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焱去接丹藥瓶,悄悄用法力傳音給解臾:「問題徹底解決了?我真的沒有惡意。你之前陷入瓶頸無法晉級妖王後期,主要是產生了心障,這心障很大一部分源於你妻子。」

重生之薔薇花開 保留對她的愛戀,破除對她的敬畏,不僅僅是你們夫妻生活,對你修行,也有益處,所以你才能一舉突破瓶頸,成就妖王後期。可不是因為……額,不是因為你們夫妻交合的緣故。」

解臾老臉一紅:「我現在也知道了,不過放心,問題真的解決了,其實就隔著那一重窗戶紙,這一次一捅破。以後就都沒問題了。」

蕭焱點點頭:「那就好。那就好,我也算是全了一場功德。」

「是啊,是啊,雖然剛一開始因為受騙有些惱怒,但後來想想,我還是很感謝蕭長老你的。」

兩人一起乾笑,但不管怎麼說,都還是有些尷尬。

就在這時,蕭焱突然感覺自己手上一沉,卻是吞吞撲了上來。一把抓住盛裝丹藥的瓷瓶。

蕭焱皺起眉頭:「你搞什麼鬼?」

吞吞不滿的叫道:「這丹藥我也要!」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石破天驚的一句話,讓蕭焱、解臾和白光三人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胡鬧,你知道這是什麼嗎?」蕭焱哭笑不得:「我這已經夠亂的了,你就別再給我添亂了。」

吞吞不滿的哼了一聲:「好東西憑什麼這老黑龍有,我卻沒有?」

解臾仰天打了個哈哈:「好……好東西?也對,確實是好東西……呃!」

旁邊的白光用胳膊肘搗了他一下,讓解臾後面的話頓時說不出來了,白光苦笑的對吞吞說道:「吞吞,這可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吞吞哼道:「我就知道,一碰上那條老黑龍的事情,白光姐姐你便護著他。」

「我確實不知道『我愛一條柴』是什麼意思,但我看出來了,解臾那貨可以突破瓶頸從妖王中期晉陞妖王後期,全是虧了這丹藥!」

蕭焱臉色古怪,解臾臉色訕然,白光臉色通紅,三人面面相覷,一時之間竟然同時產生了一種她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的感覺。

