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

魔獸再一次的倒飛回去,重重地砸在地上,眼中的驚駭愈來愈大。伊辰悶不吭聲,身子直直而上,鐵拳又告出手。

魔獸急速地從地上爬起,這一次竟不在抵抗,而是迅疾地閃到一邊,進而爬到一顆大樹上,死死地盯着伊辰。

伊辰淡淡一笑,從魔獸的眼中,他已經知道了答案,繼而從容地閃到洞穴中,不久之後,出來時,手中已多了一株幽蘭花。

看到大樹上有些驚魂未定的魔獸,伊辰大聲道:“對不住了,要怪,你就怪山下的那個矮老頭,是他的注意!”說完,朝山下快速跑去。

等看不到伊辰時,魔獸才從樹上爬下來,默默地走到洞口,怔怔地出神,半天后,重新趴在地上,眼中的戾氣已經消失,卻多了點埋怨之色。

平安地回到學院門口,老頭子一臉歡笑地看着伊辰,好象早已料到後者會勝利而回,不過看到伊辰只是手上受了點傷,還是微微地詫異了一下。

“前輩,幽蘭花已經拿到,可以讓我進學院去找院長了嗎?”雖然好奇對方的一些怪異表情,不過對此老頭,伊辰實難起些好感。

凡尼不以爲意地笑了笑,道:“走吧,我帶你進去!”

緩緩地跨過了大門,伊辰默默地念道:“孃親,我進學院了,這個考驗我完美的完成了,您看到了嗎?” 門裏門外,只有一欄之隔,卻給人的感覺完全不一樣。跟在凡尼的身後,濃郁的氛圍頓時擁抱着伊辰,不由地四周隨意打探。

穿過大片的空地,右側有一個很大的高臺,在周邊無任何建築的情況下,顯的格外的醒目。

“前輩,這座高臺是做什麼用的?”半天沒開口,伊辰還是忍不住地問了一句。

凡尼停下身子,嘿嘿笑道:“這座高臺嗎?決鬥用的。”

“決鬥?在學院中還有決鬥嗎?”伊辰疑惑地問道。

凡尼淡淡地道:“有人的地方便有撕殺,學院裏也不一樣。泰坦學院,天才輩出,自傲之人大有人在,有嫌隙在所難免。所以爲了防止學員私下撕殺,便建了這個高臺,要決鬥的在導師的監督下,上高臺一決勝負。勝負過後,過往恩仇煙消雲散!”

伊辰再次注視了一眼,這個高臺不知是誰提出來造的?雖是顯眼,卻創意獨具,此舉確實可以減少許多慘劇的發生。

不久,二人來到一幢平房之前,凡尼喊道:“莎霖,快出來,給你送了一名學員來了。”

破鑼似的響聲響遍了整個平房前,頓時,裏面鑽出來許多腦袋,但無一例外地都快速地縮回去了。伊辰斜視着凡尼,“老頭挺有威信的,不知在學院中幹什麼的?問他也不說!”

不大一會,身前的房門打開,一名紫衣女子,笑吟吟地迎了上來。一張美麗絕倫的臉上,含着婉約的笑容,目光閃動,如水流動,望向二人時,柔和的視線,如初生的陽光般直入人心扉,令人感到溫暖之餘,更有一種想要沉醉她那婉約柔媚其中的衝動。


伊辰眼睛掃過去之後,一種驚豔的感覺升起,微微地楞了楞之後,旋即將眼光移向了別處。

莎霖有些意外地多看了伊辰兩眼,“這個小子定力不錯!”眨了下長長的睫毛,“他便是你給我送來的學員嗎?”一道甜醇的聲音響起,空氣中好象忽然涌現了一股香醇的味道。

凡尼笑着道:“他叫伊辰,以後看你的了,我先走了。”轉頭又對伊辰道:“小子以後跟着莎霖,用心點學,不然的話,嘿嘿。。。”

話未說完,卻聽到一聲嗔哼,讓老頭子閉上了嘴巴,快速地離開了這裏。在轉身之際,仍是誰都沒發現凡尼眼中的一絲期盼。

“老傢伙,將你這得意的弟子送到我這裏,是否表示着已經對我沒有了恨意了呢?你放心吧,就算他是條蟲,我也會讓他成龍,不過,好象他本身就是一條龍吧!”

