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郁美眸微凝,看到他緊張臉色后,露出淺淺的笑意,她輕輕搖頭道:「兩位有心了,我是我,無意與誰隨意結緣,對於天寒宮,更是沒有什麼想法。」

這番話,讓不少修士眼暈,都是沒想到這個冷美人,會拒絕天寒宮的主動示好。

那樣古老的修道傳承,無數修士,想要拜入門下都無法如願,她竟然不肯與天寒宮走的近一些。

一時間,周圍的不少年輕女修士,臉上都是露出一些不舒服的樣子,她們皆是對傳說中的天寒宮,充滿了敬畏和渴慕,如果有機會加入,想來整個族群、家族,都會因此感到慶幸。

而蘇郁當眾婉拒天寒宮拋出的橄欖枝,自然是讓人羨慕嫉妒恨!

楊迪鬆了口氣,但暗暗也是有些好笑,這冷美人的性子,他很清楚,天寒宮想要將其招募麾下,難度還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大。

天寒宮的強者有些吃驚,玉函聖女卻很平靜,聲音婉轉,淡然道:「我會來找你的。」

此時已經走下天梯的寧韻竹她們聽到后,很是氣憤,這女人怎麼一點都不講道理啊。

「姐都說沒興趣了,卻還要糾纏,真是蠻橫。」蘇樂更是不忿的嘀咕道。

她也不希望美人姐姐加入天寒宮,那個宗門,居然長期與世隔絕,這想想都可怕,不是他們這種現代人能夠接受的。

楊迪則是直截了當的開口笑道:「那個聖女姐姐啊,不要強人所難好不好?」

這話一出,瞬間讓許多修士崩潰,楊迪將現代都市的那種作風,帶到了這種場合,滿滿的違和感。

「你是誰?」玉函聖女輕輕瞥向他。

「我是她男友。」楊迪理直氣壯的說,這話讓蘇郁俏臉緋紅,但並未反駁。

天寒宮的強者愕然,玉函聖女眸光一閃,像是自言自語道:「你是那個煉藥師,不久前,你的護道者,曾求取過我們的天寒水,也算是我們天寒宮出世后最先與外界接觸的人,不過,我們天寒宮的規矩,任何弟子,都不能婚嫁。」

