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揚這才饒過他,警告道:“以後我問什麼,你給我回答什麼,別跟我拐彎抹角的,不然我見你一次,打你十次!”轉而朝小芹目前問道:“大媽,你手裏還有多少錢?”

小芹母親顯然沒想到葉飛揚會這麼暴力,特別是,他跟秦建軍討要銀行卡的行爲,更是嚇住了她。

聽到葉飛揚話的她,還以爲葉飛揚要跟她要錢,生怕惹怒葉飛揚,她也是慌忙跑進房間,將皮夾中老人頭掏了出來,“家中還有一萬塊!銀行卡中還有五千!”


葉飛揚點點頭,接過小芹母親遞來的老人頭,但令小芹母親未想到的是,葉飛揚並沒將所有錢拿走,而是抽了其中十張,遞給了秦建軍,“這些錢,是小芹母親借給你的,看好了這是十萬塊。既然你是借的,那自然要利息,也不多要你的,一天一萬!要是不還,老子就要了你的命!現在,你可以滾去醫院了!”

將十張老人頭遞給秦建軍後,葉飛揚也是轉過了身。

看着葉飛揚遞來的十張老人頭,再回味着葉飛揚的話,丁建軍連死的心都有了,“TMD,這是十萬?欺負我老眼昏花,看不清楚?還收我一天一萬的利息,這TMD比高利貸,還高利貸!要不是老子身體受傷,老子早起來跟你幹了!TMD,臭小子,老子記住了,等老子病好了,老子就把你砍成一百段!”

下了狠心的秦建軍,就是把所有錢花光,都要找人把葉飛揚殺掉,這或許是葉飛揚沒料到的。

但礙於目前的形勢,他只能裝孫子道:“大爺,以我現在這個狀態,能走到樓下?”

葉飛揚白了他一眼,“你怎麼上來的,怎麼下去,難道還要我教你?”

“我……”秦建軍面色難看,他進來時,雖說身體虛弱得很,但還沒受傷,可不像現在,渾身是傷。不要說走路了,就連爬着都費勁,因此他也是哀求道:“大爺,您送佛送到西,就送我去醫院吧!”

葉飛揚本想拒絕的,但看到秦建軍臉色慘白,若是再不送去醫院,就要掛了,只能點點頭,“好,我送你去醫院!”


隨後,葉飛揚就將秦建軍拖下了樓,給他叫了個出租車,“送他去醫院!”

之後,便又回到小芹家。 (求下鮮花!!)

當葉飛揚回到小芹家時,小芹母親已癱坐在沙發上,大氣不敢喘一口,看着進門的的葉飛揚,她更是顫抖個不停,“我們就那點家當了!”

葉飛揚知道小芹母親誤解自己的意思,不由一笑:“大媽,你不要緊張,我不是壞人,我不會傷害你們的!”

“真的?”小芹母親滿臉不可思議。

確實,葉飛揚之前的舉動把她嚇唬的不輕。畢竟,你葉飛揚拿起水果刀,就是不留情面的朝秦建軍大腿插去,這種事一般人做不到,畢竟秦建軍是活生生的人,並不是畜生啊。

葉飛揚清理起房子內的血跡,“大媽,你放心就是,我還是那個羞答答的小葉,我會好好照顧小芹的,您也不要擔心,明天就能拿到解藥了!”

“真的?”小芹母親眼前不由一亮,好似沒聽到葉飛揚跟日本女人打電話一般。

葉飛揚點頭道:“嗯,大媽,等明天拿到解藥,小芹就會恢復記憶了,這樣的話,你就能帶着她回鄉下了!”

“帶着她回鄉下?”小芹母親有點擔憂的看着葉飛揚,“秦建軍不讓我們走,說我們只要離開半步,就算找到天涯海角,也要把我們殺掉!”

葉飛揚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大媽,秦建軍沒有那個膽量的,你放心好了!”

“真的?”小芹母親依舊有點不信。

葉飛揚拍拍胸膛保證頭,“真的!”

“那我就放心了!”葉飛揚的話,如定心丸一般,這才讓小芹母親放心下來,隨後帶着複雜心情,就回房去了。

至於葉飛揚呢,在打掃完房中血跡後,準備在沙發上將就一晚,但還沒等他躺下,小芹卻是喊住了他,“老公,你出去那麼久,還不進來?”


原來,在秦建軍進來時,爲了不引起必要的麻煩,葉飛揚竟是將小芹打昏了,現在看到小芹出來,不覺心頭一顫,“今晚該如何度過?”

“老公,還不進來?”在葉飛揚深思該如何度過時,小芹也是一臉抱怨的來到了房門口。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狠了狠心,葉飛揚終於踏進了房間。

而在他踏進門的剎那,小芹的話差點讓他癱瘓下去,“老公,你還沒碰過人家呢!人家想了,來吧!”

“現在?”葉飛揚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他之所以不想跟小芹獨處一室,就是怕這事!沒想到,該來的還是來了,這該怎麼辦?

