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昇看清了來人,不由得心中一喜。來人正是葉夏,曾經是黑袍手下的小瞎子,後來失憶後跟了葉昇,並自動跟了葉昇一個姓氏。

一直以來,葉夏都在葉昇的指導下修鍊,或許雙目失明,也或許是心性單純,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到修鍊中,因此他的進步速度非常快,短短半年來,其實力便已達到了臟腑境四重。

昨日葉夏剛從修鍊室出來,聽說葉昇的事之後,立刻趕了過來,給葉昇幫忙。

「大哥,你去對付血衣,這些人交給我!」葉夏手持兩柄彎刀,彎刀繞著他身體旋轉,撲入侍衛之中,凡是靠近他的無不受傷敗退,不過幸好葉夏生性善良,並未傷這些人的性命,只是令他們失去戰鬥能力。

「交給你了!」葉昇回頭,走向血衣。

「我是暗劍的首領,你若殺我,歐陽子明不會放過你的!」血衣駭然道,此時他第一次有了死亡迫近的恐懼感。

原本穩穩的可以拿下葉昇,並得到他的雷龍珠,可是如今不但沒得到,反而要搭進自己的小命,這讓血衣覺得簡直是荒唐!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葉昇冷哼一聲,縱身撲了上去。

血衣見葉昇殺意堅決,知道無法靠語言讓對人退卻,乾脆也不再啰嗦,雙拳陡然緊緊握住,渾身青筋暴起,肌肉緊繃,皮膚下面如同有一條蛇一般蠕動。

啪啪啪……

血衣身上發出噼啪之聲,緊隨著身體的膚色變得發紅起來,肌肉漸漸膨大,最終足足大了一圈,整個人也比過去高了一頭。

「雖然使出這一招,會讓我功力後退,但此時也顧不得太多了!」血衣雙目赤紅的瞪著葉昇,伸出鋼鉗般的大手抓了過去。

嗖!葉昇卻是身形一閃,躲了開去,幾乎同一時間便出現在血衣的身後。


噌!葉昇騰身躍起兩米多高,身體旋轉,右腿猛抽出去,啪!得擊中了血衣的後腦勺。血衣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身體踉蹌了兩下,隨即猛然轉身,一拳轟出。

不過此時葉昇早已閃現出去,出現在血衣身側,一記猩紅雷錘,擊中了血衣的左肋。

葉昇一拳擊出,直打得血衣左肋處凹陷下去一寸有餘,頓時肋骨斷裂,臟腑在雷電之力的肆虐下全部被灼傷。

噗通!血衣軟軟的倒了下去,口中「呵呵!」的喘息著。


「主人……」看著血衣倒下去,身受重傷的綠蘿眼中不由露出絕望之色。

「小怪……快……幫我!」血衣奄奄一息,目光卻投向了一直旁觀的怪鳥小怪身上。

儘管小怪沒有實戰能力,但是它卻能夠進入人的靈識,控制人的心智,只要小怪能控制葉昇幾秒鐘的時間,他的手下便可趁機將其殺死。

聽到血衣這麼一說,葉昇也不由警惕起來,這個小怪的本事實在有些詭異,不能不小心。

然而,小怪卻並沒有絲毫行動,只是定定的站在一樹枝上,淡淡的看著眼前的戰鬥。

「小怪!」血衣強撐一口氣,喊道。

「血衣,你還真是讓人失望呢。」小怪聲音中帶著戲謔之意,「竟然敗在一新人的手上,真是丟暗劍的人,按照暗劍的規矩,強者為王,你被殺了,那麼就應該有葉昇代替你我為何要幫你?」

「什麼?!」血衣身體一震,這是小怪說出來的話嗎?