“伊辰跟我來吧!”莎霖當先想前走去。

“導師,請問那個老頭在學院裏是幹什麼呢?”伊辰悶悶地跟在後面問道。

“老頭?”莎霖意外地看着伊辰,頓時笑的連花都謝了,“他沒告訴你嗎?恩,他就是個老頭!”

沿着平房拐了幾處,前面一座幽靜的小院出現,伊辰有些疑惑的看着前面,想不到這座豪華的學院中居然還有一處如此雅緻的地方。

“伊辰,以後就走住在這裏!”

“我一個人嗎?”伊辰好奇地道:“不讓我和別的學員們一起住嗎?”

莎霖微笑地道:“你是我的學生,當然要與衆不同些,好了,去休息吧,裏面一切都有。還有,明早上課別遲到了,不然我的懲罰可是很厲害的!”

即便是帶些威脅的口氣,仍是那麼好聽。伊辰甩了下腦袋,道:“導師,我都還不知道上課的地方在那裏呢?”


“511課室,明天自己找,最重要的是不要遲到!”說完這句話,人已不知道去那了。

“這學院裏的人怎麼都這麼奇怪?”伊辰悶聲說着,當他擡起頭時,臉上掛滿了期望,“這裏,將是我起步的地方!”

山頂上,雲霧繚繞,一名少女矗足而立。山風吹來,將她那裙角吹起,隱約間,顯露她那完美的輪廓曲線。

沉默的少女輕吐一口濁氣,低聲喃喃道:“辰哥哥,你已經消失七年了,七年時間,你可知鑫兒有多想你嗎?”

慢慢地轉過身子,少女那張美豔動人的玉臉便是由着山風的吹凜,七年的時間也讓若鑫兒長大了,臉上在也見不到一絲稚嫩的味道,全身上下透露出一種淡淡地出塵氣質!

“辰哥哥,鑫兒已經十五歲了,大陸上的傳統,十五歲便是成人了,鑫兒可以自主的行動了!”漫天的殺意快速地瀰漫,逼得剛靠近的山風嘶地一下,向倆旁側去。

當年隨着家中長輩偶爾前往伊家辦點小事,讓她遇到伊辰。那時的伊辰被判定爲不能修煉的廢物,整個家族的人都在嘲笑,諷刺。但伊辰並沒有放棄,仍是每天修煉着奧氣,而後到山上做着一些若鑫兒從沒見過的怪動作。

一時好奇,跟隨着伊辰練了一個早上,以她有奧氣護着的身體,都感到有些不適,更何況不能修煉的伊辰,在那一刻,若鑫兒明白了伊辰每天所受的痛苦。

看着他的努力,看着他的痛苦,看着他的堅持,若鑫兒心中,一種莫名的意味出現,也許就是情愫吧!

之後若鑫兒便留在伊家,每天陪着伊辰修煉,他做什麼,自己做什麼,當時很奇怪,伊辰做這些奇怪的動作有什麼用?到了今天她終於明白了。

“辰哥哥,你教給鑫兒的方法,鑫兒一直都在練習,從未有過一天的擱下,因爲這是你教我的,每當想你的時候,就會照着這個方法修煉,就像以前我們一起的時候!”

“不得不說,辰哥哥,你的方法很管用啊,讓鑫兒在修煉奧氣的時候,輕鬆了許多,也快了許多,身體也強橫了不少。”說着,揮了下自己的玉手,隨即噗嗤一笑:“辰哥哥,女孩子的身體強橫會不好看的對吧,可是不知道你還能不能見到鑫兒?”


神情忽然地落寞下來,一抹恨意沖天而上,“伊家,聖殿,若鑫兒當年的話算數,自今天起,你們等着我的報復吧!”

回頭再次地看了下站了七年之久的岩石,眼神中已沒了感情,身體霍然騰空,在空中快速翻轉,如箭一般直向山下射去。

“小姐,等一下!”在若鑫兒剛剛離去,另一邊,一道影子急速追來,且嘴裏大聲地吼着。

若鑫兒頭也不回,冷聲喝道:“回去告訴爺爺和父親,我下山辦事去了!”

