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個青樓女子當眾打了一耳光,這對一個千金小姐來說,它所帶來的侮辱的意義可比這耳光的本身嚴重的多了……

鴛鴦身邊的丫鬟豈能容她傷了自家的小姐?立即動作迅速的擋到了鴛鴦的前面,抬手擋住了石蕊抓來的纖纖十指……

一指動而百指撓。

不知道是哪位小姐先動的手,只是在轉瞬之間,一團花團錦簇的衣衫扭打在了一起……

於是……

尖叫聲,哭泣聲,衣服的撕扯聲……

沒有人注意到,鴛鴦的那扇房門悄悄的打開了一條縫……

袁寒一見事態瞬間惡化,連忙吩咐武備喊人過來,分開這群小姐……

楚之雄也怕事情不可收拾,也高聲喝道:「住手……都給本王住手……你們都是千金小姐,現在還有小姐的樣子嗎?」

楚之雄低估了這群女子的瘋狂程度,她們對楚之雄的話語充耳未聞,依舊撕扯在一起,直到武備帶來的小廝將她們分開……

看著一個個衣衫不整,發亂髻散的千金小姐,袁寒著實有些無語,紙扇在一個個的臉上點過,最後怒吼道:「武備,送她們回去……」

方靈緋只是髮絲有些凌亂,此時還在怒目圓睜的看著鴛鴦,沒想到,這場群架的始作俑者居然好端端的站在那裡。

別說衣衫的褶皺了,就連髮絲都沒有亂上一點。

鴛鴦毫不客氣回瞪著她,眸子里儘是譏諷之色。

相比來說,石蕊就慘得多了。

剛才就已經不成樣子的衣衫,如今更加的慘不忍睹……

衣袖被撕開了,頭上的髮髻也被拉扯的鬆掉了,珠花早就不知道被扔到哪裡去了,左臉頰已經紅腫了許多,或許是汗水的原因,她的臉上的妝早已變得一片模糊。

楚之雄看向鴛鴦的眸子里有了一絲絲的驚奇,這個女子居然可以在這麼多女子的圍攻中安然脫身,怕是也不是等閑之輩啊。 「難道你們不知道薛大神是什麼人嗎?」向磊咆哮道,「薛大神薛懷陸可是甘華榜的榜首,你們來參加鹿鳴盛宴,不就是想要學習進修嗎?你作為一個輔助琴師,最應該學習的就是薛大神。他若是肯指點你一二,你今生都受用無窮!」


甘華榜?慕顏微微挑眉。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聽到XX榜了?這些榜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甘華榜的榜首很了不起嗎?

然而,向磊話音剛落,薛懷陸就冷笑一聲。

「想要我指點她?可以!那就先把這個小雜種從逍遙隊中驅逐出去!」

他的手一指落雨,眼神陰鷙,又夾雜著一絲凜冽的殺意。

這話一出,平丘隊的人,和一旁蒼陰隊的人,都死死盯著慕顏,臉上滿滿都是嫉妒。

「該死的!能得到薛大神的指點,這些人走了什麼狗屎運了!!」

「天哪,我也好希望能得到甘華榜榜首的指點啊!」

薛懷陸的臉上露出嘲諷又得意的神情。

他完全不懷疑,逍遙門的人,為了得到他的指點,一定會將那個勾引阿雪的小白臉趕出去。

等這個小白臉離開了飛龍城……

薛懷陸幽幽地笑起來:那生死存亡,可就由不得他了。

正這麼想著,突然幾道身影從他身邊掠了過去。

逍遙門幾人一邊走,一邊嘻嘻哈哈談笑風生。

「艾瑪,這紫雲界的人是不是都腦子有病啊?怎麼這麼喜歡自說自話?」

「居然罵我們小七是小雜種?呵呵,你們沒聽辟邪說嗎,人類都是雜交誕生的,統統簡稱雜種。小雜種也比老雜種好啊!」

「我看不是老雜種,而是老雜種狗吧,成天就知道亂吠。得了得了,咱們是人,就不跟某些畜生計較了。」

薛懷陸的身體猛然僵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旁的平丘隊和蒼陰隊,更是滿臉震驚,像看妖怪一樣看著慕顏幾人。

而匆匆趕過來的慕容雪卻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她覺得,這逍遙隊的人,真是越來越對她胃口了。

直到逍遙門幾人就快走遠了,薛懷陸才猛地回過神來。

他面色猙獰扭曲,大聲咆哮道:「好!好!!逍遙隊的廢物,你們給我等著!」

「我甘華榜榜首薛懷陸發誓,等【鹿鳴盛宴】結束,定要讓你們不得好死!」

慕容雪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冷冷看著薛懷陸,「姓薛的,你不要太過分,仗勢欺人算什麼玩意兒?」

