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這些宗主後期的惡魔一般在深淵十萬里以內的地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不過現在已經不是疑惑的時候了.

一頭高達百丈的惡魔.如同房子一樣大的眼睛.冷冷地掃過夜雨寒等人.所有人心頭都像壓了一塊巨石.

修為最弱的夜雨寒.居然渾身顫抖.連身體都無法移動.眾人大驚.顯然他們從來沒遇到如此強橫的惡魔.

他們雖然也殺死了十幾頭惡魔.但是那些都是宗主初期的惡魔.跟這個宗主後期的惡魔.簡直天差地遠.

葉怒深吸了一口氣.取出碩大的斧頭.一咬牙道「你帶著這群孩子趕快逃.我恐怕支撐不了多久」

說完就要對著宗主後期的惡魔衝出去.卻被一雙有力的大手拉住.一動都動不了.

葉怒一愣.見葉揚拉住自己的手道「爺爺.不用你出手我來吧」

「放心吧.我搞的定」對著一臉發獃的葉怒點點頭道.不等葉怒回答.葉揚已經向前飛去.

見到宗主後期的惡魔.葉青璇等人都已經嚇的臉色蒼白.不過依舊緊緊的握著手中武器.沒有一個逃走.

羅雪峰的冷汗從額頭滑落.死死地握著手中的長刀.對著後邊的人道「你們快撤.我來擋住他」

「熬」

熊開山發出了一聲怒吼.擋在眾人面前.顯然它想憑自己擋住惡魔.讓眾人逃生.

夜雨寒強忍著心頭的悸動.對著葉青璇道「你們趕快走」

但是葉青璇等人雖然一臉的恐懼.但是沒有一個人一動半步.就在夜雨寒要再喊一次的時候.

那個宗主後期的惡魔沒有給他機會.大吼一聲.一拳對著眾人擊落.那恐怖的威壓連虛空都要碾碎一般.帶著無盡的殺戮氣息無情地砸來.

眾人都絕望了.他們知道今天無法倖免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柔和的聲音傳入眾人的耳朵「有我葉揚在.誰也不能將你們從我身邊奪走」

「砰」

空間震顫.大地抖動.狂暴的氣息過後.他們發現天空一個瘦削的身影.黑袍浮動.身後一對長達十丈的羽翼緩緩搖擺.長發飄飄.盡顯傲視之姿.

他的一隻拳頭跟那個惡魔的拳頭對在一起.那個瘦削的身影.卻牢牢地擋住了惡魔的一擊.

「老大」

「大哥」

「葉揚」

葉揚回頭對著眾人微微一笑.那笑容像陽光一樣讓人趕到溫暖「你們要躲遠點哦.接下來可能有點暴力」

遠處的葉怒也被葉揚的一擊驚呆了.他畢竟是宗主中期的強者.他看出來了葉揚用自己的身體.硬生生地接下了那個宗主後期的惡魔的一擊.

葉揚根本沒有反擊.老老實實地承受了那一下攻擊.因為他怕自己的攻擊的餘波震傷後邊的人.葉怒顧不得驚異了.直接飛到宗人近前.施展空間實力將眾人帶到五百多裡外.

羅雪峰等人一臉激動的看著葉揚.他們萬萬想不到危機時刻.居然是葉揚出來救了他們.

葉揚見眾人已經離開.又有葉怒這樣的強者保護.再也不估計了.大喝一聲整個人變成了黃金色.

滿頭的金髮飛舞就像一個金色的戰神.強悍無匹的氣勢爆發.就連在遠處的葉怒等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葉揚身上的恐怖力量.

葉揚舉起拳頭.對著宗主後期的惡魔狠狠砸去.

「轟」

大地爆碎.葉揚一拳砸在宗主後期的惡魔身上.直接將它身下大地震碎.

不等那個宗主後期的惡魔反應過來.葉揚抱著惡魔那比柱子還粗大的手指.直接將惡魔那個上百丈的身軀.像摔蛤蟆一樣.狠狠地向地上砸去.

「砰」

比剛才更大的聲響傳來.大地被砸出了一個方圓百里的大坑.那宗主後期的惡魔剛被扔下.

葉揚就像一個金色的流星.劃出一道長長的尾巴.撞向地上的宗主後期的惡魔.

那個惡魔剛要掙扎著爬起來.忽然胸口震一股大力傳來.身體又向下沉去.

原來方圓百里的大坑.頓時又擴大一圈.不過這還只是開始.

「砰砰砰砰」

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響傳來.氣勁狂涌.飛沙走石猶如怒矢一般向遠處飛出.

隨著一聲聲爆響.大地龜裂.大坑越來越大.

羅雪峰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情景.他們簡直如同置身夢中.除了鳳清兒.全部都一臉震驚的看著.

「大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大.這麼暴力了」羅雪峰有些獃滯的道.

「哎.老大就是老大.見到一次就要受打擊一次.老大越來越變態了」孟飛滿臉崇拜的道.

夜雨寒看著那個不斷變大的大坑.緊緊地攥緊了拳頭.

