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浮生現在主攻,對方呢,主要的還是躲避,對方還是十分之不錯的,硬生生的就是將葉浮生的攻擊都給避開了過去。

對方現在這是企圖將攻擊招呼到葉浮生的身上,企圖是給予他一擊必殺,希望是可以將葉浮生給弄死。

想法呢,那是好的,實際操作起來就是葉浮生會躲避呀,對方的反殺的確是很不錯,但是,對方可以避開了他的攻擊他就必須是要被對方給命中?這是哪裏來的道理?

這麼的一耽擱,這下屬基本上是可以確定可以安然的逃離了。

葉浮生這邊,那也是不想跟你這麼的東拉西扯下去了,這不,這是將魔藤給釋放了出來。

魔藤這麼的舞動着的一種感覺讓人看着簡直就是頭皮發麻的這麼一種樣子,這腦瓜子,那可真的是嗡嗡的好么。

這麼的下去,這是讓人不可能是愉快的這麼一種感覺啊。

葉浮生這邊,這是神態淡然的與對方對視。

這麼的,這是攻擊瞬間朝着對方的身上招呼了上去,這是要打得你吐血的這麼一種樣子。

「你,你不覺得,你這麼的下去,真的是讓人不是很開心么!」

「我不覺得呀,我覺得這個幹什麼?」

「你以為我真的是你所認為的這麼好打么?不可能!」

這不,對方這是虎軀一震,做好了要跟葉浮生死磕到底的這麼一種準備,真的,這是想好了要將這一輪的攻擊朝着你的身上,這麼的狠狠地就是幹了上去。

這是要一定一定是要給與你這沉重的打擊,致命的傷害,打得你這是懷疑人生。

然後,葉浮生也是直接就是將李斯給召喚了出來。

李斯的偷襲,那也是在這一刻一瞬間,展開了。

砰砰的聲音,響起。

這是攻擊一次次的命中到了對方的身上。

這是每一次的命中都給對方帶去了這致命的傷害。

砰,砰的聲音接連不斷的響起。

這攻擊,簡直就是給人整的那是頭皮發麻的這麼一種樣子。

砰的聲音又是想起了一次,這一次的聲音比較重,感覺,攻擊也是比較重。

這是一次削弱要點點,一次麻痹一點點!

「我,我可真的是生氣了,是生氣了,你知道不知道啊!

「啊?我要知道這個么?」

「你,你到底是在如何的算計我,說出來,不要這麼的藏着掖着了,這不是真英雄干出來的事情,絕對不是!」

「哦,哦,這麼的一回事呀!」

葉浮生聳肩,我就不稀罕是搭理你的這麼一種情況,你,愛怎麼地,你就怎麼地,真的!

「你,你到底是怎麼在算計我啊!」

麥克大喝,死都得是要死明白才行啊。

此刻的這麼一種情況簡直就是死不明白了,這,這是讓人腦瓜子那都是有點疼的這麼一種感覺啊。

精元,吸收。

此刻此時李斯這是開始了。

這邪修真的是所有人的剋星,怪不得這是全世界的力量都得是要將邪修給封印,統一戰線了要來對付邪修,因為這種吸收精元的方式比吸血鬼這邊是直接吸血要來的那是可怕多了。

連吸血鬼都不是邪修的對手,真的是一吸收就是一個準。

就這樣,總算是將麥克給徹底的是搞定了。

搞定了麥克以後,這不,這事情頓時就是變得簡單了起來。

反正其餘的人也追不上了,那就乾脆是回去好了,放棄吧,還能是如何。

時間流逝!

這日子,那也是在瞬間就是恢復到了寧靜。

今日呢,這葉浮生是跟往常一樣,在這修鍊之中睜開了眼睛。

然後呢,這秋瑾就回來了。

回來了以後,真的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這是一種好像是誰給狠狠地欺負過的感覺。

秋瑾的雙眸,直勾勾的盯着這葉浮生看着。

葉浮生當然是要詢問了,這是什麼情況要說清楚才能解決啊。

這不,秋瑾買了一批貨,然後呢,這一批貨是殘次品,用不上!

