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墨曉嫣點頭,文秀才繼續說:「可是大夫人一進門就察覺到了異樣,所以並沒有點菜,而是直接揭穿了殺手的面目。」

文秀才一邊講,一邊在心裡暗暗佩服大夫人蘇碧染。這個女人對每件事都考慮的特別周全,且不說馬車的防箭雨改造,就說剛剛吃飯的安排,就是一個非常棒的計謀。

蘇碧染在出發前給大家開會,她預測離開杜弘仁管轄后必然會遭遇不止一次的刺殺,所以她對此行做了部署。

馬車從後院牽出來的時候,隨從的馬車上已經坐了兩個高手,這樣在外人看起來,蘇碧染帶的隨從是前車六人後車六人,還有領頭騎馬兩人。表面上共十四人,實則十八人。這是其一。

路遇打尖或住店,只有一半人下車,剩下的人則留在車上,待環境確認安全,剩下的人留兩個人守車,其餘下車吃飯或休息。這是其二。

所以剛剛在雙方焦灼混戰之時,蘇碧染才能吆喝一聲,又衝進來好幾個人。

路遇伏擊,能躲不出擊,若出擊,車裡留兩人。若局勢控制不住,剩下的人出擊,迅速擊殺敵人。這是其三。

也就是說,馬車上始終藏著至少兩張底牌。

「春草和春梅跟隨大夫人多年,也是會些功夫的。而大夫人自己,是用暗器的高手。」文秀才又給墨曉嫣盛了碗熱水遞過去。

「我說她兩怎麼那麼鎮定,原來都是練家子呀!對了!剛剛春梅還反殺了店小二呢!」墨曉嫣吸溜著喝著熱水,回想著春草春梅鎮定的面容和春梅反殺店小二是的情形。

「合著,這一隊人馬,只有我不會武功唄!」墨曉嫣剛反應過來。 不過還好傷口不深,被戲服遮著也不影響拍戲。

林貞拍了拍身上的戲服,把沾上的粉塵拍落了大半,看著不太髒了才走到候場區。

戲服臟一點沒事,只要不是太臟,鏡頭拍出來根本看不出。

眾人看到林貞獨自一人回來,探頭往外看了看沒看到劉紅花,才收起看熱鬧的心思。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識趣的,邊上一個演門派內眾弟子,全劇只有一句台詞的女路人甲跟另一個連台詞都沒有的女路人乙,就故意湊到林貞身邊說閑話。

「你說有些人啊明明沒本事,卻喜歡吹牛,真不知道這種人腦子是怎麼長的。」

「哎,肯定是牛皮吃多了消化不了,只能拿來吹啦。」

林貞聽在耳中,連一個眼神都懶得給她們。

這些小群演覺得林貞這種小角色演員是她們的競爭對手,林貞演的那些小角色是她們的努力目標。

所以此時林貞有難,她們當然是要來火上添油的啦,最好把林貞的名聲搞臭了,在各劇組混不下去,她們就少了一個競爭對手。

如果讓林貞知道她們的心思,真的會笑死,也不照照鏡子看自己長啥樣。

當然林貞是不知道,此時她正準備上場走位呢。

這場戲是整部劇里的一場重頭戲,是臨近大結局的大場面打鬥戲,出場的人物比較多,林貞只是其中的一個小角色,主要功能是當背景板,在這場戲里只有兩句台詞,以及混戰打鬥的動作。

這場戲是大boss突襲攻上女主所在師門,而師門長輩不是閉關就是在外雲遊,一時間無人可敵大boss。

在閉關長輩出來之前,林貞做為大師姐首當其衝要力抗大boss。

喊完「大魔頭,就讓我來會一會你!」之後,林貞便提劍上前衝去,然後不敵大boss,被一掌拍成了內傷,而此時男女主攜手從天而降,落到了大師姐身前,在奮戰後兩人合力擊殺大boss。

而此刻要拍的正是大師姐被擊傷后,男女主從天而降的鏡頭。

林貞左手持劍撐在地上,右手撫著胸口,嘴角掛著糖漿,臉色蒼白一副虛弱狀。

男女主正吊著威亞從遠處飛過來,最後要落到林貞身前。

林貞此時正撐著劍,惡狠狠地瞪著擊傷她的大boss,男女主正向她飛來。

「啊!」,在快落地時女主一聲尖叫向林貞撲來。

林貞傻眼了,這劇本不對啊。

不是應該落在她身前嗎?怎麼變成了投懷送抱?