不要說他們就連葉怒有呆了.雖然他感覺葉揚很強大.但是他絕對想不到葉揚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一個皇者修為的少年.居然能夠將宗主後期的惡魔打得連還手之力都沒有.這太誇張了.

「砰」

又是一聲大響.一個巨大的身影.從大坑底部飛出.不過看它頭下腳上的架勢.不像是自己飛出來的.

緊接著葉揚的身影出現在半空.手中寒光一閃.只聽得「噗」的一聲.宗主後期的惡魔頭顱被斬下.

那顆十幾丈高的頭顱.在地上放翻滾了幾下.葉揚的身影輕輕地落頭顱上邊.

「砰」半空中的那個碩大的無頭屍體.這才落在地上.激起一陣煙塵.

葉揚將龍淵劍收回體內.一改剛才的冷漠.臉色帶著溫馨的笑容來到眾人面前.

雖然經過一番激戰.葉揚居然臉不紅氣不喘.笑意盈盈的走到宗人面前道「怎麼不認識了」

眾人這才從震驚中回復過來.葉揚緩緩走到眾人面前.出了葉清淺外.每個人都給了一個擁抱.熊開山更是死死地抱著葉揚不放.

一時間大家都沉浸在溫馨的歡樂中.彷彿葉揚到來.他們就像回到了家一樣.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葉揚的出現讓眾人欣喜不已,不過只有葉清淺有些緊張,俏臉微紅,時不時地偷看一下葉揚,

羅雪峰乾脆直接取出一個寬闊的帳篷,大家都進入帳篷之中,取出酒食,大家紛紛把酒言歡,

孟飛好奇心最重,問起了葉揚這些日子的經歷,這裡都是自己最信任的人,葉揚乾脆將自己的全部經歷都將了一遍,

就連從尊主惡魔的手上奪取寶物,到自己進入冥界的事情都沒有隱瞞,

眾人聽得如痴如醉,他們萬萬想不到,葉揚戰力已經到達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了,歸來途中居然以一敵三擊殺了三個宗主後期的聖地長老,

