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臨沉先前並沒有聽說王藝琳要進娛樂圈,所以聽到褚雲希的話,他下意識地皺眉,問道:「哪個藝琳?」

「就嫂子啊,你心愛的女人!」褚雲希說道,「藝琳說過,進娛樂圈是她的夢想,既然她以後跟我們是一家人,我們幫她實現夢想不好嗎?她是你女人,你應該支持的吧?」

褚臨沉那頭沉默了一會兒。

雖然他很厭惡參加這種娛樂方面的活動,但……雲希說的也不是沒道理。

「我會去。」他說出簡短的三個字,把電話掛了。

褚雲希臉上揚起一抹雀躍的笑容。

她立即打電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王藝琳。

得知褚臨沉會在發布會那天親自到現場,王藝琳自然比褚雲希還要高興。

因為這足以證明,褚臨沉心裡是重視她的!

王藝琳又有了信心。

出道發布會……那一天,將會是她邁向閃光人生的起點!

她不敢懈怠,為了迎接那天的到來,更勤奮的跟著老師學習儀態和舞蹈,提升氣質,好讓自己能夠以完美的形象出現在鏡頭之中。

秦舒那邊,依舊是實驗室和醫院兩頭跑,忙得不亦樂乎。

實驗室工作接近尾聲,秦舒負責做收尾總結工作,研究的結果恰好驗證了她最開始提交的文章里的猜想。

最後整理的材料,以常老實驗室的名義提交到比賽評審組。

結束實驗室那邊的工作,醫院處也傳來了好消息。

奶奶術后良好,可以從隔離病房轉入監護病房了。

生活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秦舒對此充滿信心。

這天,秦舒剛準備去醫院探望奶奶,馬程的電話便打過來。

「禾舒,你抄襲的事情為什麼不早點說出來?我們整個組都被你害慘了!」 「然後呢?」

「這樣才能參加今年的青英醫學競賽,如果運氣好點能夠拿獎,我就有錢還你了。」

褚臨沉輕嗤,淡淡道:「希望你有這個好運!」

說完,他轉身走了。

秦舒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怎麼感覺他剛才的語氣冷冷的!

真是奇怪。

她不去理會他,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剛走出別墅的褚臨沉突然想到,青英醫學競賽,不就是韓墨陽說的那個么。

不過他並不在意這個比賽,而是想到秦舒剛才說的話,未免覺得可笑。

這個女人,一邊在自己面前裝窮裝努力,背地裡卻玩敲詐威脅這一套。

真是讓他刮目相看!

首發網址et

下午的時間過得很快,看著橘紅色的夕陽透過落地窗,投在木地板上。

秦舒終於看完厚厚的一沓資料,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

她想起褚臨沉出門前說的話,今晚要去見他朋友。

拿過手機,打算看看時間,給他打個電話問清楚地點。

結果,看到了入賬記錄和王藝琳發的那條簡訊。

秦舒眉頭一擰,毫不遲疑地給她打了電話過去。

「王藝琳,你轉八十萬給我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我那天不是說得很清楚了嗎?你要錢我就給你錢,不要再纏著我的男人不放!」

王藝琳笑了下,說道:「秦舒,這錢你就拿著吧,反正你也缺錢,就當我好心扶貧!」

秦舒聽著她語氣里的嘲諷,不禁皺眉,「王藝琳,我們還是朋友嗎?為什麼你不肯相信我說的話?我一定會離開褚臨沉的,只是現在真的不到時候。」

「朋友?」聽到這兩個字,王藝琳簡直要笑掉大牙,「秦舒,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把你當朋友吧?」

「像你這種從鄉下來的土包子,你看看周圍有幾個願意理你的?一身窮酸氣,大家都巴不得離你越遠越好!要不是你成績還可以,偶爾還能幫我做點作業,我也不想跟你走得太近啊!」

王藝琳的話,讓秦舒變了臉色。

原來,一直以來王藝琳是這麼看她的。

秦舒握著手機,指節不禁發白。

「秦舒,如果你真覺得我們是朋友,那就趕緊把褚家少夫人的位置還給我!」

「抱歉,我做不到。」秦舒咬著牙,緩緩說道:「我想以後我們不會再是朋友了。我不會搶你的位置,但同樣,我也不會要你的錢。」

說完,秦舒掛了電話。

她打開銀行軟體,打算把錢還給王藝琳。

沒想到卻登錄失敗。

提示:由於您三次輸入密碼錯誤,賬號已被凍結。

賬號輸入錯誤?

