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一聽也對,這青陽山可是沒有開發的原始山林,要是亂走的話萬一迷了路,又無法求救那他們就只能當野人了。

就在英俊拉着龍妙妙向前走着的時候,身後的地方卻是傳來了一聲黑熊悲傷地吼叫,和狼王的叫聲,似乎是在向英俊發出離別前的告別一樣。

衆人全都向來路看去,龍妙妙眼眶有些紅紅的:“他們在向我們告別,這次和他們分開也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再見的機會。”

“好了,別傷心了,你以後要是想見他們我還可以帶你過來。”英俊把龍妙妙摟在懷裏安慰道。

“嗷嗚嗚。”在英俊腳下的小白狼,也對着狼王傳來叫聲的地方低吼了起來,似乎是在向自己的母親辭別一樣。

“好了,我們還是快一點趕路吧,或許下午就可以下山了,不然的話,我們可能又要在這山林裏面睡上一夜了。”羅康對衆人說道。

聽了羅康的話,除了英俊之外其他人都是臉色一變,說實話他們已經怕了,昨天晚上不但差一點被幾個不知道爲什麼來這裏的島國人殺了,還差點被狼羣偷襲,還好有英俊在不然的話他們只怕都要和那幾個島國人一樣葬身在狼嘴裏了。

走在路上,王磊有些不解的說道:“你們誰知道,那些島國人爲什麼要殺我們,昨天晚上好險,還好我出去尿尿的時候看到了那一雙雙閃着幽光的眼睛被嚇得大叫了一聲有鬼,不然的話我們可能就在睡夢中貝那幾個島國人殺了。”王磊後怕的說到。

“誰知道他們發什麼瘋,反正等我們下山之後交給警察處理就行了,我們就別想了。”夏天看着自己被綁着的手臂,同樣一臉的後怕,昨天晚上要不是他下意識地用手臂擋了一下,那他的頭就要被人當成西瓜一樣一切兩半了,他實在是不想再提昨晚的事情了。

羅康心裏有懷疑,看了龍妙妙一眼,苦笑着搖了搖頭,但也沒有多說,他心裏知道這件事親肯定是衝着龍妙妙來的,不,準確來說應該是衝着龍家來的,只是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但是有一點羅康知道,龍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衆人這一路走下來,他們把逃走的時候丟掉的東西全都一一的撿了起來,本來夏天的意思是這些都不要了,儘快的下山纔是最重要的,最後還是龍妙妙和羅康堅持把東西拿下山,衆人才不情願的把東西撿回來的。

“來吧,妙妙,我幫你拿。”英俊覺得自己作爲一個男人應該發揚紳士精神爲美女服務,當然了他也不是胡亂的爲美女服務,他只爲將來會成爲自己女人的美女服務。

至於夏天在他的堅持下,還是他自己揹着丟掉的揹包,不願意讓別人幫忙,當然了受了傷他也不可能幫別人了。

同樣大腿上中了一刀的羅康也是一樣,現在他是越來越覺得英俊給他的雲南白藥不一般了,這才一晚上過去,現在他用受傷的腿走路也只是能感到輕微的疼痛。

“衛星電話在哪裏,我們可以打電話求救了。”終於衆人在一片草叢裏面找到了掉在這裏的衛星電話,王磊一臉興奮快速的從草叢裏面把衛星電話撿了起來。

“快,快打電話求救。”李小麗和童月顏興奮地說道。

“拿來,給我吧,我來打,我認識警局的局長。”

英俊一聽要向警局打電話求救,腦海裏面立刻響起了哪位美麗的警局局長孟卉,自從上次醉酒在黃色珠子的誘惑下無意中把她推到之後就再也沒見過面了,只是在英俊殺了東方天和東方二獲之後和她通過一次電話,讓英俊小心東方家可能會聯合其他家族對他進行報復,從那以後就沒有見過了,說是話英俊的心理還真是想念那英姿颯爽的局長小妞呢。

王磊一聽英俊認識剛上任的美女局長,也不再多說,直接把衛星電話遞給了英俊。


英俊在衆人期待的目光下撥通了孟卉的電話,響了兩聲那邊就傳來了孟卉那疑惑的聲音:“喂,請問是誰?。”

