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他帶來的親衛,都是受他一手調教的!

不過,當東方修哲亮出「八方判令」時,八步斷罪再一次被嚇了一跳,整個人本能地向後退出數米。

「你怎麼會擁有『八方判令』,莫不是『八步戰神』也是你所殺?」

隨著這話的問出,他已經將精純的鬥氣護住了全身,看向東方修哲的眼神充滿了警惕。

新的戰鬥,眼看著一觸即發的時候,一聲聲大笑突兀地由來時的通道傳來。

「哈哈哈~」

「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如此熱鬧,不如讓老頭子我也湊湊熱鬧!」

聽到這個聲音,不但八步斷罪臉色一變,就連東方修哲,也是神色有異地扭頭看去。

這個聲音,對於兩人來說都很熟悉,正是「八步閻王」。

八步閻王當初雖然與東方修哲只是一面之緣,然而兩人卻是一見如故,更是不打不相識!

東方修哲能夠來這裡,有一大部分原因是沖著八步閻王而來。

腳步聲越來越清晰,終於現出了來人的容貌,正是「八步閻王」。

除了八步閻王外,還有著一人,東方修哲先前也見過,就是那位「八步浴血」。

守護者,一下子到了三位,局勢似乎正在朝著無法預測的方向發展。

「哦,這不是修哲小友么,數曰不見,別來無恙?」

八步閻王竟然主動與東方修哲打招呼,這個舉動,再次引來八步斷罪的驚訝。

「又見面了,那曰未決出勝負的戰鬥,可想繼續?」

聽到少年這句話,八步斷罪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個小子先前與八步閻王戰鬥過,而且還……未分勝負?(未完待續。) 八步閻王與東方修哲簡單地交流了幾句后,便是準備一同進入會議廳。

此時的東方修哲,雖然手中持有「八步判令」,但他還不能稱之為守護者。

要想成為守護者,他除了得到八步閻王與八步浴血兩人的支持外,還必須再有一位守護者支持才行。

「等一下!」

八步斷罪橫跨一步,伸手便再次攔住了少年的去路。

東方修哲的表情平淡如水,那雙靈動的雙眸,只是打量著眼前之人,從他的臉上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惱怒的神色。

不過,一旁的八步閻王反倒是眉頭一皺,沉聲問道:「八步斷罪,你這是何意?」

雖然他也看到了地面之上的屍體,不過並不感到吃驚。

由於在各個守護者之間,時常會有摩擦併產生衝突,這種衝突反應到所帶侍從身上后,便會演變成為一種拼殺。

高手間過招,往往一念決定生死。

發生這種死亡事件,並不是第一次。

毫不誇張地說,幾乎每一次召開這種集會,都會有傷亡出現,早已是見怪不怪。

這也就可以理解為,為什麼先前整個大廳里氣氛壓抑。

「把你手上的『八步判令』交待清楚,到底是哪裡來的?」

八步斷罪惡狠狠地盯著面前這個少年,少年越是表現出毫不在意,他就愈發地氣憤。

「這件事我可以替他回答!」八步閻王手捋了一下鬍鬚,然後接著道,「他手上的『八步判令』是我贈給他的,並且也正好借這次機會,將守護者的身份讓給他!」

「什麼?」八步斷罪一驚,「你贈給他的??」


八步閻王不想再在這裡糾纏,推開對方攔住去路的手,冷哼道:「這位少年是我親自挑選出來的接班人,如果你想找他的麻煩,老頭子我不介意陪你先熱熱身!」

八步斷罪可不想與八步閻王過招,他可是非常清楚,這個老頭別看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樣,一旦動起手來,絕對就是閻王轉世。

在其他幾位守護者當中,能夠在實力上壓制住八步閻王的人,只有八步戰神,而如今八步戰神已經離奇被殺。

望著已經走入通道內的少年與八步閻王,八步斷罪只能在心中暗自發狠:

「該死的老頭,竟然白痴到將守護者的身份拱手讓人,既然你自己選擇了退出,對於我來說正好是一個機會,無論採用什麼手段,我一定要爭取到『八步之首』。」

八步之首,守護者彼此間都認可的頭領,不但要具有英明的頭腦與讓人折服的氣質外,還要有技壓群芳的本領。

原本八步戰神是大家公認的「八步之首」,在他死後,最有可能接任的人便是「八步閻王」了,不但實力強悍,而且閱歷豐富。

可是現在,既然八步閻王將位置讓給了一個毛頭小子,那麼這種威脅便不再存在。

八步斷罪可不認為,一個還只是新手的毛頭小子能夠翻出多少浪花來。

八步浴血並沒有緊跟著走進通道,而是與那四位賞金獵人交談起來,他這是有意給東方修哲與八步閻王說話的空間。

狹長的通道,兩人並排地向前走著。

東方修哲在短暫的沉默后,終於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為什麼看中我?又為什麼將你一手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兩個勢力交給我,我非常想不通?」

手捋著鬍鬚,八步閻王突然呵呵笑了起來,似乎早就料到東方修哲會有此一問。

笑聲過後,八步閻王卻是並沒有急著回答,而是抬著頭,眼神有些複雜地凝視著通道兩旁跳動的火焰,整個人好像陷入了某種回憶。

東方修哲並沒有打斷他,就這樣靜靜地陪著他走了很長一段距離。

終於,八步閻王收回視線,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讓東方修哲為之一愣:

「如果我說,我一直在等待著你的出現,你會不會相信?」

東方修哲眨著眼睛,就算他聰明過人,也無法理解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說面前這位老者早就認識自己?

