝山樑擊落這無間地獄中,無意間遇上了那副奇怪的仙骨,仙骨之中居然有一絲未寂滅的靈識,發出微弱的波動,被他接收到,於是用喚神馭屍大.法馭使仙屍,借用其生前的部分力量,撕開了虛空壁壘,才重返人間。

後來殺了謝山樑之後,怕這副仙骨引起旁人的注意,他就拋回了無間地獄之中,但剛才他進來之時,在原來的地方早就不見了那副屍骨,十分奇怪,心想是否被其他的亡靈生物給取走了。


他從鎮魂符上得到好幾門鬼宗玄功,其中便有一門叫做喚神馭屍大.法,只要死去的人,靈識沒有完全寂滅,他就可以憑藉此法與之溝通,掌控其屍身,發揮出生前的部分戰力。這副仙骨極其的強大,周浩懷疑對方生前不是仙王,就是半步仙王,若是自己得到的話將是一大殺手鐧,不想輕易放棄。

他又轉了很久,快要放棄的時候,終於在一座巨大的骨山的山腹,一個巨大的骨洞之中發出了那具被自己丟充的仙骨。

「原來在這裡啊!」周浩大喜,那副仙骨獸首人身,四肢如爪,背後長著骨翅,和幾條粗而長的骨尾。它正被丟棄在山洞之中的骨堆上。

「奇怪,這副仙骨是怎麼跑到這裡來的?」周浩有些奇怪,卻沒細想,而是進入了巨大的仙骨頭顱之中,用喚神馭屍法與微弱得像要寂滅的靈識溝通。

「起來!」周浩與之取得了溝通之後,掌控著最後一絲靈識,驅使它站了起來,然後砰砰的踏著步子,踏得大地微顫,走入了骨洞。

被周浩用喚神馭屍法掌控了的仙骨,散發驚人的強大氣息,震懾著四周的亡靈厲鬼,全都驚叫著散開。周浩心中一動,產生了個大膽的想法,「我現在掌控了這副仙骨,戰力遠超一般大羅金仙,能夠與太乙金仙媲美,何不利用它去探一下深淵之底,到底有什麼秘密?」 說干就干,周浩馭著這副強大的仙骨向深淵的方向奔去,如一頭人形的巨獸,速度快極,不一會兒就衝到了深淵邊緣之上,周浩深吸了一口氣,馭著仙骨縱身一跳,自由落體

,墜落深淵之中。。。看最新最全小說

耳邊呼呼生風,做著自由落體的運動,由於這深淵散發巨大的吸力,下墜的速度比平常要快很多。可是過了很久,還是沒有落到底,周浩心中有點發毛,這深淵到底有多深啊

?呆會兒可別爬不上來就好!

現在,他都有點後悔自己的冒失衝動了。

足足過了半柱香的功夫,他才終於落到了地面。一落下來,他就傻眼了,這深淵的底下是一片亂葬崗!

這不是一般的亂葬崗。

到處都是山丘一樣的大土包,有的十幾丈,有的過百丈,而遠處有十幾座大越千丈!密密麻麻的墳頭,墓碑亂倒,許多黑色的木棺,石棺,紅色的血晶棺,被翻了出來,橫

七豎八。不過奇怪的是,裡面根本沒有任何的屍骨。或許,裡面的屍體,自己爬了出來。

想到這個可能,周浩就毛骨悚然。

這些巨大的墳頭,不像是埋葬,而像是在蘊育著可怕的凶靈。一股股強弱不定的氣息,正從這些土包大墳里傳出,有的強大無比,尢其是十幾座大逾千丈的巨墓,裡面波動

而出的氣息,比起周浩面對方仙盟的半步仙王時還要恐怖得多!

「這、難道是一片養殖場?專門……養殖蘊育亡靈系的凶物?那最大的十幾座巨墓,不會是仙王之墓吧?」周浩第一次兩腿發軟,感覺自己闖入了一片禁忌之地,無形中

,他總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讓他害怕到心悸,想要立即逃離這裡。

「為什麼我總是感覺有人在暗中窺視著我?」周浩環顧四望,卻不見半隻鬼影。嗯,鬼影?想到這個詞,他心一顫,目光落在了那些被翻起來,七零八落的空蕩棺槨,難道

是這些棺槨里爬出來的凶靈在暗中……

想到這,周浩都無法再淡定,他小心翼翼的掃視著四周,跨過這些巨大的土墳,向著對面的崖壁走去。

「咔嚓!」

一聲輕微的裂響,讓周浩的神經都繃緊,他停下來,四下掃視,最後看到不遠處一座幾百丈的大墓,居然在慢慢裂開!

「不好,難道裡面的東西要爬出來?」周浩暗呼糟糕,那裂開的大墓傳出一股極其強大的氣息,讓他心顫,顧不得再細看,縱身一跳想要往上飛去,卻發現有股可怕的吸力將

自己吸住,根本飛不上去,重重跌了下來。

「不會吧,難道我要困在這鬼地方,永遠出不去了?」周浩暗罵,轉身便跑,穿越過千來丈寬的墳地來到了崖底的另一邊。

他手腳並用,指揮著仙骨往上爬去,那仙骨的爪子鋒利無雙,比仙器都要好用,輕易的插.入了堅硬的石壁之中,向上攀爬,如同壁虎,靈巧而快速,約一柱香的功夫終於從

深淵下爬到了地上。

周浩爬上來之後還有些心悸,不敢在此久留,駕馭著仙骨大步流星的往更深的鬼域奔去,也不知道奔跑了多久,才出了白骨平原,進入了連綿不斷的黑色山丘。

這些山丘光禿禿,沒有任何的植被,雖然沒有白骨平原那樣,被白骨鋪了滿地,骨粉如沙,也隨處可見一副副屍骨落散在地。這些屍骨以獸類的居多,大多體形大到無法想

象,有的些巨獸的屍骸甚至比山嶽還大,看不出是什麼種類。

在山丘的遠方,有兩列半拱形的山峰,一路排開直通天際,消失在白雲端。這些山峰很怪,從這方向望去,左右各一排,十分對稱,每座黑色的山峰都撥地而起然後慢慢向中

間彎去,左右各一座,剛好就形成一個拱形。一個一個巨大的拱形連成一線。

等周浩臨近的時候才發現,所謂的「山峰」根本就是一根根發黑的巨骨!

「這是……一頭靈蛇或龍、蛟死後留下的骨架,那些數百丈的弧形的所謂『山峰』,是其兩肋的刺骨……它的脊骨被人祭煉成了一座通天鬼橋?」周浩站在不遠,看向了

那道通向無窮遠處,最終消失在遠方雲霧之中的「鬼橋」,完全是由一頭蛇形生靈死後的一截骸骨搭成!



Related Articles

他一抹儲物戒指,一顆黑色的晶石出現在了他的右手中。

晶石漆黑如墨,但細看之下,竟然有星光點點...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