吞吞得意洋洋,一把將盛裝丹藥的瓷瓶徹底搶了過去:「我也要用這丹藥突破境界。」

她沖著解臾做了個鬼臉:「連這條怕媳婦的老龍都妖王後期了,我卻還滯留妖王初期,這怎麼能行?我肉身未毀前就是妖王了那時候這條老龍還連妖嬰都沒結成,當他的妖帥著呢。」

妖族與妖族間,因為血脈差異,在修練問題上會存在很大分別。

有些妖族,繁衍後代,後代降生后,雖然潛力深厚,但本身沒有任何妖力修為,也需要後天一步步修練,逐漸成長,和父母境界沒有什麼關係。

但有些妖族,如果父母都是境界極高的強者,那麼他們結合後生下的子嗣,一出生,先天就會是很強大的妖族,其中不乏一生下來就是妖帥,甚至妖王的存在。

吞吞便是如此,她老爹,不滅妖魂二重境界原始真靈層次的饕餮大聖,和她老媽,妖王後期巔峰的紫風饕餮妖王,結合之後生下吞吞,直接就是妖王初期。

這饕餮以及其他部分妖族血脈傳承的特殊之處,說起來,似乎比石天昊天生築基要威武太多了,但天生萬物自有平衡,吞吞小朋友威武是威武了,卻也有許多難言之隱。


首先,有這種傳承特點的妖族,誕生血脈,繁衍後代會極為艱難,甚至比純血龍族繁衍都還要困難。


吞吞的老爹老媽,數千年乃至於上萬年的漫長生命中,也只生下了吞吞這一棵獨苗,整個饕餮妖族的人口,都非常稀薄。

然後,似吞吞這樣的未成年妖族,雖然先天異常強大,但她想要後天修練繼續提升自己的境界。卻是千難萬難。 亂世錚妍

這樣的情況,要一直到成就不滅妖魂之境后,才會改觀。

這一點上,卻和石天昊這樣的人族修士完全不同。

所以有些類似吞吞這樣的妖族,會遇到一種很尷尬的情況。

比方說一生下來就是妖帥,傲視同輩,但境界提升困難。一輩子都只能當一個妖帥,最後眼睜睜看著原先不如自己的人越到自己前頭去。

妖族壽命雖然普遍長於人族,但不成妖嬰,壽命自然也相對有限,最終眼看著壽數走到盡頭,卻仍然無法結嬰,其中苦澀和絕望,不言自明。

在這類先天強大的妖族中,如此結局者。是有不少的。

有得,便必然有失。

剛一出生,便得到了其他人多年苦修也未必能達到的高度,同時在幼年時便擁有出色的實力。

但付出的代價,便是日後修行過程中,百十倍的艱辛。

究竟是利是弊。這全要看本人日後的造化了。如果能突破重重難度,最終成就不滅妖魂的話,那時候就會與其他先天平凡後天修鍊上來的妖族一起站回相同的起跑線。

不過,吞吞一出生就是妖王初期,在饕餮本族中也是較為少見的情況,比自己那些一出生是妖將或者妖帥的小夥伴們又高了不少。

但相對應的,她進步提升的難度,也同樣高了不少,甚至可以說,哪怕有海量資源。卻沒有足夠機緣和運道的話,她一輩子卡死在妖王初期,也不稀奇。

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當初被毀了自己的原來的肉身,只剩殘魂,雖然讓她實力大跌,但卻也讓她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原先的命運枷鎖,現在的吞吞提升修為境界,比起肉身被毀前,要容易了許多。

禍福相依,這未嘗不是一種機緣和運道。

只不過相對於其他妖族來說,吞吞想要修練提升境界,難度還是高出許多的,所以一看解臾居然一下子從妖王中期晉陞到妖王後期,吞吞盯著那盛丹藥小瓷瓶的眼睛,立刻冒出金光。

一把將藥瓶搶到手,吞吞頓時樂開了懷。

蕭焱滿臉苦笑:「只能告訴她實情,否則等到她真服了葯,那才真是噩夢的開始。」

白光臉頰紅得快要滴出血來,解臾則和蕭焱一樣苦笑連連,但也沒辦法,為了避免吞吞捅出更大的簍子,只能和蕭焱一起上前,通過法力傳音,悄悄告訴吞吞實情。

吞吞聽后,眼睛瞪大,有些失神。

半晌之後,她彷彿才剛剛回過神來,掃了蕭焱和解臾一眼,哼道:「我不相信你們!」

她看向白光,問道:「白光姐姐,他們說的是真的嗎?」

蕭焱和解臾一臉無奈的看向白光,白光嘆息著,小聲對吞吞說道:「吞吞乖,這真的是那種下流東西。」

吞吞眨了眨大眼睛:「真的?」

「真的!真的!」蕭焱、解臾、白光三人一起用力點頭。

誰知吞吞猛然爆發出一陣大笑:「哈哈哈哈!太好了!實在是太好了!」

蕭焱苦笑連連:「你這夯貨,怎麼就是不相信呢?」

吞吞止住笑聲,但臉上還是露出得意的笑容:「我相信啦,不信你們,我也信白光姐姐。」

蕭焱等人不由得莫名其妙:「那你怎麼還……」

吞吞直接將瓷瓶整個吞入口中,卻不是吃下丹藥,還是用自己體內空間暫時安置瓷瓶。

然後她雙手插腰,笑道:「雖然不是提升修為的丹藥,我也感到很可惜,不過這東西對我來說,卻比提升修為的丹藥還要好!」

吞吞用力揮舞一隻小拳頭,嘿嘿直樂:「有了這『我愛一條柴』,黑水玄冥,我看你還怎麼逃出我的手掌心,哈哈哈哈哈哈哈!」

蕭焱:「……」

解臾:「……」

白光:「……」(未完待續~^~) 看著仰天大笑的吞吞,安坐諸天大殿內的林鋒也頗為無語,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你這個夯貨……」林鋒哭笑不得的搖搖頭,開始認真思索,要不要從吞吞那裡把藥瓶沒收回來,免得她日後去禍害了玄冥一族的某位大好青年。

