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罡一笑,道:「這才乖嘛。」

他雙手掐訣,「轟隆隆」的從大地上站起兩個石人,直接將他二人抓住。

頓時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

「黎?就是剛才那妖女?」

寧可雲皺眉道:「早知她能破解此陣,真不該放她走了。」

北圳丨南道:「九黎一族多祭祀,乃是妖族中最足智多謀,最容易出天才的一族,剛才那妖女的陣道成就的確很高

李雲霄道:「不管她是否能破,首先必須找到騰光的太虛幻殿。」

韓君婷道:「我之前聽那黎所言,這裡是完全的真實世界,並非普通幻境,怕是尋常的破陣之法都不管用。」

李雲霄笑道:「假亦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再如何真,也是幻,我有辦法找出那太虛幻殿。」

「錚」

突然一道器鳴聲響起,插在大地之上的荒神明月槍猛地激蕩起來。

浩瀚之力從槍身上不斷蔓延開,朝四周涌去。

「轟隆」

界神碑下傳來震蕩,從地脈中湧出巨力,彷彿要將整個巨碑掀起。

李雲霄面色一變,騰空飛起,站在碑身上的幾人也是相繼飛了起來。

他一道訣印拍出,那巨碑頓時變小,化作一道流光飛入自己眉心。

隨著界神碑的拔起,大地之上一個恐怖的深坑,一道青光衝天而起。羅青雲化成半龍的狀態,落在戰槍身邊,直接將長槍拔起,橫在身前。


此刻他全身滿是鮮血,一臉的污穢,只有那雙清澈的眼神還是如初一般。

李雲霄冷笑道:「此戰你已經輸了。」


羅青雲怒喝道:「未分生死,豈言勝敗?」

李雲霄道:「我已無趣再同你戰,此刻我們人多勢眾,殺你如殺狗。」

羅青雲面色一寒,冷聲道:「我所求的,便是和你公平一戰,若是有外人插手進來,便一切沒了意義。別忘了我可以隨時召鬼修羅過來,你們誰能敵?」

眾人都是臉色大變,寧可雲更是寒聲道:「此人乃是韋青的試驗品,不能放他走」

她父親被韋青所殺,此刻對聖域之人是恨之入骨

羅青雲冷哼一聲,長槍在身前一展,單手掐訣,周身都是浮現出空間波紋,一道道盪開。

「不好」

寧可雲一驚,猛地衝下,紅綾在身前化開,往羅青雲身上縛去。

「啪」

一處空間波紋內伸出一隻毛茸茸的手來,直接將那紅綾抓住,手臂上清晰地印著一個金色的「八」字。

「嗤」

那毛絨的手臂前,是凌厲的爪子,一閃之下便將紅綾斬開。

漫天的束縛之力一下便崩散。

隨後一隻只的鬼修羅盡數浮現出來。

眾人的臉色一下難看至極,韓君婷和葵花婆婆之前從未見過此物,更是驚得雙目瞪直。

李雲霄突然奇道:「怎麼少了一隻?」

大家這才發現,只有九隻鬼修羅出現,從那些編號來看,應該是少了「四」號。

羅青雲也是眉頭皺了起來,他用龍血召喚這些東西,從來就沒有失敗過,那「四」號多半是遭遇不測了。

要知道這些鬼修羅可都是丘穆傑一樣的「終極之體」,加上半成品的龍血,血液濃度還在當年的閏祥之上,即便是遇上九星巔峰強者,也不會落敗。

這太虛幻境內能夠擊殺鬼修羅的,也唯有那幾名存在了。

而且那「七」號鬼修羅身上,還流淌著鮮血,氣喘噓噓,顯然是戰鬥的異常艱辛,不知是在和誰作戰。

羅青雲也管不了這許多了,雖然鬼修羅的製造也十分難得,耗資海量,而且失敗率極高。但畢竟是可以補充的存在,以聖域的資源而言,也就沒什麼好可惜的。

他冷冷道:「有這九隻鬼修羅替你我護法,李雲霄,你我一戰,看還有誰能擋」 太虛幻境某處,一座山巔之上,不斷有恐怖的戰鬥之光四射。

各種玄器激蕩聲蕩漾不停,四周的山巔早已被削平,整個山勢更是逐漸下沉起來。

「轟隆」

一隻全身鱗甲,像是昆蟲一樣的鬼修羅揮舞著百臂,每一隻手上都抓著一柄戰刀,瘋狂的朝著前方切下

「轟隆隆」

巨大的空間破碎之中,泊雨擎不斷飛旋,閃躲的異常吃力。

太虛幻境剛剛出現不久,就遇上了這四號鬼修羅,那狂絕的戰法之下,逼的自己完全沒有還擊之力。

而且那鬼修羅的修為實力還隱隱在他之上,不僅如此,白孤棠更是冷冷的抱胸而立,站在遠處天空上,戲虐的看著這一切,如同貓戲老鼠。

泊雨擎臉色越來越難看,自己已經完全陷入了死境,越斗下去麻煩越大。


「天羽風吟」

他周身元力一轉,漫天輕羽浮現,便想要憑藉精神力破空而去。

「咻咻咻」

鬼修羅八刀斬來,整個天空切成碎末。

「留下吧」

白孤棠輕蔑的冷笑一聲,他身影一閃,便出現在那扭曲空間的上空,一劍劈了下去。

「砰」

泊雨擎的身影浮現出來,手中佩劍揚起擋住,整個人瞬間被擊退。