秦舒覺得很疑惑,她今天還沒登陸過,轉念一想,難道是王藝琳不想讓她退錢,故意的?

算了,反正二十四小時后就會解凍,明天還她也一樣。

重新翻開那條入賬簡訊,秦舒陷入了疑惑中。

以王藝琳的身家,不可能隨隨便便拿出八十萬,這錢,多半是褚臨沉給她的。

想到王藝琳和褚臨沉的關係,秦舒不禁疑惑。

之前從未聽她說起過褚臨沉,還有那個很重要的信物,她更是沒聽王藝琳提過半句。

不過,王藝琳既然從沒把她當朋友,這些事可能並不想告訴她吧。

但王藝琳之前可是交了不少男朋友,光秦舒知道的就是四五個,相比之下,她和褚臨沉的婚事實在太突然了。

而王藝琳最近的變化,似乎是在集訓結束時開始的…… 聽見這話,羅美鳳臉色一紅,不過她心裡還是有些竊喜。

冷芊秀滿臉感激的看著陳玄,說道;「陳玄,那就麻煩你了。」

羅美鳳傷的這麼重,冷芊秀心裡也是不想讓陳玄離開,這萬一有什麼事情還有陳玄可以及時處理。

不過穆雲姍心裡就很不樂意了,她原本就懷疑陳玄和羅美鳳之間絕對有貓膩,眼下還想留下來陪床,這大晚上要是發生點什麼,那就實錘了!

呵,男人!

寧芷若滿臉不屑的看了陳玄一眼,彷彿陳玄在打什麼主意已經被她給看穿了一樣。

瞧著寧芷若看過來的眼神,陳玄心裡有些窩火,他娘的,這娘們就喜歡和自己作對是不是?信不信小爺真把你壓在床上給辦了?

「要不還是算了吧?」見到穆雲姍和寧芷若兩人有些不滿意,羅美鳳看著陳玄試探著問道。

聞言,冷芊秀急忙說道;「媽,這怎麼能行?萬一晚上出事了怎麼辦?」

「這……」羅美鳳紅著臉不知道該怎麼說。

陳玄說道;「阿姨,先上秀秀給你上藥吧,今晚我暫時先留下,以防發生什麼意外。」

說完陳玄就走出了房間,他今晚之所以想留下來,羅美鳳的傷勢倒是其次,有他的治療,接下來羅美鳳每天按時喝葯換藥就可以了。

陳玄主要是擔心打傷羅美鳳的人不會善罷甘休,要是在眼下這個時候追殺而來,那麼別說羅美鳳的處境相當危險,冷芊秀只怕也會遭到牽連。

這才是讓陳玄最不放心的地方。

而且,陳玄也想找個機會私底下和羅美鳳談一談,關於大羅天宮,還有關於她這次重傷的事情,看看自己能不能幫上忙?

在陳玄走出房間后,穆雲姍也跟著走了出來,寧芷若在裡面幫著冷芊秀給羅美鳳上藥。

「大壞蛋,你該不會是對秀秀姐她媽真有什麼想法吧?」穆雲姍咬著嘴唇看著他,滿臉的幽怨之色。

陳玄臉色一黑,說道;「丫頭,你胡說什麼了?我想留下來主要是擔心會有人對阿姨不利,哪裡有你們想的那麼複雜,畢竟阿姨這可是被人打傷的,萬一仇家找上門來怎麼辦?」

聽見陳玄這麼說,穆雲姍的心裡好受了不少,問道;「真的?」

陳玄點頭,說道;「當然是真的了。」

聞言,穆雲姍猶豫了下,說道;「那你得答應我晚上不能對秀秀姐她媽亂來,亂想都不行。」

陳玄心裡大汗,這些娘們的思維簡直比他還污啊!

與此同時,隨著天湖公園那一戰落幕,陳玄再殺周王族聖子周黃泉,獨殺周王族一名乾坤境巔峰強者,繼殺北方莫家少主莫問天的事情猶如一股狂風一般在短短半天的時間裡面就席捲了整個天/朝國。

當這條消息傳出去后,無數人為之震怖!

陳玄的瘋狂,再一次讓世人/大開眼界,到現在為止,周王族已經有四名聖子死在他的手中了!

當然,更加讓人震驚的是陳玄的實力,在這之前雖然不少人都知道了陳玄這個瘋子少年,但是對於他本身的實力並沒有人認為可以和那些王族聖子比肩,主要是依靠他身後那股神秘勢力撐腰。

但是現在,陳玄以中級戰神之境單獨斬殺乾坤境巔峰強者,如此變/態的戰力足以和各族王族聖子相提並論了。

這一戰,陳玄也算是正式躋身進入天/朝國頂級天才行列了!