自從三年前他進入暗劍開始,小怪就跟著他,在他血衣心中,小怪是少有的幾個值得信任的,可如今小怪這古怪的話,卻讓他如遭雷劈一般,呆愣住了。

「小怪……你怎麼……」

「行了,你還不明白嗎?我小怪只信奉強者為王,弱者,沒資格在這世上存活下去。」小怪的聲音中沒有絲毫感情。

血衣卻不敢相信的搖頭,「不可能,當初……你與我一起時……可不是這樣說的!」

「當初怎麼說的?」

「你說只認我……一個主人……要與我……同甘共苦……」

「人類還真是白痴。」小怪桀桀一笑。

正在此時,一個聲音陡然響起:「小怪,別逗他了。」

身影閃動,兩人出現在院內。

「歐陽子明!」

眾人都看清了來人,歐陽子明的地位在這裡最高,眾人一時都停了下來,看著事態的發展。

至於另一個人,正是歐陽子明的侍衛黑子。

「血衣,你還真讓我失望,連一隻鳥都能騙得過你。」歐陽子明似笑非笑的說道,「難道你從來沒懷疑過,小怪是我安排在你身邊的?」

血衣愕然。他還真沒懷疑過一隻鳥。

葉昇也是意外,他沒想到,這暗劍中的關係如此複雜,人心如此深不可測。

「血衣,你明知道雷龍寶物的下落,卻故意隱瞞,這個罪,可不小啊。」歐陽子明臉色一冷,「敢奪我的東西,該死!」

該死二字剛說出口,身旁的黑子便陡然身形晃動來到血衣近前,一拳擊出,正中血衣胸口。

噗!一團血花飛濺而出。

原來黑子的手上帶了一拳套,拳套的關節部位有著三柄利刃,此時正刺入了血衣的體內。

猛地一絞動利刃,黑子將拳套抽了出來。

血衣不甘的圓瞪大眼,卻已沒了氣息。

看到自己主人已死,眾侍衛也不再拚命了,一個個垂頭喪氣的站立當場,沉默不語。

歐陽子明並未在意這些人,而是扭頭轉向葉昇,笑道:「葉昇,你做的不錯,替我找到了雷龍珠,我知道,你一開始並不知道雷龍珠的事,將雷龍頭骨給我,其實已是完成了任務,因此我不怪你,那麼現在,可以把雷龍珠給我了么?」

… 「抱歉,歐陽公子,雷龍珠並不在我身上,要不,明天一早我把雷龍珠給你送到府上?」葉昇笑道.


歐陽子明一笑:「雷龍珠不在你身上?我看未必吧。」

「葉昇,這是公子給你機會,別給臉不要臉!」黑子在一旁叫道,「小怪早把消息傳給公子了,你還裝蒜!」

「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何必多問?」葉昇冷冷道,雷龍珠已在他的體內,要說拿出來,根本不可能。

歐陽子明惋惜道:「能這麼短時間內達到如此實力,而且殺死許峰,打敗血衣,若是成為我的手下,必能助我一臂之力,只可惜……不能為我所用,那就只能毀掉了!黑子!」

「明白公子!」黑子興奮的tiantian嘴唇,拍了怕鋼鐵拳套,朝葉昇走去。

「大哥,讓我來對付他!」葉夏見自己的大哥要應付對方兩人,立刻要上前幫忙。

葉昇搖頭道:「不必,你在一旁看著就好,若是我撐不住了,自然會讓你幫忙。」

葉夏略一猶豫,退了下去,虎視眈眈的瞪著歐陽子明,以防他出手偷襲。

「姓葉的,今天誰也幫不了你了,去死吧!」黑子大吼一聲,揮拳撲了上去。

葉昇並未著急躲避,而是看對方即將要攻到近前時,才忽然間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不過取而代之的,卻是那巨大的爆斬地星。

「不好!」黑子驚叫一聲,此時他已進入爆斬地星的攻擊範圍,四柄機械手臂揮舞著利刃朝他劈砍過去,黑子忙抬手抵擋,幸好他的拳套乃是鋼鐵鑄造而成,能夠輕鬆抵禦爆斬地星的攻擊。

鏘!鏘!鏘!……

四柄利刃劈砍下去,頓時火星四射,巨大的衝擊力將黑子震退出去,腳下踉蹌不已。

噗!

一柄短劍卻冷不丁從他背後刺入,前胸透出。

「這……」黑子驚愕的看著胸前冒出來的帶血劍尖,感到渾身力氣正快速流逝著。

黑子勉強迴轉過身去,發現自己身後站著的,正是葉昇。

爆斬地星不過是一個幌子,葉昇是藉助爆斬地星,在背後發起了偷襲。

「卑鄙……小人……」黑子口中吐出幾個字,不甘的瞪著大眼倒下去了。

歐陽子明看到這一幕,不由面露怒色!

黑子跟他已經整整八年,對他忠心不二,實力也非常不錯,替他立下過不少的功勞,可是沒想到如今遇到葉昇,竟然一個照面就被人殺了!

心中微微一痛,隨即歐陽子明心中便被怒火充斥了。

「好好好!」歐陽子明面色陰冷,「葉昇,我會記住你的,你有資格讓我記住你,不過你的人生今天就到此結束了,我會先殺了你,然後在你身體里挖出雷龍珠,用來補償我的損失!」

「我已經三年沒有出手過了,你應該為死在我手上而感到榮幸!」

說罷,歐陽子明腳下移步,整個人如同化作一道清風般飄到了葉昇近前,右手一抬,一柄細長銀劍脫手而出,直刺葉昇胸口。

葉昇微微一驚,忙抬手用短劍抵擋,不過歐陽子明的銀劍卻如同靈蛇一般,中途陡然一顫,劍身生生扭曲了一下,躲過了葉昇的短劍,繼續刺向葉昇。

「這兵器好詭異!」葉昇吃了一驚,忙側身躲避,雖然躲過了致命部位,不過還是被劍尖刺了一下,肩頭頓時迸射出鮮血。

「靈蛇劍!」歐陽子明冷哼一聲,手腕一抖,銀劍隨之輕輕顫抖,調轉方向刺向葉昇咽喉要害!

