葯魂透過濃密樹叢透視到那隻已經高昂巨頭的怪獸,它也是發現了葯魂已經察覺了它,發起突襲已是不可能了,所以停止不動,從體內泛出黑霧,高昂著頭,戰意昂揚。

到了這時,唐絲絲都不知道前方四五丈處有著一條黑鱗巨蟒!

先下手為強,葯魂心念如電閃,手中一團血氣已是轟然砸了出去。

「血雲看月!」


那團磨盤大小的濃密紅色血氣如同血色雲氣一般直直的向那巨蟒轟去。

哈!

那巨蟒從口中呼出一道黑氣,與血紅氣息撞到一起。

這一擊對那黑鱗巨蟒沒有造成任何傷害,不過卻起了探路之用,血氣縱橫,將沿途樹枝以及半人高的野草全部掃倒,將那巨蟒的頭曝光出來。

黑氣呼出,唐絲絲瞬間便聞到了葯魂說的那股血腥怪*,那氣味聞來讓人想要嘔吐,讓體內筋骨都是有些微微酥軟發麻。

眼睛餘光瞥見紅光,唐絲絲看了過去,竟見一個巨大的蛇頭探在草叢外,兩眼赤紅如血,口中嘶嘶吐著蛇信,見了唐絲絲竟將頭顱偏向了她。

葯魂已將這妖獸與葯族典籍中的圖譜對應起來,他緩緩道:「絲絲,這是黑血蟒,暗黑系妖獸,體內能產生讓人筋骨酥軟的黑霧,具有迷幻作用,能吐黑水,那黑水具有腐蝕性,書中記載它的血都是黑的,腐臭不堪,臭不可聞,沒有想到竟然盤踞在我藥王峰之上。」

唐絲絲手中白光微顫著,顯然生平第一次遇見這種猛獸,她的心裡完全無法平靜如常。

「藥王峰橫亘數千里,山上有很多靈草,所以也導致後山生有不少奇特妖獸,不過沒想到會遇見這種噁心類型的,今天出門真該看看黃曆。」唐絲絲吐了一口氣,將心中的不安壓了下來,緩緩道。

「你能鎮定就好——」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唐絲絲打斷,「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性本性淫,它把頭轉向你,看來是發現你的可愛之處了,想要先攻擊你。」葯魂壞壞的道,這樣***裸的玩笑話也是想讓唐絲絲更加鎮定。

「我會小心的。不過,殺了它我再掌你那張小臭嘴!」唐絲絲的語氣堅定卻有一絲嘲弄,眼中充滿著戰意。

緊張的氣氛全消。

葯魂手握玉龍,唐絲絲右手拿著月光石,左手手腕之上多了兩道金光。 「剛才與它交手那一下,我感覺這妖獸可能有淬體境四重的實力。」葯魂提醒唐絲絲。

「難怪熄了月光石都是不走,恐怕是看上了我們兩個淬體境三重武者的修為,想要一吞為快……」唐絲絲語氣之中泛出極強的殺意和冷厲。

葯魂雙瞳充斥著血色瞳芒,戰意凜然,「既然它已經找到這裡來了,不留下一點什麼,都說不過去了。」

玉龍劍一抖,低吟一聲,一道劍氣飛出,攜著劍罡向那黑血蟒飛去。

「它的目標是你,你輔助我!」淡淡的話語從葯魂口中吐出,卻似一道死死的命令一般,讓唐絲絲輕輕點了一下頭。

黑血巨蟒從草叢裡遊動而出,口中吐著黑色長信子,脖子一偏,用身上堅硬蛇鱗將那道劍氣擋了下來。

長尾一甩,竟帶有強烈的破空聲響,猶如風雷一般,去勢極快,竟向葯魂腰間掃去。

當葯魂聞到從黑血蟒身上傳來的腐臭氣息時,那堅如磐石的蟒尾已經快鞭甩到他軟弱腰間了。

「葯魂,小心!」唐絲絲也沒料到時那黑血蟒看似壯健碩,竟有如此矯健的身手,她急在眼中,紅潤小嘴驀的張大,嬌喝一聲,這時她才看清那巨蟒全貌,它長約七八丈,全身覆有嬰兒拳頭大小的堅硬黑鱗,在月光下黑光閃耀,顯得陰森無比。