林貞一時沒反應過來,就這麼被女主給撲到了地上。

而女主頭上有一個又長又利的頭飾,重重戳到了林貞的右臉上,頓時戳出一個洞鮮血流出。

女主摔到林貞身上后想起身,結果一轉頭,頭飾在林貞臉上一劃拉,傷口從一個小洞變成了一大道傷口。

當下林貞只覺得右臉上一陣濕濕熱熱的。

發生了拍攝事故,圍觀的工作人員已經圍了上來,把兩人給拉了起來。

當眾人看到林貞臉上的傷,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女人的臉本就重要,何況是女演員的臉,那就是生命啊。

林貞這臉上的傷口可不淺,看著不好治的樣子。

女主此時已經反應過來了,看著滿臉是血的林貞說道,「啊!林貞,你臉上都是血!可能是傷到臉了,你快去醫院看看吧!真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剛才有東西砸到我膝蓋,我落地時才會不穩,才會…真對不起,讓你的臉受傷了。」

林貞此時還是懵的,她的臉受傷了嗎,她沒感覺到痛啊,只有濕濕熱熱的感覺。

「呲!」剛剛還沒覺得痛,下一刻痛感馬上便傳來了。

林貞心下大駭,腦中一陣空白,她不會是毀容了吧。

「哼!活該!」,一道稚童的聲音傳來,聲音稚嫩卻狠戾。

林貞聽出了是誰的聲間,林芬芬,她轉頭向聲音傳來處看去,只見林芬芬手上正捏著幾顆石頭,還作勢要向林貞扔來。

工作人員一看到便過去控制住了林芬芬,看了看小女孩手中的石頭,和女主角腳下的石頭,心中便瞭然了,罪魁禍首是林貞的外甥女…

發現此事,劇組的人齊齊鬆了一口氣,責任不在劇組,這應該算是林貞自家人傷的她,劇組的責任就輕了。

只是這小女孩怎麼進來的?之前不是被林貞給趕出去了嗎?

原來這林芬芬聽了劉紅花的話,趁著劇組拍大場面,現場比較混亂的時候溜進來的。

林芬芬看到林貞在拍戲,想起剛才林貞欺負她們母女的一幕,又氣又恨。

又跑出去撿了幾顆石頭想砸林貞,卻沒想到她準頭不好,陽差陽錯砸到了女主角身上,好巧不巧剛好砸到膝蓋上,女主站不穩才導致後面林貞的毀容。

追根到底這是林芬芬的責任,劇組頂多一個現場管理不善的責任。

林貞此時已經清醒了過來,看著眼前面目兇狠的小丫頭,想生氣卻又覺得十分無力。

心裡突然湧起一陣自憐,她從小生活在一個沒有愛的家庭,父母重男輕女,哥哥面憨心黑,娶了個嫂子更是把她當丫鬟使。

好不容易長大嫁人有了一個幸福的家庭,可這一對兄嫂還想趴在她身上吸血,自己的外甥女還把她的臉給毀了。

之前林貞跟劉紅花所說的斷親之話本只是一時氣憤之語,現在看來早應該斷了。

林貞冷冷看了林芬芬一眼,跟導演請了假就去醫院。

路上給陳翔打了電話,還好陳翔這次的劇也是在影視城內拍攝,他得到消息第一時間趕來了。

兩人都顧不上去處理林芬芬的事。

而林芬芬是個小孩子,又是林貞的外甥女,劇組在林貞走後,就把林芬芬給放了。

在劇組看來,畢竟是林貞一家人的事,讓她們回去自己處理。

林芬芬被放開后,回去找了劉紅花邀功。

劉紅花可不是小孩,聽了便知這事的嚴重性,當下也不想什麼童星賺錢的事了,趕緊把兩個小孩一拉逃出了影視城,跑回了家。 包湘儀這個名字,魔都稍微上得了檯面的人,都如雷貫耳!