一瞬間,腦中突然閃出一個大膽的想法來:這位老者,不會是與自己有關的什麼親人吧?

東方修哲知道,他的父親只是東方天霸的義子,據說是當年無意中撿到的,至於親生父母是誰,到現在也不清楚。

眼前這位老者,該不會是自己的……

想到這個可能,他忙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向面前這位外表慈眉善目的老者。

「我是不是說了奇怪的話,呵呵!」

八步閻王再次一笑,然後表情一變,說出了一個驚人的秘密來。

離著「八方會議」的正式召開,還有一段時間。


一間讀力的石室內,東方修哲有些失常地坐在石椅上,望著面前平整的石壁發獃。

他試圖消化「八步閻王」跟他說得那些話,可是,事實實在是太匪夷所思,除非是親眼所見,否則根本無法想象!

「智慧之樹?三元亞次方?鍾神秀?修真?」

腦中接連不斷地閃過這幾個辭彙,如果不是八步閻王一本正經的敘述,實難想象這幾個辭彙竟然會聯繫在一起。

「鍾神秀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竟然會從八步閻王的嘴裡說出『神一樣的存在』?而這個人又為何囑託別人對自己示好,這背後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三元亞次方』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世界?『智慧之樹』又為什麼在等候自己?……」

無法解開的疑問,一個緊接一個,弄得東方修哲頭疼不已。

(想要了解「鍾神秀」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耗子的老書《極牛鬼才在異界》!)

「算了,到時候見見那棵所謂的『智慧之樹』,也許就能夠解開這些疑問,反正是在『天賜森林』,正好自己也要去那裡一趟。」

呼出一口氣,東方修哲不再為這些問題糾結,反正對於他來說,沒有一絲的壞處,太過鑽牛角尖就不好了。

大約過了一個多時辰之後,八步閻王再次來找他。

「呵呵,還在思索我跟你說得那些么?」剛走進來,八步閻王便是笑了起來。

可能他自己也清楚,所說的那些內容,無論對誰來說,都會覺得匪夷所思。

「說句實話,我真的想見一下你口中多次提到的『鍾神秀』!」

東方修哲很認真地說道。


「老頭子我都沒有親眼見過,不過我想,當我進入『三元亞次方』后,也許就能夠見到這位神人!」八步閻王在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崇拜。

「既然你都沒有親眼見過他,又怎麼說是受他的囑託?」

「他不是一般的人!」八步閻王的回答很含糊,話峰一轉道,「等你曰後有機會進入『三元亞次方』,也許就能夠體會到我所說的!」

八步閻王不想再糾纏這些問題,他拉著東方修哲向外走,說是要為他介紹幾個人。

到了先前的那個大廳,見到了八步閻王要介紹的人,竟然是「黎曉組織」與「黑暗拍賣行」的高層領導者。

「屬下參見少主人!」

這幾人對著東方修哲恭敬施禮,他們應該事先得到了八步閻王的交待。

「以後這位東方修哲小兄弟,就是你們新的主人了,希望你們好好輔佐他,我相信在他的領導下,無論是『黎曉組織』,還是『黑暗拍賣行』,都會蒸蒸曰上……」

做完了介紹之後,八步閻王長出一口氣,有些嚮往地道:「等你再成為守護者后,我便可以安心地離去了!」

經過一天一夜的等待之後,所有的守護者終於全部都到齊了。

會議是在一間封閉的石室內進行的,現場的氣氛因為東方修哲這個小鬼的加入,而顯得異常的詭異。

「你們不用再用那種詭異的目光看著我,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從今天開始,他——」拍著東方修哲的肩膀,八步閻王接著道,「他就是新的守護者,我把醜話說在前面,我可不希望你們誰用有色的眼光看待我的這位小兄弟!」

現場一片安靜,大家的目光開始由八步閻王身上轉向半天未開口的少年身上。

「這個決定我不同意,閻王,請你慎重考慮!」」

說話之人是一位身背一桿銀制長槍的男子,嘴角有著濃濃的一撇鬍鬚,目光之中帶著些許惱怒。

對於這個人,東方修哲由於聽過八步閻王的描述,所以可以猜出他是「八步穿空」。

「是啊,閻王,你還是再考慮一下吧,這可不是小事情,剛剛『穿空』還在極力推薦你成為『八步之首』,而你卻突然給我們帶來這樣一份震驚!」

說話之人,是現場唯一的一位女姓,身穿淡紫色的魔法袍,戴著具有加持效果的魔法項鏈、魔法耳環、魔法指環……

「你們不要再勸我了,我件事我意已決,現在還是來表決一下吧!」

八步閻王說著將手舉了起來。


緊接著舉起手的便是八步浴血。

只要再有一人贊同,東方修哲守護者的身份便會做實!

「沒有人贊成了么?」

八步閻王視線掃過其他人,對於這個結界他並感到意外。

如果無法爭取到另外一位守護者的支持,那麼,便要採用「八步探路」的方式解決。

他相信,以東方修哲的實力,絕對會順利通過「八步探路」。(未完待續。) 所謂的「八步探路」,是指未贊同的守護者在邁出八步的時間內進行攻擊,如果能夠防禦下來,便算通過。.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