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揚有些玩味的笑道「若是不張狂一下,怎麼證明我年輕人呢,總不能像某些人一樣,藏頭露尾過一輩子吧」

「一百五十萬」葉揚舉牌道。

「這位先生出價一百五十萬還有出價更高的嗎?」

拍賣師的聲音已經開始沙啞了,實在是他興奮的不行了。

「好,這個骨片就讓給你了」那人彷彿並沒有生氣,選擇了退讓。

葉揚淡淡一笑,不過眼神卻是一片冰冷,因為他已經感知道,這個人對他起了殺人奪寶之心。

在葉揚收起了骨片之後,最後一件拍品也被拿了出來,讓葉揚詫異的是居然是個小袋子。

「這個寶貝其實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拍賣師用著沙啞的聲音繼續道「相信很多人都聽說過,但是沒見過」

「沒錯,這個就是傳說中的寵物袋」拍賣師歇斯里地喊道「在咱們整個天武帝國,只有陛下一個人擁有的,今天您也將有機會擁有他,象徵著無上榮耀的寶貝,還等什麼,起拍價三百萬金幣」

寵物袋,確實非常稀有,因為它可以將活的生物裝進去,是人類尊主級強者才能製造。

因為只有尊主級強者,領悟空間之力,開闢出一個獨立的空間,可以容納生命的存在。

儲物袋跟空間戒指不同,空間戒指主要材料是納晶,本身自帶空間,只要稍加利用就可以製作空間戒指。

空間戒指需要的是工藝和程序而已,與等級修為無關。

所以現在看到的寵物帶都是古代流傳下來的,如今天地靈力稀薄,已經很多年沒出現過尊主級大能了。

葉揚也非常的眼紅,不過他知道這個東西絕對是天價,對自己來說並不實用,便沒有參與競爭。

果不其然,喊價聲一浪高過一浪,人們彷彿陷入了瘋狂。

「三百二十萬」

「三百五十萬」

「一群窮鬼給老子滾遠點,老子出五百萬」

「五百萬出來裝什麼大半蒜,老子出六百萬」

在拍賣師殷切希望下,實用價值並不是特別高的寵物袋,竟然被拍道九百三十萬。

讓葉揚意想不到的是,拍下這個寵物袋的人,居然是跟自己爭奪骨片的斗篷男子。

斗篷男對著葉揚這邊,漏出一個嘴角,陰陰的笑了一下,就出了觀眾席。

葉揚也沒加理會,拉著二女出了拍賣行,外面天色已經大黑。

附近找了家酒樓吃了點東西,便往回走去,在路過一片稍微僻靜的巷子時,葉揚嘴角劃過一抹冷笑。

轉過身來笑道「閣下一路相送,難道還不肯回去嗎?」

「哈哈,小子有點門道,難怪敢如此猖狂」一聲震耳的長笑,一個穿著斗篷的男人出現在街道上。

葉揚示意武幽蘭帶著鳳清兒離開,對著斗篷男子道「早就說過了,不猖狂怎麼證明我是年輕人呢,你是不是老年痴獃啦」

「小子死到臨頭還不悔悟,乖乖留下那個骨片,把那兩個女子獻上,我可以留你一個全屍」斗篷男子陰森森的道。

葉揚不屑的撇撇嘴「我看你是斗篷下邊呆太久了,整天不見陽光,得了腦缺鈣了吧,白痴」

「既然你不知悔悟,那我就好心送你去地下悔悟吧」那人頓時大怒。

說完身形一動,像一道青煙一般,直接對著葉揚就是一劍。

當葉揚察覺的時候,長劍已經離葉揚的喉嚨不過三寸,葉揚心頭一驚「好快的速度」

不過葉揚早有準備,根本不理會長劍,一槍對著斗篷男子的心口刺去。

只要葉揚躲避這一劍,斗篷男有把握三招之內,取葉揚性命。

沒想到葉揚居然如此老辣,居然直接跟自己搶攻,讓自己後續殺招全都釋放不出來。

「好小子,有兩下子」斗篷男子,被迫收回長劍,避開葉揚的攻擊。

「老小子,你也不賴」

見那男子避開,葉揚立即改刺為掃,應變之快,大出斗篷男子意料之外。

躲避不及,長劍急擋,當的一聲,火花四濺。

斗篷男子被震退兩步,眼中全是驚異,沒想到這個只有武士修為的少年,居然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小子,你讓我很驚訝」斗篷男子沉聲道。

