莞莞冷漠地看著已經不成人樣的楚家老爺,剛剛看他不顧家裡其他人的生死,只知道撇清關係,莞莞就覺得噁心了。可是,翻看他的記憶時,莞莞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人渣。這人真是死有餘辜。

不過他的記憶里倒是有不少有用的東西,這些東西過幾天再梳理吧。莞莞只嫌棄地說道,「萬侍衛長,把他丟到乞丐最多的地方,現在就去,難看死了。」

「啊?是。」這位小小姐可真不是好惹的,其實萬子風在万俟家的地位並不低,也不是誰都能請動他的。可這位小小姐,他還真的不敢違逆她的吩咐。

吩咐完后,莞莞又收回了小刀和小水,「爸爸,把他們都關起來,關到外面去,我今天累了,過幾天再審他們。」

「好。」

「妹妹,」万俟明曜湊了過來,順手拿了一個烤豬蹄,「這就完了,我還沒看過癮,開頭看了,中間還有高潮,可最重要的結尾卻沒有了。」

「還沒完,」莞莞回頭掃視身後同樣在看戲的万俟家人,「事情,還沒有查完呢。」

說完,莞莞轉身就走,万俟明曜忙跟了上去。

「要我幫忙嗎?」万俟明曜主動提議。

「你是万俟家的子孫,而我不是。有些事,我能做,你卻做不得。」

「呵呵,我算什麼万俟家的子孫啊,除了爸爸,其他人都不願意理會我,我就是個異類,有什麼做不得的呢。」

「到時候再說吧。」

「怎麼,你不信我?」

「不是不信你,万俟家必有內鬼,他們動不了了我,卻傷得了你,你還是離這些事情遠些。」

「這可不行,我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去面對呢?」

「我哪裡是一個人,不是說了我有後台嗎。」

「那你的後台就不能也護護我?」

莞莞聳了聳肩,「大家都喜歡我,可是他們未必會喜歡你哦,要不,明天你跟我一起去見老頭?」

「呵呵,我突然有些慫了。」万俟明曜忙換了個話題,「這個東西還挺好吃的,我怎麼看不出來是什麼啊?」

「豬蹄。」

「豬的腳?!」

莞莞同情地看著万俟明曜,「有什麼大驚小怪的,Z國還有很多特別好吃的美食,不像這邊,只有麵包之類的。」

莞莞特別豪氣地拿出一個空間戒,遞給万俟明曜,「你拿著吃吧。」

修改器外掛 ,「妹妹,你的好東西怎麼這麼多呢?這個空間戒可不是凡品。」

莞莞見万俟明曜喜歡,掏出一大把遞了過去,「你還要嗎?」

万俟明曜抽了抽嘴角,這個妹妹可不是一般的豪啊,「妹妹,以後這些東西都收著點,別把壞人招來了。」

「沒事,這些本來就是誘餌,我還有更好的呢。」莞莞又摸出了一大把品質更好些的,「你要嗎?」

万俟明曜自然不能拂了莞莞的好意,都接了過來,大不了以後看到好東西,也留給她,「那我就收著了,你剛剛說的誘餌是什麼意思?」

「哦,就是無聊的時候引一波人過來打架啊。」

「啊?」

「我小時候可喜歡玩這個遊戲了,紅紅經常帶我玩。」

「呃,紅紅是誰啊?」

「嗯,它是老師、媽媽、玩伴,最是寵我了。」

呵呵,万俟明曜感覺紅紅這個人雖然對妹妹好,可是,它貌似有些奇葩,才將妹妹教的如此,呃,與眾不同。

「楚家那些人,你打算如何處理?」

「一群普通人,教訓幾天就把他們放了吧。」

万俟明曜沒有想到會是這麼個答案,「我以為你會像對待楚家老爺那樣對待他們。」

「我有那麼壞嗎?我是個很能辨別是非的人,你沒聽呂雪玉說嗎,我被抱走,最主要的原因在万俟家自身,我認為她說的對!再說了,這個楚家老爺可不簡單,他背地裡倒是做了不少事呢。」

「你剛剛翻看他的記憶,有什麼有用的東西嗎?」

「很多,我需要認真篩選,好好整理一下,再來決定要不要告訴你們。」

說話間,万俟明曜已經帶著莞莞,走到了她的那棟小別墅門前。

「左邊是父親的,右邊是我的,父親對你可真是用心,聽說,這棟別墅的建造包括裡面所有的物件都是父親親自監督和挑選的。」万俟明曜介紹道。

「嗯,」莞莞點點頭,「看起來還不錯。」

「只是還不錯?!待會兒父親來了,你好歹多誇幾句。」

「好,我知道了。」 「紅紅,」莞莞進入房間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紅譎,「莞莞可想可想可想你了。」