鬼修羅大吼一聲,八刀再來,「砰砰砰」的刀光氣勁,削的他渾身鮮血,不斷後退。

「哈哈,想不到這鬼東西還這麼厲害,韋青大人可真是了不起啊」白孤棠滿面笑容的贊道。

泊雨擎面色陰沉,雙眸中露出狠色,他已經被逼到了山窮水盡的程度,還有一招底牌便是徹底釋放霓石之力,但如此一來怕是自己也得死了。

「反正都是死,怎麼也要殺了這兩個畜生」

他心中一橫,一股狠勁頓時用了上來,開始慢慢解封霓石。

「砰」

突然一股氣勁凌空而來,猛地將八刀鬼修羅震飛出去。

「什麼?是誰?」

泊雨擎和白孤棠都是大驚,猛然朝著不遠處望去。

一抹紅光從由遠而近,像是雲霞燃燒起來了一般,那火紅的雲彩之中,仿若有一朵蓮花盛開。

白孤棠面色凝重起來,喝道:「到底是誰?出來,休要裝神弄鬼」

能夠那樣遠的距離一招震退鬼修羅,那火雲之中人影的實力實在恐怖。

鬼修羅也似乎滿是忌憚之意,雙眼中透出凶光,狠狠的盯著,不斷低聲咆哮。

泊雨擎在驚愕之下,似乎看清了那蓮中之人,猛然臉色大變,失聲道:「是你」

火紅的蓮花之內,慢慢聚出一道婀娜光影,恍惚不定,從蓮中走出。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一隻靛青色的鑲紅描金靴踩了出來,那腳凌空一落,便有一道火光乍現,如同燃燒的紅蓮。

「腳踏戰火,步步生蓮」

白孤棠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立即知道了來人是誰,當下再也顧不得許多,那鬼修羅他也不管了,直接化作遁光就要逃去。

但剛剛衝出數丈,便有一股巨大的壓力將他鎮住,再難移動分毫。

豆大的冷汗從額頭上爆了出來,順著兩頰淌下,將長袍浸濕。

那道人影慢慢化出真身,腰間掛著一柄藏紅色雲紋佩劍,披著淡藍色的翠水薄煙戰甲,肩若削成,腰如約素,一身英氣逼人。

「錚」

那佩劍被抽了出來,劍吟之下,天空霞光閃耀。

「嗤」

女子舞了個劍花便斬了下去,一抹彩霞劃過長空,整個天際瞬間裂成兩半。

「不要啊」

白孤棠驚恐的大叫一聲,也是瞬間拔劍,斬了上去

「轟」

他那劍氣剛剛飛出,就被對方的劍芒吞噬,整個身體在那一劍之下被衝擊的遍體鱗傷,滿是恐怖的劍痕。

「吼」

四號鬼修羅猛地衝天而起,大吼著八臂揮舞,無數刀光斬了過去。

女子手中劍勢一舞,在空中幻化出朵朵火色蓮花,成半月形排列,她輕斥一聲,道:「劍歌」

「轟」

那無數火蓮一下化開成劍,紛紛洒洒而砰砰砰砰「的擊在鬼修羅身上,直接射·入體內

「啊啊」

鬼修羅張大嘴巴,痛苦的吼叫著,似乎極不甘心。

那破碎的身體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自我修復,而且身體上浮現出幾個古怪的陣法,直接運轉起來。

「嗯?」

女子似乎對自己一劍沒能斬殺鬼修羅感到不滿,再次劍光一轉,將長劍舉起。

風起雲湧,無數規則之力化作一道道符篥,像是颶風一樣旋轉不停。

「天錄無華」

劍意一凝,倏然斬落下去。

「轟隆隆」

恐怖的劍氣瞬間將鬼修羅吞噬進去,那些正在自我修復的肉身再次崩壞起來,不斷的瓦解,碎開。

重傷在身的白孤棠也閃避不及,被卷了進去。

劍氣夾雜著兩人一下推開了百丈之遠。


白孤棠大口的吐著鮮血,從空中墜落下去。

那鬼修羅更是咆哮連連,整個身軀不斷崩壞,似乎各種不同肢體的反噬之力一下引發了起來,血肉扭轉,融合,分解,各種怪力衝擊,最終漸漸融化成一個噁心的肉球,從空中掉了下去。

「砰」

肉球摔在地上,直接碎成了肉沫。

女子收劍,從空中緩緩落下,面無表情說道:「泊雨擎大人,義父派我來接您回去。」

泊雨擎臉孔抽搐了一下,凝聲道:「柳菲煙,你的實力進步的好快」

柳菲煙道:「多謝大人誇讚。」

泊雨擎哼了一聲,道:「你去告訴魯聰子,當年之事我已全部知曉,還有他拿我做實驗品,這筆賬我遲早要跟他算」

柳菲煙道:「您和義父之前的恩怨我無意插手,但走與不走可由不得大人了。」

泊雨擎怒道:「怎麼,你還想綁我回去不成?」

柳菲煙輕輕一笑,如沐春風,道:「為何不可?不過我還是希望大人能夠自願跟我走。畢竟當年您還指點過我劍法,我對您非常尊敬。」

泊雨擎冷冷道:「想不到魯聰子為了抓了,竟派來兩名封號武帝,我師兄什麼時候這般看得起我了?」

柳菲煙笑道:「義父向來很看重您的。」


泊雨擎臉色陰沉,心中卻是飛快盤算,以他此刻的力量想要逃走顯然是不可能的,只能寄希望於亓勝風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