解臾晉陞妖王後期,和吞吞回山,對於玉京山和玄門天宗整體來說,都只是小插曲。

林鋒自己這邊,更多則在為其他正事做準備。

蕭焱等人則一邊打磨自身道法,一邊教導門下弟子,除了各自門下的真傳弟子以外,他們也要照應下面雲峰那邊的奠基弟子們。

在玄門天宗運行走上正軌,真傳弟子們紛紛築基,修道小有所成的今天,對於雲峰下奠基弟子的日常教導,其實這些年來,都由柳下楓、諸葛婉秋等真傳弟子輪流負責。

蕭焱、朱易等人只是每隔一段時間,其中開壇講法一次,為弟子們答疑解惑。

林鋒本人,更是只負責指導蕭焱等八名親傳弟子,偶爾開壇說法,也是面向真傳弟子們。

不過在昆崙山法會結束后的這幾天,因為剛剛舉行過第三次開山大典,大批毫無基礎的新弟子入門,所以蕭焱、朱易等人,在他們剛剛入門的這段時間裡,親自過問這些奠基弟子們的修行。

在這一過程中,他們其實也在進行又一輪的摸底,確認這些新弟子們的潛質。

「第三次開山大典。入門的弟子們。不管是整體素質還是好苗子數量,都超過前兩次了。」蕭焱由衷的說道:「最頂尖的兩個,日後成就未必會低於雲從。」

相較於之前兩次開山大典,玄門天宗這些年積累下來的聲勢,沉澱下來的名望,再加上一點運氣,共同造就了有史以來生源質量最好的第三次開山大典。

岳紅炎笑道:「大師兄說的是唐俊和韓陽吧?」

石天昊則打趣說道:「大師兄主要是看上那個唐俊了。嘖嘖,先天火靈之體,蒼炎帝身,這個體質我記得整個天元大世界歷史上,之前好像就出過一個吧?還是上古年代的事情了。」

唐俊和韓陽,便是之前一眾拜師者們接受映心梯考驗時,成績最好的兩人,其中唐俊本身已經是築基初期的修為,在這一批次入門的奠基弟子中修為最高。

今年還只十五歲。潛力同樣異常出眾。

蕭焱坦然承認:「這孩子的根骨是一方面,心性意志也都是出類拔萃的,我確實比較看好。」

他稍微頓了頓后,接著說道:「不過,他身上似乎還有別的秘密,師父曾經提到過。他可能與現在投附大周皇朝的雷氏家族有關係。」

師兄弟幾個都一頭。幾人聚在玉京山上,目光則一起落在雲峰之上。

他們面前的光影幻境中,此刻投影出一個還不到十歲的少年人身影,眉清目秀,目光極為靈動,雖然還只是個孩子,但已經能從眉眼間看出長大后必然會是個美男子。

這個少年名叫韓陽,走映心梯成績和唐俊一樣出類拔萃,遠超其他人,朱易當初剛撿到他回昆崙山時。還頗具傳奇性,當時小傢伙是靠著乞討為生。

他為人聰敏,善於觀察,年紀雖小,卻智計百出。

只是他的性格卻並不如何圓滑,雖然只要他願意,他有能力和大多數人相處愉快,但韓陽的性格卻有些桀驁,也有些被動,是個別人對我好,我才對別人好的性子。

石天昊笑道:「卻不知道此人最終會選擇拜入咱們誰的門下,我倒是挺看好這小子。」

其他人一起沖著他喝倒彩:「你得了吧,坑小黃還不夠,還想再多一個來坑?又或者小黃讓你失望了,你還是想養出一個跟你一樣的小混世魔王來?」

石天昊笑嘻嘻也不著惱,只是看向朱易:「人雖然是二師兄帶回來的,但怕是不怎麼合二師兄胃口。」

朱易微微一笑:「本性不差,是塊璞玉,年紀也還小,善加引導,細細雕琢,肯定可以成才。」

正說著,朱易突然注意到一旁的洛輕舞盯著韓陽出神。

「怎麼了,小師妹?」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洛輕舞回過神來,有些遲疑的說道:「之前我教導這一批奠基弟子的時候,這個韓陽讓我感覺有些特殊,該怎麼形容呢?嗯,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幾人面面相覷,朱易沉吟了一下后問道:「小師妹的意思,可是在此子身上感覺到習劍的天賦?」