“孟大局長是我英俊,這纔多久沒見你不會把我忘了吧,要是那樣的話我可是會傷心的,哎幺。”英俊在聽到孟卉的聲音之後,不自覺的就和她貧起了嘴,但話音剛落就感到自己的腰間一痛下意識的痛呼一聲,回頭一看就看到龍妙妙正俏臉上滿是醋意的瞪着自己,她的小手則是親暱的在自己的腰間撫摸着。

英俊知道自己犯了一個錯誤,不應該在一個女人面前和另一個女人打情罵俏,自己這也是活該了。

“你小子說什麼呢,再給我貧嘴我立刻掛斷你的電話,有事就趕緊說,沒事我掛了,我可還有一堆事情要忙呢。”電話另一頭的孟卉聽到英俊的話,情不自禁的就想起了那個晚上,自己稀裏糊塗的就把第一次給了這個傢伙,現在想一想她還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聽到英俊說想她的話,還是讓孟卉這位美女局長感到莫名的開心,但就是不想給他好臉色看。

而另一邊的王磊夏天羅康他們,則是對英俊這傢伙佩服不已,當着女朋友和她同學的面和別的女人打情罵俏,對方還是一位剛剛上任的美女局長。

漢江市剛剛上任的美女局長孟卉他們自然知道,最近漢江市警局可是接連的破獲大案要案,,列如老鬼他們那些珠寶店搶劫犯和覆滅黑虎幫還有勞斯萊斯**店的搶劫案,這可都是驚動全國的大案,特別是覆滅黑虎幫查獲上億的毒這件事情聽說連最高層都知道了,並做出了表揚。

面對醋意十足的龍妙妙英俊只能說道:“嘿嘿,那好,我不貧嘴了,我找你是有正事。”

英俊一邊說,一邊用另一隻手捉住了龍妙妙在他腰間活動的小手,捉住就不鬆開了,對着衛星電話把他陪同龍妙妙和她的同學出來旅遊,從昨天遇到巨蟒開始,講到昨天晚上遭那些島國人的襲擊,還有狼羣圍困的事情全都說了一遍。

“什麼,你說說你們爲什麼要去青陽山,那裏有沒有開發過,是原始山林裏面的野獸很多,那麼多開發的的旅遊名山你們不去,你們能活下來還真是命大,快點把你們所在的地點和路線告訴我,我立刻帶人趕過去。”孟卉雖然那教訓着英俊,但是那話語中的關心卻是溢於言表的。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不管我的。”


接下來英俊把他們大概的路線,和所在的位置還有他們回去的路線全都給孟卉說了一遍,最後孟卉說了一句衛星電話不要關機,她會隨時再聯繫英俊的就掛斷了電話。

“呼,你終於把事情說完了,我還以爲你要一直和哪位美女局長打情罵俏下去呢,妙妙,你可要看住你的男朋友了,我覺得他實在是太花心了。”看到英俊終於打完電話,童月顏有些不滿地說道,最後還不忘記警告一下龍妙妙。

“我喜歡,要你管,你還是看好你喜歡的男人吧。”龍妙妙絲毫不相讓的說道,當然了,對英俊給自己丟人氣憤的龍妙妙也沒有放過他,另一隻沒有被英俊捉住的小手也伸到英俊的腰間用力的扭了起來。

“你們,你們有沒有聽到奇怪的摩擦聲音。”就在此時,已經被嚇怕了的夏天臉色蒼白一臉恐懼的說道。

“不想死的話到我後面去,快點。”英俊開口說道,說完就一臉嚴肅的把揹包丟在了地上,把衛星電話遞給了龍妙妙,快速的把龍妙妙拉到自己的身後,隨後有一腳把小白狼踢飛倒自己的後面。

要說小白狼跟着英俊這個主人也算是倒黴,沒事就會被踢上一腳。

聽到英俊話衆人都愣在了那裏,不明白英俊爲什麼要這樣說,只有羅康對着衆人低吼了一聲:“還站着做什麼,還不趕緊的按照英俊的話做。”

羅康說完就把背上的揹包丟在了地上,臉上帶和驚恐之色的快速的躲到了英俊的身後。

這時候其他人也感到了不對勁,都驚慌恐懼的和羅康做着同樣的動作。

英俊的眼睛先是看向了左面的山林,然後又看向了右面的,然後又是左面,他的眼睛似乎在鎖定着什麼東西。

“英俊,倒地怎麼回事。”龍妙妙看着英俊奇怪的舉動,緊張的她情不自禁的拉着他的衣角問道。

“我,我想,我知道怎麼回事,我們可能又被那巨蟒盯上了。”羅康緊張的嚥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戒備着四周的叢林說道。