「我去!別這麼自戀行么,誰答應讓你們天寒宮來決定這些了?」楊迪臉黑,像是站在寒風中,蛋疼的不行,瘋丫頭他們說的沒錯,這女人一點兒都不講道理啊。


不少與他有仇的人,皆是在那暗暗偷笑,很期待這小子與強大神秘的天寒宮因此引發矛盾。

「天寒宮的道友,這小子出言不遜,何必跟他客氣?」姬家的一些老者,更是目光陰冷,站出來挑撥。

「我看他是在藐視天寒宮的威嚴,沒有將你們放在眼中。」

「此子一向囂張,目中無人。」

「他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整個修道界,都被他掌控在股掌之間了……」

暗地裡,有為數不少的人,跟著附和,各種給楊迪找麻煩,甚至不惜歪曲事實,肆意進行抹黑。

但可惜的是,天寒宮的人,隨後並沒有進一步的表示。

那個玉函聖女,在表達了自己的想法后,也是繼續往上面的九仙台走去,沒有理會楊迪的態度,更沒在意那些小人的挑撥。

看得出來,這個天寒宮聖女,很有自信,任何事,都完全以自己的意志為主導,不會受人影響。

818我那些攻略對象[快穿] ,她移步的速度,也是不緊不慢,對於最先站到九仙台上,似乎沒什麼興趣。

推薦期間,爆一下,明天打賞要是超過5000書幣,加更兩章! 最先到達終點的人是妖族六皇子。

這位六皇子身材高大,一襲錦袍,有著帝王之象,眉宇間,也是神色冷毅,傲世凌雲。

比之剛才那位自戀的七皇子,這個六皇子,顯然要收斂了一些,但誰都看得出來,這同樣是一個心高氣傲的主。

葉神玉說的沒錯,這些來自於天妖界的貴人,多數都是自詡高高在上,有著目空一切的姿態,輕易不會將別人放在眼中。

只不過,或許是剛才七皇子未能奪魁的緣故,七位妖族皇子的威勢,都是受到了不小的負面影響。

而今更多修士相信,這些妖族皇子,多半有點言過其實了,他們體內的妖帝血脈,並不純正,也不像傳說中皇者後人那樣舉世難逢敵手。

但這個妖族六皇子最先登上九仙台,還是引發了極大的關注。

一些人覺得,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最終的對決,將會是他與天寒宮傳人爭奪魁首。

兩人誰的勝算更大,目前還不好說,因為都是以往未曾有任何戰績的人物,只有真正交鋒之後,才能分出一個高低。

然而,這樣的猜測,很快便是動搖了。

「什麼,鳳天要參加這一境界角逐?!」

看到那個身穿鳳鳥錦衣的威武男子,上去之後,就沒有離開的意思,不少修士都是驚呼出聲。

鳳家的人臉上噙著淡淡的笑意,鳳天究竟參加哪一個境界的魁首之爭,鳳家從未向外證實過。

以往修道界很多人都以為,他將會與同年齡段的齊名人物姬長信一同爭奪第八境的魁首,但現在才知道,原來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

鳳天要爭奪的,竟然是養氣境魁首。

人群中,連姬長信和姬家的人,都是愕然,以往,他們確實將這個鳳天,視為了爭道大會之上,姬長信的勁敵之一。

雖然姬家、鳳家平日里,關係不錯,而今更是有著共同的對頭,但爭道大會的魁首殊榮,顯然也是要各憑本事的,沒有謙讓的可能,誰都想收入囊中。

楊迪也是動容,這位鳳家的當世第一奇才,註定會成為他今後的大敵之一。

而今這個人的能耐,他自然也要認真關注,兩人恐怕遲早會有一場惡鬥。

從外界披露的信息來看,鳳天的修為,比他強很多,這也沒辦法,鳳天與姬長信,皆是一甲子內的長者了,五十多歲的年齡,有些差距,短時間內自然難以追趕上來。

鳳天留在九仙台上后,望著隨後走上來的楊迪,冷淡笑道:「如果你有膽量,可以留下來。」

這話讓不少修士驚呼,鳳家與那個煉藥師的恩怨,早已是路人皆知,想不到連這位鳳家當世第一天才,都有想法要出手對付那年輕人了。

眼下是養氣境的魁首爭奪,站在那裡,境界上,年輕煉藥師也是不吃虧的。

如此情況下,鳳天依舊傲然說出那等狠話,足以說明他的自負,看樣子,分明沒有將那年輕人放在眼中。

「呵呵,兄長你怎麼能搶我的獵物,還是讓那小子多舒坦一會兒吧,他機會不多了。」這時,鳳家族人中,鳳歌冷然笑了起來,看向九仙台上楊迪這邊的目光中,噙滿了戲謔之意。

這兄弟二人,在修道界皆是名聲響亮,鳳家一族兩大奇才,令不少傳承羨慕不已。

而今這兄弟二人,竟然如此輕佻,像是在貓戲老鼠一樣。

尤其是那個鳳歌,更是用「獵物」這樣帶有侮辱的說辭,來稱呼楊迪,可謂是相當的狂傲。

楊迪本來想要噴兩句來著,卻在這時,蘇郁這冷美人,竟然站了出來,美眸中冷芒湛湛,直視那個鳳天,漠然道:「我留下來,與你一戰!」

「什麼?」

大草地上,瞬間一片嘩然,無數修士眼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是楊迪,也在那瞪大了眼,以為自己聽錯了。

鳳天皺了皺眉,有些不以為然道:「小美人,你差太多了。」

這言語間,同樣是毫不掩飾的藐視,外界早就知道蘇郁跟楊迪走的很近,與楊迪有仇的人,自然也不會待見她。

「閣下看來缺少一些眼力,我們天寒宮看中的這小美人,可不比誰差,在這一境界你與她交手,勝算也不會很大。」豈料,那話音剛落,不待楊迪和蘇郁自己反擊,天寒宮的玉函聖女,便已是率先出聲反駁。