這一擊「尾掃」若是擊中了葯魂,憑他淬體境三重大成還沒有開始煉骨的修為,一擊就得重傷,甚至會被收走生命。

葯魂戰鬥初時便將魂力外放出體外十餘丈內,早已把黑血蟒的一舉一動完全看在眼中,這一擊「尾掃」自然不會逃過他的眼睛。

血氣翻湧,葯魂身形一動,在血氣的包裹下躍向一棵大樹,身子剛跳出一個身長時,那蟒尾已經從他留在原處的血色殘影腰間橫掃了過去。

葯魂站立於大樹之上,堪堪把黑血蟒的掃擊範圍給躲了過去,不過他還沒有在大樹上站穩,那鋼鐵一般的蟒尾便是直接轟擊在了大樹樹榦之上。

轟哧!

成年*腰板般粗的大樹應聲折斷,葯魂腳下輕踩,從正在下倒的斷樹上飛彈下來,與黑鐵蟒拉開了一些距離。


「這畜牲蠻力倒還真大。」葯魂冷汗直流,喘著氣道。

「葯魂小心,我來助你。」站在葯魂斜後方的唐絲絲驕喝一聲道。

話音剛落,唐絲絲玉手上閃現出一道碧綠色的光華,這是她的本命火焰——龍果之火。

「去!」唐絲絲芊芊手指凌空點下,手中的碧綠火焰化成流體狀,向黑鐵蟒疾飛而去。

黑血蟒熱感應力敏於其他妖獸,瞬息間便是感應到周圍溫度的變化,轉過頭,口中黑色長信子嘶嘶的吐著,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讓人筋骨酸軟的腐臭氣息。

哈!

黑血蟒吐出一口帶著腐臭氣息的黑水,轟向流體狀的龍果之火。

要知道,葯族子弟武魂幻化的本命火焰可是能成長為地火的存在,黑水哪裡是碧綠火焰的一合之將,只一下就被唐絲絲的龍果之火燒成了黑煙,黑煙飄散,讓三人交戰的林間變得更加的腐臭不堪。

碧綠火焰成功的覆蓋在黑血蟒堅硬的鱗甲之上,燒得那鱗甲喀喀作響,卻不見將那黑血蟒引燃。

唐絲絲愣住了,她原本以為她的本命火焰一出手,可以直接把這淬體境四重的妖獸燒成灰飛,可是事實上,結果與她所想的大相徑庭。

「唐絲絲後退!」葯魂已經看到那黑血蟒向唐絲絲遊了過去。

顯然,唐絲絲的火焰雖然還不足以將黑血蟒點燃,但那火焰高溫還是對它造成了傷害,並且這種傷害是持續的,因為龍果之火的附著性極強,如果唐絲絲不催動魂力將其撤去,那麼這火便要持續燒下去。

黑血蟒脖頸處多了一圈碧綠火焰,襯得它的臉更顯陰森恐怖。

黑血蟒的移動速度極快,一息后便距唐絲絲只有兩丈距離了,唐絲絲嚇得連連後退,腳卻在此時不爭氣的崴了一下,整個人跌倒在地,地上白色光華直跳,她手中原本拿有的月光石也落到地上,彈開了。