保守估計呢,這是要損失上百萬。

這麼一個末日之中,做一筆買賣真的是不容易賺錢,本來也沒有想過是要賺錢,為民服務。

這麼的,只要是不賠錢就行了。

但是現在,這直接就是賠錢了啊。

這是要賠本一百萬啊。

這可真的是相當的嚇人啊。

這不一想到要賠一百萬,心裏委屈,委屈的情況之下就一路哭。哭夠了才回來的,但還是被這葉浮生給發現了。 他努力壓抑著怒火,盡量用最溫柔的語氣,他生怕自己的怒火,會嚇到那個丫頭。

「在第一醫院。」慕雪回答。

「你受傷了?」冷言努力壓抑的情緒,這一刻終於爆發開來,他問這話的時候,聲音都顫抖。

「不是,是喬姐,她額頭受了傷,我怕她傷口感染,便帶她來醫院打破傷風。」

「你沒事就好。」冷言鬆了一口氣,心裡不禁責怪,這個女人,不知道自己是個孕婦嗎?帶下屬去醫院這種事情,讓下面的人去做就好,她是不是忘了自己是個女人?

儘管心裡如此抱怨,但是不得不承認,他其實就喜歡這樣的慕雪,喜歡這樣有人情味的慕雪。

「去市中心醫院。」冷言吩咐道。

「是。」

冷言趕到醫院的時候,喬欣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還打了破傷風,慕雪和喬欣,正從醫院出來。

慕雪一眼就看到從車上下來的冷言,冷言也遠遠看見了她,他大步走到她面前,不顧來來往往的人群,直接把她擁進懷裡。

慕雪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微微一愣,而後反應過來,冷言為什麼會這麼激動,她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小聲道:「放心吧,我沒事的。」

「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通知我?」冷言瞪她。

慕雪下意識縮了縮脖子:「也不算什麼大事,我自己能處理。」

她第一次看冷言發這麼大的火,很是不適應。

「你處理什麼處理?你能處理,就不告訴我嗎?我是你丈夫,你有事情都不第一時間通知我,我……」

冷言話還沒說完,慕雪突然踮起腳尖,對著他的唇,就吻了上去。

冷言未完的話,淹沒在吻里。

冷言驚得瞪大眼睛,這是什麼操作?這女人,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主動吻他,他覺得他有點適應不良。

慕雪看他瞪大眼睛,以為是他還在生氣,她更加用力地摟緊他,吻得更是投入。

冷言在心裡哀嚎一聲,覺得自己真是被這女人給打敗了,他明明是在教訓她,可是她呢,不看時間,不看場合,竟然用這招來對付他。

她肯定是知道他最受不了她的主動,肯定是,這女人,可太有心計了,可是他,竟然偏偏就喜歡這樣的她,他可真是被她給打敗了。

慕雪看他臉上變換著各種神情,臉上的怒容,在驚愣過後,也漸漸散去了,她才放開他,而後小聲道:「對不起,我只是還來不及說,你別生氣,你生氣的樣子,我害怕。」

冷言何時見過慕雪如此這般?明明是那麼清冷的一個人,此刻卻軟乎乎的,像個做錯事乖乖認錯的小寶寶,別說他不是真的生她的氣,就算真的生她的氣,此刻看到她這副模樣,也氣不起來了。

他嘆了口氣,點了點她的額頭:「你這丫頭……你……哎,讓我說什麼好?」

這麼高冷的一個人,如此對他服軟,他可怎麼扛得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陳飛翔說了一聲:「好的,會按時到達的。」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韓風與陳飛翔兩者反差極大,形成兩種完全不同的極端,韓風那一頭正在哈哈大笑,樂得滿地打滾。

而陳飛翔著頭則截然不同,臉上再次顯現出來之前的憂愁,而且還多出一抹憤怒,在著個靜春湖大罵着:「卑鄙小人,我3000萬都花了,就和我見個面。」

本已臨近中午,到了該吃午飯的時候了,現在陳飛翔氣也被氣飽了。還吃什麼飯呀!然後叫車就來到了目的地,大中午的太陽曬的地面有些發燙,這個地面之上就彷彿一個巨大的蒸爐,曬得陳飛翔這位大少爺兩眼忽明忽暗的。