“小姐,是有關伊辰少爺的消息!”

“辰哥哥!”若鑫兒猛地剎住身體,落下雲端,等待着那道影子的到來。

“稟小姐,有人來報,七天前,泰坦學院新來了名學員,名字叫伊三,沒人知道他來歷,十分神祕,想來應該是伊辰少爺!”影子半跪在地上,恭敬地道。

“伊三,他會是辰哥哥嗎?”少女喃喃地道。

“小姐,不管是不是,您先去看看在說!”影子討好的說着。

“也好,那我去泰坦學院了,幫我告訴爹孃和爺爺一聲。”待聲音落下,少女已在雲端裏。

影子站起身子,擦了下額上的汗,後怕地自言道:“幸好早到一步,要不然麻煩大了。” 無垠城外,一名少女輕巧地從一隻大鳥身上跳下,然後摟着大鳥的脖子,親暱地道:“青兒乖,自己回家去啊!”

大鳥撕叫一聲,翅膀不停地拍着,堅銳的鳥嘴在少女手上輕輕地啄着,似不願意的樣子。

“我要去學院,你又不能跟進來,乖乖地回去啊!”

大鳥擺動着小腦袋,跟着對天空叫了幾聲。少女見狀,無奈地道:“隨便你了,留下就留下吧,不過自己小心點啊,這裏不是羅城那個小地方,碰見強者了趕緊逃,知道嗎?”

大鳥極具人性化的點點頭,在清脆的叫聲中飛向了天際,化爲一個小黑點。少女滿臉歡喜地揮了揮手,快速地向城內走去。

很快地,少女來到泰坦學院門口,臉上的笑容瞬間變成了擔憂,“會是辰哥哥嗎?”信步走入了大門內,空地上,正有許多的學員門圍成一圈全神貫注地聽着中間的導師講着什麼。

定了定神,少女向着衆人走去,還未靠近人羣,眼尖的人就發現了少女的存在,不由地驚呼起來,頓時,所有的人都朝少女看去,瞬間,這些人都傻了!

少女那空靈的氣質,絕美的臉龐,一頭烏黑至腰間的絲髮讓他們爲之傾倒。學員中,一些女學員頓時起了嫉妒之心。

“不就是漂亮些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哼!”

“請問導師,這裏有一個叫伊三的學員嗎?”少女輕聲問道。柔和的聲音,化開了衆多男學員的心。

“是有一個,你是誰?不是泰坦學院的學生,請趕快離開!”中間的導師看着自己的學員門如此的模樣,不由地擰起了眉頭。

“我叫若鑫兒,可以的話,現在就可以辦入院的手續!”若鑫兒壓制着內心的衝動,淡淡地道。


“若鑫兒?”導師唸了一聲,似是想起了什麼,忽然臉色大變,忙道:“請你跟我去找院長吧,此事由他定奪!”然後對着這幫失神的人道:“你們休息一下!”說完,帶着若鑫兒急急地向院長住地行去。

衆學員好奇地看着導師緊張的神情,不覺道:“這女孩什麼來頭,居然讓導師這般對待?”

泰坦學院名揚大陸,不是因爲他的教學質量好,導師的實力強,而是因爲這是一個平民化的學院,只要你天賦夠好,肯吃苦,無論你的背景怎樣,學院一概不拒。

但要是憑家族的勢力,本身是個膿包的話,休想進入到泰坦學院中,這是其他三大帝國的高級學院所做不到的,是以,在民衆的心中,泰坦學院就是他們心中的神,有着很高的威望,恐怕這也是冉電讓伊辰來此的原因之一吧!

學員中,多數人來自大陸各個地方的貧窮人家,不知道導師的爲何緊張也是正常!

到了院長住地之後,那名導師自動的離開了。若鑫兒在房間裏面呆了足有半個時辰,而後滿心歡喜地走了出來。

對着院長道:“多謝您了,放心吧,學院裏的規矩我會守的,但要是別人不守那就不怪我了!”俏皮的神情,惹人憐愛的臉蛋讓老院長苦笑一已。

“只要你守好學院規矩就行了!”老院長鬱悶地道。

若鑫兒拉着老院長的手,急道:“不要多說廢話了,快帶我去找辰哥哥!”

