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太涼問我玩不玩短視頻,玩的話可以註冊一個賬號,把我倆的唱歌視頻發出去,互動一下,增加人氣。

“我在玩的,回頭見面細聊。”

我琢磨着,我玩短視頻的事情,是瞞着紀寒深的,那我晚上去赴約,肯定是要打扮一番的。

白天搶了西瓜太涼的麥,那一段也不知道她發佈了沒有,有沒有什麼動靜。

我趕在樂樂和小桃回到家之前,先把自己收拾妥當,離開錦繡家園去見西瓜太涼。

西瓜太涼一看見我,就驚得兩眼放光,合不攏嘴:“哇!原來你就是口罩小姐姐呀!我看過你跳舞,好棒啊!真沒想到,原來今天下午主動撩我的,居然是口罩小姐姐!”

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更多的是喜悅。

沒想到,我居然有了小小的知名度,能被那麼有名的博主知道。

好開心啊!


這要是真的一舉成名,成爲舞蹈家,走到哪裏都被人讚美仰望,那感覺得有多美妙啊!

時間還早,我倆找了個包廂,隨便吃點東西墊肚子。

我把視頻不火的事情跟西瓜太涼說了,她告訴我,想要經營起來一個賬號,並不是拍攝發佈那麼簡單,還需要運營。

我不懂運營,她就跟我講了一些裏頭的門道。

“我沒想到你居然是口罩小姐姐,那我們可以合作啊!我唱歌,你跳舞,咱們互相@對方,這樣有利於雙方漲粉,也比單獨唱歌或者單獨跳舞更有競爭力。”

我覺得,我這次可真是遇到貴人了。

可惜西瓜太涼只在A市待三天,要是她能長期待在A市,那就更好了。

七點鐘左右,我們去青年廣場。

西瓜太涼應該是有自己的團隊,或者是助手之類的,已經把簡單的設備支起來了。

我們過去之後,西瓜太涼唱了一首歌,不到三分鐘就有人圍了過來,有個男生花一百塊錢點歌。

慢慢的,人越來越多。

我跟西瓜太涼說過,我想再跳一遍上午的舞,請她幫我唱歌。

她可能是有託,點了那支歌,她唱,我伴舞。

雖然我倆從沒排練過,但配合的十分默契,堪稱天衣無縫。

人羣中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

接着又有人點了情歌對唱,依然是我唱女聲部分,西瓜太涼唱男聲部分。

到八點鐘左右,人越來越多了。

我以爲西瓜太涼會繼續下去,不料她卻收攤了。

我問她怎麼人多了反而不唱了,她笑笑,告訴我她主要是靠經營短視頻賬號賺錢,賣唱只是一個形式。

“真要是靠唱歌賺錢,那還不把大牙餓掉啊?”

我想了想,很快就明白了。

唱歌只是吸粉的手段,西瓜太涼的目的是出名。

出了名,就可以接廣告,運氣好還能被娛樂公司簽下,包裝成專業的歌手。

結束後,西瓜太涼約我吃夜宵,我打量着時間不早了,得趕緊回去,於是婉拒了。

我對她說,我是偷偷玩短視頻的,家裏人不支持,希望她能諒解。

“那白天的唱歌視頻我就不發佈了。”

我想了想,覺得發佈出去會更好些,於是說:“西瓜,你把白天的視頻發出去吧,但是不要@我。”

“爲什麼?”西瓜太涼疑惑的問。

爲什麼?

紀寒深要是看見我跟網紅一起唱歌的視頻,還能想到口罩小姐姐就是我麼?

而且,我也想試探一下,對於我在人前露臉,紀寒深到底是個什麼態度。 我先回了一趟錦繡家園,把東西放下。

樂樂和小桃正在看電視,見我過去,挺詫異的。

樂樂問:“怎麼這個點兒來了?什麼情況?”

小桃指了指我手裏的袋子:“苒苒姐,你拿的什麼呀?給我帶的好吃的?”

“你就知道吃。”我吐槽了一句,對她們說,“我買的一些漢服首飾。”

樂樂疑惑的問:“你買那些幹什麼?這大熱的天,也不能穿啊。”

我招招手把她倆叫過來,打開短視頻軟件,讓她們看我發佈的舞蹈視頻。

“哇!這則視頻我也刷到了,當時還在想,這妹子的身段似乎有點眼熟,想了半天也沒想起來是誰,沒想到居然是你!”

“苒苒姐,你太酷了吧?居然那麼火!”

其實我這根本不算什麼,但我玩短視頻還沒幾天,能有這個成績,已經算是不錯了。

我把右手食指豎到脣邊,“噓——”了一聲:“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任何人!我是瞞着紀寒深的,要是讓他知道,估計能生撕了我。”

“爲什麼?”小桃忽閃着一雙呆萌的眼睛,一臉不解。

樂樂輕輕一巴掌甩在她後腦勺上:“小丫頭片子,你懂什麼?紀寒深是大老闆,哪有大老闆希望自己的女人拋頭露面的?都是金屋藏嬌的,巴不得打扮成阿拉伯女性那樣呢,哪兒捨得讓別人看。”

小桃不服氣,梗着脖子犟:“那有錢人爲什麼都喜歡娶女明星?”