薛懷陸冷冷看了她一眼,滿臉怨毒,「慕容雪,你等著,我一定會把那小白臉的屍體,直接丟到你面前!」

說完,不等慕容雪說話,轉身就走。

慕容雪皺著眉頭,看了他的背影半晌才離開。

……

天琅宮中,陸錦航和周少友他們緊張又擔憂地看著逍遙門眾人,苦口婆心地勸道。

「逍遙隊的諸位大神,我求求你們快去跟那薛懷陸道個歉服個軟吧。就算沒面子,也比沒命好啊!」

冷羽沫嗤笑一聲,「這年頭能讓老娘服軟的人還沒出生呢!」 楚之雄看向鴛鴦的眸子里有了一絲絲的驚奇,這個女子居然可以在這麼多女子的圍攻中安然脫身,怕是也不是等閑之輩啊。

鴛鴦冷眸看著方靈緋和石蕊,「兩位小姐,對本姑娘的房間,你們還有興趣一觀嗎?」

石蕊恨恨的一跺腳,叱道:「鴛鴦,你給本小姐等著……」

鴛鴦傲然道:「好啊,鴛鴦在醉香樓靜候小姐的光臨……」

方靈緋悻悻的看向鴛鴦身後的房門,高聲喊道:「洛舞煙,你有本事給本小姐出來……」

鴛鴦的神色頓時怔住,若有所思的看向自己的房門,莫非剛才那個女子是洛舞煙?


袁寒聞言也是微怔,怎麼可能?難道剛才和司玄衣在一起的人是洛舞煙?

房間內靜的出奇,所有人的目光接落在那間房門之上。

方靈緋冷笑道:「洛舞煙,怎麼?你是敢做不敢當嗎?」

鴛鴦疑惑的盯著那道房門微微露出來的縫隙,緩緩的推開了自己的房門,方靈緋一個箭步撞開鴛鴦,沖了進去。

只見房間里一目了然,哪裡有一絲的人影?

鴛鴦慢吞吞的踱進來,冷哼道:「原來你們是要找洛家的三小姐啊?怎麼不早說呢……不知道可找到了?」

「鴛鴦,你把人藏到哪裡去了?」方靈緋眼睛逼視這那雙若無其事的眸子:「明明有人看到司公子和她一起進來的,怎麼會不見了呢?」

鴛鴦不置可否的後退一步,左手指向自己的房間:「你可以自己找啊,若是找到了……鴛鴦無話可說,若是找不到……那麼鴛鴦可是要討要一個說法了……」

方靈緋的臉色霎時變得很難看,「你想怎麼樣?」

鴛鴦的唇畔挑起一絲美麗的弧度,看向隨後而入的袁寒和楚之雄:「鴛鴦是醉香樓的人,也是司公子的人,兩位既然請了鴛鴦來表演,自然是應該對鴛鴦的安全做到保護,可是如今呢……」


楚之雄冷哼道:「鴛鴦姑娘還請放心,本王會和司公子解釋清楚的……」

「如今司公子不在,你們就如此欺負我們醉香樓的人,難道?我們家公子是那麼好惹的嗎?」鴛鴦灼灼逼人的看著楚之雄。

「鴛鴦姑娘此言言重了……」袁寒淺笑道:「司公子是什麼人我們大家都很清楚,所以,更加的不會欺負他的人,今天這件事,是在下的疏忽了,所以才會弄得大家一場誤會……這樣吧,晚上的酒宴,在下親自向司公子和鴛鴦姑娘賠罪如何?」

方靈緋在確定房間內確實沒人之後,最終還是不死心的在鴛鴦的耳邊低語道:「你不用那司玄衣的名字來嚇唬我,就算是他本人,本小姐也不見得會怕多少……這件事,本小姐會弄明白的……」

寧兒輕輕的扯住自家小姐的衣服,焦急道:「小姐,咱走吧……不要在惹事了……」

方靈緋恨恨的冷哼一聲,悻悻然的轉身離去。

石蕊委屈的跑到楚之雄的面前,美眸含淚的說道:「大王爺,還請王爺為民女做主,這鴛鴦,實在是太無理了……」楚之雄看向鴛鴦的眸子里有了一絲絲的驚奇,這個女子居然可以在這麼多女子的圍攻中安然脫身,怕是也不是等閑之輩啊。

鴛鴦冷眸看著方靈緋和石蕊,「兩位小姐,對本姑娘的房間,你們還有興趣一觀嗎?」

石蕊恨恨的一跺腳,叱道:「鴛鴦,你給本小姐等著……」

鴛鴦傲然道:「好啊,鴛鴦在醉香樓靜候小姐的光臨……」

方靈緋悻悻的看向鴛鴦身後的房門,高聲喊道:「洛舞煙,你有本事給本小姐出來……」

鴛鴦的神色頓時怔住,若有所思的看向自己的房門,莫非剛才那個女子是洛舞煙?

袁寒聞言也是微怔,怎麼可能?難道剛才和司玄衣在一起的人是洛舞煙?

房間內靜的出奇,所有人的目光接落在那間房門之上。

方靈緋冷笑道:「洛舞煙,怎麼?你是敢做不敢當嗎?」

鴛鴦疑惑的盯著那道房門微微露出來的縫隙,緩緩的推開了自己的房門,方靈緋一個箭步撞開鴛鴦,沖了進去。

只見房間里一目了然,哪裡有一絲的人影?