老院長笑道:“你家辰哥哥還在上課呢,等他下了課在去好不好?”

若鑫兒跳起來道:“鑫兒都七年沒見到辰哥哥了,不管,現在就要去。”

“剛誰說的要守規矩的,這麼快就忘了?”老院長眨着眼睛,拉長個臉。

“好嘛好嘛!院長爺爺,您帶我去課室,我等他下課了,在去見他,好不好?”若鑫兒使勁地搖着老院長的手,大有不同意不罷休的樣子。

“在搖,我這把老骨頭都被你拆了!”老院長和氣地道:“真不知道若老鬼怎麼會放心地讓你下山,好了,我們走吧!”

“好也!”若鑫兒雀躍地跳起來,“院長爺爺快點啊,慢了,我可就告訴我爺爺,說你罵他了!”

老院長不自覺地快走了倆步,罵道:“小丫頭,我這麼幫你,你還要去告狀,小心不帶你去了!”

“呵呵,院長爺爺,你要不帶我去,我就把學院翻個遍,就不相信找不到辰哥哥!”天空中,迴響起少女銀鈴般地歡笑聲。

老院長慈愛地看着少女的背後,一種說不出是欣慰還是嘆息的表情浮現,微嘆一聲,快速地跟了上去。

來到課室旁邊,透過窗戶,裏面學員不多,十幾人而已。睜大眼睛,若鑫兒一眼就認出了伊辰。七年過去,伊辰長高了不少,長期的苦修,讓他的身軀比起同齡人來,壯實了許多,半邊側臉上,寫滿了執着。

“辰哥哥,鑫兒找了七年,終於找到你了!”課室外,若鑫兒美眸中,晶瑩剔透的淚水便是那麼自然地留了出來。

跟在旁邊的老院長再次地在心中嘆了口氣,既爲若鑫兒的苦苦追尋所嘆,又爲二人之間的明天所嘆。以他與冉電之間的關係和認知,將來,伊辰的路必不是那麼舒坦!

渾厚悠長的鈴聲響起,下課了,課室裏的學員收拾着東西,相繼走出了課室。若鑫兒牢牢地盯着那道背影,生怕一眨眼,他再次消失!

待熟悉的背影走出課室,若鑫兒慌忙地喚道:“辰哥哥!”

正在行走的伊辰忽地身體一顫,腦中自然地出現那一幕幕溫馨動人的畫面。

“辰哥哥,你在玩什麼呢?好奇怪!”

“辰哥哥,你教教鑫兒嘛,鑫兒和你一起玩!”

山頂上,倆個小孩便是這樣,一起度過了一年的時光,在記憶中,五歲以後,這是自己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畫面飛快轉動,“辰哥哥,凌阿姨,你們沒事吧?”

“魯巴拿,若你敢傷害辰哥哥二人,我必讓你們聖殿永無寧日!”

記憶在倒退,在流轉,伊辰的腦中除了仇恨之外,都快要忘記了這些,驟然地回想起,他才深深地發現,自己的腦海中,心裏,竟不知不覺間,把那個小丫頭刻上去了。

深深地吁了口氣,伊辰緩慢地轉過身子,眼前的少女逐漸與記憶中的小丫頭融合,清蓮已綻!小丫頭長大了呵!

沉默片刻之後,伊辰淡淡地道:“這位姑娘,你認錯人了,我叫伊三,不是你口中的辰哥哥。我還有事,不奉陪了!”

若鑫兒整個人楞在原地,走上前的步子如被時間定格,輕輕地搖了搖腦袋,她懷疑自己聽錯了。

“辰哥哥,我是鑫兒,你忘了嗎?鑫兒吶!”若鑫兒急聲道,柔和的聲音,此時多了些尖銳。



Related Articles

王浩停車,兩女下車,立馬引來了很多人的側目。

實在是兩個女人長得有點出衆,就像是大明星...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