因為包湘儀絕對算得上魔都的一個傳奇。

在魔都,想要混得大,必須擁有足夠強大的背景做靠山。

可包湘儀從剛到魔都的那一天起,便靠自己的能力和頭腦,一路打拚過來,沒有依靠任何背景。

換句話說,包湘儀這個人,就是背景!

無論誰攀上了包湘儀的高枝,都等於抱上了大腿,攀上了一根又粗又壯的大樹!

雖然包湘儀不混地下世界,但地下世界敢招惹他的人卻不多。

往常即便是趙黑虎這種級別的灰色勢力大佬,見到包湘儀也要客客氣氣的。

因為包湘儀三道通吃,手段通天,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物!

最賺錢的房地產、互聯網、短視頻、共享經濟,都有他包湘儀的影子!

他背後沒有家族,現在擁有的所有一切都是自己打拚出來的,所以大家也給他面子,見面愛稱一聲包爺!

薰老闆今天約陳天龍和高欣然去的湘儀會所,大老闆便是包湘儀!

不然的話,薰老闆就算再有能力,也無法在展覽廳找來那麼多世界頂級的限量版豪車。

那些可是有錢都買不到的好東西。

人的名樹的影。

包湘儀在魔都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這一點薰老闆很清楚。

所以關鍵時刻,她才會報上包湘儀的名號。

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連趙黑虎的眼角也顫了一下。

但很快,趙黑虎就冷哼出聲。

「操!誰敢欺負我康哥!」

只是就在趙黑虎冷哼出聲后,還不等趙黑虎繼續說話,一道怒罵聲忽然從門口處響了起來。

因為現在已經不放DJ音樂了,所以這一聲怒罵哪怕是從門口處傳來的,眾人依舊聽得非常清楚。

唰唰唰!

剎那間,場間眾人的目光,全都被吸引了過去。

只見,二三十號手持刀槍棍棒的打手,在一陣怒罵聲中衝進了酒吧。

嘎!

只是當他們看到酒吧內的情況后,卻驟然停下了腳步。

當先一個蓄著絡腮鬍的壯漢猛地一怔,目光從那七八十號兇惡打手臉上掃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道:「不……不好意思,走錯門了。」

「回來!」

只是就在絡腮鬍等二三十號打手想要離開的時候,卻被強子喝住了!

強子厲喝道:「什麼人,敢闖我們濱河酒吧!來都來了,還不進來給我們大老闆打聲招呼!」

「好……好的……」

絡腮鬍顯然也是在道上混的,知道濱河酒吧的大老闆趙黑虎是何許人也,當即縮了縮腦袋,帶著眾人悻悻地走了進來。

在強子的指引下,絡腮鬍看到了大馬金刀坐在卡座里的趙黑虎。

絡腮鬍沒有猶豫,立馬衝上前來,諂媚地笑道:「那個……您就是趙老大吧?我是雷老六,道上人都喊我一聲六爺,不過在您面前……您就喊我老六吧。」

趙黑虎沉聲道:「別說這些廢話,我懶得知道你是誰。你來做什麼的?打砸酒吧?」

「不敢不敢!」

Related Articles

本是面色不虞的李元仲卻是下定了決心

躺在這裏的畢竟是他最優秀的兒子 自己又怎...
Read more

而且,還來的這麼快!

許冬雪急道:「警官,這是我們的家事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