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宇天暗罵一聲,他的身上已經到處都是傷痕,動起來都是劇烈疼痛,好不容易衝出了重圍,竟然又被包圍了。

經過了剛纔那番瘋狂的攻擊,蕭宇天體內的真元力已經消耗了大半,而且現在身上也有傷,想要突出這片重圍,可是非常不容易。但是沒有辦法,蕭宇天硬着頭皮繼續殺,爲了省下一些真元力。連腳踢也用上了。

還沒衝多遠,蕭宇天又是連連被火狼抓了幾爪,整個後背火辣辣地疼,一片血肉模糊。蕭宇天殺得面目略微有些猙獰,整個如同一個血人,做出最後的發飆。

一陣瘋狂地發飆後,又衝出了一段距離,蕭宇天心頭一喜,就快要衝出去了!可是,他體內的元氣馬上就要告捷了,最多還能夠供他凝出幾個真氣團。

蕭宇天停下了手中真氣團的扔出,改用拳頭,不過明顯這樣的攻擊對於火狼不能夠產生多大的傷害,但是蕭宇天只需要用拳頭躲過攻擊衝出重圍就行了,因爲只有很短的一段距離了。

“哈哈!”蕭宇天似乎看到了曙光,離衝出重圍只有一步之遙。

將體內那僅剩的一點真元力也全部打了出來,前面那短短的距離之中的火狼頓時倒了一大片,蕭宇天順利地衝了出來。

衝出來以後,蕭宇天兩條腿撒圓了跑。好不容易殺出了一條血路,逃了出來,要是再被追上就完了,現在的他體內空空如也,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跑了半晌,蕭宇天回頭看了一下,不禁大叫,“媽呀!你累不累呀!”

後面的景象如同萬馬奔騰一般壯觀,千百條火狼齊刷刷地在後面狂追,氣勢非常浩大,似乎要趕盡殺絕。

蕭宇天頓時腳下速度又提高一點,已經達到極限了。好在火狼奔跑的速度並不是很快,至少比他要慢上一點。

這人在逃命的時候潛力果然是強,以前蕭宇天絕對跑不到這麼快。


這些火狼還真是不嫌累,跑這麼久了還在追,蕭宇天心裏暗暗罵道。

一路狂奔後,蕭宇天已經到了森林的深處。

由於背後數量龐大的火狼,蕭宇天一路過來非常順利,沒有任何魔獸攔路。那些魔獸都被這鋪天蓋地的火狼散發出的磅礴氣勢給嚇跑了,即便是實力強的魔獸,也架不起數量多。

不知跑了多久,蕭宇天回頭看了一下。

火狼被遠遠地甩在了身後,不過仍然有一些繼續在追。

蕭宇天沒有停下,仍舊一直跑。又是一陣狂奔後,蕭宇天終於是感覺不到絲毫火狼的氣息了。

蕭宇天一屁股坐在地上,深深地鬆了一口氣。

剛纔那般廝殺真是激烈,被這麼多火狼給追殺,雖然渾身傷痕累累,不過蕭宇天心裏卻是沒有絲毫不暢,反而覺得心情很好。這次的鍛鍊對他確實有不小的幫助,至少有了一次戰鬥經驗。

看了一下身上,到處都是狼爪的爪印,特別是背後,一片血肉模糊,全是被火狼給抓的,因爲後背是最容易受到攻擊的地方。

不過好在這些都只是皮外傷,不是很嚴重,體內也只是虛脫了,恢復了元氣便是沒事了。

休息了一會兒,蕭宇天又繼續往前走,走了沒一會兒,他看到森林的盡頭了。

就在前面,那個在陰暗的森林之中發出亮光的地方。 走了一段路程,前面沒有了遮天蔽日的森林,走出頭了。森林之外是一片幽深的山谷跟座座大山,這就是真正的魔獸山脈了。蕭宇天在街上的時候就遠遠看到過。

座座山峯都高聳入雲,樹木更是茂密,站在山腳給人感覺這山是通往天上的路一般。

整個山脈顯得很是陰森,四處都潛伏着危險,讓人心裏總是感覺毛毛的。

戒指之中,傳來了天老的聲音,“這裏沒有火山,空氣之中怎麼會充滿了如此燥熱的熾焰之力,小子,這裏有古怪!你先上山去看看,其他的事情先別管了。”