那等言辭,又一次在人群中,引發了不小的騷動,許多人都快神經錯亂了。

「也許,天寒宮看上了這女孩,故而有意抬高,不管怎麼說,鳳天成名已久,在小輩人物中,就算不是第一人,也是最強一列中的佼佼者。」有老輩修士低語,如此猜想道。

許多人深以為然的點頭,都覺得玉函聖女有些言過其實了。

判定那個來自世俗的女孩比鳳天更強,這實在缺少說服力,就算那種話來自於天寒宮聖女之口,也是難以服眾。


甚至,這位聖女自己的能耐究竟有多高,目前都還是雲里霧裡。

很多修士覺得,鳳天的加入,讓原本的最終角逐推測,出現了眾多的變數。

「我覺得,最終的魁首,應該會在玉函聖女、妖族六皇子、鳳天這三人中產生。」一名老牌強者出聲,說出了許多人的想法。

至於那個冷美人,或許有著過人之處,但在這種群雄匯聚的場合,還是缺少一些競爭力。

楊迪自然不會在乎那些,他急忙看著身旁的冷美人,有些緊張道:「何必跟那二貨一般見識。」

「小子,你說什麼?」鳳家的族人聽到這話,皆是怒不可遏。

鳳天是他們宗族的驕傲,任何時候,都容不得辱罵。

「這貨難道不二嗎,明明是個大男人,居然穿著一身鳳袍,十足的娘炮,我都快吐了。」楊迪一點不怵,哼聲道:「另外,你們鳳家的人,也基本沒有不二的。」


「你找死!!」

在場的鳳家強者,包括鳳天,都是怒火熊熊,恨不得衝上來,直接將這出言不遜的小子撕碎。

大草地上的無數修士,已經麻木了,都是在替鳳家不值,明明知道這個煉藥師來自現代都市,口無遮攔,還要在這個節骨眼,用言辭挑釁他,實在是有點自討沒趣。

不過,那傢伙也真夠諢的,堂堂的鳳家,在九大古修世家中,隱隱有著執牛耳的聲勢威名,到了他這裡,卻被貶低的如此一文不值。


「小子,你想死都難了。」鳳天一字一頓道,失去了以往的傲然風度,這小子的那些話,讓他幾乎要氣炸。

楊迪直翻白眼,哼道:「你這個娘炮少在那裡囂張,嚇唬誰呢?」

「天兒,不要與這小畜生爭論,他不配!」鳳家的老輩強者,眼看鳳天要失控了,連忙厲聲大喝。

「一群老狗,有種上來,哥保管揍扁你們的老臉。」楊迪回頭喝斥。

「行了,行了,爭道大會現場,如此對罵,有傷大雅,諸位若是有什麼仇怨,大可在對決中一分高下。」

主持爭道大會的徐楓年宗主,嘴角抽了抽,暗嘆這小子真是修道界的一朵奇葩,當即只能站出來打圓場。

「哼!」鳳天冷怒,瞪了楊迪一眼,不再說話。

但誰都看得出來,這位鳳家第一天才,已經徹底被那個煉藥師激怒了。

楊迪也沒在繼續喋喋不休,他看著蘇郁,等待這冷美人的說法。

蘇郁白了他一眼,這傢伙剛才的樣子,實在讓人啼笑皆非,蘇郁輕嘆道:「我確實想要留下來試試。」

「郁兒你是認真的?」楊迪不可思議的問。

「嗯。」蘇郁輕笑,「放心好了。」

楊迪有點擔心,卻找不出理由來反對,他上前抱了抱這冷美人,嘆氣道:「那你自己小心點,不要勉強。」

蘇郁俏臉一下子紅如火燒,根本沒想到這傢伙當眾居然對自己做如此親昵的動作。


眼下來到這裡的修士,沒有百萬也是數十萬,那麼多雙眼睛盯著,讓蘇郁羞赧的要死,簡直無地自容。

大草地上的那些修士看到這一幕,直接要崩潰了,道門的徐楓年和一群宗老,更是吹鬍子瞪眼,這小子在幹什麼啊,任何一屆爭道大會上,都沒出現過這種場景,實在有失大道之爭的嚴肅。