“老公,來嘛!”在葉飛揚沉思中,小芹也開始解上衣,“對了,你還沒洗澡呢!快去洗澡!”

“是是是,我沒洗澡呢!”聽到這話的葉飛揚,不覺鬆了口氣,之後就衝出了房間,直奔洗澡間。

而在他衝進房間,暗歎好險時,小芹也是滑着輪椅進了洗澡間,“老公,向來都是我媽給我洗澡,我要你給我洗!”

“我給你洗澡?”葉飛揚險些沒暈倒在地。

他是男人,就算他自制能力再強,他也怕抵擋不住,畢竟小芹,還是花季少女,她的姿色,雖說不及秦小雨,但放在任何一地兒,依舊是數一數二的。

何況她開朗的性格,更是讓男人歡喜不已。

小芹開心的點點頭:“是呀,你是我老公,給老婆洗澡,就是分內工作,難道你不願意?”

葉飛揚搖搖頭,可嘴上卻說:“願意,願意!”

“願意還不洗?”葉飛揚應答聲剛落,小芹便抓住了他的手,朝自己高挺的胸部摸去。

“我……”葉飛揚心急如焚,“這該怎麼辦?”

他雖是好色之徒,但他並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如今的小芹,被藥物作用着,不知道自己的行爲,要是等她服下解藥,恢復記憶,她得悔恨成什麼樣?

要知道,人家今年才十八,纔剛剛成年!難不成,自己要讓這十八歲的花季少女,恨自己一輩子?

不!他葉飛揚絕對不是這種人。

因此他也是拒絕了,“小芹,我累了,我想去休息!”

“你不給我洗澡了?”小琴不開心的憋着嘴,葉飛揚搖搖頭,“不給你洗澡了!”

“你……”小芹眼中頓時有淚花滾了出來,“你是我老公,你爲什麼不給我洗澡,是不是心理沒有我啊!嗚嗚……”說到傷心之處,小芹竟是哭了起來。

葉飛揚心酸的很,他最見不得女人的眼淚,特別是小芹,這種飽受折磨的少女的眼淚。聽到她的哭聲,葉飛揚恨不得滿足她這個願望。

但葉飛揚卻清楚的很,她的痛苦是短暫的,若自己滿足她的願望,真幫她洗了澡,那她的痛苦纔是一輩子!葉飛揚雖不是什麼好人,但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他還是不會做的。

因此,葉飛揚也是堅決的拒絕道:“你是我老婆不假,但我不會給你洗澡的!你要是聽話的話,就給我乖乖去睡覺!”

“你爲什麼不給我洗澡!”小芹眼中佈滿淚花,異常傷心。

葉飛揚並沒搭理她,就這樣走出了洗澡間。

“嗚嗚……”不知哭了多久,小芹終於停止抽泣,出了房間,朝坐在沙發上嘆氣着的葉飛揚詢問道:“老公,你愛我嗎?”

“愛!”葉飛揚點點頭,“正因爲愛,所以我纔不能給你洗澡!”

小芹點點頭,“你愛我,那爲什麼不給我洗澡呢?我知道,你外面有女人,但我不嫌棄,只要你承認我這個老婆就行!”

這一刻的小芹,倒沒之前的任性,顯得很乖順。

葉飛揚深呼一口氣,“小芹,現在有些話我還不能給你說,等明天再給你說!”

“爲什麼要明天呢?”小芹轉悠着迷人的眼眸。

葉飛揚摸摸她的秀髮,“因爲明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過了明天,一切就好了!”

“真的?”小芹臉上佈滿喜悅,竟真如孩童一般,期待着明天的到來。

而在期待中,小芹也沒了之前的要求,竟是伏在葉飛揚大腿上,幸福的感受着葉飛揚大腿跳動的韻律,滿足的說道:“老公,我好幸福!好幸福哦!”

葉飛揚點點頭,“明天過後,你會更幸福的!”

“真的?” 第二天九點不到,葉飛揚就接到了趙小妹的電話,催促他快點到金鼎商貿城,“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我大老遠的從日本趕來,你竟還沒來!還讓我等?還沒見過你這種人!速度給我來!”之後,便掛掉了電話。

而在對方催促下,葉飛揚不覺清醒了許多,之後便跟着小芹去洗漱,洗漱完畢便獨自一人朝金鼎商貿城三樓去了。

金鼎商貿城三樓,高檔咖啡廳內,此時一名穿着時髦,翹着二郎腿抽着煙吐着菸圈的女人,正沒有耐性的朝門外望去,“這是什麼人?都幾點了,還不來?不知道別人時間金貴?”

而在她抱怨中,葉飛揚也是衝進了咖啡廳,沒有猶豫,葉飛揚便朝吐着菸圈的女人跑去,沒經對方允許就坐在了對方對面:“解藥拿來沒有?”

“你是?”女人顯然沒想到,給她打電話的是這麼個人。

老里老氣的打扮不說,還穿着一件女人t恤,更可氣的是,他身上哪有一點大款氣,渾身的泥土氣息。用眼掃了葉飛揚一眼,她就翻着白眼抱怨道:“就你這熊樣,還買解藥?你TMD耍老孃是不?”