聽到他的話衆人那臉上的驚恐神色更加的濃郁了。

“不會吧,我們不會這麼倒黴吧,又和那巨蟒遇到了。”王磊也是艱難的嚥了口口水,滿臉驚恐的說道。

“或許是那大傢伙一直在這裏等着我們也不一定。”英俊說出了一種可能,他覺得這巨蟒都快他媽的成精了。

龍五手裏拿着飛刀站在英俊的身邊,同樣警惕着四周:“都這時候了就別猜測了,英俊,現在怎麼辦,我們要不要退回去讓大黑熊來保護我們,這大傢伙在樹林裏面總是不出來攻擊,我總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龍五也感受到了一種恐怖的壓力,這壓力她很熟悉正是那巨蟒給她的感覺。

“不用退回去了,我想我們只要一有動作,那躲在山林裏的大傢伙肯定會對我們發起攻擊的,龍五你留在這裏保護他們別亂動,我去把這條不識趣的大蛇幹掉。”英俊說着,就給了龍妙妙一個安心的眼神,沒等龍妙妙開口,英俊就一下子衝進了山林。

“嘶嘶嘶。”在英俊衝進山林之後,山林裏面立刻響起了巨蟒的嘶鳴聲,聲音裏面居然帶着驚怒交加的感覺,還有一顆顆樹木斷掉的聲音,衆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英俊怎麼了那巨蟒。 再說英俊進入山林之後,就看到巨蟒正快速的遊走,這是英俊早就計算好的,他早在發現巨蟒的時候這大傢伙就在快速的圍着他們轉圈了,所以英俊的眼睛纔會左右的看,就是在鎖定這傢伙下次遊走的路線。

在看到巨蟒的一剎那英俊就運轉着代表武力的紫色珠子,同時運轉的還有代表劇毒的綠色珠子,在重重的一拳擊打在巨蟒的身上的同時,一股幽綠色的毒氣也被英俊釋放到了巨蟒的身上。

“你這條大蛇,既然你三番兩次的想要吃我,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英俊話音剛落就響起了“咔嚓”的骨頭斷裂的聲音,還有巨蟒那憤怒加疼痛的嘶鳴之聲。

但是有一點英俊還是計算錯了,他認爲那最致命的毒對巨蟒的效果卻不是很大,衆所周知蛇都是帶有抗毒性的,要不然也不會出現無毒蛇捕食有毒蛇吃的事情了,英俊釋放的毒霧只是在巨蟒身上的鱗片上腐蝕出了一塊塊的黑斑,除非英俊可以在巨蟒的身上弄出一個傷口,再用毒株釋放毒霧在那傷口上或許可以殺死這巨蟒。

被英俊一拳打痛了的巨蟒回頭一看,一下子就認出來了英俊這個上次偷走了他守護了幾十年的寶物,還打斷了他幾根骨頭的人類,甚至爲此他還被大黑熊打瞎了一隻眼睛,憤怒的巨蟒沒有絲毫的猶豫,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張開血盆大口對着英俊就吞了過去。

英俊怎麼可能讓他咬到自己,一擊得手看到劇毒對巨蟒的效果不大之後立刻閃身避開巨蟒的攻擊,然後猛地一躍直接抱在了巨蟒的頭上。

“既然劇毒對你的效果不大,那我就只能打爆你的腦袋了。”英俊眼神狠厲的說道,他一隻手緊緊地摟着巨蟒的脖子,另一隻手握成拳頭,在紫珠的幫助下全身充滿力量的對着巨蟒的頭顱就一拳一拳的砸了下去。

“嘶嘶嘶。”疼痛之下,巨蟒發出痛苦的嘶鳴,粗長的蛇身搖晃了起來,希望能把英俊從他身上搖下去,但是利用紫珠加持了巨力的英俊就像是牛皮糖一樣,緊緊地黏在巨蟒的身上就是不下來,最後巨蟒只能用尾巴直接對着英俊抽打了過來,英俊這才鬆開手跳到一邊躲開了。