電話接通的第一句話,就把紅譎給說紅了眼,「想我就早點回來,別在那磨磨唧唧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莞莞沉默了一會兒,「今天做了好多事,可是,我沒覺得開心,但也沒覺得不開心,只是當做一件事情去做,這件事情做完了,卻發現緊接著還有另幾件,好煩哦。」

定製名門寵妻 ,溫聲說道,「那就一件件地去做。做得不開心了,就回來玩幾天,等心情好了再去做。若是碰到什麼難題,直接把那條蛇丟出去。」

亓巽聽到這話,翻了個白眼兒,輕輕蹭了蹭莞莞的手腕,刷了點存在感,就又開始假寐了。

「我知道了,紅紅,我不是想找那人學東西嗎?可是費了好大的勁呢!」

「万俟虛弛?」

「對啊,對啊,就是他。」

「我跟他打了一架,還給了他酒和吃的,還用幾位前輩激他,他才勉強同意呢。」莞莞撅起了小嘴,「可費勁了呢。」

「那個糟老頭,居然不爽爽快快地教我家的乖寶?!沒事,莞莞啊,他要是再跟你拿喬,你就當著他的面撥通我的電話。看我不罵死他!」

「紅紅,你和他很熟?」

「嗯,他年輕的時候,有事兒沒事兒就來海蜃樓蹦躂,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他這是覬覦老娘的美色呢!」

「啊?!你們倆還有這一出?!」

「什麼叫做我們倆?!我跟他毛線關係都沒有!老娘眼界多高啊,能看得上他?!他倒是想往我身邊湊,我幾下就把他給打趴下了,之後也就只敢遠遠的偷看我。」

「真的呀?!」

「騙你幹什麼?」

「那他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嗎?」

「我的身份自然不是他能知道的。」

「哦,那就好,紅紅,無皆大師呢?」

「你還敢問?!你好好的,幹嘛把那個老和尚找過來?」

「人家看起來可不老哦,明明就是帥小伙一枚,這個世界上你能信任的人沒有幾個,紅紅,不要再孤單下去了,有個人陪陪你,我也放心。」


紅譎知道孩子是好意,輕嘆了口氣,「才不要他呢,你經常回來陪陪我就好啦……」

「你不要誰?」無皆大師的聲音突然從電話里傳過來。

「你個臭和尚,我都說了多少遍了?!你怎麼能隨意進我的房間呢!」紅譎大著嗓門吼了起來。

「你房間門沒關,我擔心有壞人,所以才進來看看的。」無皆往紅譎的手機屏幕看了看,「莞莞呀!在那邊住的習慣嗎?」

紅譎一巴掌將無皆的臉推開,「你扯什麼呢?!我明明就關了房門,你一個和尚怎麼每天盡干這些不正經的事兒?!」

無皆無奈地笑了笑,紅譎確實是沒把門關好,自己也確實是故意走進來的,他很喜歡看紅譎和莞莞相處的樣子,這時候的紅譎整個人都平和了下來,偶爾也會有些小孩子脾氣,她善良、可愛、時不時地耍些小性子。這小表情豐富的,讓人怎麼看也看不夠。

無皆其實大概知道紅譎當年是因為什麼走的,可他還是忍不住想靠近它,只要能看見它,看見它過得好,看見它笑得開心,自己也就知足了。

莞莞喜歡看他們兩個的互動,捂著嘴偷笑,也不吱聲。

「是,是,是,我不正經,別鬧了,讓孩子看笑話。」

「哼,我家莞莞才不會笑話我呢!」不過,紅譎真的就沒有再拿話懟無皆了。無皆保持適當的距離,坐在它的身邊,它也只是斜了無皆一眼。

三人又說說鬧鬧的過了半個小時,紅譎看了看時間,才戀戀不捨地催孩子去睡覺。

第二天,莞莞起晚了,換了個環境還有時差問題,果然不好入睡,主要是沒有安全感,醒了后,也不想起來。賴在床上,想念著紅紅蓬鬆的大尾巴。這時房門外有人敲門,莞莞也依舊躺在床上發獃。

万俟明曜越敲越覺得不安,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呢?不會出什麼事兒了吧?万俟明曜又敲得重了些,還是沒有任何應答。他直接後退了幾步,猛的一踹,把房門給踹開了。