「老小子,你也讓我很驚訝」葉揚正色道。

「你驚訝我什麼」

「我驚訝的是,你只是腦缺鈣,身體居然不缺鈣,動作居然跟猴子一樣靈活」葉揚道。

「小子,很好,你成功的激怒了我,不要以為有幾斤蠻力,就能跟武將級強者叫板」

說完大喝一聲,一股屬於武將級強者的氣息,瞬間升騰,手中長劍猶如一道閃電,向葉揚劈來。

葉揚臉色凝重,再無保留,一槍揮出。

「當」

一聲大響,連數十丈外的武幽蘭二人,被震的耳鼓劇痛,嗡嗡作響。

兩人分開,都是一臉凝重的看著對方。

「好,今天小看你了,想不到你還保存了實力,那麼接下來,你可以瞑目的去了」說完整個人突然消失。

葉揚心中大駭,突然後心微微一痛,急忙向側面一躲。

「嗤」

長劍在葉揚後背劃出了一道口子,鮮血緩緩向外流,吧嗒吧嗒,滴落在地上。

「葉揚」武幽蘭一聲驚呼,就要衝過來。

「不要過來」葉揚一聲斷喝。

這個斗篷男子真是太詭異了,居然憑空在眼前消失,如果不是自己靈覺夠強,要是躲避稍微慢點,就要重傷了。

此時的武幽蘭過來也只是送死,幫不上任何忙,葉揚彷彿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可是越是這種時刻,葉揚越發的冷靜,陡然間腰間一痛,葉揚揮槍刺去。

不過還是晚了一步,腰間多了一道尺許長的傷口,長槍連對方的衣角都沒刮到,斗篷男子又消失了。

「噗」葉揚左肩膀也被劃了一道口子。

「噗」右腿也被劍尖刺破。

不過此時葉揚依舊面無表情,沒有漏出一絲慌張,雙目之中一副古井無波。


「我承認你戰力很強,有力敵戰將的實力,不過這個世界上實力不代表一切,殺人不一定要憑實力」

斗篷男的聲音在四周起伏不定,讓人無法分辨他在哪裡。

「認識了這麼半天,你終於說了句人話」葉揚笑道。

「臨死之前,還能笑的出來,我還真是佩服你」

「是嗎,我可不這麼認為,今天死的人一定是你」葉揚說完猛的向右後方一槍揮出。

「當」

斗篷男子憑空出現,被一槍掃飛,摔在數丈開外。

斗篷男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葉揚「這不可能,你是怎麼知道我的位置的?」

「想知道?可惜我不告訴你」葉揚戲謔的道。

「你……一定是碰巧」說完一個隱身,又消失了。

葉揚掄起長槍,往空中隨意一甩。

「砰」

斗篷男空中現形,被一槍抽在胸口上,頓時一口鮮血飛出。

「混蛋」斗篷男大喝一聲,面色變得赤紅,額頭上青筋暴起。

氣息比剛才居然強大了整整一倍,顯然用了一種秘法,強行激發自己的潛力。

整個人瞬間劃成數道身影,對葉揚一陣急攻,葉揚頓時手忙腳亂,拚命揮舞手中長槍抵擋。

遠處看去,只見葉揚被一團火花圍攻,乒乒乓乓之聲不絕於耳朵。

武幽蘭看的眼花繚亂,在暗自驚駭,這要是自己,恐怕一招也接不下吧。

一陣疾風暴雨的狂攻,轉眼間就過去了三百餘招,葉揚手中的黑鐵槍舞的如同風車一般,滴水不漏。

轉眼間,葉揚覺得壓力一松,頓時大吼一聲,整個人瞬間變成了青銅色。

一股狂暴的氣息,席捲整個街道,斗篷男頓時一窒,還沒等作出反應,一個青銅色的拳頭,攜帶這萬鈞之力砸在他的胸口上。

斗篷男頓時胸口塌陷,骨頭碎裂之聲,伴隨著劇痛蔓延開來,一口鮮血噴出。

不等一口鮮血落地,空中一個轉折,拼盡最後一絲力氣,向遠處逃遁,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葉揚眼睛一眯,長弓在手光華閃現,五彩的光芒將整個街道照亮。