“知道了。”蕭宇天也感覺到空氣之中有點燥熱,天老這一說更是肯定了這山中有古怪。

看了看山上,蕭宇天隱隱感覺,進到山裏去了一定不會太平,裏面的魔獸肯定比森林之中的強橫得多。再次望了高聳入雲的山峯一眼,蕭宇天邁腿走進了山脈。

走進大山之中,蕭宇天感覺空氣之中的熾焰之力越發濃厚,甚至讓他流出了汗。

“這山脈之中定是有什麼寶貝,按我看來應該是個火種。小子,你現在學習煉器正需要火種,一定要將這個火種收服。”天老嚴肅地對蕭宇天說。

“什麼是火種?煉器怎麼還需要火種?”蕭宇天不解地問道,這個火種他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還有天老說他學習煉器要使用火種,更是好奇了。

“你煉器不用火啊!火種就是某種火焰的火焰之源,擁有以後,就可以隨時隨地生出火焰來煉器,這是每個煉器師都必須有的東西,但是這個也分強弱,當然是越強煉製法寶越好。這山脈之中的火種看樣子還不賴,能夠發出如此雄厚的熾焰之力,定不會差了,你小子運氣還真是好。”

蕭宇天聽得有點高興,自己的運氣確實夠好的,剛準備學習煉器這東西就來了,而且還是個不賴的火種。隨即他又一想,問道,“天老,以我的實力能夠收服這個火種嗎?”

“太低了,不過有我在你就別擔心了。現在的事情是先去將火種找到,然後再想怎麼收服。”

“好吧。”

蕭宇天朝着大山深處走去。

走了一截,蕭宇天發現了幾道強大的氣息,頓時心裏一驚,立即做好戰鬥準備,不過隨即仔細地探查了一番,卻是發現這幾道強大的氣息都擁在一塊,看樣子像是打起來了。

蕭宇天立即朝着這幾道氣息迅速走去。走了不遠,蕭宇天看見了深深的叢林之中有一條巨大的火紅色的大蛇跟一隻全身紅色,嘴巴很大的鳥在激烈地打鬥,兩者氣息的強大程度差不多,但是都比蕭宇天強大了很多,至少比剛纔那些火狼強大得多,怕是得有了金丹期的實力。

蕭宇天沒有貿然過去,躲在了一顆樹後面看兩隻魔獸的爭鬥。

大蛇很是兇猛,有蕭宇天的腿那麼粗,非常長,渾身的火紅色鱗片閃閃發亮,豔麗的顏色中散發出了一股危險的味道。大蛇身體緊繃,肌肉全部鼓起,前半身子立了起來,張着令人不寒而慄的大嘴朝那隻同樣紅顏色的大鳥閃電般地咬去,嘴巴大張的氣勢彷彿要把大鳥一嘴整個吞下去。

大鳥嘴一張,尖鳴一聲,動作很是敏捷,躲過了大蛇的大嘴一撲,然後不慌不忙地用嘴去攻擊那大蛇,用幾乎只剩下一根骨棒的堅硬大腳去踩它。

大蛇的一嘴撲空,然後身體又是被大鳥給踩了一腳,頓時舌頭一伸,發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嘶聲,然後身體一蜷縮,再將肌肉一爆,尾巴狠狠地朝大鳥扇去。

大鳥沒有躲過這一尾巴,當即被扇中了身體,全身一震盪,慘鳴一聲,然後發怒般地狠狠一嘴巴朝大蛇腦袋啄去,速度非常快。

大蛇剛剛一尾巴扇出,剛欲收回尾巴,大鳥的這一啄就已經來到了腦袋前,根本來不及躲閃,被狠狠地啄了一下腦袋,腦袋上的鱗片都破損了一些,流出了一些血液。

兩方都受了傷,都是發起了怒,又狠狠地交起手來,大蛇改用尾巴扇,大鳥改用嘴巴啄。

一陣狠狠的廝打,大鳥已是沒有了剛纔那般靈活的身姿,被大蛇的尾巴扇到了多次,恐怕內臟都是出現了傷勢,但是大鳥仍然狠狠地攻擊着大蛇,絲毫不肯罷休,一副死戰到底的氣勢。

大蛇的身上到處都是破損的鱗片,大鳥的嘴巴雖然不是很鋒利,但是力道卻是非常大,他的鱗片被啄上一下就破開了口子,肉都被啄開,流出鮮血,裏面的肌肉也是有所損傷,尾巴扇出的力道明顯沒有了剛纔那般有力,一定是肌肉非常疼痛。看到大鳥又是狠狠地啄來,大蛇也拿出了不死不休的氣勢,繼續狠狠地朝大鳥扇去。