洛輕舞點頭答道:「朱易師兄所說沒錯,小舞確實有這種感覺,此子日後或許會在劍道上有發展。」

「小師妹太狡猾。」石天昊笑道:「你這就是暗示著自己想要這個弟子呀。」

洛輕舞嘻嘻一笑:「不用暗示,小舞確實覺得與之有師徒緣分,正好我門下一個弟子都還沒有,這第一次開門納徒,怎麼也要個頭彩,還請各位師兄讓我一讓,小舞先謝過啦!」

蕭焱笑道:「到時候是弟子們先挑咱們,然後才輪到咱們考驗他們呢,人家不選你,那可沒有辦法。」

洛輕舞吐了吐小舌頭,沖著蕭焱做了個鬼臉:「蕭焱師兄不要欺負小舞見識少,我可是知道,在平時雲峰開壇講法時,大家都潛移默化,引導看中的弟子親近自己呢。」

師兄弟幾個頓時笑了起來。

楊清微笑看著光影幻境中,雲峰上的一眾奠基弟子:「這一批弟子,資質都不錯,除了唐俊和韓陽最為出色外,其他苗子品質也很好。」

一旁的汪林點點頭,指了指其中幾人:「那個女子。那對兄妹。還有那個少年,都不錯。」

李元放說道:「夢紅樓,葉心暉,葉心煊,談雲傾。」

洛輕舞笑道:「周雲從、須雲生、現在又多了個談雲傾,哈哈,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咱們下一輩弟子是『雲』字輩呢。」

岳紅炎也微微一笑:「雲生迷途知返,雲從驚才絕艷,若是這個談雲傾也能成長到預期高度,咱們玄門天宗二代弟子中,出一個『三雲』,也是美談。」

蕭焱說道:「經過這一次法會,表現出眾的真傳弟子,也可以正式收徒了,到時候真傳弟子考核。也會定下兩個標準,通過較高標準者,可為二代真傳,通過較低標準的人,為三代真傳。」

朱易也說道:「除了六師弟和小師妹以外,大家也把自己門下可以傳承第三代真傳的弟子定下來吧。我乾天殿這一次考核。定英羅扎。」

蕭焱說道:「我這邊柳下楓。」

「天泉。」

「趙歡。」

「諸葛婉秋。」

最後剩下楊清,他搖了搖頭:「雲從要收徒,至少也等他過了結丹和陰火之劫這一關后再說。」

蕭焱等人都點頭同意。

諸天大殿內,林鋒聽了蕭焱等人的討論,臉上也不由得露出笑容:「小傢伙們的眼力也鍛鍊出來了。」

不同於蕭焱等人大致評估,林鋒這邊是可以看見具體四項天賦潛力數據的。

之所以這一次開山門大豐收,那是因為唐俊和韓陽,也赫然都是總值達到三十點或三十點以上的妖孽級別人物!

其他人如談雲傾、夢紅樓、葉氏兄妹,也都是難得的天才,第三次開山門的收穫。幾乎頂得上先前所有。

「周雲從、唐俊、韓陽、黃震霆、楊鐵。」林鋒心中思索:「第二代的種子差不多夠了,接下來再有人才,要為第三代開始進行儲備了。」

一邊想著,他一邊招呼蕭焱等人到諸天大殿內集合。

「接下來,你們都有何打算?」林鋒見面問道,蕭焱等人相互對視一眼,蕭焱當先答道:「除了教導弟子外,無特殊的事情。」

「弟子將帶雲生前往大周皇朝,要回其胞妹。」朱易答道。

汪林沉思了一下后說道:「弟子想要再入虛空戰場一次,查詢冥殿的信息。」當初那個屠戮他族人的元嬰後期修士,還一直逍遙法外。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