踹開房門后,就開始四處尋找,看到好好躺在床上的莞莞時,才鬆了一口氣。

這丫頭穿著卡通狐狸的連體睡衣,嘴裡叼著自己的大拇指,趴在床上,一臉懵懵的表情。

「喲,醒著呢?」万俟明曜坐到莞莞的床邊,輕聲問道。

這丫頭只是看著房門,獃獃地說道,「門壞了。」

「嗯,我踢的。我敲那麼大聲你都沒動靜,我這不是擔心你嗎?」

「我還沒醒。」

「那你睜著兩隻大眼睛是幹嘛的?」

「腦子還沒醒。」

万俟明曜笑了,「那你的腦子打算什麼時候醒啊?」

「不知道。」


「唉,你倒是睡得舒服,這都下午一點了,還不起床,老祖宗可發脾氣了,昨天說了讓你今天去見他,你可倒好,居然在這裡賴床!」

「不怕。」

「嗯,你倒是不怕,他把氣都出到我身上了,剛剛在花園裡吼了我半個小時。他倒是不說你,句句話指責的是我。」万俟明曜沒好氣地說道。

可是這小丫頭彷彿沒有聽到似的,先是傻笑了一聲,又恢復了獃獃的模樣。

万俟明曜捏緊了妹妹的鼻子,小丫頭也不說話,只是用委屈可憐的眼光看著他。把万俟明曜的心都看化了,只得將手鬆開。

「別賴床啦,老祖宗讓我來叫你呢。人家輩分擺在那呢,好歹敬著些……」万俟明曜繼續勸著。

莞莞猛然坐了起來,呆坐了幾秒鐘,扭頭沖万俟明曜說了個字,「哦。」說完,就起身去刷牙洗臉了。

等這丫頭慢悠悠的從洗漱間出來時,已經下午兩點了。可這丫頭顯然還是沒打算動身,坐到餐桌前,拿出了滿桌的食物。最後,又拿出了一壺酒,還把瓶蓋打開了。

万俟明曜笑著搖了搖頭,也坐到了餐桌旁,和妹妹一起吃了起來。 果然,不一會兒,老祖宗就尋著酒香味兒,從窗口跳了進來。

「你這個懶惰的丫頭,這一睡都睡到下午兩點了,不知道一日之計在於晨啊。不要仗著自己資質好就懈怠,你知不知道這世上有多少天賦好的孩子,就因為一時的鬆懈,最後成了一生的遺憾……你聽沒聽見我說話呀?怎麼還在吃呀?你這小胳膊小腿的,怎麼就吃不夠呢?!你……」

唉,雖然知道這位老祖宗是在關心她,可是莞莞還是受不了他喋喋不休的嘮叨聲。

莞莞直接從空間里掏出了一個果子堵住了老祖宗的嘴,這個無理的動作把万俟虛弛氣得吹鬍子瞪眼兒。

莞莞笑嘻嘻地沖他說道,「別瞪著我呀,趕緊吃,這可是好東西,千萬別浪費了。」

万俟虛弛把果子從嘴裡拿了出來,「不就是……」,話還沒說完,兩眼就睜大了。少量的果汁,從嘴裡流入喉間又流入胃中,万俟虛弛立馬就感覺到不一樣的地方了,這果子含有極為純正又濃郁的玄氣,這個玄氣和往常吸入的又不一樣,很溫和,一點排斥感都沒有。

万俟虛弛將果子猛咬了幾口,連果核都給吞下去了。最後,他連殘留在手上的果汁也不放過,舔乾淨后。還意猶未盡地砸吧砸吧嘴,等嘴巴里的味兒都沒了,万俟虛弛又眼巴巴的看著莞莞。

「丫頭,你剛剛給我的是什麼果子呀?」

「不知道,長輩給的。」

「那你還有沒有啊?」

「沒有了。」

「真的沒有啦?」

「有也不給你,吃一個就差不多啦,它能幫人調理調理體內龐雜的玄氣。不可貪心,修鍊還是要循序漸進,你別指望著靠一堆果子來提升。」

万俟虛弛訕笑一聲,「呵呵,我就是覺得它好吃。」說完,將桌上那壺酒抱進懷裡,小酌了幾口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万俟虛弛想了想又試探道,「丫頭,你師父是誰呀?」

「你想知道我老師是誰?」

「把你教得這麼好,咱們万俟家總得謝謝人家吧。」

「真想知道?」

「不方便告訴我嗎?」

「倒也不是不方便,只是怕你不敢見。」

「聽你這意思,這人我認識?」

「嗯,認識。」


「可是我認識的那幾個老一輩的瞳術師里,沒有人能教你控術和暗術啊。到底是誰啊?」

「行吧,既然你真的想見,那我就讓你見見,不過,你待會兒可別後悔哦。」


Related Articles

「所有峰主、長老,所有帝榜上的天才,速速趕來太古紫金戰龍峰,任何人都不得缺席!」

此話一出,一股股滔天的氣勢,都衝天而起。...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