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好像要發飆,李羨連忙向後退了兩步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了,拜拜!」

說完,他扭頭就跑。

「呀!流氓!你給我站住!」朴孝敏羞惱的直跳腳,趕緊追了上去,李羨跑的太快了,她想追也追不上。

李羨打開門,穿過門口的幾個人就揚長而去了。

等朴孝敏追出來,早就看不到李羨的身影了。然後她就只能轉身看向了剛剛在門外偷聽的幾個人。

尤其是那個背叛她的朴智妍!

「朴!智!妍!我跟你拼了!」

「歐尼你怎麼能恩將仇報呢?我可都是為了你好!饒命啊!」

……

「呼~太險了~」跑出麵包糠后,李羨長出了一口氣。

「剛才有點兒草率了,應該再等等,水到渠成再親的。不過親都親了,後悔也晚了。

先躲兩天,等孝敏消氣了,約她出去吃頓飯。」

打定主意后,李羨又回頭看了一眼Tara練習室的位置,然後就打車去了KBS。

明天就要面試演員了,無論是作為投資方,還是電視劇的作家,他都得去KBS看看他們準備的怎麼樣了。

另外,林允兒今天也要去KBS錄一個訪談節目,他可以順便探個班。

「李作家您好!」

「你好。」

「李作家您好。」

「你好。」

自從上次李羨在KBS當眾救了Tara之後,就隱隱約約有人傳出說李羨的身份地位很高,台長都對他特別客氣。

後來,前天劇組領導們開完會後,就又有人傳出說李羨有大背景,副台長在面對他的時候都小心謹慎,特別客氣。

而且,還不止一個人這麼說。好幾個劇組領導的助理都說過類似的話。

這下子,幾乎全KBS的工作人員都知道李作家不是一般人了。

所以,他一進到KBS就有不少KBS的工作人員主動上前,禮貌的向他問好打招呼。

李羨又不是倨傲的人,人家跟他客氣,他就跟人客氣。

見狀,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們都覺得他平易近人,對他印象特別好。

去劇組那邊轉了一圈后,李羨就去了訪談節目的後台。

可有個問題,那就是他不知道林允兒的待機室是哪一間。

就在他想打電話問林允兒的時候,正好有個路過的工作人員跟李羨打了個招呼。

「李作家您好!」

「你好。請問一下,你知道林允兒在哪個待機室嗎?」

「知道知道,我帶您去吧。」

「好,謝謝了。」

「您太客氣了。」

李羨跟着電視台的工作人員朝林允兒的待機室那邊走的過去。

可他不知道,就在他轉身往那邊走的時候,有個女人站在後台入口那兒望着他的背影,獃獃的愣住了……

。 雖然他們兩個就算是一起睡也沒辦法徹底的擦出火花來,可他這一身浴袍的進來,老太太要是知道了,真的影響不好吧。

可,喻色覺得不好,墨靖堯卻一點也沒覺得不好。

人閃身進來,隨手就闔上了房門不說,還在裡面反鎖再反鎖。

仿似擔心有人進來打擾他和她的好事似的。

讓喻色一陣無語。

可他進都進來了,就算是她現在想把他打出去,她也沒那個本事。

皺了一下眉頭,「奶奶真的要誤會了。」

結果,就聽墨靖堯道:「就是要人誤會。」

他說是『要人誤會』,而不是說『要奶奶誤會』。

「什麼意思?」喻色關了吹風機的開關,很認真的看向墨靖堯,她有點跟不上他的腦迴路,不明白他這是為什麼。

墨靖堯大長腿已經走到了喻色面前,伸手就搶過了她手裡的吹風機,然後摁著她坐到床上,便打開開關替她吹起了頭髮。

他手指修長,穿梭在她的發間,溫溫柔柔的為她吹著頭髮。

喻色就安安靜靜的坐在床上,沒有說話。

這一刻,就覺得吹風機的聲音都格外的好聽,一點也不刺耳了呢。

時間輕輕緩緩的走過,直到她的長發乾了,他才放下吹風機。

喻色正不知所措的時候,墨靖堯一下子抱起了她,橫放在自己的懷裡,然後就象是抱著小娃娃般的看著她的眼睛,「今晚,你還真想甩開我不成?」

喻色皺了皺鼻子,「我想也沒用吧,你這還不是進來了。」她就算是想甩也甩不開。

「那是因為小色好。」給他留了門,不過這一句他才不會說出來,他要是現在敢說出來,再有下一次的時候,喻色絕對不會給他留門的。

喻色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想給你留門嗎?我還不是擔心你先下樓,然後再要爬窗子進來,然後要是摔個四仰八叉什麼的,我還要給你診病給你針炙為你各種折騰,所以我不過是為了減少我的工作量罷了。」