唐絲絲雖然生有絕美容顏,可愛無比,但此刻,這黑血蟒哪裡還有絲毫的*,若唐絲絲不收走纏繞在它脖頸處的火焰,這樣燒下去遲早將它的鱗甲給燒穿。

它驀的抬高巨頭,大嘴一張,兩顆森白獠牙現了出來,引頸便是向唐絲絲咬了下去。

「啊!」一道無比凄厲的嘶吼聲在山林間響起,唐絲絲嚇得面無血色,心裡直道小命快沒有了。

「絲絲,運轉元氣。」葯魂急喊了一聲,左右手各飛出一道血火和森冷寒氣。


千鈞一髮之下,唐絲絲緊閉雙眼,完全無視即將咬下的巨蟒,面容反而極其平靜,體內元氣奔涌,她選擇了相信葯魂,把她的生命交到葯魂手中。

在黑血蟒流著無比腥臭的涎液咬下之前,一道溫暖的血火瞬息間覆蓋在唐絲絲身上形成血火屏障,隨即暖意傳遍唐絲絲全身,緊接著,森冷寒氣直接將被血火屏障包裹著的唐絲絲冰封起來,唐絲絲瞬間變成一個冰人,那冰極為透明澄澈,從外面可以見到冰里的唐絲絲表情平靜,紅潤小嘴輕啟,手裡結出奇特手印。

鏘!

黑血蟒不顧龍果之火帶來的灼痛,全力咬了下去,冰花四濺,冰雕一般的唐絲絲坐在地上只是輕輕一顫,並沒有被黑血蟒咬碎,絲毫未傷。

「我的寒煞之氣,怎麼可能會被你輕易咬碎!」葯魂口中喃喃,面容變得極其堅毅冷厲,隱隱間,能從他眼中看到憤怒般的殺氣浮現。

那一霎,黑血蟒血紅雙瞳中掠過一絲驚異之色,旋即一閃而逝,原本眼中充斥著的凶厲殺氣變得更甚,不知是頸上的龍果之火已經威脅到了它還是這一次它想用出更大的力道,只見它脖頸大動,身形再度拔高三分,狀若瘋狂的向唐絲絲咬下。

「畜牲!體得猖獗!」葯魂一聲大喝,手捏成劍訣,兩指之上血氣積聚涌動,瞬間那濃鬱血氣竟如血紅菩提一樣,發出血紅詭異之光。

咻!

手成劍訣的雙指使勁向前戳出,彷彿有著詭異紅光流動的血氣向前風雷般的對著黑血蟒飆射而去。

「血氣指!」

葯魂此時的血氣指與六年前淬體境三重實力時的血氣指相比,威力大了一倍不止!

就在黑血蟒那血盆大口即將再次咬合上變成冰雕后的唐絲絲時,血氣指如同脫手的靈器直接擊打在了黑血蟒的側頸。

打蛇打七寸這種基礎的道理葯魂和唐絲絲皆是知道,所以兩人的攻擊點全都圍繞在黑血蟒的七寸之處做著文章。

砰的一聲巨響!

黑血蟒不但沒有咬上唐絲絲,反而碩大蟒頭被血氣指擊歪,向一旁倒去,脖頸處的一片鱗片掉落在地。


葯魂眼中滑過一絲訝異驚駭之色,這黑血蟒的防禦實在是太變態了,以他目前的實力,全力一擊狀態下的血氣指就是把黑鐵鼎打出一個洞都不為過,但是此刻僅僅是打落黑血蟒的一塊鱗片而已! 黑血蟒嗷的一聲痛叫,但並沒有退卻,似乎還想要咬殺唐絲絲,在它看來,只有滅殺了唐絲絲,它脖頸處的碧綠火焰才會因為失去控制而消失。