樂樂:“……”

我嚴肅的囑咐:“反正你們不要告訴任何人,最好是也不要關注我,就算關注了,也不要留言,就當不知道這回事。”

在沒有探明紀寒深的態度之前,我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小桃似乎很不甘願,悶悶地“哦”了一聲,樂樂倒是沒說什麼。

我陪着她倆聊了會兒天,接到了紀寒深的電話,說時間不早了,讓我早點回家。

“我跟樂樂小桃在看電影呢,就在錦繡家園看的,沒事的啦。”

“我下班了,你在那邊等着,我順路把你帶回來。”

“不用了,我有開車的。”

“叫你等着,你等着就是了。”

紀寒深不由分說的掛斷了電話。

樂樂問我怎麼了,我這麼晚過來,是不是跟紀寒深鬧什麼不愉快了。


“哪有啊,你就天天盼着我倆鬧不愉快吧。我今天偶遇了西瓜太涼,趁着紀寒深加班,跟她一起拍視頻去了。紀寒深剛給我打電話,說過來接我。”

wωω ✿тtkan ✿C ○

樂樂舒了一口氣,隨即又皺起了眉頭:“苒苒,你爲什麼要玩短視頻,靠這個賺錢嗎?你又不缺錢花,紀寒深隨便給你點零花錢,可能你在短視頻上一輩子都賺不到。”

我呵呵乾笑,飛快的找藉口。

“那混蛋不讓我上班,天天把我抓去公司陪着他發黴。你說我辛辛苦苦學舞蹈,學了將近二十年,就這樣荒廢,我都對不起前面二十年流的血汗眼淚。”

樂樂抿抿嘴,沒再說什麼。

小桃勾着我的肩膀,仰着小臉驕傲的說:“我苒苒姐可是獨立自強的新時代女性,不需要靠男人養!”

小桃明明是在誇我,表達對我的崇拜之情。

可這話聽在我耳朵裏,卻是說不出的諷刺。

獨立自強,呵,自從我主動找上紀寒深的那一刻起,這四個字就已經被我丟到九霄雲外了。

不過如果短視頻真的能成功,我就有機會真正獨立自強。

二十來分鐘後,紀寒深給我打電話,讓我下樓。

我跟樂樂小桃打了聲招呼,就下去了。

紀寒深問我玩的開心嗎,我剛回了一句開心,他的臉就沉下來了。

“我讓你在家休息,你倒好,一出來就是一整天,我要是不過來接你,你還打算玩到什麼時候?”

我縮縮脖子,軟軟的撒嬌:“哎呀,我也很無聊的啦!你那麼忙,樂樂和小桃上班的上班,上課的上課,我在A市又沒有別的朋友,也就只能自己逛逛街唱唱歌看看電影了,你就別再剝奪我這僅有的樂趣了。”

紀寒深橫我一眼,倒沒再說什麼。

我歪在副駕駛上,刷短視頻。

打量着紀寒深沒看我,我就關注了西瓜太涼,給她最近的好幾個視頻都點了贊,發現她已經把白天我倆合唱的視頻發了出來,加了個桃花飄飛的特效,看起來特別唯美。

點贊量已經突破十萬了,評論八千多,挺火。

“哇!我居然火了哎!”我驚喜的大叫,把手機拿到紀寒深面前,“你看,你看,我火了哎!”

“誰惹你了,你火什麼?”紀寒深漫不經心的瞟了一眼手機,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把車往路邊一停,拿過手機仔細的看了起來。

完整版視頻將近四分鐘,是我和西瓜太涼合唱《當愛已成往事》的。

紀寒深看着看着,眉頭就擰起來了,臉沉得嚇人。

“怎麼回事?”

“我在商場看見一個最近很火的博主在唱歌,一時興起,就過去唱了幾句。她說我唱的挺好,就請我合唱了一首歌。”

我無視紀寒深陰沉沉彷彿要下大暴雨的臉色,捧着手機美滋滋的問:“紀寒深,我唱的好聽不?”

紀寒深的呼吸聲又粗又沉,明顯不悅。

他深呼吸了幾下,並沒有爆發,只是冷淡的說:“以後不要再這樣了。”

我趕緊摟住他的手臂,仰着臉笑着撒嬌:“哎呀,我也就是玩玩嘛!”

他橫我一眼,我故意裝傻:“還真別說,挺好玩的。”


紀寒深哼了一聲,沒做聲。

“哎,紀寒深,你說以我的水平,要是去擺攤賣唱,能不能養活自己?”我拿胳膊肘子拐了拐他,不怕死的問。

紀寒深兩眼噴火的瞪着我,突然把我摁倒,兇狠的吻了過來。

他力氣很大,咬得我嘴裏都快破皮了。

“賣什麼唱,我虧着你了?是不給你吃,不給你喝,還是不給你花錢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