「那就是小色不好了?」墨靖堯低低笑道。

「你才不好,你是壞人。」喻色直接粉拳招呼過去,就打在墨靖堯的胸口上,一下一下。

可這哪裡象是在打人,分明就是在撓痒痒的感覺。

「好好好,我是壞人,既然已經擔了這個虛名,那現在要是不努力確實這個名份的話,我豈不是虧了?」他說著,俊顏已經開始微傾,緩緩的貼進喻色的小臉,直到四片唇纏繞在一起,房間里的說話聲才悄然的散去,換成兩個人一起的低低淺淺的吟聲。

飄在耳鼓裡,激蕩著兩顆心跳的越來越快。

結果,喻色忘記問墨靖堯大大方方進她房間的目的是什麼就睡著了。

雖然還是沒有做到最後那一道底線,不過,其它的能做的墨靖堯絕對是一點也不肯吃虧的全都做了。

以至於讓累極睡著的喻色睡的特別的香沉。

夜更深了。

窗外時不時的傳來蟲鳴鳥叫,那叫聲讓心靜的人依然心靜,讓心躁的人更加心躁。

墨靖堯靜靜的看著床上睡著的喻色,指尖一直在她的臉上輕撫著。

而她似乎已經習慣了他這樣的輕撫,一直都沒什麼反應香香的睡著。

他似乎怎麼都看不夠的樣子,所以就這樣的直看了半個多小時,才終於不舍的站直了身形。

卻沒有打開房門離開。

而是走進了陽台……

那一夜,整個半山別墅一如往常一樣,安安靜靜。

只是偶爾在哪一個房間里,有人在悄聲議論著這個晚上墨老太太生日宴上發生的一樁樁一件件。

尤其是墨家大房和二房,就因著下毒的是盛錦沫,這個時候說起的時候就是看戲的神情,都覺得今天的事發展到最後大事化小了。

盛錦沫的毒下的也太輕了。

應該更重一些才好,最好是出一兩條人命,那麼老太太對三房就一定會有意見了。

那他們大房和二房才有機會掌控到墨氏集團的核心權力。

不過現在也就是想想罷了。

只要是墨靖堯一直得老太太的賞識,其它人拿不到更多的股份,便全都沒有辦法。

因為,他們已經試過了各種招式,比如偷買墨氏集團的散股,以增加自己的股份,但是沒用,全都被墨靖堯輕而易舉的化解了。

喻色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的早晨了。

也許是因為睡在陌生的地方,她醒的很早,比在公寓里住的時候醒的早上許多。

迷糊的睜開眼睛,下意識的就摸向身邊,摸空的剎那,她一下子就醒透了。

「靖堯?」結果,喊完了就反應過來這是老太太別墅的客房,墨靖堯那人還算是要臉皮的早就離開了。

不過一想到昨晚上這個男人的孟浪,喻色還是臉紅。

臉紅的要懷疑人生了。

她現在不想起床,不想出去見老太太。

如果可以,她想穿上衣服洗漱了就悄悄的潛出這別墅,就不辭而別。

實在是沒臉見老太太。

可是,她沒有墨靖堯的本事,可以不走門而走其它的地方。

真沒那個本事。

她恐高。

就算這裡是二樓也沒用,她不敢跳下去。

咬牙起床了。

換了衣服洗漱了出去,喻色慢騰騰的磨蹭的到了門前,結果一開門,她驚住了。

門還是反鎖的。

這是很不合常理的。

如果墨靖堯離開時走的是門,那麼,門應該是不會反鎖的。

因為從門離開的墨靖堯,出去后只能是帶上門鎖上門,而沒有鑰匙的他是沒辦法在外面反鎖的。

但現在她的房門是真的在反鎖。

那是不是代表墨靖堯昨晚離開的時候並不是從這道門離開的?

Related Articles

「噹噹!」

這一刻,哪怕是緊握著武器的上三宗魂師,在...
Read more

璺槗濞佺櫥 2021鏄ュ濂宠绯诲垪

璺槗濞佺櫥 2021鏄ュ濂宠绯诲垪...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