甚至,隨著這一戰傳遍天/朝國,不少人都認為陳玄已經擁有天榜前十的戰力,而且還是天榜之上最年輕的強者,一舉蓋過了神都葉家葉九重!

「這小子,不鳴則已,一鳴驚天啊!」

狂龍軍團的校場上,李重陽如此感慨,這樣的妖孽之才,他當初怎麼就沒留住呢?

林參將笑道;「司令,這小子是條龍,遲早都的翱翔九天,現在恐怕只是才開始而已,不過這小子真他娘的狂,招惹了周王族這個勁敵,現在又宰了北方莫家的少主,而且據我所知,因為龍騰醫藥集團的事情,北方天宮對這小子也很不感冒,真他娘嫌仇家太少是不是?」

「這些事情該頭疼的是他們。」李重陽眯著眼睛說道;「如果那些人真的是他們,這說明當年八大王族並沒有把他們一網打盡,這次重新出現在世人的視野中,所圖絕對不小,接下來的天/朝國,恐怕亂世將至啊!」

「對了,那小子的過往查到了多少?」

林參將說道;「有些眉目了,雖然這中間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阻礙我們對他的調查,不過還是讓我們抓住了一些蛛絲馬跡,相信很快就會有資料傳回來。」

神都紫禁閣。

國之重地。

帝王看著自己對面穩如泰山,面不改色的陳天罡,笑道;「這顆棋子你隱藏了十八年,即便我們這些人都沒有發現,看得出你對他寄予厚望,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倒也的確沒有讓人失望。」

陳天罡落子在棋盤上,笑道;「帝王,這盤棋才剛開始而已,好戲還在後面!」

帝王笑道;「不過四面開花,遍地皆敵,終歸是有些不太明智,雖然北方莫家只是一顆小棋子,但一盤棋局,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會敗在這些小棋子的身上。」

陳天罡笑道;「如今的天/朝國除了八大王族之外,世俗江湖中也算是崛起了一些後起之秀,不知帝王如何看待他們?」

聞言,帝王評價道;「自從當年雪原之戰結束,想冒頭的狼子野心之輩猶如雨後春筍一般,都想凌駕於國民之上啊,雖然我們當初和八大王族定下了天子協議,不過現在看來,即便這天子協議約束住了八大王族近二十年,可是,我們卻忽略了世俗江湖,一旦任其發展,未必不能成為第二批王族。」

「所以,該肅清了!」陳天罡一子落下,殺意頓生。

聽見這話,帝王詫異道;「有把握嗎?」

「有,」陳天罡一臉自信,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女人,謀划十多年,她布下的大棋遍布天/朝,一旦收網,應該足以撼動這座江湖了!

有道是神都有女,得之可得天下!

。 一天的學習,讓年紀輕輕,只有十八歲的蘇日安感到非常的疲憊,特別是高達半天時間的體能訓練,更是將蘇日安的體力壓榨的一絲都沒有了。

回到家中,撲鼻的香味從廚房中傳了出來,讓蘇日安有了那麼一絲力氣。

「小安回來了啊,餓了沒?」

廚房,一個看上去只有二八年紀的女子探出了頭,穿著圍裙,手拿國產,笑著看向蘇日安。

「餓啊~」蘇日安拖著長長的音調,有氣無力的將自己的書包丟到了沙發上,然後躺了上去。

「先去洗手洗臉,還要五分鐘就好。」女子笑著揮了揮鏟子,繼續回去做菜了。

這個看上去和蘇日安差不多年紀的女子,叫做武婉婉,蘇日安的母親,真實的年齡已經超過四十,不過駐顏有術,看上去還如十八少女。

在外面,母子兩個常常被人誤認為是姐弟或者是情侶。

洗漱過後,蘇日安回到客廳,餐桌上已經擺放好了食物。

剛剛坐下,武婉婉端著一鍋湯走了出來,放在了餐桌上:「好了,齊活,開吃。」

沒有多少力氣廢話,蘇日安接過武婉婉遞過來的一碗飯就開始吃了起來。

菜色簡單,但是營養和能量非常的豐富,這是武婉婉為蘇日安特意製作的營養餐。

中學課業極其辛苦,如果營養跟不上,體能就會掉下來。

Related Articles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高歌問。

「表面上,他們宣布妖女用靈魂與魔鬼結成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