黑血蟒人如其名,從它受傷的地方流出膿黑的腐臭血液,那血液腐臭不堪,不能入鼻,葯魂聞來頭竟有暈眩之感,隱隱的想要嘔吐。

血氣指的這一點傷害還不足以威脅到黑血蟒,它移動著,柔軟肥膩的身子在唐絲絲周身盤繞了幾圈,冰封的唐絲絲半坐在地面,黑血蟒的蟒身已經纏到了唐絲絲的下巴。

黑蟒,白冰,野獸,美女——這一幅畫面古怪血腥,充滿著暴力與溫柔。

「牲口!找死!」

葯魂反手拍出一掌,一團血腥之火向那黑血蟒飄去。

黑血蟒全身一抖,從體內逸出大量黑霧般的氣息,蕩漾在它周身。

「想防禦,」葯魂瞳孔微縮,「這廝怕火,我的血火雖不如龍果之火,但燒滅這黑霧還是綽綽有餘的。」

葯魂雙目血紅,如有鳳血流轉,透過濃密黑霧留意著黑血蟒的一舉一動,那廝大口一張,從口中吐出一團黑水,那黑水經過黑霧之時,將把黑霧引動,瞬間把黑霧吸入黑水之中,黑水也在瞬息間變成數十支黑水箭,懸浮於空中,旋即向葯魂飛射而來。

「不好,它竟要進攻。」

黑水穿透血火向葯魂射去。葯魂血火變成血紅星光,消失不見。

「崩步!」

葯魂眼眸微顫,腳下一動,砰的一聲身形如同炮彈一般彈開。

啪啪啪……

黑色水注變成的黑水箭將葯魂之前所立之處三丈內的山地射成了篩子,而葯魂留下的血紅殘影帶著數十個黑洞,也是被穿得煙消雲散

堪堪躲過這致命一擊的葯魂躲在暗處,大汗直流,「這要是射上了,流血也得流死我,不好,唐絲絲。」

葯魂轉頭向唐絲絲望去,那黑血蟒全身開始收縮,似乎想要將變成冰雕后的唐絲絲絞碎成粉末。

黑血蟒身長十幾丈,蟒身的絞殺之力足以纏死一隻史前巨鱷。

唐絲絲變成的白色冰雕發出喀嚓聲響,彷彿下一霎便會碎成粉末,那冰雕一碎,唐絲絲也休想活命。

「絲絲!」葯魂厲喝一聲,眼中紅芒散發出極強的殺伐之氣。

「御風劍術,血氣翻滾!」

手腕一翻,手中玉龍劍發出一聲龍吟,砍出一道劍氣,那劍氣攜帶著滾滾血氣,利用劍氣和排雲血掌融合成的合擊技產生的血氣旋風。

旋風之中的血氣不停翻滾著,就像旋風攪起黃沙一般,只不過這道血氣旋風是橫著向黑血蟒掃蕩去的,葯魂只怕傷了讓唐絲絲分毫。

血氣旋風在虛空中翻滾,向那黑血蟒席捲而去。

這黑血蟒一直高昂著頭,根本沒有料到葯魂已初窺御風劍術堂奧,因為在它的意識領域裡葯族子弟全是御火高手,沒有進過一人是具有風武魂的。

它不知道的是沒有風武魂也可以刮出旋風,甚至是颶風,而且方式還不單一。

纏繞著唐絲絲的黑血蟒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閃,被這股強勁的血色旋風重重拍打上。


血風帶著強勁的旋之力,竟將成百上千斤的黑血蟒擊飛到高中,而被它纏繞住的唐絲絲也是飛了起來。

「絲絲!」葯魂低喝一聲。

身形一動,葯魂向著唐絲絲飛撲而去。

所幸的是,被血風擊向高空的黑血蟒失去了身體的控制,被強勁風旋拉成了一條直線,冰雕狀的唐絲絲也是重獲自由。

「別過來!」高亢的女聲從冰雕里傳了出來。

聞言,葯魂及時止住了腳步。

砰的一聲響,冰封唐絲絲的寒冰在血氣屏障的燒烤之下炸成了碎冰,唐絲絲在空中猛然一個倒勾,整個人穩穩的落到了地面。




Related Articles

“身手不錯!”李青眉頭輕挑,有些驚訝的開口道。

先前熊淍那一刀,隱隱已有刀氣透出,雖說刀...
Read more

林邪雙拳攥的緊緊的,雙眼裏有着賭錢輸了的那般血紅。

“我說林邪,你是蠢得死還是本來就是大豬頭...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