僅僅過了三秒鐘,就見女人拿起了挎包,滿是罵聲的站了起來,“TMD,老孃真是走了狗屎運了,竟碰上這種乞丐,也不知道哪個不要臉的,竟是把老孃的聯繫方式,給這麼個要飯的!晦氣真是晦氣!”怒罵着的女人,還不斷甩着手臂,似是怕葉飛揚身上的泥土氣息沾染了她。

葉飛揚沉默不語,只是待女人快衝出房間,才喊住她,“這個夠了吧?”

“夠?”女人沒有好氣的回過頭,就要怒罵你神經病啊,可當她看到那張熟悉的銀行卡時,不由停止怒罵,轉而客氣的說道:“你有錢還這麼個打扮,害的我誤會了!”

說着,就從包中拿出了一個小藥瓶,“這是解藥!把銀行卡拿過來吧!”

將藥瓶放在桌上後,她就去拿葉飛揚手中的銀行卡,並且伸手過程中,還不斷向葉飛揚拋媚眼,“其實嘛,你這個人長的還是挺帥的,只是,你這身打扮,很少有女孩子會接近你!”說着,還刻意將小手朝葉飛揚碰去。

有便宜不佔,那是王八蛋!

以葉飛揚的性格,怎麼會放過這種機會?

但……這次他還是拒絕了,在女人手要碰到他時,他猛然將手拿開,將銀行卡扔到桌上,“給!”

“你!”葉飛揚將手抽走,女人不覺顏面無存,隨即怒着嘴,一臉氣憤的看着他,“對不起,解藥漲價了,六百萬!”

“六百萬?”葉飛揚微微一笑,“一千萬行不?”

“一千萬?”女人眼珠子差點掉出來,她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葉飛揚竟開口道,但她是爲錢來的,因此葉飛揚話音剛落,她便點點頭,“成交!”

隨後,她就從口袋中掏出刷卡機,將銀行卡放在了刷卡機,然後用一種極其溫柔的眼神看向葉飛揚:“密碼?”

“121212!”葉飛揚抽着煙,連看都不看女人一眼。

“有錢嗎?”做了這麼多樁買賣,還沒有人告訴過她密碼,現在看葉飛揚如此慷慨,就說出了密碼,女人便產生了懷疑。

轉而用要吃了葉飛揚的眼神看着他,“要是裏面沒錢,你就等死吧!”

可當她輸入密碼準備教訓葉飛揚時,才發現錯了,這哪裏是有錢,這TMD簡直是有錢的要死!整個刷卡機竟是顯示不出數目,任憑女人嘗試了多少次,竟是讀不出來!可見裏面得有多少錢。

沒有猶豫,女人便點了一下,“一千萬!”瞬間,交易成功的信息就彈了出來。

“我草!”女人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再次看向葉飛揚,她眼中除了桃花氾濫,還是桃花氾濫,那樣子就像吃了**的女人,等着男人來上一般,滿臉的風【騷】。

還沒等葉飛揚開口,她竟主動坐到葉飛揚跟前,用手撫摸起葉飛揚,“老闆,晚上有空嗎?”她聲音溫柔到極致,特別是聲音中的磁性,足以讓所有男人傾倒,也不知道她用這種方式,折服了多少男人。

不過,葉飛揚並沒被她折服,在她手要摸到他大腿時,他忽然繞到了一邊,“交易完成,我該走了吧?”

“老闆!”女人聲音中盡是風騷,不斷用腿去蹭葉飛揚。

“髒髒髒!”她腿靠近的剎那,葉飛揚竟是甩動起腿,並且邊遠離女人,邊甩動着身子,“這裏怎麼滿是臊氣味,噁心,真是噁心!”

“老闆,有臊氣味不是更好嗎?”女人不但不生氣,反倒是將嬌軀向葉飛揚身上靠去,似是想用胸部溫柔的東西,去蹭葉飛揚。

那樣子像極了****。

不過,葉飛揚可不買她的帳,還沒等她胸部靠近,卻是推了她一把,“TMD,老子是來買藥的,不是來買肉的!”

“哎呀,老闆你怎麼能這樣說呢,人家還是處呢!”葉飛揚話音剛落,女人卻是在撒嬌起來。

葉飛揚沒有好氣的瞥了她一眼,之後就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老闆,我飢渴了,陪陪我嘛!”還沒等葉飛揚走幾步,女人卻是從後面抱住了他,用挺拔的咪咪,磨蹭着葉飛揚。

葉飛揚冷冷說道:“給你三秒鐘時間,趕快把你髒乎乎的身體拿開,不然我可不客氣了!”

“老闆,人家就等着你不客氣了!”葉飛揚的話沒嚇到女人,更是讓女人將他抱得更緊了。

“賤人!”女人的不鬆手,終於惹怒葉飛揚,沒有猶豫,他竟是猛的一擴手臂,似是想將女人彈開。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