一蛇一鳥又展開了激烈的大戰。

打鬥很激烈卻是很平淡,蕭宇天看的都有點煩了,這一蛇一鳥卻是還在大戰當中。

“這魔獸打架還真是麻煩,跟我一樣,就那麼一個招式。”蕭宇天心裏暗暗道。

這兩隻魔獸在大戰,根本沒有注意到藏在樹後的蕭宇天。蕭宇天心裏的想法是做一個漁翁,當這兩隻魔獸打得都只剩一口氣的時候,他猛地衝將出去給他們賞幾個真氣團。

雖然這種做法很陰險,但這是魔獸就不存在了。而且蕭宇天體內還有着傷勢,這兩隻魔獸的魔核剛好有用。

蕭宇天繼續耐心地等待那兩隻魔獸拼得兩敗俱傷的時刻。

大蛇跟大鳥的打鬥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那般激烈,現在都是身上帶了不少傷,離兩敗俱傷的時候已經不遠了。

大蛇跟大鳥又打了幾十回合,終於是油盡燈枯了,都身負重傷倒在了地上,再也不能夠繼續再站。


蕭宇天微微一笑,伸出手在下巴跟嘴之間的地方微微旋轉地摸了一把,動作頗爲瀟灑帥氣,然後縱身衝將出去,雙手連連飛快地打出了數道真氣團。

兩隻魔獸倒在地上眼睜睜地看着這些不起眼的真氣團飛過來,卻是沒有了絲毫的抵抗之力,只能呆呆地看着真氣團朝着自己飛了過來。瞬間,真氣團爆炸開來,兩隻油盡燈枯的魔獸頓時被暴亂的能量撕扯進去,最後那一絲生機也是散去,成爲了兩具屍體。

“哈哈,這下賺了!”蕭宇天大笑一聲。

要知道達到了金丹期的魔獸可是渾身是寶,什麼牙齒呀皮呀骨頭的都是很好的材料,他學習煉器的材料用這些應該就可以了。而且兩顆強大的魔核也是不可多得的寶貝,若是吸收其中一顆,體內的傷勢就完全可以恢復了。

“哈哈!你小子夠聰明!現在煉器的材料算是有了。”戒指之中傳來了天老的笑罵。

蕭宇天微微得意地一笑,然後走到了大鳥的屍體旁邊。

這大鳥堅硬的嘴巴很有用,還有就是腿骨,全身的羽毛。又看了看大蛇的屍體,鱗片跟蛇皮都很有用,還有大蛇嘴巴里那非常尖的牙齒,雖然不是很大,但也能夠作爲攻擊法寶的材料。

蕭宇天暢快地拔起了大鳥的羽毛,不過這大鳥的羽毛還真是難拔,蕭宇天費盡了力氣才拔了一根出來,按照這種速度拔,恐怕拔得蕭宇天全身虛脫也拔不出幾根。蕭宇天心裏稍微有點鬱悶,好東西倒是弄到手了,想要取下來卻是這麼費勁,實力真的很重要。

不得已,蕭宇天只得慢慢來,就當歷練一下自己了。

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拔出了三根,蕭宇天突然心裏一動,然後一拍腦袋,“我怎麼這麼笨,用點真元力不就行了。”

蕭宇天立即運氣真氣,整條手臂的筋脈頓時充滿了真氣,變得力氣十足,伸手在大鳥身上一拔,輕鬆地拔了下來,蕭宇天很快就將將大鳥拔得光禿禿地,像只被拔了毛的雞一樣。

拔完了毛,該取腿骨了。蕭宇天稍微後退,然後凝出兩團不是很大的真元力,朝腿骨上面打去,真氣團猛地爆炸開來,腿骨剛好被炸斷。蕭宇天又用同樣的方法將大嘴完整地取了下來。

戒指之中,天老關注着蕭宇天的一舉一動。

“人還是得磨練才能發光呀!”,天老心裏感嘆。 蕭宇天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兩隻魔獸身上有用的東西全部堆在了面前。這些東西在鮑國之中也是頗爲珍貴了,但現在在蕭宇天面前卻是擺了一大堆。