葉揚彎弓搭箭,一枚彎彎的月牙出現在葉揚的身後,此時的月牙比以前更加清晰,已經足足有三尺長,靜靜的浮現在那裡。

原本一直有些麻木的鳳清兒,頓時驚呼「月神祝福」

「嗖」

弓弦響動,已經奔出百丈外的斗篷男,被弩矢刺穿,帶著一蓬血雨,仍舊向前奔行了十幾丈才一頭栽倒。 將月影收起,漫天的光華消失,那枚彎彎的月牙也緩緩消散。

一陣微風吹過,葉揚長發飄逸,衣袍浮動,猶如暗夜裡的殺神一般。

武幽蘭玉手輕掩櫻唇,雙眸之中全是震駭之色,葉揚在她的眼中,就如同一口幽井,深不見底。

鳳清兒奔到葉揚身前,緩緩跪在地上,右手放在胸前,行了一個奇怪的禮節,顫聲道「清兒,見過主人」

「主人?」葉揚頓時一愣,趕忙伸手將她扶起來。

不過鳳清兒怎麼也不肯起來,搖頭道「在主人深陷危難之際,清兒沒有保護主人,清兒該死,請主人懲罰」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這時武幽蘭趕了過來,她也是一臉吃驚的看著這一幕。

鳳清兒解釋道「我們羽族之人,信仰月神,月神曾教導我們要知恩圖報,被人救以性命,便當以主侍之」

「只不過清兒被人族捕獲,心生怨念,不願認主」鳳清兒有些酸楚的道「剛才主人分明用的是我族武器,且激發月神祝福,清兒才幡然醒悟,還請主人賜罪」


「好了,先起來再說,這裡不是說話的時候」葉揚有些頭大的道。

來到斗篷男子的屍體面前,胸口一個大洞,差點讓他的身體斷成兩截。

伸手將他的戒子取下,在屍體上摸索了一下,從他懷中拉出一個小袋子,頓時心中一喜,不過現在不是清點的時候。

將斗篷男的手中的寶劍也取下,放進戒子,前前後後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任何遺漏,帶著二女離開了現場,返回住處。

在葉揚離開后,一個黑影悄悄浮現,來到斗篷男的屍體旁邊,將他的斗篷拉開。

一個只有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呈現眼前,當看到脖頸處,一個滴血骷髏圖案時,頓時瞳孔一縮。

伸手將屍體收了起來,消失在原地。

…………

皇宮內,一處內院,外面守衛森嚴,裡面一處寬大的靜室中,天武皇帝正聽著一人彙報。


此人正是白天阻止葉揚和銘文師戰鬥的武王強者,如今他正畢恭畢敬的彙報著。

聽完之後,仔細看了一下地上的屍體,略微閉上眼睛,隨著皇帝的沉默,房間內的氣息有些壓抑。

半晌后,皇帝睜開眼睛「想不到黃泉路的殺手居然會出現在天武,應該是有人花了大價錢請來的,現在的孩子還真是膽大」

皇帝有些意味深長的嘆了口氣,嘴角劃過一絲戲謔「不過剛拿了定金,就把命送了,這個殺手也算是奇葩」

那名武王有些凝重的道「此人功力深厚,攻擊詭異,就算是一般武王,被他下手偷襲,也很有可能被他得手」

「不錯,黃泉路的殺手,最擅長隱匿和襲殺,可越階戰鬥,而且刺殺成功率極高,極少失手,所以他們的價格高的離譜」皇帝點點頭。


「可是就這麼一個戰將級的白銀殺手,居然被一個武士擊殺,太不可思議了。」

「就算是微臣出手,想要擊敗他,都需要費一番手腳,要說拿下他,微臣連五成把握都沒有」那武王搖搖頭。

要知道他可是五重天的王者,就算是他能擊敗那名殺手,但是想要擊殺他,困難重重,因為殺手最擅長的就是突襲和逃跑。

從他被葉揚施展青銅戰身後,全力一拳轟擊在胸口,都已經丟掉半條命了,還能急速飛遁,要不是月影,今天他也許就能成功逃脫了。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他被葉揚擊殺,有很多原因」



Related Articles

說罷,龍潛也來不及管陳進的反應如何了。

當即便是一揮摺扇,衝天而起,化作一道白虹...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