然而巨蟒的尾巴卻是收不及,重重的抽打在了自己的腦袋上,差點沒把他自己一尾巴抽昏過去,這讓巨蟒極其的憋屈。

“臥槽,你不想活也別自殘啊,直接找個懸崖跳下去不是更簡單,你站着別動的話我也可以幫忙送你歸西的。”英俊看着一尾巴把自己抽的暈暈乎乎的巨蟒說道。

“嘶嘶嘶。”也許是自己抽了自己一尾巴感到很沒面子,巨蟒嘶鳴了兩聲之後,再次一尾巴對着英俊抽了過來。

英俊故意向一棵大樹邊跑,然後躲在了那粗如水缸般的大樹後面,緊跟着巨蟒的尾巴就甩了過來,重重的抽在了那大樹的樹幹上,讓那顆大樹都震顫了起來落下了幾片樹葉。

“嘿嘿疼吧,你打不到我,就是打不到我,你咬我啊。”躲在大樹後面的英俊背對着巨蟒扭動着大屁股挑拼着。

而巨蟒那抽了大樹一尾巴的尾巴則是疼得他在地上不停地搖晃着,但也刺激的他更加的憤怒了,在一聲聲的嘶鳴中,他直接對着嘚瑟的英俊咬了過去。


然而背對着他扭動着屁股挑拼的英俊就像是不知道巨蟒咬來一樣,沒有絲毫的躲閃,這讓巨蟒那碩大的三角眼厲芒一閃,身體一用力,讓身體拖動着頭快速的咬向了英俊。

就在巨蟒快要咬到英俊的時候,他手裏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塊大石頭,身體都沒有轉就把大石頭向後丟去,正好巨蟒那張開的血盆大口也到了英俊的身後,那塊大石頭正好飛進了巨蟒的嘴裏“咔嚓,咔嚓”的聲音隨之就響了起來。

“牙疼吧,也疼不是病,疼起來要人命,有病就的看。”英俊轉過身子,看着一口咬在大石頭上面的巨蟒,關心的說道。

就在此時一絲絲的鮮血從巨蟒的嘴裏流出,英俊知道自己等的機會來了,只要這巨蟒受傷那自己就可以輕鬆地毒死他。

“嘶嘶。”感覺到自己的牙齒都斷掉不知道多少的巨蟒更加的憤怒了,他覺得眼前這個人類實在是太狡猾了,有機會就上來打自己幾拳,沒機會就逃走,最後還給自己石頭吃太過分了,實在是太過分。

就在英俊覺得時間差不多,準備直接毒死巨蟒的時候,一聲巨吼在他的身後響起“吼吼。”英俊一聽就知道,這是大黑熊的吼叫,顯然這傢伙趕過來了。

緊跟着就是一聲接一聲的“嗚嗚嗚。”的狼叫之聲,一匹匹雙眼閃着殘忍神色的野狼快速的從山林裏面竄了出來,帶頭的正是小白狼的狼王母親。

“我靠你們怎麼來了,還這麼大的陣仗,就這一條小蛇我自己能搞定的。”英俊看到大黑熊和狼王來幫自己心裏也很是感動,這些人人畏懼的恐怖野獸,在他看來還是很可愛的,只要你對他們好他們就會真心對你好,這不一看到英俊危險他們立刻就趕過來幫場子拼命來了。

本來想在對英俊再次發起攻擊的巨蟒,看到大黑熊下意識的向後退出數米遠,他的一隻眼睛昨天可是剛被大黑熊打瞎了,所以心裏對大黑熊有了心理陰影。

然而大黑熊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看到巨蟒敢對英俊動手,他衝着巨蟒就衝了過去,揮起碩大的熊掌就砸向了巨蟒的頭部。

巨蟒也被黑熊激起了心裏的暴虐不再後退了,而是直接纏住了黑熊的身體,張開還留着鮮血的嘴就對着黑熊咬了過去,兩個龐然大物又打在了一起。


而狼羣也在此時發起了攻擊,開始撕咬起了巨蟒的身體,英俊怕自己釋放在巨蟒身上的毒毒死這些來幫自己的傢伙們,所以他直接用青珠的生命能量,把巨蟒身上的毒抹去了。

“嘶嘶嘶。”

“吼吼吼。”

“嗚嗚嗚。”

一時之間巨蟒的嘶鳴,黑熊的低吼和野狼的叫聲連成了一片,反而英俊到是閒了下來,他看到不遠處有一棵棗樹,上面結滿了熟透了的大棗,直接過去摘了一把一邊吃一邊看起了這場兇殘的野獸之戰。