鴛鴦慢吞吞的踱進來,冷哼道:「原來你們是要找洛家的三小姐啊?怎麼不早說呢……不知道可找到了?」

冤家別過來 鴛鴦,你把人藏到哪裡去了?」方靈緋眼睛逼視這那雙若無其事的眸子:「明明有人看到司公子和她一起進來的,怎麼會不見了呢?」

鴛鴦不置可否的後退一步,左手指向自己的房間:「你可以自己找啊,若是找到了……鴛鴦無話可說,若是找不到……那麼鴛鴦可是要討要一個說法了……」

方靈緋的臉色霎時變得很難看,「你想怎麼樣?」

鴛鴦的唇畔挑起一絲美麗的弧度,看向隨後而入的袁寒和楚之雄:「鴛鴦是醉香樓的人,也是司公子的人,兩位既然請了鴛鴦來表演,自然是應該對鴛鴦的安全做到保護,可是如今呢……」

楚之雄冷哼道:「鴛鴦姑娘還請放心,本王會和司公子解釋清楚的……」

「如今司公子不在,你們就如此欺負我們醉香樓的人,難道?我們家公子是那麼好惹的嗎?」鴛鴦灼灼逼人的看著楚之雄。

「鴛鴦姑娘此言言重了……」袁寒淺笑道:「司公子是什麼人我們大家都很清楚,所以,更加的不會欺負他的人,今天這件事,是在下的疏忽了,所以才會弄得大家一場誤會……這樣吧,晚上的酒宴,在下親自向司公子和鴛鴦姑娘賠罪如何?」

方靈緋在確定房間內確實沒人之後,最終還是不死心的在鴛鴦的耳邊低語道:「你不用那司玄衣的名字來嚇唬我,就算是他本人,本小姐也不見得會怕多少……這件事,本小姐會弄明白的……」

寧兒輕輕的扯住自家小姐的衣服,焦急道:「小姐,咱走吧……不要在惹事了……」

方靈緋恨恨的冷哼一聲,悻悻然的轉身離去。

石蕊委屈的跑到楚之雄的面前,美眸含淚的說道:「大王爺,還請王爺為民女做主,這鴛鴦,實在是太無理了……」 「你們什麼毛病啊?那薛懷陸有啥了不起的,怎麼讓你們怕成這樣?」

陸錦航嘆了口氣道:「你以為我們願意低人一等,願意被人無故羞辱嗎?」

「可那麒麟隊的人不一樣,他們每一個都有著強大的家世背景。就說著薛懷陸,他是出自南陸的第二大家族薛家。薛家的嫡系子孫,天生擁有純凈的水靈根,主修分為攻擊和輔助兩系。而薛懷陸,是薛家年青一代中,最優秀的輔助天才。」

「還要最重要的一點,他是甘華榜的榜首。」

「你們知道,龍騰學院六榜的榜首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他們是人上人,是擁有特殊權益的絕世天才。神象城中原本是不允許殺人的,可是六榜的榜首卻有能隨意殺人傷人,而不被龍騰學院追究的特權。」

「若是那薛懷陸真的嫉恨上你們。無論是親自動手,還是雇傭殺手散修,只要等到鹿鳴盛宴一結束,他可以讓你們逍遙隊所有人無聲無息從這個世界上消失,而不需要受到任何責難。」

陸錦航詳細解釋了一下龍騰學院的六榜。

千均榜、甘華榜、虛無榜、裂天榜、禾余榜、孚雩榜。

這六榜,可以說既代表了龍騰學院的最高實力。

也昭示著紫雲界年輕一輩中,最頂尖的天才。

因為這六榜,是允許三十歲以下所有年輕修士挑戰的。

而最讓人震驚的是,今年龍騰學院的六榜榜首,竟然全都在麒麟隊中。

千均榜榜首,為南陸第一世家段家的嫡子,段文斌。

甘華榜榜首,是來自南陸第二世家的,薛懷陸。

虛無榜榜首,是東陸慕容世家大小姐,慕容雪。

裂天榜榜首,是西陸龍虎門大弟子,屈元磊。

禾余榜榜首,是東陸天幕府的掌門孫子,許藝。

孚雩榜榜首,是西陸朱家的長孫,朱崇亮。

這六榜,測試的是一個修者在六個不同方向上的戰鬥力。

千均榜和裂天榜,考驗的都是修士的進展技能。只是千均榜重視戰鬥術法,而裂天榜重視的是靈力的渾厚圓融。

甘華榜考驗的是輔助能力。

虛無榜考驗的是神識、心境和意志。

禾余榜考驗的是控制技能。

孚雩榜考研的是修士的身法速度。

可以說,麒麟隊一個小隊,就聚集了戰場上的各種人才。

而且每一個都站在了同齡人的巔峰。


Related Articles

大家點頭同意。

趙毅說:「陳兄弟,不知道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