「呵呵,別管他們,咱是現代人,用不著理會那些古板的眼光。」楊迪訕訕乾笑。

「下去!」蘇郁面帶薄怒,連她都有點受不了這傢伙了。

「那我先下去了,如果真的遇到那娘炮,切記要倍加小心,鳳家的人與鳳鯉那老狗一個德行,都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楊迪三步兩回頭的走下了天梯,讓這冷美人留在九仙台上與群雄爭鬥,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

鳳天的拳頭,捏的很響,感覺自己像是要炸開了,他提醒自己要沉住氣,可那小子,卻一次次的刺激他。

「我怎麼感覺,這傢伙很腹黑,故意用那些話,讓鳳天方寸大亂,為他的心上人消弱對手。」姜家這邊的族人中,姜婷婷哧哧笑了起來。 「但這也很難啊,鳳天的能耐,有目共睹,這是一個志在力爭魁首的人物,而那個女孩,終究是修道時間太短。」姜家一位元老在旁搖頭苦笑。

不知為何,這一年多來,他們家這位明珠對於那個煉藥師的關注,遠遠超過了對她未婚夫的關注。

這似乎是一種很不好的兆頭,雖然姜家的高層,也對姬逸風很失望,但這件事可沒那麼簡單。

如果姜家悔婚,那與姬家的關係,無疑將會降至冰點,現在他們這些老人家,也是拿著頭疼。

姜婷婷不以為然的笑道:「那小美人不簡單,前段時間住在一起,在她身上,我似乎感受到了若有若無的仙韻氣息。」

「這……」周圍的姜家老輩強者,皆是露出竟然,一個世俗女孩身上,怎麼可能會有仙韻?

甚至,哪怕是像他們姜家明珠,以及澹臺家明珠這樣的半仙之體,都不會散發仙韻,那種東西,太過虛無縹緲了一些。

「也許是我的錯覺,但能讓天寒宮如此在意,似乎又意味著什麼……」姜婷婷莫名道,她是當世的天之驕女,眼裡的對手,歷來只有那位好姐姐。

校草獨寵:神秘秦少,深深愛! ,哪怕是她,或許都要為之嫉妒,比半仙之體更厲害,那豈不是仙體了……

九仙台上,這一局的爭奪,正式展開,而楊迪也在無數修士看奇葩的眼神中,回到了大樹旁。

「你這傢伙,居然把我姐扔在上面,她若是有什麼閃失,我跟你拼了。」腳跟還沒站穩,蘇樂那妮子,就氣沖沖的撲了上來,惡狠狠的在他胸膛上捶了幾下,非常氣憤的樣子。

這妮子一向淡定,可眼下卻是急紅了眼,剛才她就在那裡大聲的阻止,可惜相距太遠,現場太嘈雜,聲音傳不到九仙台上。

現在蘇樂將一股子怒氣,都發在了某人身上,認為這傢伙不夠負責。

剛才那兩局的激烈爭鬥,蘇樂也是看在眼裡,對她來說,那太可怕了,並不情願姐姐去冒險。

楊迪苦笑,攤手道:「小徒弟,你覺得,你那美人姐姐如果決定了什麼,她會輕易改變主意嗎?」

身為傳業授道的師傅,楊迪不得不承認,他在這妮子面前,很沒存在感。

蘇樂一怔,眼紅紅的說:「我姐自己要參加的?」

「她沒跟你說過嗎?」楊迪驚訝。

「可是……」蘇樂頓時語塞。

寧韻竹連忙過來拉著她,勸說道:「很早以前,蘇郁姐姐就決定了要儘力參加這場爭奪。」

其實她自己也有這種想法,只是來了之後,沒想到爭奪如此殘酷,她也覺得自己的底氣還不夠奪魁,而且,楊迪也不答應讓她和小狐狸上去與人對決。

楊迪捏了捏蘇樂的俏臉,笑道:「你那美人姐姐原本就是要在養氣、沖靈、蘊煞這三個境界中,選擇一個境界參與,現在去的話,反而要更穩妥一些。」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