“黑熊妹妹,我上次不是教你了嗎?打他的眼睛,他現在就剩一隻眼睛了,給他打瞎了。”一邊吃棗一邊看戲,英俊還不忘記指揮兩句給大黑熊支招。

而那些野狼雖然個個都很兇殘,不要命的去咬和黑熊糾纏在一起的巨蟒,但是巨蟒那一身的肌肉,再加上覆蓋全身的鱗片,他根本就無法給巨蟒造成什麼傷害,最多擾亂一下讓他分神一下而已。

“啪。”一匹野狼,被巨蟒一尾巴掃中直接抽飛了出去,落在地上之後半天沒爬起來,緊接着又是一匹惡狼被巨蟒用頭撞飛了出去。

“嗚嗚嗚。”狼王看着還要攻擊巨蟒的子民低吼了一聲,那些惡狼就全都不甘心的倒退到一邊去了,顯然狼王也看出來,他們的攻擊只會造成自身的傷亡,對巨蟒根本就談不上什麼傷害。

而就在此時羅康龍五龍妙妙他們也走了過來,無法傷害到巨蟒的狼羣立刻呲着牙用兇殘的眼神看向了他們,並一步一步的向他們靠近,顯然是把他們當成了攻擊的目標。

“英俊,你沒事吧。”看到正在吃棗的英俊,龍妙妙立刻關心的問了起來。

“我想他沒事,我們好像有**煩了。”王磊苦着臉看向那些圍困而來的惡狼說道。

李小麗童月顏她們嚇得站在那裏一動也不敢動了。本來聽到這裏動靜的她們就不支持過來,但其他人都要過來看看,她們沒辦法只能跟着過來了

“我就說不來,你們非要來,現在被,被狼羣圍住了吧。”童月顏臉色蒼白的埋怨道。

“妙妙,我沒事,你們怎麼過來了,狼王還不趕緊的叫你的子民回來。”英俊拍了拍小白狼母親的頭,給他輸送了一股生命能量說道。

“嗚嗚嗚。”小白狼的母親一聲低吼,哪些準備圍攻龍妙妙他們的狼羣立刻散開了,野狼的等級可是分的很明確的,沒人會違背狼王的命令,儘管那些野狼不甘心但他們的王發令了,他們也只能退走。

“嗚嗚嗚。”跟着龍妙妙他們過來的小白狼,則是嗚嗚的叫着來到了母親的身邊頑皮的扭來扭去,小白狼的母親也是親暱的在他身上舔着。

“妙妙快過來,這裏有很甜的大棗。”英俊獻寶似的把他採摘來的大紅棗向龍妙妙炫耀道。

“在這危險的地方,你居然還想着吃棗。”

看到狼羣退走龍妙妙他們趕緊的來到隱居了身邊,看着他手裏的大紅棗,衆人全都無語了。

“真的很好吃,來張嘴我餵你。”英俊對衆人的白眼視若無睹,拿起一個大紅棗遞到了龍妙妙的嘴邊說道,他自己也一低頭把一個大紅棗咬在了嘴裏很是享受的吃了起來。

英俊當着自己這麼多同學的面,在這危險的地方喂自己吃棗,讓她的俏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但看到英俊那一臉享受的吃相,本來就很彪悍的她也張嘴把英俊遞來的大紅棗咬進了嘴裏。

“是不錯,比起超市裏賣的還要甜很多,你們也嚐嚐吧,真的很好吃。”龍妙妙吃了一個之後眼睛一亮的說到,立刻把英俊手裏的大紅棗搶來遞給了其他幾人,讓他們也都嚐嚐這大山裏的野棗。

童月顏無語的拿着一個大紅棗:“我不想吃,我只想快一點離開這裏,我想下山,我想回家嗚嗚嗚。”這小妞說着就哭了起來。

“廢話,誰不想離開這裏,誰不想回家,哭有個屁用。”羅康對着童月顏說道,然後就把龍妙妙給他的大紅棗丟進了嘴裏吃了起來。

“吼吼吼。”

“嘶嘶嘶。”




Related Articles

她該馬上離開這輛危險的馬車,必須馬上離開。

他卻似能聽到她心中所想,生怕她跑了,不過...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