手中拿着兩顆充滿了血腥的魔核,魔核拿在手中感覺頗爲沉重,裏面蘊含了極爲充足的天地元氣,只要吸收一顆,他的傷勢就能夠完全恢復,說不定實力還會有所提升。

蕭宇天盤腿坐下,將一顆魔核放在面前,然後運轉功法,緩緩地吸收魔核裏面蘊含的龐大能量。

金丹期魔獸的魔核裏面蘊含的能量非常精純,都是被魔獸經過了一次又一次精煉過後產生的最精純的能量,而且量也非常龐大,蕭宇天如果每次都吸收這魔核來修煉,速度定會快上不少。

雖然心裏有這個想法,但是這種好運不是每天都有的,不過蕭宇天準備在這裏面修煉一段時間,每天打一些稍微低級一點的魔獸還是可以的,這樣的修煉速度也比他吸收天地元氣快。

魔獸森林裏。

衆多鮑家的高手正在一寸一寸地進行地毯式搜索,他們都是族內的高端力量。

族內的二少爺死了,他們心裏都清楚,這次的事情絕對是鬧大了,族長鮑仁暴跳如雷,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將蕭宇天從魔獸山脈之中找出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據說殺死二少爺的人實力極爲高深,先前在街道上不動聲色就殺死了鮑族一個小隊。因此他們絲毫不敢大意,認認真真地進行搜索。

魔獸山脈非常大,而且有衆多強橫的魔獸盤踞其中,衆人尋找起來非常麻煩,搜索的速度非常慢。

搜索了一整天,搜遍了整個森林,仍然沒有結果。

第二天清晨,出生的太陽灑下點點斑駁的星光到山中,陰暗的山中射進了一些小小的光柱。

蕭宇天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身體,傷勢已經完全好轉,體內的元氣也恢復到了充足的狀態,若是將這魔核剩下的能量全部吸收掉,應該能夠突破到化虛中期。

蕭宇天心裏一陣高興,魔核是個好東西。

“小子!現在去尋找熾焰之力的來源,我感覺到了這個來源應該在後面那座山上。”

戒指之中傳出了天老的聲音,蕭宇天也提起了精神,煉器的材料他已經有了,現在只差火種了,若是成功地找到了火種他就可以正式成爲一個處處受人尊敬的煉器師了。

走出那片草地,蕭宇天繼續往大山深處走去。要想到後面那座山上去,得從山腰繞過去。

蕭宇天一路上非常小心,他清楚這山中的危險。隨便蹦出個魔獸都是金丹期的,他可再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因此行走間高度感應着周圍的魔獸氣息,只要一有魔獸就立即遠遠地繞過去,以免被發現。

如此這般左繞右繞很是麻煩,走了很久,終於看到了天老所說的後面那座山。

那座山跟這一座山差不多大,不過蕭宇天也隱隱感覺那山上的熾焰之力非常雄厚,他現在一路越走越近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越來越濃的熾焰之力,看來就是因爲離那座山越來越近的原因。

到了山上,蕭宇天頓時感到非常燥熱,身上不停地流汗,光禿禿的頭頂都滲出了絲絲汗水。

“來源應該在山頂!”天老又提醒了一句。

蕭宇天擦了擦汗水,朝着山頂走去。


一路行走,蕭宇天發現這座山上的魔獸特別多,而且都是渾身呈火紅色,難道就是因爲跟這熾焰之力來源很近造成的嗎?

蕭宇天對於這個熾焰之力的來源非常好奇,同時也有着一絲興奮。

真是的天老口中所說的火種嗎?

離山頂越來越近,蕭宇天光禿禿的頭上已經溼溼的,渾身的衣服也都溼透了。

又走了一段路程,就快要到山頂的時候,空氣中的溫度已經非常高,蕭宇天彷彿在一個火爐子裏面走,烤的渾身都快熟了。再往上走了一會兒,空氣中的溫度甚至開始對身體造成傷害,不得不運氣真元力抵抗。

“就是那兒了!”天老大喝一聲。

蕭宇天順着看去,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山洞。

山洞是一個極爲普通的山洞,尋常山上都能夠經常看到,可這個山洞裏面散發出來的熾焰之力,卻是讓它顯得頗爲神祕。


Related Articles

「悲歡掌!」看到雷始再次出手,場下觀戰的雷盟成員,又忍不住驚訝出口。

「據說這悲歡掌蘊含著很強的情緒波動,能夠...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