孟飛一把抱住葉揚的胳膊,臉現嫵媚,輕輕晃動著葉揚的胳膊道「老大,跟著你真是太幸福了,要是我是女兒身就好了」

葉揚頓時一陣惡寒,渾身雞皮疙瘩浮起,直接把他甩飛,大罵道「女人要是長成你這麼猥瑣,天下男人都要自殺了」

頓時引得大家一陣爆笑,就連葉清淺都躲在葉青璇身後,偷笑不已,


這些天和眾人相處下來,她發覺這些人都是那麼坦誠,沒有半點心機,讓她感覺到十分的溫暖,

雖然她是葉族的天才,但是從來沒有這麼輕鬆的和人相處過,來到這裡沒人把她看成天才,更沒有顧忌她的身份,只是簡簡單單的把她當成朋友,

但是朋友這個詞語,對她來講太過奢侈了,上次被半步宗主級惡魔追殺,自己身邊那些平時威武強大的「朋友」,一個個逃得比兔子還快,

但是跟眾人相處下來,她終於明白了朋友的涵義,那就是不離不棄生死相依,所以今天形式那般危急,沒有一個人逃走,

葉揚見葉清淺躲在後邊偷笑,不禁有些好笑道「想笑就笑出來吧,憋出內傷就不好了」

被葉揚的話羞的俏臉通紅,還不等葉清淺說話,葉青璇一推葉揚道「不許你欺負我的妹妹」

「妹妹,」葉揚一愣,

「是啊,清淺已經認我做姐姐了,你可別想欺負她哦」葉青璇略微有些得意的道,

說完還把鳳清兒拉了過來,滿臉笑意地對著葉揚,三個美女各有各的美,或清純,或溫婉,或嬌俏,宛如三朵怒放的鮮花,

「哈哈哈」葉怒一陣大笑,用力拍著葉揚的肩膀,一臉戲謔的道「小子真是厲害,這樣下去,咱們這一脈人丁馬上就要興旺起來了」

葉怒的話十分露骨,三女頓時俏臉通紅,不過葉怒可是長輩,她們不好反駁什麼,只是臉蛋更加的紅了,

「哈哈,老爺子您真英明,以後嫂子多了,你們葉家絕對越發鼎盛了」孟飛拍著葉怒的馬屁道,

「孟飛,你找揍是吧」葉青璇俏臉微怒,手中的劍鞘對著孟飛比了一比,

孟飛假裝一副大吃一驚,「面如土色」地躲在葉揚身後,一臉恐懼的道「老大救命啊,嫂子們要暴,,動了」

孟飛誇張的表情頓時引起眾人一陣笑罵,雖然孟飛有些油腔滑調,但是骨子裡依舊是一個熱血的漢子,就算明知必死的絕境中,始終也沒有後退半步,

葉揚一把將他拉過來,端起一碗酒,拍了拍孟飛的肩膀,意味深長的道「好樣的」

葉揚知道孟飛是所有人中,是最膽小最怕死的一個,能讓這麼一個膽小的人,願意捨棄自己的性命,實在太過難得,

孟飛見葉揚說的嚴肅,馬上明白了葉揚的意味,也端起一碗酒,跟葉揚重重地碰在一起,一飲而盡,

接下來這段時間,大家都非常開心的喝著聊著,氣憤溫馨而融洽,

葉怒喝了幾碗就后,就借口還有事就離開了,畢竟他是長輩,他看得出這些孩子有些拘謹,乾脆走人了,


葉怒走後,大家更加肆無忌憚了,就連一向靦腆的葉清淺,都跟葉揚喝了兩碗,兩朵紅霞飛上兩頰,更增艷麗,

就連葉揚不禁有些看呆了,以前沒注意到,葉清淺居然如此美麗,

見葉揚看著自己,葉清淺俏臉更紅了,不過心裡還是有一些小得意,這個高傲的傢伙,終於注意到自己了,

大家吃吃喝喝過來一個多時辰后,葉揚提議大家就地休息,然後帶著夜雨寒離開了帳篷,

兩人來到一個上百丈的光禿禿的山上,到處都是暗黑色的岩石,散發著灰敗的氣息,

葉揚看著遠方,笑道「你變了」

夜雨寒也同樣看著遠方,眼神中無限的複雜,沒有回答葉揚,

「我當初認識的那個勇往無前的夜雨寒,居然出現了迷茫,自己的信心動搖了,這可很不像你啊」葉揚道,

夜雨寒嘆了一口氣,道「也許我並不是真正的天才,或者我的天才,只局限於前期,雪峰才是真正的天才」

「你錯了,你絕對是天才,現在是以後也是,只不過你現在需要休整一下」

「就好像戰鬥一樣,拳頭收回,並不是退縮了,而是為了更加有力的出擊」葉揚道,

夜雨寒眼睛微微一眯,看著葉揚道「你這麼有信心,」

葉揚笑道「當然,我的眼光絕對不會錯,否者當初就不會費那麼大力氣,將你留在身邊了,因為你有能力會跟我並肩攀登這個世界的最高峰」


夜雨寒瞳孔一縮,被葉揚的話震住了,以前他還曾經妄想過,有一天超過葉揚,

如今想起來,這是一個多麼冷的笑話,如今的葉揚已經站到了他要仰視的地步了,


可是就這樣的強者,那麼堅定的認為,自己能夠伴隨著他一起成長,

夜雨寒沉默一下,忽然問道「什麼是道」

葉揚道「道就是路」

夜雨寒一愣「路,」

葉揚道「沒錯,修行者都把這個字眼神化了,其實道就是路,不管劍道、刀道、武道,都指一條路」

說完話,葉揚伸手抓起一個一人多高的石頭,對著遠處一座大山扔去,

石頭扔到一半的路程由於力道不足,掉落在地上,夜雨寒一愣,不過還不等他發問,

一股一起的力道將那塊石頭繼續向前推動,一直滾到高山之上,原來葉揚的手法用了兩種不同的力道,

葉揚指著前方,被石頭滾出來的痕迹道「看到了嗎,那就是道」

說完又是一塊石頭扔出,這次這個石頭不是筆直的像山頂滾去,而是圍繞著山體饒了幾圈,才滾到山頂,在上邊留下了幾圈痕迹,

葉揚笑道「那也是道」

夜雨寒看著葉揚留下的痕迹,半晌后嘆了口氣道「不明白」

「不是你不明白,是你想的太複雜了,你可以把道看成一條路,只要沿著這條路,就可以到達山頂」

「雪峰的道,就是這筆直的一條,直達山頂,你則是在繞圈子,但是依舊在向山頂進發」

「如果沒有雪峰的出現,你會一直沿著自己的軌跡攀登,直到終點,但是你看到了別人的道后,你迷茫了,你的動搖了,自己的方向是不是錯了,所以你出現了心魔,卡住了」

葉揚的話讓夜雨寒一震,腦海中一片電閃雷鳴,引起了極大的震動,

葉揚又扔出了幾十塊巨石,前面的大山,已經被一些錯綜複雜的軌跡打亂了,讓人分不清哪一條是哪一條,

「所有人的道都不同,千萬修行者,就有千萬條道,為什麼那麼多人沒辦法攀升到頂峰,因為他們走自己的道時候,看到了別人的道,而信心動搖,去嘗試別人的道」

葉揚指著半山腰的那些縱橫交錯的痕迹道「結果他們在不停的嘗試,看上去會有一些進步,但是他們陷入了迷宮裡,永遠無法到達頂峰」

夜雨寒看著眼前的大山,心境一下通明起來,彷彿那也困擾自己的謎團正緩緩消散,

葉揚繼續道「你的道看起來是兜圈子了,沒有直接上去,沒雪峰那麼爽快,但是你通過繞圈,卻看到了雪峰看不到的風景」

夜雨寒渾身一震,體內再也沒有一絲迷茫,一股強大的氣勢爆發,就像一個壓抑了許久的火山,一下子爆發了出來,




Related Articles

那好聞的香味讓人忍不住想多聞一口,沁人心脾,讓人精神一振。

白凈修長的玉指輕輕搭在馬老頭手腕上。 旁...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