等了接近一個多小時才看見韓風韓風他穿着本廠白暴室裰衣,一條寶藍色幾何紋腰帶系在腰間,一頭如風般的長發,有雙顧盼生輝的朗目,當真是風流才子的樣子,韓風臉上含着笑意,正嘴裏含着一根雪糕,優哉游哉的不緊不慢的向陳氏家族的少東家陳飛翔走去。

陳飛翔看見向自己走了的韓風,臉上憤怒之色暴漲,開口大罵道:「你怎麼才剛來,我都等了一個多小時了。」

韓風沒好氣地說:「道怪我咯!誰知道你來這麼早,誰讓你來這麼早的,早來不會打個電話」

陳飛翔別韓風說的無言以對,剛來的氣也消了不少,之前還直跺腳呢?然後憤怒的說道:「快點把銀行卡號發過來,我好給你那飆車贏得3000萬。」韓風不緊不慢的一個一個的蹦出銀行卡號:「3—…」不過一會韓風手機上傳出了到賬的聲音。陳飛翔不屑的說:「錢到賬了,我走了」便默默轉身走了。稍後,陳飛翔出現在了陳氏集團總裁辦公室,陳飛翔在那坐着,他的父親則坐着椅子上,倆只胳膊肘放在辦公桌上,倆手五指併攏,眼睛死死的注視着陳飛翔。

陳飛翔帶着一臉愧疚之色說道:「老爸,3000萬以送到韓風手中,而且我們與白家的關係沒有受到影響。」

說完便撲通跪下,說道:「老爸我錯了,我錯了,我會改過自新的。」陳飛翔的父親帶着一絲沙啞的聲音傳來「起來吧!這3000萬算給你長個記性。」陳飛翔帶着一絲嚴肅認真的表情:重重的磕了一下,說道:「爸,我會洗心革面的,讓我們白氏家族重振雄風,把白家干倒。」

而剛才的韓風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喃喃自語的說道:這已經過了一天半了,應該開始施工了吧!趁著一會沒事去看看他們施工了嗎?,問問何時能完工,此時天上還是頂着大太陽。天氣過與炎熱,剛剛那根雪糕已經吃完了,現在實在熱的難受,在路邊小超市裏買了一大堆各式各樣的雪糕,打算帶些給建築工人,自己也順手從中拿出一個吃了起了。

沒溜達一會,就到了自己這50、60平方米的小店門口,看到建築工地已經開始準備了,裝修材料被整齊的擺放在門口。

韓風之前放着好好的大醫院不幹,給自己找了個理由說道「自己這個人呀,生性自由,愛放蕩不羈,如果要是一直把我拴在醫院的話,那才是讓我真的很痛苦,如果要是能夠讓我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自然是萬分開心。人生要及時行樂,及時享福。珍惜美好時光。」

最後竟然要跑到一個大約不足50平米的一個房間地方韓風打算開間醫館,而這家醫館不治療普通患者,只治療疑難患者。成為當今天下第一醫館,青史留名,萬世留名。

前幾天白家大小姐看在那天就看在你這麼信任白大小姐的份上,白大小姐給我找一個比較靠譜的裝修公司,雖然有些貴,但是他們家的那個材料都是最好的,絕對是俗,而且白大小姐還有的是這家公司裏面的性價比最高的。

剛剛開始的時候我韓風不滿意設計師的圖紙,但經過我的指點這家的設計師又重新換了一份圖紙,經過改造的這份圖紙發現確實是比之前看起來看起來更加敞亮。」

前幾天設計師重新設計的圖紙放到了韓風的面前,韓風的仔細看了一下,照着自己的這個小店進行了一下筆量的對比,這可是通過極強的想像力才能夠想像出來的事情。

既然你們是白家大小姐白雪推薦過來的,那麼就相信這家裝修公司的實力,後期的裝修的事情就全部交給了這家裝修公司了,決定一起最後這些算不算全部的裝修費用即可。之前被前妻陷害只能凈身出戶,還擔心沒錢付裝修款呢?現在老子有了3000萬還怕沒有付不清裝修錢,還差這點錢。」