歐陽子明的銀劍變化太快,讓人根本無從反應,葉昇此時也是躲閃不及,情急之下立刻催動雷電之力,一縷縷電蛇透體而出,形成一個雷電光罩,光罩碰觸到銀劍,頓時噼啪一陣爆響,銀劍被崩了出去。

「該死!」歐陽子明只感到手臂一陣發麻,幸好葉昇並未擊中電力攻擊自己,否則這一下只怕是要讓他扔掉銀劍了。

「漫天幻劍!」

歐陽子明銀劍再抖,瞬間一柄銀劍化作了十幾柄,幾十柄,如同亂舞的銀蛇一般向葉昇籠罩過去!

不過這一次,歐陽子明並未用銀劍的實體攻擊,而是一道道劍芒,這劍芒鋒利無比,絲毫不必普通兵刃差,更重要的是,這劍芒並不會導電,這讓葉昇的雷電之力沒了用武之地。

嗤!嗤!嗤!嗤……

一瞬間,數十道劍芒劃過葉昇身體,一道道血痕出現在葉昇身上,這也幸好葉昇以靈氣包裹全身,僅僅受到了皮肉之傷,否則這十幾劍下來,普通人早就被分屍了。

葉昇一咬牙,也不顧自己的傷勢,揮拳轟出,不過歐陽子明卻是提前倒退出去,躲開了一拳。

「葉昇,不要以為你有了雷電之力,我就對你無可奈何!」歐陽子明獰笑道,「今日我要你慘死當場!」

「大哥!」葉夏見自己大哥受傷,大為著急,這就要上前幫忙,不過葉昇卻一擺手,阻止了他。

「只有這樣的對手,才有意思!」葉昇咧嘴一笑。

「這小子分明是找死!」血衣手下的侍衛忍不住一個個腹誹起來。

而綠蘿倒在不遠處,也是眼神複雜的看著葉昇,此時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思,是希望葉昇被殺,替血衣報仇,還是希望葉昇能打敗歐陽子明,活下去。

「今天不管誰來,都別想救你!」歐陽子明冷笑一聲,揮劍再度撲上。

「漫天幻劍!」

又是數十道劍芒呼嘯而出,凌厲至極的襲向葉昇。

「同樣的招數,對我沒有用的!」葉昇身形一晃,身體竟然扭曲起來,在一道道劍芒狹窄的空間中生生擠出,躲了過去。

那感覺,葉昇的身體如同沒了骨頭一般,可以任意扭曲擺弄。

「這是……」歐陽子明雙眼一瞪,這招式太過詭異了。

「九雷炮錘發揮到極致,便是如同失去了實體,你的攻擊對我無效!」葉昇冷冷道,「應該感謝你剛才的攻擊,讓我生死間領悟了九雷炮錘步法的最高境界!」

說罷,葉昇身軀再度扭曲,如同一道光影一般瞬間移動到了歐陽子明的近前,同時右拳出擊,正中歐陽子明小腹。

嘭!一聲悶響,歐陽子明被打得身體倒飛出去,跌落在地。

一口鮮血從歐陽子明口中吐出。

「好個葉昇!」歐陽子明雙目怨毒的瞪著葉昇,隨手將銀劍扔在地上,長袍也脫掉了,露出緊緻的戰鬥服飾。

「能夠死在我這一招萬魔劫之下,你該感到榮幸!」

「萬魔劫!」

人群中頓時驚呼起來,對於這一招大家可都是知道的,據說這是歐陽家的成名戰技,當年歐陽子明的父親就是憑藉這一招,打敗各路高手,建立了如今的歐陽家族。

不過這萬魔劫乃是七級戰技,難度極大,人們一直都認為歐陽子明是無法學會的,但想不到今日他竟直接使了出來。

「這下葉昇死定了!」

「是啊,萬魔劫可是歐陽家的鎮族戰技,葉昇就是有天縱之才,也不可能抵擋的下來吧!」

在眾人看來,葉昇此時已與死人無異。

「萬魔劫!」


歐陽子明暴喝一聲,身體陡然爆出一股強大的氣勢,連長發也都根根倒豎起來,整個人如同魔神一般可怕!

葉昇雙目一凝,也拚命調動起體內的靈氣,雙拳一握,頓時膨大了一號,化為一柄雷電大鎚,周圍空間的能量瘋狂朝鎚子內部涌去。

人們看待葉昇的目光也有些變了。

「殺!」歐陽子明大吼一聲,如魔神一般撲向葉昇,而葉昇也陡然爆發,如流星劃破空間,撞向歐陽子明。

嘭!!

一聲巨響,兩人撞擊在了一起,強大的氣lang激蕩開去,將沙土掀飛,地上都被刮掉了一層皮。


沙塵落定,人們朝兩人望去,卻見葉昇和歐陽子明兩個人各自倒退了十餘米,渾身衣服已是破爛不堪,兩人身上鮮血斑斑,也分不出是誰的血了。

兩人相視而立,面色猙獰,身子搖搖晃晃。

忽然,歐陽子明一口血噴出,身子一踉蹌,倒在了地上。

葉昇也幾乎緊跟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想不到……我會……輸在這……」歐陽子明茫然的看了葉昇一眼,眼中漸漸失去了光彩。




Related Articles

如果不是因為她,他自己是完全可以走出去的。

如果他出了事,她一個人該怎麼活下去? 封...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