他們幾個人聽到這句話就知道韓風是極其信任他們的,要不然的話也絕對不會將這件事情交給他們做。

既然如此,那這件事情就交給裝修公司了,應該是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這家裝修公司百年老店的信譽可是擺在那裏。裝修公司之前所說出來的話,讓韓風滿意的點點頭,白雪也叮囑了幾句隨後就和韓風兩個人離開了,設計師看見他們兩個人離開的背影,在心裏默默記住一定要將這件事情告訴自己的老闆。當天夜裏便把這件事告訴了他們的老闆。

一定要將這店面好好的裝修一下,畢竟看起來韓風與白家大小姐的關係非常的好,千萬不能怠慢了。

如果要是出現了一點點質量的問題,說不定就算是打了她們的牌子,白家在這座城市的影響範圍,可是不小的想要滅了他們一個小小的專家公司,那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猶如捏死螞蟻一樣簡單。

所以他們對這家的裝修要求高,必須達到客戶要求。私底下也是用幾乎成本價進購材料的,基本上沒掙什麼錢,為了維護與白家的有好關係。。 「老師,學院為什麼讓我們去對戰來挑戰的學院?」藍軒宇有些不相信地問道。

十分鐘前,肖啟召集了一年級的學生,向一年級學生宣布了外院將讓他們去對戰前來挑戰的玄台書院!

「因為你們是史萊克學院的學生,這次來挑戰的人跟你們的年齡一樣!這也是學院對你們的期望,待會會現在斗羅世界開始這場比賽。勝利者將於三年級戰鬥!」肖啟頗為自信地說道。

在他看來,那所敢來挑戰的學院純粹就是來蹭熱度的,根據學院調查,花了不少錢買那些媒體宣傳。

行啊!既然要蹭熱度,就讓你在全聯邦丟了臉!

「老師,是那所學院敢來挑戰史萊克學院?」藍夢琴有些不詳地問道,她第六感告訴她這事不簡單,畢竟史萊克學院的威名在這,那所學院敢以這種砸場子的方式來挑戰!

這世上有傻子,但傻子根本不會做這種砸史萊克場子的事。

「一所名為玄台書院的普通魂師學院。」肖啟淡淡說道。

藍夢琴一聽,玄台書院,頓時就慌了,她是在場的人中最了解玄台書院的,因為那是位於不周山的神族學院啊!

玄台書院,神族第一學院!培養了數以萬計的神族成員,神族大軍中的中高層軍官一大半來自玄台書院!

可以說,玄台書院是神族培養下一代的搖籃。

藍夢琴深呼吸一口,問道:「老師,玄台書院來挑戰我們的人有幾個?領頭的長什麼樣?」

肖啟看著一臉謹慎的藍夢琴,內心還是有些讚許的,畢竟獅子搏兔亦要全力以赴!

「玄台書院派出了六個人,領頭的是一名留著銀色短髮、背後披著銀色披風的英俊男孩。」肖啟簡短地介紹道。

藍夢琴自然去過玄台書院,實際上她還有一個玄台書院學生的身份,雖然她在玄台書院上課的時間很短,當她老師可是真禪聖王!

在她印象里,玄台書院有銀色短髮的學生不少,但背後披著銀色披風的學生只有擎天!

那可就麻煩了,藍夢琴是清楚玄台書院跟她差不多年齡的學生們中的佼佼者,其中擎天被譽為新一代領軍者!

雖然擎天今年才十二歲,但他的實力在高年級學員中也屬實出眾,能壓擎天的學員寥寥無幾!

「好了,待會學院就會讓玄台書院的人進入斗羅世界的史萊克決鬥場,將由你們派出六人對戰玄台書院!」

「記住,這一戰會全聯邦轉播,你們身上肩負著史萊克的榮耀!」肖啟說完就走了。

肖啟走後,整個一年級開始討論起來。

「藍軒宇,我們能不能上?」冰天樑主動請纓道。

Related Articles

「你不是也感到疑惑么?為什麼現在本該在奧雷國的金焱會以如此突兀的方式回來?」

宗良微笑着來到鄭曉樊面前蹲下身道:「因為...
Read more

此刻,蕭凌天的面色很不好看,因為身後,萬千岳追殺而來了。

「血魔宗的雜碎,你逃不掉的。」 身後冷喝...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